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二章 剑不错,真不错

2015年5月29日 更新

    一战,康克由,与我。

    或者说,是被心魔附身之后的那一个我。也就是蚩尤。

    人和人,真的是需要对比的。

    在此之前,化神之后的康克由,一个人碾压全场,任何胆敢在它面前站着的人,都会受到好不留情面的打击,而这样的攻击。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显得十分的无奈。

    因为所有人都发现,这家伙的手段并没有太多的变化。来来去去只有两个字。休双反血。

    要么快,要么强。

    快,破天下一切变化;强,则势若泰山倾倒。

    在这样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战斗中,大部分人都带着自己固有的骄傲和执着落败了,有人重伤,有人生死不知。

    作为泰国王家高手级别的般智上师。在刚才的战斗中,终于认识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他本以为自己就要去见佛祖了。

    然而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抱着怀中这个散发着香气的小血人儿,发现这小姑娘已然处于濒死的边缘,慌忙将自己那宏大慈悲的气息,缓缓地灌输进了她的身体,将她受到的伤害给和缓地释放出来,不让她在骤然的疼痛中,失去性命。

    瞧着那一张完全被毁了容的小脸儿,他的心中充满了敬意。

    就是这个小姑娘,凭着自己的躯体。硬生生地拖了那个恶魔一分钟,而他般智,作为泰国有名有数的强者,在几十秒的时间里。居然溃不成军。

    这是耻辱,却没有办法报复。

    所有的一切,都交给那个叫做罗大屌的中国男人吧……

    哦,好像错了,他似乎并不叫罗大屌?

    我发现,当意志脱离了肉身的束缚之后,其实是一件十分美妙的事情,因为我可以作为旁观者,打量这世间发生的所有事情,时间和空间对于我来说,似乎已经不再起到了拘束的作用,而我也可以揣测着我之前从未有关注过的人们的想法,一个人感受那种难以言妙的乐趣。

    或许对于高维生物来说,这也是一种不同的进化方向吧?

    然而不管我心思如何复杂,战斗却还是打响了。

    作为当事人之一,尽管不需要任何行动,但我不得不将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此刻发生在我面前的战斗中来。

    心魔告诉我,这一具身体太弱了。

    我知道它这并不仅仅是嫌弃,而是一种毫不遮拦地直言,就仿佛电脑,一堆破烂装置里面,加载了一颗远远超出这个时代性能的芯片,所以一旦执行起来,难免会有些磕磕碰碰。

    而此刻我们所需要面对的敌人,并非是什么小角色,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它就是巴干达巫神,那个曾经让印度教至尊都为之头疼的家伙。

    身入世间,自降一等。

    这个世界,对于任何一切的外来物种,都是有着一种天性的排斥,所以我才会生来自有十八劫,而这还是柔和的,因为倘若是心魔直接降临,只怕还没有成长起来,就会被这个世界的意志给轰灭了去。

    所以此刻的康克由虽强,但是却也不是难以抵御的敌手。

    所以心魔告诉我,幸好有剑。

    剑不错。

    我所有的骄傲,在这心魔的眼中看来,也就只有那剑还算是凑活,勉强不错了。

    剑不错,那就用剑法制敌吧?

    就在康克由如临大敌的时候,我平平伸出了长剑,朝着前方缓缓地刺去。

    这是个慢动作。

    是的,这刺剑的速度宛如蜗牛,就像是公园里那老人在练太极剑一般,徐徐地、徐徐地向前一刺,让人等得心碎,都没有办法刺出哪怕是一米。

    然而康克由的表情却是如临大敌。

    我起初疑惑,随后却豁然开朗了起来,原来这一剑并非是要制敌,而是在熟悉剑的个性。

    每一把剑,都是有性格的。

    有的君子,有的小人,有的霸道,有的犀利,有的堂堂正正,刚正不阿,有的龙飞凤舞,重剑无痕……

    我在试剑。

    唯有与这剑达到了最和谐的频率,方才能够将其发挥到了最极限的高度来。

    一副很奇怪的场景出现来,在如此激烈的战场之上,两军对垒,一将如临大敌,眼睛睁得大大,仿佛要将对方的所有动作,都全部纳入眼帘之中,好做揣测,然而另外一方,则平静地耍着长剑,一刺,十几秒,再一横,又是十几秒……

    这样的情况让人诧异不已,从拖延时间的角度来看,便已经让心中在不断计较时间的般智上师,跌破眼镜。

    当然,战况并非是这般计算的。

    倘若没有先前的那两掌之力,康克由就算是心中再有困惑,也不可能耐心等待这么长的时间,早就按照他的节奏,上来就是一大耳刮子了。

    然而我却并不管旁人如何看待,平心静气地挥舞着手中的长剑,缓慢而灵动。

    不是说要“好好玩玩”么,这是在搞什么鬼?

    被无数信徒注视着的康克由终于不能再等待了,它先前一阵摧拉枯朽,信心已经膨胀到了一种绝对恐怖的高度,这世间能够让它冷静下来的东西不多,而面前的这一个人,似乎除了虚张声势,并没有太多的可怕。

    既然如此,为何不杀了他呢?

    此时不待,更待何时?

    哗!

    康克由的身影,在一瞬间消失无踪,而我却不管不顾地将饮血寒光剑轻轻地摇摆着,就像是在抱着挚爱的情人那小蛮腰,跳着节奏舒缓的圆舞曲。

    当这一曲舞跳到了最热烈的时候,杀机陡现。

    宛如毒蛇吐信,一只手掌戳成尖锐的形状,朝着我腰眼出陡然摸了过来,而在虚空的夹缝中,那条毒蛇还在伺机而动。

    只要我用剑挡住了这一击,那么下一次攻击,将出现在我的裤裆处。

    简简单单一记猴子偷桃,就能够教我做人。

    被积压在意识角落的我,能够很清楚地读懂所有的一切,这些信息都是心魔与我分享的,使得我能够明白康克由的每一次动作,目的性到底在哪儿。

    这东西,叫做眼光,也叫做战斗经验,是无数次从尸山血海之中爬出来时,所获得的领悟。

    它能够在千变万化的战场中,算计一切变化,并作出相应的应对措施。

    这个东西,我学不来。

    只能悟。

    腰眼的一击,被挡住了,是我的左手,它作了一个虎扣的姿势,正好将对手的手腕给抓住,五指贯力,那股恐怖的力量顿时就减轻几分,而随后而来的掏裆一击,则由那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在那儿的饮血寒光剑给挡住了。

    按照正常的用力方法,这剑是不可能这般灵活地出现在这个位置。

    但是它却偏偏赶上了这一个趟儿。

    仿佛有着自己的意识一般。

    然而很快我却是发现了一个让我感觉无比恐怖的事情–这把饮血寒光剑,它真的开始自己动了起来。

    因为它的剑柄之上,已经不再有手在把控了。

    挡住康克由那卑鄙一击的饮血寒光剑猛然向前,将那只手掌都给削成了两半,而我瞧见自己的右手,却并没有抓到任何东西,而是屈指,化作了剑指,左右微微摆动,仿佛在指挥着什么一样。

    康克由受伤疾退,而饮血寒光剑却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朝着前方奋力飞去。

    天啊!

    原来刚才那一套缓慢至极的剑术,并非是有意拖延时间,虚张声势,而是心魔在给饮血寒光剑开光。

    事实上,这的确是一把拥有成长属性的魔剑。

    它自诞生起,就有着凶戾的意识,只不过是被金陵双器于墨晗大师给封印住了,而随着这些年,我用它结束了无数凶人高手的性命,它的意识,已经强大到了一种绝高的境界。

    它甚至可以与吸收了真龙头颅之中脑髓和精血的气息共存媲美。

    心魔,其实是在将它给释放了出来。

    开光了,也就成了飞剑。

    唰!

    先前,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而如今,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铮!

    剑飞而起,朝着康克由贴身缠去,那剑芒锋锐,让人心惊肉跳,而康克由一击不得手,不断回撤,却被那剑给缠得不能解脱,愤然出手,向前猛然一拍。

    嗡!

    剑身颤动,似受重创,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冲了过去。

    双掌齐出,硬生生地拍在了对方的胸口。

    康克由不得不与我对应。

    轰!

    天地一阵颤动,双方在毫无先兆的情况下,将所有的力量,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我感觉到自己全身的毛细血管都炸裂开来,血气朝着外面狂涌,整个人都快要陷入了崩溃之中,不由得慌张喊道:“你到底在做什么,这样子,我会死的!”

    【不会,死的是它!】

    自信,就是如此狂傲。

    就在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即将陷入崩溃的时候,康克由的胸口之处,突然出现了一缕锋芒。

    这锋芒一开始显得十分微弱,而当它徐徐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方才发现,竟然是刚才那把几乎就要震碎了的饮血寒光剑。

    宛如木炭一般布满空隙的剑身,疯狂地吸收着康克由身体的鲜血。

    除了鲜血,还有被绞碎的意志。

    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双方在搏命的最后一刻,胜利的天平终于向我们这一边,倾斜了。

    对于这胜利,“我”只是简单地评价了一句话。

    剑不错!

  1. 111:

    呵,沙发

  2. 人太帅没用么:

    我也是醉了。 任何角色。在蚩尤大哥面前。都是不堪一击。呵呵

    • Cell nucleus 。:

      怎么说人家都是战神嘛

  3. 啦啦啦:

    板凳

  4. hzc0926:

    老大就是老大。

  5. 徐学智:

    这一章全是在凑字数有人同意吗。全篇废话

    • 路人甲:

      你来写写

  6. ccc:

    放洛十八出来比试一下

    • 弥勒:

      十八也不够蚩尤干

  7. 伤心小贱:

    没搞错吧?古龙第二?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