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九章 完美,重生

2015年5月28日 更新

    人类的,身份?

    简单几个字,让我彻底就陷入了迷惘之中,心中的莫名生出几分警兆。而手上的剑势,却莫名其妙地缓了几分。

    这绝对不是我故意放水,而是对方操纵着炁场,将周遭流动的炁给限制了去,让我每一招都显得格外迟缓,当然,这并不是针对于我。更多的是防范那八把飞袭而来的斩仙飞刀。

    我离康克由很近,却见对方向后退开。八把飞刀宛如流星利箭,以一种圆弧的轨道倏然而至,朝着康克由的奇经八脉斩在。休东反弟。

    秦伯即便是受了重创,不过却也能够施展出让人惊艳无比的手段来。

    这飞刀无论是速度,还是飞行的轨迹,都有着让人称叹的地方。

    他加入战斗,从来都没有想过打酱油。

    这个在民国之时就已经名列国府将军之位的老人,有着他独有的尊严,躲在暗处苟且余生,怎么可能是他甘愿做的事情?

    飞刀。又见飞刀!

    八把飞刀倏然而至,将空间切割成了无数的碎片,然而就在这飞刀倏然而入的时候,那康克由突然张开了双手,不闪不避,仿佛解脱了一般。

    而这个时候,我的剑尖,也陡然插入了他的胸口。

    饮血寒光剑之上,我能够感觉到剑尖在饱饮鲜血,不过也紧紧只有鲜血,这具躯体里的灵魂比我所遇过的任何人都更加强大,那巨大的吸力,甚至都有将饮血寒光剑里面的剑灵都给吸收的感觉。

    噗、噗、噗……

    在我剑尖插入的一瞬间,八把飞刀也终于落到了实处。封堵住了康克由全身的各个关节处,手腕、脚踝、膝盖、脖子……

    一击必杀!

    这样意外的情况让我们诧异无比,康克由倘若是这么容易放弃,这般容易杀死,我们有何至于如此狼狈呢?

    我的目光越过长剑,瞧见了康克由的脸。

    我瞧见了一种解脱的笑容,紧接着他口中冒着血沫子,很真诚地对我说道:“谢谢你!”

    “啊?”

    我有些莫名其妙,而眼看着生机飞速流逝的康克由则拼尽最后的一丝意识。对我说道:“我这些年来,一直在追逐长生不死之术,然而到了后面,却越来越发现一件事情,那就是人类的躯体,虽然乃万物之灵,但同时也是拘泥于我们超脱世间一切的存在,只可惜我一直没有能够顿悟,舍不得这世间一切的权力、情感和挂念,方才谨守于人类的身份–时至如今,你给予了我解脱,难道我不该谢你么?”

    说完这话,他闭上了眼睛,接着头颅猛然炸开,一个宛如婴儿一般的光束从他的天灵盖之中倏然飞起,朝着天空的那张脸倏然飞去。

    这爆炸来得如此突然,我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而当我挥剑而去的时候,却都已经够不到那光束的末尾。

    秦伯也在同时发动了,八把飞刀宛如翻飞的蝴蝶,围绕着那婴儿不断攻击。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黑色的光束从天而降,重重砸落到了我的这边来。

    封印,冰冻之光。

    我来不及闪避,径直被那光华给笼罩,身子顿时就僵硬在场,连同秦伯的飞刀,也在这一刻陷入了死一般的宁静之中,然而在我的余光处,却瞧见那承载着康克由意志的婴儿,竟然根本不受限制,朝着头顶之上的那张巨脸射了进去。

    砰!

    就仿佛一颗石子扔进了湖面,泛起来来回回的涟漪,而康克由与天空之上的那张巨脸融合在了一起,也展现出了无数美丽的光芒。

    那张脸开始慢慢地变淡了,它所散发出来的、那笼罩全场的光芒在这个时候也变得虚无了许多。

    所有人都晓得上空,在发生着一起剧变。

    这或许是人类史上的一场奇迹,又或者紧紧只是一场过眼云烟而已,地上的所有拼斗者都下意识地停下了手来,往后退开去,等待着这变幻不定的气息里面,到底会诞生着怎么样的一个东西出来。

    这一刻,我头顶之上的天空,集中了全世界的关注。

    云霞变幻莫定,那张巨脸开始慢慢消失,无数的氤氲诞生又消逝,瞧见这种诡异的变化,我的心中突然生出许多恐惧来。

    这种恐惧感驱使着我离开,然而被封冻在死光之中的我,又如何能够离开得了此处?

    别说抬脚了,就算是动一根小指头,都显得那么困难。

    我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时间在我的身上做了定格,我甚至怀疑,倘若我的修为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是不是连思维,都变得僵硬,陷入了真正的死亡永生状态?

    因为按照科学的说法,思维,其实也是脑皮层的一种电子感应。

    不过我终究没有沉睡下去,也能够瞧清楚融合了康克由意志的那张巨脸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曾听总局王红旗所说,康克由身边有一只恶鬼,是来自饿鬼道或者修罗道的真正魔头,然而我却一只都没有见过,只是瞧见了半空之上的那张苍白脸孔,不知道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又或者那魔头就是这张苍白脸孔,总之在氤氲诞生和湮灭的过程中,我瞧见了有一个人,从那半空之中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身材有着黄金比例的男子,就好像是古希腊中大师的雕像一般,无论是大长腿,还是肌肉发达而匀称的上半身,都堪称完美。

    男子是个光头,长得有七八分像康克由,不过却显得年轻和帅气许多。

    他便这般,从半空之中缓缓地走了下来,而在瞧见他的第一眼,我脑海中莫名其妙地,竟然想到了另外一个故人。

    小黑天,我曾经在灵界与努尔他们并肩作战之时,碰见的一个魔头。

    倘若是那小黑天有着宛如女人一般完美的身材比例,那么此刻从半空中走下来的康克由,也是如它一般的存在。

    人类进化的极致么?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朝着此人的胯下瞧去,果然与小黑天一般,是一处光滑无漏的耻骨,根本就没有任何男性的特征在上面挂着。

    没把儿的。

    此时此刻的它,已经超越了人类的层次,之所以没有生殖系统,是因为像它们这样的存在,已经不需要用繁殖来延续自己的生命了,它已经能够通过自己的进化,达到永生。

    不过,这还是当初的康克由么?

    我的心中震撼,瞧见款款走到渔村一处屋顶上的康克由,目光与它遥遥对视,瞧见它的眼睛里面,只有深海一般的冰冷和高傲,再无半点儿人类的情感,波澜不惊。

    冲天而降的康克由,要远远比一个不知来历的虚空巨眼,更加具有神的气质。

    他降临在此,立刻有无数教徒臣服于地,将额头拼命地碰在了泥土上,显示着自己的虔诚,而几个感觉自己能够在康克由面前说得上话的家伙,则更加靠前一些,跑到了他的跟前来,吻着康克由的脚丫子,试图表现出自己的忠心,以及无上的崇敬。

    我对于巴干达巫教里面的人认识不多,但是瞧见凑上前去的其中一个,却是他的大弟子卜桑。

    然而相比于那些急迫表现自己忠诚的信徒,他们崇拜的对象,却显然对自己的这身体有一些不适应,脸上一阵迷茫,挥了挥手,踢了踢腿,显得那般的漫不经心。

    足足过了半分钟之后,它方才意识到了身前的人来。

    这些,是它曾经最亲密的教众,里面有他的弟子、下属和曾经并肩而战的朋友。

    不过此刻,它通通都不认识了。

    康克由的脸上露出了一阵迷惘,它似乎在试图回忆着什么,不过最终那记忆终究还是失落到了无尽的深渊之中,紧接着,它似乎不再思考了,而是笑吟吟地将卜桑给扶了起来。

    被第一个接见的卜桑显得受宠若惊,他本以为自己擅作主张之后,会被师父打入冷宫之中。

    康克由不杀了他,都已经该算是优待了,此刻为何还第一个将他给扶起来?

    难道哥们要时来运转了?

    卜桑的脸上立刻洋溢着激动而谄媚的笑容,他试图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心中那激动的心情来。

    不过他很快就不用在思考自己到底该说什么这件事情了。

    因为他突然感觉到抓住自己肩膀的那双手,是如此的有力,以至于他根本就挣脱不开。

    或许,第一个扶他起来,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这想法,或许是卜桑脑子里最后的一丝意识。

    紧接着,在我们无数人诧异的目光之中,那卜桑被变成如此形态的康克由给轻轻松松地撕成了–两半。

    当身体裂开的那一瞬间,血液在瞬间飞洒,内脏、肠子和一大堆鲜血全部挂在了另外几个跪倒在地的信徒身上时,所有人都傻眼了,特别是就在康克由跟前的那几个人,顿时就绷紧了背脊,额头贴着地面,脑子一片空白。

    到底是退呢,还是等待着神的裁决?

    他们想法万千,而康克由却并不管他们,而是将卜桑惊诧莫名的脑袋给抓起来,毫不犹豫地放进嘴巴里面,开心地啃了起来。

    饿!

    它似乎只是饿了!

  1. 我88要赢:

    sha 发

  2. 笨熊-缪倩意爸爸:

    高铁上 坐板凳

  3. 小白:

    地板

  4. hzc0926:

  5. 一:

  6. 76年唐山震漏:

    来了

  7. 旅途:

    前10

  8. 晨风-依旧:

    魔头样子居然变帅了,只是饮食习惯变恶心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