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五章 打不赢,叫家长 为@一点浩然气、 加更

2015年5月26日 更新

    一击重创之后,我与刘长老对视了一眼。

    双方没有半点儿犹豫,再一次扬起了手中的法器,朝着前方的康克由再次袭杀而去。

    不过这一回。我们都不约而同地收了力,先前倘若是七分力,此刻恐怕就只有三分了,留下了很大的空间出来,防止再一次的同门相残。

    然而在康克由神奇的拳印之下,我“再一次”地和刘长老撞到了一起。

    尽管双方都留了手,不过再一次被当做提线木偶一般地随意耍弄。这般的感觉实在是难受得很。

    不光是我,刘长老的脸也完全变黑了。

    这一位无论是对于我,还是对于茅山来说,都显得十分神秘的长老,实力和修为,绝对能够排入前五,甚至前三,而能够在茅山这种顶级道门中有这般的位置,便已然可以俯瞰天下英雄,却没想到会在这向来以为是荒蛮之地的南洋,受到这般的侮辱,两次过后,他顿时就变得一阵怒火中烧,双眼迸发出剑芒一般的光。抬起手来,朝着那康克由的方向甩去。

    嗖!叉序帅亡。

    事实上,他这一下,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然而对于炁场无敏感的我却能够从那飞速流动的变化中,在脑海中莫名的勾勒出来。

    快,飞快,仿佛无影之物。

    刘长老的这一招,和先前未出现便拦截下康克由黑芒的手段,如出一辙,几乎看不到影子,便倏然到了近前,根本就不给人一点儿反应的时间。

    当然。这世界的任何事情,都是相对而言的,那速度对于寻常人来说,简直是避无可避,然而对于康克由来说,却也并不是无隙可循,但见他身子微微一动,身前的空间竟然变换万千,化作无数波光流动。

    那锋芒抵临康克由的身前,却不得不穿透无数空间,尽管那速度飞快,但是到了最后,却越来越慢,停在了他的面前。

    康克由伸手一摸,用食指和中指夹中了这东西。

    居然是一张符纸。

    我瞧见了。也有些骇然,没想到刘学道长老最为著名的“无影剑”,居然不是别的什么载体,而是一张轻飘飘的黄色符纸。

    康克由掂量着这东西。不由得也叹为观止道:“区区一张符箓,却能杀人于千米之外,这样的东西,当真是匪夷所思,如此说来,茅山之上,倒也真的是有着让人敬畏之处。”

    瞧见自己的杀手锏被人生生破去,刘长老的脸色显得有些难看,冷着脸说道:“再厉害又如何,终究不如你这古怪手段。”

    康克由摇头说道:“不,不,这不一样,我的这法门,是无数灵魂汇聚的结果,说白了,也就是聚沙成塔、积少成多,弄得是苦力活儿,跟你们这些汇聚前人智慧的东西有着很大区别–真厉害,不过,我这里倒也有些东西,可以陪你们好好玩儿……”

    嘴里说着话,康克由双手不停,往着旁边轻轻拉了一下,结果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十六……

    十六个一模一样的康克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来。

    鬼影迷踪!

    瞧见康克由的如此表现,我在叹为观止的同时,心中也有了一些计较,那就是别看他轻松地将刘长老那一记无影剑给挡下了,不过却也是费了许多心思,倘若刘长老这手段就像机关枪一般地迸发出来,估计他也是有些接不住所有的,所以与其如此被动,不如主动施展手段,幻化出万般的变化来,让刘长老找寻不到自己的真身,也不受任何威胁。

    康克由这是好算计,不过却不晓得我有那临仙遣策的真实之眼,能够看穿一切虚假。

    想到这儿,我的心中冷笑,血劲一涌,右眼之中的神秘符文疯狂转动,朝着前方看了一眼,结果我顿时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前方的十六个康克由,每一个都如他本人一般,几乎都没有半点儿破绽。

    一模一样,同本同源。

    在愣了片刻之后,我突然就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康克由既然能够通过化外分身之术,将那巴干达巫神的意志给抹除了去,必然对于此道,是有着很深研究的,而在头顶上的那苍白脸孔注视下,我们其实已经陷入其中,在这样的主场之中,我想要发挥临仙遣策的用处,勘破真假,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用一句古诗词来形容,那叫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既然不能勘破,那就一一击杀吧?

    我不再等待,扬剑而起,朝着前方扑去,与此同时,刘长老也与我一起,冲进了人群之中,双方手起剑落,与对方展开了殊死拼搏,然而当真正面对这些家伙的时候,我方才感觉到无边的痛苦,所谓法阵,那就是积少成多,让无数人来承担一个人的力量,起到了那一加一大于三的效果,而此刻这些幻影分身同根同源,无论是意识,还是配合,甚至都比七剑厉害许多,让人根本就占不得一点儿好处。

    倘若是一直这般下去,恐怕我们就得被活活缠死于其中,不得挣脱。

    穷则思变,变则通,通则达。

    不变化,就等死。

    就在我准备着拼死一搏之时,我旁边的刑堂长老却动了,但见他脸色变得无端肃穆,双手合握着那面天罗管教尺,猛然转头,朝着北边的茅山方向,拜了一拜,口中念念有词。

    我听到了他口中,似乎提到了三茅真君。

    三茅真君,是那三位?

    大茅君茅盈,司命东岳上真卿太元真人茅君,列上清左位;中茅君茅固,为句曲山真人定禄右禁师茅君,列太清左位和第六中位;三茅君为茅衷,三官保命小茅君,列第六左位。

    这三位老大,就是我茅山宗开宗立派的先祖先师,而我瞧见刑堂长老凭借着天罗管教尺,念念有词,脸色变幻不定,便知道他在干什么了。

    茅山神打术!

    说句简单直白的话语,这个就叫做“打不赢叫家长”,通过这承载茅山气运的法器,呼唤出未知空间中那茅山的列祖列师出来。

    赦!

    当刘长老念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整个人突然气势暴涨,一股青光从那天罗管教尺中陡然升起,灌注在了他的身子之上,原本略微显得有些佝偻的刘长老顿时就变成了两米高的金袍道士,模样还是那个模样,不过满是褶皱的额头之上,居然裂开了一条缝隙来,往两边撑开,居然像是一只眼睛般出现。

    刘长老的双目紧闭,而额头上的眼睛,则露出了恐怖的光蟒来。

    无上威严。

    那目光扫量四周,就连我被其瞧了一眼,都感觉到遍体生寒,紧接着刘长老抬起头来,看向了头顶的上空处,这时方才发言说道:“咦,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是三十一层天的魔神啊?”

    他抬头望去,而就在这个时候,十六个康克由居然在瞬间,朝着刘长老轰然杀来。

    攻击在一瞬间齐聚,这些人的手掌上面,全部都套着一对渗透着鲜血的金丝手套,上面阴风呼呼,三十二只手掌抓来,带着无数锋芒,那刘长老被吓了一跳,掂量了一下手中的戒尺,毫不犹豫地朝着前方砸落而去。

    他这一下,轻飘飘的,仿佛什么力量都没有,那些康克由幻影只分出几个阻挡,而其余的,则一窝蜂地朝着刘长老的各处弱点抓去。

    “区区雕虫小技,也敢在贫道面前献丑?”

    我不知道刘长老招来的,是哪位师尊,因为这茅山神打术,据我所知,他并不一定能够招来那三茅真君,毕竟贵人事忙,也没多少时间管我们这些素未蒙面的徒子徒孙,它或许是茅山前辈,至于是那一辈,建国前还是唐宋元明清,这个就真的不得而知了,至于厉害不厉害,这水平也是参差不齐,完全靠运气。

    不过看起来,这一位倒是个厉害角色,刚才让我们束手无策的康克由幻影,在他的手上就显得那般垂落,但见他一把戒尺,就像教训小学生一般,一敲一个准,从无数的攻击间隙刺出,猛然砸落而去,没有一个能够逃得脱他的攻击,但凡挨上那么一下,都立刻化作一股黑烟,消散而去。

    眼瞧着刘长老陷入了无数的围殴之中,却也能够混得风生水起,而我面前,却只有一个康克由。

    那个脸色蜡黄的老家伙,朝着我的胸口平平拍了一掌。

    我猛然一剑,朝着对方的掌心刺去。

    这一剑又快,又疾,充满力道,而且我在瞧见刘长老大杀四方的时候,不由得也有些眼热,都已经想好了,一旦接近对方,立刻弹出万魂珠,附着黑白之气,将其一举拿下。

    然而这一剑却又是刺了一个空。

    剑尖穿越层层空间,速度最后停止在了一双手指之间,我感觉剑上的九颗万魂珠被生生地剥离了下来,方才感觉到我面前的这个康克由,跟别的不一样。

    他是真身。

    我剑尖被拿,僵直得不能动弹,那老家伙一脸地愤恨道:“你们城里人真会玩,打不过,就叫家长……”

  1. 小白:

    家长家长

  2. 虎皮猫大人:

    傻波伊

  3. 吃货:

    又是笫二

  4. 虎皮猫大人:

    此时的战术应该是老刘和小陈牵制老康,那六个邢堂老怪物杀完巫师后,大家一起愉快的玩耍。。

  5. 虎皮猫大人:

    错了 是刑堂

  6. y8:

    其实感觉对付这里的人,符篆有奇效

  7. 人太帅没用么:

    我现在 终于知道了。原来。那个巫神是三十一重天的。和蚩尤。还差好几个等级。 哈哈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