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一章 心魔,诱惑 为金砖150700加更

2015年5月28日 更新

    不!

    我的双目赤红,这怒吼在心中不断迸发,将我整个人都给燃烧了起来。WWw.miaojiangdaoshi.net

    然而这愤怒并没有卵用,身处黑光笼罩之中的我。甚至连动一根手指头都没有办法,就这般眼睁睁地看着康克由,一脚一脚地将小白狐儿给踩在脚下,将那个女孩子给踩到了尘土里去。

    它的每一脚,是踩在小白狐儿的背上,也是踩在我滴血的心头。

    那家伙对于别的对手,从来都是毫不留情。一上来就用上了最爆烈的手段,但是对于小白狐儿,却格外的“温柔”。

    当然。这样的温柔,不过是将这玩弄的时间,稍微地延长了一会儿而已。

    所以别看小白狐儿被生生地砸落进了泥地里面,但是真正受到的力量,却并不算大。

    它似乎对美丽的事物有着充足的好感,而对破坏这样的美感,有着变态的欲望。

    钝刀子杀人。讲究的就是一个“熬”字。

    瞧见小白狐儿如同康克由手中的玩物一般,被那狗东西给砸得痛苦不已,我心疼得几乎就要昏过去,脑海里不断翻腾着的,是这些年来与小白狐儿相处之时的那些画面。

    我们一起在五姑娘山之上,与胖妞相依为命的日子……

    再次重逢,略显得有些婴儿肥的小姑娘,紧紧抱着我大腿的那种依赖……

    生死与共,无数峥嵘岁月,我们将后背交给对方,共同面对远远比我们强大的对手。更多的时候,我们愿意为对方去死……

    所有的画面,在一瞬间,就像炸弹一般。在我的脑海里迸发出来。

    而所有的一切,却又让我显得更加的无能。

    小白狐儿,对于我来说,到底代表着什么?

    亲情、友情,又或……爱情?

    然而此时此刻,我又怎么能够,眼睁睁地,看着她死?

    【其实她可以不用死……】

    我眉头一皱,燃烧的怒火在瞬间就少了许多,回复了一丝清醒,冷然哼道:“你别想趁虚而入,实话告诉我,我不可能让你借尸还魂的,你就断了这份念想吧!”

    【哦,难道你就忍心他们都死在那个小东西的手里面么?】

    我的心思慌乱,在这心魔面前,我即是它,它即是我,它对于我的了解,远胜于这世间的一切,而我唯一能够做的,就只有谨守自己的本心,不受侵犯,于是说道:“那又如何,我知道倘若将这身体交予了你,你或许能够改变一切,但是他们依旧会死去,而我,也如化神的康克由一般,不再是我了!”

    【呵呵,这个你放心,我不会鸠占鹊巢,一直不去,和之前一样,你给我几分钟的时间,而我则还你一个未来,怎样?】

    我脸色犹豫地说道:“你明摆着说吧,到底有什么条件,我不相信你会这般的友善。”

    【倘若真的要找个什么理由的话,那就是这个家伙,它的本体跟我有一些仇怨–是小仇,你放心,在高维度的空间里,巴干达什么的,见到我,就跟见到鬼一样,而我此刻,正好想要教训一下它,让它晓得,这个地方,被老子承包了,让它玩蛋儿去……】

    魔鬼的诱惑,从来都如同蜜糖。

    尽管我知道一旦自己妥协下去,总有一天,会被其趁机而入,化身成魔,但是我却不得不接受诱惑。

    因为我的愤怒,已经将我大部分的理智给泯灭了。

    就在我们交流的这短暂时间里,小白狐儿已经被整个儿地踩在了泥地离去,而康克由则破开了刑堂五老的法阵,摧拉枯朽,正在与般智上师斗法。

    但是瞧着双方的架势,即便是般智上师,也不能抵挡许久。

    是,或否?

    我从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是由我来决定众人的生死。

    眼看着般智上师周身彩光即将要被康克由给一掌、一掌地拍散了,又瞧见身陷泥土之中的小白狐儿,留在外面的一只手依旧还在紧紧抓着地下,我终于还是将心给一横,咬牙回答道:“来吧!”

    此时此刻,我终究是没有办法了。

    倘若那心魔想要趁机控制我身体的操纵权,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将师父交给我的手段,点燃那一缕道元心火,将我自己给毁灭了去。

    除了同归于尽,我没有第二种办法。

    当愤怒将我所有的鲜血都给烧热,而我自己则将心神放开,交出了身体的控制权之后,心湖之中,一股如丝如缕的意识,朝着我的丹田之处蔓延而来。

    尽管无形,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它仿佛弥漫而开的蜘蛛网一样,在一瞬间,就将我整个的身体给掌控。

    紧接着,我感觉到一股灼热发烫的力量注入了我的身体。

    就好像心脏那儿,给注射进了高浓度的肾上腺素。

    俗称,打鸡血!

    呃……

    “我”打了一个十足的饱嗝,浑身的骨节在这一刻,噼里啪啦地炸裂开来,意识被挤到了角落处的我能够感受到身体的皮肤,在发光。

    身体依旧是这具身体,但是整个人的性质,却变得完全不同。

    就好像是温顺的麋鹿,陡然之间化作了择人而噬的雄狮。

    皮肤的光芒给封冻凝结的空间带来了时间的元素,很快,我感受大了风的气息,它让我的皮肤在一瞬间就化作了无数的鸡皮疙瘩,而这种应激反应,将我尘封已久的身体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歌唱,再之后,我举起了左手。

    【小子,让你瞧一瞧,什么叫做真正的战意黑炎灼!】

    上为君火,中为臣火,下为民火,一曰目光之火,二曰意念之火,三曰气动之火,烧尽一切障碍之法,燃尽无数执念之魔。

    一切皆可烧。

    轰!

    将我给封冻在此处的诸般禁锢,被这一把黑火给烧于无形,而我的脚步朝前一跨,那土地仿佛在瞬间就朝着我的这个方向移动了一大步,缩地成寸,下一秒钟,我出现在了战场的中间来。

    般智上师浑身佛光黯淡,整个人脸色蜡黄,而康克由却已经朝着他打出了必死的一掌。

    这一掌,被我接下来了。

    砰!

    双掌对印,黏在了一起,而代表着双方的力量,则在这一刻正面交锋了。

    即便是身处于角落处,但是我的意识,却能够感受到仿佛两个世界在碰撞的那种剧烈撞击,整个洪荒宇宙,都在这一刻颤抖的感觉。休助节技。

    我先前曾经瞧见过这康克由的一掌,到底有多猛。

    仿佛山川倒塌。

    然而此刻的我,却硬生生地给接住了,而且是毫不费力,尽管我们脚下的土地,在一瞬间裂开了无数的裂口,整个渔村的建筑在这一刻都瞬间坍塌,但是我却一点儿事都没有。

    连气血都没有翻腾。

    双方手掌交合,像情人一般互相对望,凝视着对方的眼眸。

    我瞧见了康克由眼中的冰冷和诧异,而对方却只能够瞧见一种狂傲至极的灼热。

    再一掌!

    砰!

    整个空间仿佛都在颤抖,地上的石子能够蹦出半米的高度来,而这个时候,我与康克由同时向后面退了三步。

    一步不多,一步不少。

    【你的身体,到底还是太脆弱了,比起那个家伙来说,简直就是垃圾!】

    听到这声音,我不由得苦笑。

    此刻的康克由,那身体完全就是从巴干达巫神留在世间的头颅分身而成,那儿不但凝聚着无数的本源之力,而且还汇聚了他二十年前曾经屠杀过的无数生灵,如此重生的他,远胜于我,那也是正常之事。

    它似乎也能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并没有再啰嗦,而是将右手的饮血寒光剑给扬了起来。

    月光透过浓密的云层,照在了剑尖之上。

    我,或者说是它,目光汇聚在了剑尖的月光之上,仿佛在凝视着自己的情人。

    【身体不行,这个是硬伤,不过这剑倒还算不错。】

    剑不错。

    当然不错……

    就在我凝望饮血寒光剑的时候,被逼得后退的康克由也回过了神来,十指扭动,爆发出了咔咔的骨骼之声,接着它寒声说道:“不对,你不是他!”

    别的不说,此刻的康克由,眼光当真不错。

    我自然不是我。

    他却也不是他。

    这并不是一场关乎于人类之间的战斗,身处战场最中心的我,感觉到无比的滑稽,因为此刻的我,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局外人。

    我唯一能够做的两件事情,第一件,就是随时准备点燃心火,预防心魔暴起。

    第二件,就是学习它的战斗方式。

    每一次心魔附体,它都能够将我有限的修为,发挥出超出十倍以上的战斗力,这样的手段,只要能够学到一两成,都可以够我吃上好几年。

    凝望剑尖许久,“我”方才将目光回落到了面前的康克由身上来。

    伸出手,微微一张。

    被砸落进泥地里的小白狐儿跨越空间,倏然出现在了我的手掌之上,此刻的她全身血肉模糊,没有一块好肉,那张妩媚娇嫩的小脸儿,给硬生生地砸成了大饼子。

    一股力量注入,将她从死亡边缘给拉了回来,小白狐儿眼睛一亮,欣喜地喊道:“哥哥……”

    我没有理会她,随手扔给了跪在地上吐血的般智上师,然后回过头来,对着康克由嘿嘿一笑:“欺负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来,我陪你玩一玩!“

  1. 吃货:

    1

  2. 吃货:

    2

  3. 吃货:

    3

  4. 吃货:

    4

  5. 吃货:

    5

  6. 我88要赢:

    6

  7. 公告:

    7

  8. 越来越水:

  9. 啦啦啦:

    小姑凉⋯⋯

  10. 甘肃兰州网友:
  11. 敏:

    一直追下去

  12. 人太帅没用么:

    小流氓。遇到了。大流氓。会怎么样?

  13. hzc0926:

    智障大师

  14. 晨风-依旧:

    我仿佛看到了鸣人和九尾的影子。。。。

  15. 晨风-依旧:

    快点儿合体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