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四章 善后,心思

2015年5月30日 更新

就在我即将跌倒在地面上的时候,刘长老一把将我给扶住了,而旁边又伸出了一双手来,将我给稳稳地托住。

我回过头去。瞧见布鱼那张满是鲜血的脸,正冲着我咧嘴憨笑:“老大……”

布鱼在此之前就因为虚空巨眼而身受重伤,此后又似乎参与了与康克由的大战,不知道给甩到了哪儿去,不过好在他是精怪出身,讲究的就是皮糙肉厚,即便是尚留一丝气息。也能够比寻常人恢复得快许多,此刻过来,将我给扶住,脸上虽是鲜血,但是眼里眉间,除了关切之意外,满满的,都是那掩藏不住的骄傲和自豪。

他那忍不住抬起来的下巴,仿佛在对旁人宣告道:“看到没有,这就是我老大,俺们家的领导!”

大战初歇。还不知道今后之事,不过瞧见布鱼无事,我倒也放下了一颗心来,朝着扶住我的刘长老拱手说道:“刘师叔,劳烦了;刑堂六老,还得由你照顾。我去跟生死与共的几个战友们,打个招呼……”

“自当如此。”

倘若在往日,刘长老或许还会对我拿捏一些架子,不过在亲眼目睹了我与康克由交手的战况之后,他倒也对我表示了足够的敬意,笑着点头离去。

刑堂六老,是刘长老最坚实的追随者,刚才为了抵抗化神的康克由,也是出力颇多,而后被一一击溃之后,生死不知。刘长老瞧见我的人过来将我给扶住,有得照料,当下也是朝着旁边的战场摸去,一个一个地收拢检查;而我则在布鱼的搀扶下,一路走到了那般智上师的身边来,朝着他拱手,语气真诚地说道:“多谢上师帮我照料朋友。”

“阿弥陀佛……”

般智上师先是高诵了一声佛号,然后一边扶着小白狐儿,一边对我单手执礼,恭谨说道:“施主说笑了,你与那康老魔生死大战。贫僧唯一能够做的,也就是照料好这位小姐了,哪里有什么可谢的?”

他将气息微弱的小白狐儿交到我的手里来,布鱼一把将她接过,瞧见小白狐儿俏丽的小脸上一片稀烂,除了眼眶鼻子和嘴巴,其余的地方几乎不成模样,除此之外,我能够感觉到小白狐儿的修为也大减,从先前强行提升的七尾,到此刻仅仅一条遮掩不住的大尾巴,让我晓得,这个小妮子为了我,为了这场战斗,到底付出了什么。

我们晓得,精怪化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隐藏掉自己最主要的特征,方才算是完美,而此刻小白狐儿这尾巴遮都遮不住,说明她的实力,也许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人能够活下来,便已经算是不错了,我倒也不会奢求更多。

般智上师与我客气一番之后,双方互道友好,而聊了两句,那老和尚义正言辞地向我施礼,严肃地说道:“施主此番将康克由诛杀伏法,当真是做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情,不但为这一次海啸中丧生的民众报了血仇,而且还让东南亚各国人民,免受了有可能的危害,功德无量!贫僧愿意为施主你诵经念佛,施加祝福……只不过,施主好像除了罗大屌之外,另外还有姓名?”

老和尚先前的话语说得堂皇,而到了后面,虽然尊敬,却颇有点兴师问罪的意思。

我想到之前跟他报的名号,不由得好笑,连忙赔礼说道:“罗大屌是我一幼时好友的名字,之前为了掩人耳目,我倒是欺瞒了上师,而实际上,在下叫做陈志程,是北国茅山宗的子弟。”

我另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宗教总局二司行动处的头儿,不过这官方的身份,在这儿倒也显得突兀,就略过不提。

听到这话儿,老和尚认真地看了我一会儿,方才再次施礼,与我拜见,算是真正认识。

两人寒暄几句,这时渔村附近突然出现了大量的黑影,我余光瞥见,后背顿时就拱了起来,颇为紧张,以为又要有一场大战,结果般智上师瞧见之后,却笑了笑,对我施礼道:“陈施主莫急,这是我们东南亚各国联合派来调查前些日子大海啸事件的同道中人,倒不是什么敌手。”

听得他这般的解释,我倒也放下了心来,瞧见旁边有几个幸存的白巫僧过来,与般智上师汇报,我便拱手说道:“既然如此,那您就忙,虽说康克由已死,但帮凶仍在,还请不要放过一个为恶者。”

别看般智上师修的是佛,不过佛陀也有真火,这般巴干达巫教信徒将自己的家园弄成这般模样,自然也是心中憋着一团火,认真地点头说道:“自然!”

般智上师离去之后,秦伯和依韵公子也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与我碰面。

一场大战过后,众人被分隔在战场的各处,并不会面,此刻聚拢在一起来,我方才瞧见秦伯的伤势更重了,倘若不是旁边的依韵公子扶着,只怕和我一般,也要倒在地上去;而相对于我们这些模样凄惨的家伙,依韵公子倒也还是保持着惯来的翩翩风度,不过我却还是能够瞧见他那张帅气的脸庞下,掩饰不住的疲惫,以及横贯胸前的血淋伤痕。

还是那句老话,别的不说,能够活下来,就已经是一场大幸运了。

度尽余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重新相见的大家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了,瞧见彼此这般的狼狈模样,稍微确定了一下彼此的伤势之后,便无语凝烟,回想起刚才的战况,久久地说不出话儿来,感觉现在的一切,仿佛都像是在梦中一般。

猛,太猛了,在此之前,我们都知道康克由十分厉害,却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厉害,从头到尾,都掌控着整个战场,就如同神灵一般。

刑堂长老刘学道厉害不厉害?

那是茅山宗内,修为能排前三的长老,然而却被他给一阵暴打,直接给杀晕过去,倘若不是旁人拖着,只怕已经身首异处了。

刑堂六老厉害不厉害?

成就了茅山宗刑堂大半恐怖名声的刑堂六老,修为仅次于十大长老的苦修士,在化神之后的康克由面前,也难以坚持多久。

秦伯、般智上师、依韵公子、布鱼、小白狐儿……还有我,这些人里面,哪一个单独拎出来,莫不是当世之间的强者,名动一方的人物,然而在这康克由的面前,却都如同笼中鸡鸭一般,随手而为,而且更加恐怖的是,面对着这么多一流高手的围攻,他差一点儿,就将我们给团灭了,而且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讲,这还是抛开了那些巴干达信徒而为的战绩。

恐怖,太恐怖了!

倘若不是最后我的暴起,最终将其拿下,只怕此刻的情形,就是那些姗姗来迟的援军,给我们收尸了。

又或者,他们都难逃一死!

不过,仔细想一想,众人又发现一个更加恐怖的事情,那就是这强大得让人绝望的康克由,居然就在刚才,被我轻松的几掌,加了数剑,就给消灭了当场,简直就是一场神迹。

小白狐儿和布鱼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我的情况,所以即便是心中生疑,却也还是耐得住,但是秦伯等人,看向我的目光,就显得意味深长了。

天下间,居然又出了这么一个妖孽!

是福是祸?

众人重逢,不知不觉却是各怀心事,而这时刘长老也将刑堂六老都给找到,带到了跟前来,一招呼,这才发现,虽然大家先前被康克由击得一败涂地,有的落入湖中,有的躺倒在死人堆里,不过却因为临时赶制出那龙鳞甲的缘故,使得重伤一堆,却没有一个撒手人寰。

这对于茅山来说,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喜事,要晓得这些苦修了一辈子的老道士,每一个都是茅山的财富,若是死了,那可是天大的损失。

如此算来,尽管场中的诸位个个带伤,但却还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刑堂六老相互搀扶,而刘长老却从死人堆里面,将智饭和尚的尸身给找了出来,抓着那颗光溜溜的脑袋,看着这张让人憎恶的脸,我不由得一阵感慨,为了这狗东西,我们在南洋一路奔波,结果最终还是没有能够将他给活着带回去,实在可惜。

瞧见我遗憾的表情,刘长老却提出了一个让我诧异的手段来。

他告诉我,这智饭和尚固然是死了,不过神魂还在,只要将这玩意给拘禁了,在将尸身给炮制一下,赶尸回去,等到了茅山之内,可用术法,将其复生,尽管只能再次存活三天,不过这时间用来审判他,却也是足够了的。

湘西赶尸术!

回魂天。

这手段我其实是有听说过的,古时候赶尸匠用朱砂封堵住尸体的气门,将其一直运回老家,还可让其与家人,作最后的告别。

此事既然刘长老提出,我便也放下了心,而在这时,刚才离开的般智上师,领着一群高矮不一、气势凝重的东南亚高手,正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1. maggie:

    沙發

  2. ycy123:

    哈哈

  3. 吃货:

    3

  4. 魅魔:

    哦哦,好久不见

  5. 江伟波:

    还有一章么,小佛

  6. 江伟波:

    说错了,一篇

  7. 无名:

    死了

  8. 江伟波:

    新篇呢

  9. 江伟波:

    佛佛

  10. 小小佛:

    坐等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