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六章 往事如烟,领悟如神

2015年5月27日 更新

    别看我面前这康克由一脸哀怨,不过他手上的力量却没有半点儿妥协,如同先前捏住刘长老的无影剑一般,此刻的康克由拇指和食指紧紧夹住了我的饮血寒光剑。 那九颗万魂珠还没有被我捂热,就给他硬生生地剥离了下来,往天空轻轻一抛,对我说道:“想来,这是我那可怜徒儿花舞娘身上的遗物吧,没想到居然被你给融合了,差一点儿就成了自己的东西。”

    我与康克由之间尽管相隔只有一剑的距离。然而他身边的空间错综复杂,仿佛由无数个空间重叠而成,所以给我生出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来。

    眼瞧着刚刚获得的宝贝被康克由给剥离了去,我的心头滴血,努力握着剑,反驳道:“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倘若没有巴干达巫神的本源之力,你会如此嚣张?”

    被我这么一说,康克由居然还真的细细想了一下,摇头说道:“不,我此刻的力量,是无数冤魂死鬼赋予的,而不是那颗大脑袋,尽管我在搜集无数巴干达遗物。但并不是将它们的力量为我所用,更多的时候,我是在研究这些东西里面的规律,研究它们为何能够长生不死,连绵永世。”

    长生不死!

    真正站在了这个世界巅峰的人们,陆陆续续地加入了对于长生不死的追逐序列之中来,天下大道三千,殊途同归,都在于对死亡的恐惧,以及对于这个美好世间的留恋。

    听到这一个词,我的心中扑通一声响,而就在此时,我与康克由的身后。传来了一道响彻天地的喝念之声。

    道法通天。

    被围在无数分身幻影之中的刘长老,带着他身上的那位神打术召灵,开始了突围之战。

    有人突围,狼狈不堪,有人突围,千难万难,而这位爷突围,却显得如此的简单和粗暴,让人惊掉了眼球。

    他根本就没有在突围,只不过是将身边围上来的一个又一个家伙,给击杀了去。

    就像教训小孩儿一般,啪的一声,一戒尺一个小学生。

    斩瓜切菜!

    这位爷已经将绚烂繁复的斗法给直接简化,变成了“排排坐,拍脑袋”的活计儿。

    别以为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要晓得他所面对的,并非是背着书包的小学生,也并非是普通人,又或者一般的修行者。而是这康克由的十六个分身,这些家伙里面的每一个,单独拎出来,都有横扫一方的实力,还在刚才之前,我还在为自己和刘长老身陷其中,而产生了“不变则死”的想法来,然而在这名不知道名号的前辈手中,但凡他手中的戒尺扬起来,必定会有一个脑袋凑上去,仿佛一切都是排练好了的一般。

    这样的手段,不但需要对于自身力量和速度的精准把握,而且还需要对周遭一切的变化有着极为恐怖的超前判断。

    或者说,这是一种比临仙遣策还要高级好几个层次的谋算之法。

    预感未来。

    有着这般手段的刘长老,在刚才我与康克由对话的这段时间里,已然将一众幻影分身给敲得支离破碎,只剩下一团又一团的黑雾在左右环绕着,显得十分凄离。

    康克由与我对话,却也感觉到了这样的情况,朝着我冷声说道:“先别得意,一般的请神降临,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而已,拖过去了,一切皆休。我本来想凭着自己对于修行的感悟和勤奋,与你们公平的交手的,然而却没想到你们居然弄出这般的手段来,那就不要怪我不守承诺了–神的事情,自然由神来处理,那是他们的世界,与我们无关……”

    他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头猛然朝着上面一抬,口中含糊不清地吐出了几段古怪的咒语来。

    而随着这咒语的诵出,我们头顶之上的那张苍白巨脸突然从黑暗的天空之上,沉落数分,接着两道光芒,从它那深邃的双眼之中,迸发了出来,朝着刘长老和他所在的区域笼罩而来。

    这光芒,充斥着一切混沌凝滞的力量,快得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刘长老正施展神威,逞凶厉害,陡然间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机,却也只来得及尖叫一声,抬头望去,就被这光芒给笼罩住了。

    不仅仅只是他,连他身边那五六个还残存的分身幻影,也给冻结在了当场。

    被这光芒笼罩的所有人物,都变得特别奇怪,他们仿佛如同定格漫画一般,停留在了当场,周遭的一切都凝固了,连同着炁场以及一切物品,就连生命的痕迹,都在这一刻消失不见,就仿佛在这个世界上,生生地挖了一块儿去。

    瞧见我惊诧莫名的表情,康克由显得十分平淡,微笑着说道:“你别担心,他暂时还没有死,这光芒,只不过是封锁了那一处空间的时间流动,整个空间都被定格住了而已,任何闯入其间的东西,都会被里面的黑光变得无限接近于零的速度同化,在那样的一个时间节点里,理论上来说,他们是永生的,懂么?”

    时间停止?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当我们还在将格局锁定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的阶段之时,人家就已经开始上升到了这般恐怖的境地。

    尽管瞧见这一道光芒并没有太多的威胁性,而即便是被封冻住,也不可能被任何攻击给杀死,但是倘若我在激烈的战场之上,被封冻起来,分到解冻的时候,我的战友早就一命呜呼了,这事儿光想一想,都让人头疼。

    然而康克由却没有管我复杂的想法,朝着我微微一笑道:“行了,麻烦既然已经解决了,那就聊聊我们之间的事情吧!”

    康克由表情轻松,而就在此时,我也是终于趁着他分心刘长老的时候,陡然发难了。

    龙气纵横。

    饮血寒光剑的剑尖之上,高速的震动加上纵横的龙气,终于让这个家伙的手指不能再轻松地拿住了我的长剑,猛然抽回来的我挽了几道剑花,让自己的手腕适应了这魔剑的剑感,而在此期间,我则用余光朝着四周瞥了过去,瞧见到处都是一片混战,而在那苍白巨脸的气势笼罩下,我方的力量处于被压制的状态,即便是强如刑堂六老,也处于下风,勉力抵抗。

    时间拖得越久,我的同伴就越有可能离我而去,又或者,我会与他们一同,黄泉相伴。

    不,我不想死!

    我在这世间还有那么多的牵挂,怎么可能离开这世间呢?

    那么,就得战胜面前这个滔天巨魔了。

    虽然很难,但也不是不可能。

    我举起饮血寒光剑,闭上了眼睛,开始回忆起了在我生命里面,远远超脱于我此刻生命形式的那些力量,从我师父的宇宙星辰,到李道子的天地豁达,一直到蚩尤临体之时,那种毫无顾忌的暴戾狂放……叉乐吐弟。

    每一个强者,都有着自己的特点和意志,它们其实都曾经加诸于我的身上。

    我是连老天爷都为之恐惧的存在,十八劫都难以将我扼杀,如何能够死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呢?

    不能,不能,不能!

    杀、杀、杀!

    我在心头不断地默念,自我催眠,而那怒火则一点儿、一点儿地被点燃起来,力量从丹田、从全身各处的经脉之中生疼而起,让我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

    “哦?”

    站在我对面的康克由开始惊讶了起来,意味深长地说道:“本来以为是件并不复杂的交手,没想到现在开始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啊,像你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一直藏身于黑暗之中?来吧,我有二十多年没有像今天这般,如此期待着一场战斗了,刚才的那个家伙,不行,而你,才是我真正的对手,来吧!”

    我紧闭双眼,黑暗中,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宛如那夜的海啸巨浪,想要将我给碾压于此。

    我没有睁开眼睛,而是平静地向前跨步,紧接着挥出了一剑。

    简简单单的一剑。

    至道,一剑。

    一剑斩破苍穹,万般攻击,在此刻简简单单的一剑之下,冰消瓦解,而当我睁开眼睛来的时候,瞧见康克由已经离我很近了,双手在前方一抓,仿佛将整个炁场都给揉捏了一般,我顿时就感觉周身一阵晃荡,无处不在的力量朝着我四处狂涌而来,让我甚至都难以站得住脚。

    一重更有一重天。

    康克由已经完全能够掌控这诸般炁场的底层法则,即便我一剑破去他的万般攻击,下一秒钟,立刻又是杀招浮动。

    我眯着眼睛,脑海里却想起了某一个脸容严肃的青衣老道人来。

    万法归一,世间的所有法则,到了最后,都不过是阴与阳的交汇,无数法则的演绎,在聪明人的眼里,不过如此。

    一,与二!

    我再一次出手,平平一推,却是再一次将自己周身的炁场给稳固住,那康克由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严肃的面容来,双手一拍,十指挥动,划出了成百上千的鬼獠来,张牙舞爪,朝着我倏然而来。

    我也在此时此刻,单手朝天,猛然打了一个响指。

    战意,黑炎灼!

  1. 中国的孩子:

    1

  2. 笨熊-缪倩意爸爸:

    沙发!!!

  3. 笨熊-缪倩意爸爸:

    还是慢了

  4. 李大山:

    跟哥哥哥哥哥哥和红红火火

  5. 李小山:

    板凳

  6. 小白:

  7. andylee164:

    早安

  8. 大招:

    小佛也玩lol啊,各种大招放起来

  9. 晨风-依旧:

    早就该用战意了

  10. ycy123:

    20150527。20:50其他地方已经更新了

  11. 弥勒:

    一章下来就是一剑和一战意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