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章 屠杀,惨剧

2015年5月28日 更新

    在很久很久以前,上溯到洪荒万法时代,那个时候的人类还不是万物之灵,无数大巫、异族强者、真龙奇兽和妖魔鬼怪横行于世。而人类,作为食物链的底端,更多的时候则处于被奴驭的状态,不过世间之事,物极必反,盛极而衰,一旦天地无法承受这般恐怖的圣者之后。便会降下大劫,天人五衰。

    而上古在经历过了开天辟地龙凤劫、十万荒罗大巫劫、万法归去妖庭劫之后,人族方才兴起。得以延续。

    虽说人类一直延续至今,不过陆陆续续又是经历过无数劫难,但时至如今,科学战胜了真修,人类对于宇宙的探索到了分子级别,而对于万物的利用也到达了极致,使得末法时代来临。更多的时候,讲究的是一种群体的力量了。

    以上所述,皆为传说,在这样的一个末法时代里,作为一个修行者,无疑是悲哀的,因为我们不能够再重现先辈的辉煌。

    然而仔细想一想,若是有这般的力量,而没有如前人那般的大定力,便又会打破世间平衡,恐怕那天地大劫。会再一次地重新降临而来。

    在领教过了先前那一场巨大的海啸之后,我对于这世间,又多出了几分敬畏,而瞧见此刻化神的康克由。心中也多了几分忧愁。

    它,并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上。

    康克由化神,不过这所谓的神,不过是另外一种生命形态的东西,它或许拥有着让人为之恐惧的力量,但是瞧见它毫无顾忌地啃食着卜桑的脑壳,脸上还露出那真诚而平静的笑容,我就感觉到一阵心中发凉。

    此时的它,已经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康克由了。

    尽管之前的康克由号称血手狂魔,曾经参与过百万级别的屠杀,但是不管怎么讲,他都是一个人类,有着人类的思维和逻辑,总是有迹可循的。

    而此刻,谁会知道它下一刻,将要做什么呢?

    没有人知道,所以大家的心中充满了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而除了那三个跪倒在它面前,还心存这幻想的亲信,以及少数铁杆之外,就连巴干达巫教内部的大部分人,都下意识地朝着后面退开了去。

    他们虽然经历过无数残忍而恐怖的事情,但是却终究不能面对着这样的一个结果。

    自己的神灵,毫不顾忌地啃噬着自己的信徒。

    这他妈的算什么事儿?

    而就在众人揣测那康克由的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它已经将卜桑的脑袋啃得差不多了,在将里面的脑髓给洗干净之后,康克由方才眯着眼睛,意犹未尽地将那白骨骷髅头朝着地上猛然一掷,举起双手,大声疾呼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这话儿,当然不是汉语,不过也并非吴哥话,或者泰语,而是一种类似于心灵共振之类的沟通。

    我能够感受到一丝康克由的意志存在。

    原来它并非是意识消融了,而是另外一种意义的重生,它之所以不排除生吃活人这种事情,是因为它已经在心灵上达到了另外的一种境界。

    在它看来,它已经不再是人类了,而人类,则不过是自己的食物而已。

    这是一种进化。

    一语之后,无数心中还尚存疑虑的巴干达教徒立刻就拜倒在地,不管不顾,山呼海啸一般地呼喊起了康克由的名字来,夹杂着各种语言的顶礼膜拜,使得我那站立其间的诸多同伴,显得格外突兀。

    在左边的一块地方,布鱼和依韵公子站在一起,两人背靠着背,一身伤痕。

    小白狐儿孤身而立,遥遥地朝着我的这个方向望了过来。

    茅山的刑堂六老正朝着刘学道长老所在的地方摸了过去,而般智上师身边的白巫僧,已经屈指可数了。

    ……

    在经历过一场大战之后,几乎人人带伤,而瞧见此刻出现在众人面前、宛如妖魅的康克由,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约而同地生出几分绝望的情绪来。

    这个家伙,将如何战胜?

    一言震惊天下,瞧见无数倒伏在自己面前的人类,康克由的脸上露出了诡异莫名的笑容来。

    然而当它瞧见那些依旧屹立着的人时,脸色却陡然一僵。

    居然,还有人敢不臣服?

    权威刚立,必须要有人当作磨刀石,来显现一下当权者的威风,而此刻正好就有人撞到了刀锋之上。

    康克由的目光游弋,很快就选定了目标。

    道法归尊!

    在无数或者僵立,或者跪拜的身影里面,唯有刑堂六老还在疾奔,他们一动,就将自己给显露了出来,康克由舔了舔手掌上面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鲜血,微微一笑,脚尖一蹬,人便出现在了刑堂六老最前面一个的跟前来。

    那是一个头发胡须连成一片的老道士,他的手上拿着一把只有两尺长的法剑,上面尽是淋漓的鲜血。

    这些老家伙终日待在死亡谷中苦修,不见天日,所以皮肤显得格外白。

    康克由伸手一抓,老道士毫不犹豫地挥剑斩去。

    法剑之上,有甩飞的血珠沫子。

    老道士的修为极高,这六个人每一个的修为,在茅山之上,仅仅只比十大长老级别的差上一点儿,而且还是专门做脏活的,从手段上面来讲,似乎还要厉害一点。

    有着这样的自信,即便是对手强大得让人窒息,他也有着一战的勇气。

    强者就是强者,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丧失战意。

    满脸白须的老道士奋力一剑,然而那法剑却莫名其妙地被康克由给抓在了手里,猛然一捏,这只不知道祭炼了多久的法剑,居然在瞬间,化作了无数碎片。

    对于修行者来说,法器与自己身心相连,在某一种意义上,宛如自己的器官一般。

    法剑受损,那老道士顿时就是一口鲜血吐出,然而还没有等他再做反应,康克由的手掌,就出现在了他的胸口之前。

    这手掌莹白如玉,跟个小女孩儿的手一般娇嫩。

    然而只有亲自面对着它的时候,方才能够感觉到那美丽后面所蕴含着的恐怖。

    尽管身后的另外五个苦修士都跟了上来,手臂相互攀连,紧紧抓在一起,共同抵御这一记突如其来的攻击,然而当这手掌轰中了老道士的勉力伸出来的胳膊之时,我却听到一声骨骼碎裂的清脆之响。

    按理说,身处于此处的我,是无法听到任何空间之外的动静,然而我却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

    难道是我自己的脑补?

    不管怎么样,老道士被击中了,身子在微微一震之后,就像炮弹一般,朝着身后的天空猛然抛飞而去。

    他就像一个抛物线,越过遥远的天空,一直落到了冰冷的湖水里。

    由于视线的缘故,我并不能够瞧见老道士落水之后,是死是活,但是却瞧见原本在旁边相互结阵以待的五位刑堂苦修,被这一击,给冲得七零八散,朝着旁边跌飞开去。

    一掌之威,恐怖如此!

    康克由在一掌击溃刑堂六老之后,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停留在了原地。

    它之所以这般做,并非是出于怜悯,而是在于震慑。

    轻描淡写地击溃敌人,和费尽心力、甚至伤痕累累地将对手打败,从视觉上来说,这是两种不一样的概念,对于旁人的威慑力,也是千差万别。

    所以它展现出了君子一般的风度来。

    茅山那五位刑堂苦修士在重新爬起来之后,没有再朝着刘长老的方向看去,而是认真地面对起跟前的对手来。

    这是一个强大的、恐怖的敌人。休助台巴。

    合阵!

    苦修士们在瞬间,以五行运转之法,脚踩斗罡,排成了一个极端保守的法阵来。

    阵法以土为根基,就是准备着抵御那恐怖的力量。

    康克由在对方合阵的一刹那,再一次动了。

    又是一掌。

    毁天灭地的一掌,然而这一次,结阵以待的刑堂五老却硬生生地顶住了这一份压力,但代价却是每一个人的脸色宛如白纸,有一个岁数看着似乎稍微年轻一点儿的苦修士,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

    这一下,每一个人的心头都生出了几分绝望来。

    他们能够挡住第一下,就代表着能够挡住后面的攻击么?这个问题,很难,很难!

    而就在这个时候,五行阵的跟前,又多了几个身影。

    每一个身影我都认识,他们有秦伯,有依韵公子,有布鱼、小白狐儿,以及血染白袍的般智上师。

    所有的反抗势力,在这一刻,都站在了一起来。

    他们不得不团结在一起,因为如果被各个击破,所面临的,绝对都只能是死亡。

    当所有人都站在康克由的面前时,那家伙的脸上没有半分惊讶,反而有一种省却麻烦的轻松,接着,他再一次地动了,身影宛若鬼魅。

    在飞速变换的人影之中,我瞧见布鱼被击中,轰然倒下,秦伯倒飞出去,而小白狐儿,则被康克由给一脚踩入了尘土……

    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般的残酷。

    而我,却十分讽刺地作为一个旁观者,瞧着我最为关心的那些人,在我面前,遭受屠杀!

    我要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个一个地死去么?

    不!

    不!

    不!

  1. ycy123:

    1

  2. 76年唐山震漏:

    2

  3. 76年唐山震漏:

    紧赶慢赶,争了个2,真够2的

  4. ycy123:

    看看1是什么时间的。差10分钟

  5. ycy123:

    盗版网站,看看,图个乐呵

  6. 神都郎君:

    不知道第几

  7. 10:

    10

  8. 呜呜呜:

    没大腿了么

  9. 晨风-依旧:

    赶紧让蚩尤大哥出来吧

  10. 笨熊-缪倩意爸爸:

    心魔肯定要释放了

  11. 我88要赢:

    11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