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八章 化神吧,康克由 为金砖149700加更

2015年5月27日 更新

    小白狐儿的自我牺牲让我惊诧莫名,然而更加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穿透了康克由胸口的这一道无影之剑。

    刘长老不是被那黑光给冻结了么,怎么会又使出了这手段来?

    而且还是在这样一个天赐般的良机之时。

    这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吧?

    然而瞧见康克由从半空中倏然跌落。尽管有那破碎王座里那无数美女将其层层包裹,但是我却也能够瞧得出来,看着不可一世、似乎永远都不会受到伤害的康克由,此刻已然受到了重创。

    不管如何,这个就是机会,我如何能够瞧见它从我的眼前,悄然无息地离开呢?

    既然连小白狐儿这样的妹子都能够抛弃一切牵挂。我这个下面带把儿的家伙。有怎么能够瞻前顾后,苟且余生呢?

    豁出去了!

    一个字,就是干!

    箭步狂奔,我冲向了乱成一团的前方,那雪白的肢体和头颅不断交缠在一起时。将受伤的康可与给包裹住,那些如蛇的女子不断的蠕动着,瞧向我的眼睛里,有着炽热的光芒。嘴张开。仿佛我一旦凑上前去,她们就毫不犹豫地要从我身上,扯下几块血肉来一般。

    红粉骷髅!

    这些外表妖艳而诡异的酮体,都不过是康克由多年来凝练出来的鬼魄而已,本质上,与刚才那青面獠牙、张牙舞爪的鬼獠是一般的来路,而我也晓得,倘若错过了这最初的一段时间,只怕那康克由还会有喘息之机。

    强者的身体,要远比普通人想象中的更加坚韧,即便是胸口破开了一个大洞,只要是稍微有一点儿时间,就能够挣脱出死亡的阴影之中来。

    我能够办得到,康克由就能够办到。

    左手拍出,深渊三法,魔威!

    右手剑起,龙威碾压而过,剑气纵横直击,而诸般混杂的力量,也在这一刻倾然而下,朝着前方猛然扑将而去。

    我在一瞬间,也将自己全部的筹码都给推上了桌面来。

    轰!

    一堆无主的鬼魄实体,实在是经不起我这般的折腾,即便是被康克由凝练了超过二十年以上的鬼物,在此刻,也顿时轰然而开,显露出了里面康克由的本尊来,我在露出一角的时候,已然出剑,拨开无数阻拦的双手,想要将剑尖朝着那家伙的脖子处斩去。

    胸口射穿,还能够撑住,但是脑瓜子掉了,却绝对活不下来。

    除非他变成鬼。

    然而这剑又一次地被拦在了半途之中,数十双手从人堆之中伸了出来,死死地抓着我手中的饮血寒光剑,即便是我用龙气销蚀,但是消融多少,便又出现了多少。

    而这个时候,脸如薄纸的康克由,突然又睁开了眼睛来。

    瞧见我一副要置他于死地的凶狠模样,康克由叹了一声道:“我到底还是轻敌了,一是那小姑娘,没想到她的爆发力,居然如此恐惧,更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有燃烧生命的决心,可见她对你来说,是多么的在乎;二来我倒是小看了那个老道士,没想到他引神入体,居然请到了一位能够破解我时间风暴的家伙,那家伙利用破碎虚空的力量,将我的束缚给解除,以至于我算错了时间,唉……”

    他一副追悔莫及的表情,让我心头畅快,想起这些天来被他像撵狗一样一路追赶,恨声说道:“你也有今天?”休名东弟。

    瞧见我脸上得意的笑容,康克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来:“你以为,我输了?”

    我指着他胸口处那拳头大的血洞,冷笑道:“难道你还以为自己能够翻盘么?可笑,你要是能够……”

    我的话都还没有说完,突然将眼前一晃,那躺在脂粉丛中的康克由倏然不见,而无数的女子则突然站起身来,朝着我伸手,脸上春意盎然,丰乳肥臀,笑意盈盈地朝着我抱了过来,我想往后面躲闪,结果发现抬不动腿,低头一看,却见双腿之上,却是多出了无数的手臂,将我给死死抓着,不让我离开。

    是想让我被这群鬼给吞噬了去么?

    我冷冷一笑,再一次打了响指。

    战意,黑炎灼!

    战神蚩尤的手段并非是无限度施展的,这与我修行的道心种魔真经有着密切联系,只有足够的魔功,方才能够成事,我先前已经施展了一会,而此刻使出来,多少也有些勉力。

    不过即便是再勉力,它也是最为震撼人心的一记杀招。

    黑色的火炎从无中生有,将无数美貌若仙女的赤裸女子都给化作一朵又一朵的黑花,那冰冷的温度提醒着我,这黑色火焰燃烧得看似热烈,但是冷艳之处,却绝对恐怖逼人。

    站在火炎之中的我,朝着四处望了过去。

    很快,我瞧见了康克由的落点。

    他却是个睚眦必报的家伙,刚刚被刑堂刘长老的无影剑给阴了一回,此刻却是用无数鬼魅将我们给困住,折过了身去,与刘长老斗在了一起。

    他刚才在我面前装逼,高踞于人体王座之上,手段平缓而神秘,然而此刻,却展现出了宛如泰拳一般的刚猛与激烈。

    只见康克由站在某一个坎位处,一边指使着那些鬼魅不断袭扰刘长老,一边接出法印,朝着对方打去。

    他每结出一个印法,罩在前方,立刻就有一道宛如鬼魅一般的黑色利箭射出,嗖嗖嗖,宛如机关枪一般,射得刘长老应接不暇,尽管手中的戒尺能够抵挡一二,但是看着岌岌可危,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此刻的刘长老刚刚请神结束,那位前辈先祖离开之后,正是他最为虚弱的时候,先前勉强打出一记超水准的无影剑,已属难得,此刻就有些乏力了。

    瞧见刘长老落难,随时都有生命之危,我自然不能熟视无睹。

    要晓得他可是我茅山的顶梁柱之一,我师父现在闭关,他再倒下,只怕我这一趟南洋之行,就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不行,我得上前阻止他。

    我凝神在胸,一剑划破诸般火焰,走了出来,瞧见小白狐儿一脸苍白地在旁边东奔西走,闪避那些鬼物的袭击,出言关心道:“尾巴妞,你没事吧?”

    小白狐儿自然有事,不过此刻的她却还能够应付,一边朝着边缘退开,一边对我说道:“哥哥,你别管我,去杀了他!”

    这清脆而坚决的话语,给了我无比的勇气,我手提长剑,冲入战场,朝着康克由的后背斩去。

    再一次,一剑之威。

    康克由似乎到达了最巅峰的状态,双手不停拍动,朝着前方挥舞,根本不管身后的危险。

    不过我知道他这般做,显然也是有所准备,并不在乎我的攻击。

    难道他真的就是无懈可击么?

    我在最关键的时刻,血劲上涌,让右眼的神秘符文在瞬间转动起来,而当它运算到了极致的时候,我终于瞧见了一道光。

    那是一道从黑夜中破晓而出的光芒,从上到下,斜四十五度,不偏不倚。

    生死成败,就在这一下!

    杀!

    一剑若弯月,斜斜而下,然而就在我极尽全力的那一刻,刘长老却终于撑不住这南洋巨凶的倾力攻击,腰眼中了一记,尽管用那戒尺护住,却也被震得凌空飞起,随后数道黑芒击落在了他的身上,刘长老惨叫一声,直接栽倒了人堆里面去。

    刘长老生死不知,而我却是一剑斩到了正中处。

    唰!

    一剑斩落,尽管此时的康克由反应了过来,但是一道血淋淋的剑痕,却从他的肩上,一直划拉到了左边屁股出,那裹身的衣物因为承载不了巨大的力量,周边顿时就碎开无数,露出了对方骨瘦如柴的身体来。

    被我斩中的康克由朝着前方扑去,几步之后,方才回转过来,难以置信地看着我道:“这怎么可能?”

    趁你病,要你命,我哪里还有跟他闲扯的功夫,当下也是高举饮血寒光剑,冲着这一代凶人施展无数杀招,每一剑,都仿佛能够要了他的命一般。

    几招之后,康克由却也能够感受得出来,此刻的我,尽管在力量上与先前无异,但是眼光却陡然上升了几个台阶。

    他一直引以为荣的防护,在我的眼中,变得薄如白纸。

    康克由的脸色开始变得严肃,也不再与我废话,而是不断地闪避,避开我的锋芒,而在我稍微一不留神的时候,又施展那掌印符箭,朝着我的要害射来。

    两人宛如对峙的雄狮,在激烈的战斗中,不断地找寻着对方的致命之处,给予最后一击。

    而就在我们两人的战斗陷入白热化的时候,突然又有一个人从外围突进了里面来。

    对方八把飞刀在空中游弋,死气凛然,却是先前因为封印虚空巨眼而受过重伤的秦伯,他在瞧见我们这边激烈的战况之后,却终于也忍不住寂寞,加入了战场。

    高手,自然有着高手的追求。

    那就是挑战更厉害的敌人。

    当瞧见秦伯加入战场的时候,康克由的脸色终于变了,徐徐说道:“原来如此,看来并不只是你们,连他们都背叛了我……哈、哈、哈,既然世人都以我为敌,我又何苦拘泥于人类的身份呢?化神吧,康克由!”

  1. 吃货:

    沙发

  2. 吃货:

    2

  3. 吃货:

    3

  4. 吃货:

    4

  5. 吃货:

    5

  6. 吃货:

    最后一招了

  7. 笨熊-缪倩意爸爸:

    11

    • 吃货:

      没按常理出牌

  8. 摩罗:

    豈尤来了

  9. 晨风-依旧:

    就说康王要变恶习了

  10. hzc0926:

    康王制药。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