分享到:

第七十章 道法归尊是六老,黑手一出还有谁

2015年5月25日 更新

    这声音满怀歉意,我却是浑身一震,循着声源往远处望去,却见来者并非别人。而是那茅山的刑堂长老刘学道。

    那茅山的长老面冷心冷,脸如锅底,黑得不成模样,能够说出这般的话语来,倒是显出了满满的诚意来,我瞧见他风尘仆仆,满脸倦意。脚蹬纸甲马,身披灰袍衣,浑身泥泞不堪,却是刚刚赶到的此处。

    刘长老并非一人而来,在他的身边,还有六名与他年纪差不多的老头,几乎都是胡子眉毛连在一块儿的那种老家伙。

    这些人,我在茅山多年。甚至都没有瞧见过他们。

    尽管素未谋面,不过瞧见这些灰色道袍上面绣着“道法归尊”的四个锦绣隶书,我立刻就明白了过来,他们应该是一直隐修于茅山刑堂死亡地的刑堂六老。

    和茅山后院一样,位于死亡地之中的刑堂,对于茅山子弟来说,一直都是十分神秘的去处,因为其特殊性,罕有人得以入内,因为一般进入其中者,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所以即便是我,也罕有所闻。接触得最多的刑堂弟子冯乾坤,也是一个嘴巴严实的家伙,并不会向我透露太多的东西。

    但是身为茅山的外门大弟子,我却也晓得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比如刑堂六老。

    刑堂六老并非只有六个人,它具体有多少,除了刑堂长老之外,无人知晓,它之所以被称为刑堂六老,是因为每一次刑堂的外出之中,只有任务等级达到最高级的,方才会有六位身穿“道法归尊”的苦修士同时出现,随着刑堂长老一同行事。

    出现这种情况的,极少极少,所以每一次刑堂六老的出现。都代表着刑堂一次最重大的事件,也代表着刑堂的态度,就是务必得成。

    这些刑堂六老,与普通的茅山修行者不同,他们从开始接触道法开始,基本上都是在修行杀戮之术,不但需要针对同门,而且还需要面对着江湖中各个著名的道门而动,他们是纯粹的武夫子,杀伐果断,从来都是执行最艰难的任务,尽管在道法境界之上,极少有突破到顶尖层次的人,但是每一个从那里面出来的人,都是让人为之恐惧的暴力工具。

    茅山刑堂之所以恐怖,大半的原因。就是因为这茅山六老,以及无数随时准备替补的刑堂苦修士们。

    他们,就相当于茅山的暴力机关,军队一般的组织。

    当瞧见那六面“道法归尊”出现的时候,我的心脏猛然跳动起来,顾不得那康克由偷袭的恐慌,一脚将毒蛇巴勒踹飞到了食人魔虏布的跟前,朝后退开,达到了安全的距离,一边戒备,一边冲着刑堂刘长老拱手说道:“弟子陈志程,拜见刘长老。”

    刘长老此人向来面冷,除了对我师父还能勉强有些尊敬之外,对于任何人,从来都不假辞色,不过此刻瞧见我,冷脸之上,却挤出了几分的笑容来。

    他挥了挥手,不管身边汇聚的诸多巴干达教徒,朝着我说道:“无须多礼,说起来我还得给你们道歉,长老会程序繁琐,时间耽搁,而等到我们来到南洋,直奔阁骨岛的时候,又被海啸所阻,人生地不熟,走了许多冤枉路;倘若不是昨夜那一道通彻天地的白光极耀,闲来无事又多算了一卦,只怕我们还找不到这边来。现如今一看,倒是辛苦你了。”

    我肃容作揖道:“不敢,身为茅山子弟,自当为师门奔波分忧,何敢多言辛苦二字?”

    刘长老瞧了谦虚的我一眼,不再多言,而是回转过身来,瞧着那茫茫的巴干达巫教信徒,以及一众南洋高手,深吸一口气,朗声喊道:“和尚智饭,俗名康桑坎,此人恶意杀害我茅山子弟,陷害栽赃,又千里奔逃,证据确凿,影响恶劣。我茅山刑堂,奉长老会命令,前来捉拿此贼,回山门受审。茅山办事,请诸位江湖同门回避啦,若是有任何阻挡,休怪我茅山刑堂翻脸无情,杀无赦!”

    “杀无赦!”

    也不管面前这帮南洋之人是否能够听得懂汉语,在刘长老开门见山,摆明车马的一段话结束之后,那六个面无表情的“道法归尊”一同嘶吼了起来。

    杀无赦,这就是他们在行动之中所奉行的座右铭。

    听到刘学道长老的话语,将众人给团团包围的巴干达巫教立刻就传出一阵喧闹的叫骂声来。

    一开始还很少,而当那些听得懂汉语的人将这话儿转述给旁边的家伙知道的时候,立刻就像捅开了马蜂窝一般,无数人激动地冲着新加入其中的这七人指指点点,口吐飞沫的大声骂着。

    狂!

    太狂了!

    这是一众巴干达巫教信徒心中浮现出来的第一印象,在俺们的地盘里,在名誉东南亚,横行一世的康王面前,居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语来,还想将康王最在意的大儿子给擒住受审,这个不但是对康王的侮辱,也是对每一位巴干达信徒的侮辱。

    死,这样的家伙,必须跟那亵神者一样,只有一条死路可选。

    而且还不能让他们死的那般痛快,诸般降头巫术,要轮番上来,无比让他们晓得这世间,总有一些人惹不起。

    双方的目光在半空中汇聚,彼此的骄傲,都将对方给刺激得杀意凛然。

    就在这个时候,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感觉到了先前的生死危机渐渐离去,转机似乎已经来临了。叉围亚弟。

    随着以般智上师为首的白巫僧介入,以及我茅山刑堂长老刘学道带着刑堂六老的出现,已经将那一边倒的天平给扳了回来,至于胜负之间,到底还需要多少筹码,就得看我们各自的变量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不再是只有一条死路可选。

    机会来了,就得要把握。

    于是我站了出来。

    饮血寒光剑被我紧紧握着,单手朝天而指,狂声说道:“茅山门下陈志程,前来挑战鼎鼎大名的血手狂魔康克由,毒蛇巴勒既然已死,那么我想问一句话,想要验证我这挑战资格的,还有谁?”

    还有谁?

    面对着一众曾经屠杀过上百万同胞的教派精英,我面无惧色,表现出了比茅山刑堂更加狂放的态度来。

    简简单单的一句“还有谁”,将一众喧闹的巴干达巫教信徒都直接逼问至沉默。

    还有谁?

    毒蛇巴勒,此人曾经追随着康王半个世纪,在巴干达最为辉煌的七十年代,她曾经位列于巴干达前十高手的位置,而因为为人狠毒凶戾,办事鬼神勿近,成为了康克由门下的三大战将之一,在那一场大屠杀之中获尽好处,又经过这二十多年的沉淀和积累,已然达到了让无数人所仰望的高度。

    然而她,却在刚才,被这个口出狂言的家伙,给一剑劈死。

    尸体都还没有冷下来。

    除此之外,听说与毒蛇巴勒齐名的哈奴曼叶猴,那个精通精神之术的老猴子,也是被此人给杀了的。

    另外的另外,先前让无数巴干达巫教信徒为之激动的降临神使,似乎也是被他给封印了。

    还有……

    一想起面前这个男子的种种凶猛传言,向来狂热的一众巴干达巫教信徒顿时就陷入了难得的沉默之中,很多人都在将目光巡视一番之后,集中在了食人魔虏布的身上来。

    康王手下三大战将,哈奴曼叶猴和毒蛇相继死于此人手中,不如……送人家一个三杀?

    呃,呸呸,应该是拿下此人头颅,为同僚报仇雪恨!

    感受到了这种炙热的期待目光,食人魔虏布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抱着毒蛇虏布的尸体朝着后面退开去。

    他长得又黑又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夯货般,不过这并不代表着他没有脑子。

    事实上,能够混到这个程度的他,绝对要比这世界上大部分的同类要清醒和精明许多,亲眼瞧见了毒蛇巴勒这个相处了半个世纪的老伙计之死,他心中腾然升起来的,并非是迷乱心智的仇恨,而是恐惧。

    那人既然能够杀了毒蛇巴勒,自然也可以杀了他。

    他不自认为自己会比毒蛇巴勒强上多少,至少也不会比这个看着深不可测的家伙强。

    食人魔虏布退了,而他的一退,弄得无数对他充满希望的巴干达巫教信徒顿时就齐声发出了叹息,心中变得失望无比。

    骂了隔壁,平时不是很牛逼的么,怎么现在,怂的跟头乌龟一般?

    食人魔不接战,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一个男人,从黑暗之中,缓缓地站了出来。

    康克由,我所挑战的正主。

    一个横行了东南亚多年的吴哥籍华人,让无数人为之恐惧的恶魔,许多家小孩儿夜啼的时候,大人会说“再哭,康克由就来抓你了哦”,就这么一句话,但凡懂点儿事的娃娃,都会吓得停住了哭声,缩进了被子,瑟瑟发抖。

    他在南洋这个地界,名字就等同于恶魔。

    这个脸色蜡黄、充满了上位者威严的男人缓缓走出黑暗,平静地说了一句论语:“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1. 阿阿:

    。。

  2. ZBX:

    沙发?

  3. 笨熊-缪倩意爸爸:

    地板

  4. 江伟波:

    康王,断子绝孙咯

  5. 76年唐山震漏:

    来了

  6. Cell nucleus 。:

    茅山威武…茅山霸气

  7. 陆左:

    感觉还是苗疆蛊事好看,道事也不错

  8. 缘份天空:

    国‖家、有国才有家

  9. 壮哉我刑堂:

    刑堂一出手就好激动。上次是夺命十三鹰那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