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一章 我们终将老去

2015年5月31日 更新

  我们返回春城的当天,正好是穆青山的遗孀,和小儿子抵达祖国的第二日。

  在曼谷定居长达近二十年,无论是穆青山的遗孀。还是小儿子,对于祖国都有一种强烈的陌生感,倘若不是穆青山和穆史薇的死,两人是绝对不会回到这样一个陌生之地。

  事实上,他们是被我从夺命妖姬私设监狱里面,给救出来的。

  两人原本也是将被当成人质的命运。

  一场大战,悲痛之余。很多事情再也回不去了。

  不过让两人欣喜的是,回到祖国的他们,受到了最为热烈的招待,滇南局春城市局为了母子二人的到来,在单位大院里特别腾出了一套最好的房子,不但安置好了仓惶而来的两人,而且还给穆青山遗孀安排了一个局内翻译的工作,也给那小孩儿安排了最好的幼儿园。

  有着省局的特殊照顾,这孩子一旦表现出一定的天赋,就会被纳入系统内的培训系统,成为一名修行者。

  而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与母子二人见了面。

  双方见面,寒暄几句套话之后,便再也没有太多的话语要讲。

  穆青山的遗孀对我的情绪十分复杂,倘若不是我,或许穆青山和女儿还不会死去,同样的道理。若没有我,她也不可能被救出来,获得重新生活的机会。

  到底该怎么面对呢?

  这是个难题。

  我无法跟一个沉浸在幸福生活中许久的小女人解释这现实的残酷,甚至无法对她说,康克由当初杀害穆青山和穆史薇,完全只是因为心情不好的缘故。

  世间的丑恶,留给我们就好,普通人,宁愿看得少一些,生活或许还会幸福点。

  我离开了,留下啦一大笔钱。交给滇南省局的相关领导,作为孩子以后的教育费用,和母子二人的生活来源。

  与滇南局的相关同事们吃过一顿简单的送行酒后,我与布鱼、小白狐儿也分别而来。

  他们回京都,我去金陵。

  三人在机场分手,小白狐儿已经完全没有了粘着我的小女孩脾气,文文静静的,反倒是让我多少有些不适应。

  或者有些小失落。

  不过,小女孩儿,她终究还是会长大的,也终将会离我而去。

  飞机抵达金陵。我没有先回句容茅山,而是去南南那边走了一遭,提供了一些资金之后,又跟慈元阁的阁主方鸿谨在秦淮区碰了头。

  之所以找方鸿谨,除了叙旧之外,主要的还是在聊生意。

  或者用简单的话语来讲,叫做洗钱。

  当然,这钱的来路可以经得起任何政治处的审查,作为曼谷大毒枭素察一生的大部分累积,它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不过这些东西,一下子拿出来的话,极有可能会贬值贱卖,若是想要它能够有一个良性循环,我必须找一个懂行,而且不会骗我的人来接手此事。

  那么与我有着长久合作关系的慈元阁,就闯入了我的视野。

  被称为修行界之中最会赚钱的商人,方鸿谨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与我的关系也算是良好,不过当我拿出这么多财物来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并非惊奇,反而有些失望。

  他本以为又是一大笔天山神池宫的制器呢,没想到是这么一堆腌臜之物。

  关于钱财,到了这样的级别,的确是不怎么放在心中。

  不过当他听到我关于用这笔钱来做一个慈善基金的想法时,又生出了兴趣来,在与我一番沟通和交流之后,决定有慈元阁出面,与我共建这个基金会,致力于扶持教育、老兵救助以及一系列弘扬社会正能量的相关事宜。

  在对于财产的变现,我们仅仅用半个小时就搞定了,不过对于基金会的章程、范围和检察制度,我们却用了整整一天。

  大人物做事不重利,而重在心安理得。

  谈妥此事,已然是华灯初上时分,我与方鸿谨以及他的两个助手握手告别,刚刚送走三人,却听到身后有人在叫我。

  我回过头来,原来是戴巧姐,萧大炮的老婆。

  此刻的戴巧姐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雷厉风行的大龄女青年了,穿着简朴沉稳的她可是金陵市局的当家人,而在她的旁边,还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长得冰肌玉骨、如花似玉。

  这小姑娘叫做箫璐琪,是萧大炮和戴巧姐的女儿,小屁孩儿的时候我见过,没想到一晃眼,居然就长这么大了。

  岁月催人老啊!

  我与戴巧姐多年未见,双方既然碰上,正好就一起吃个晚饭,席间聊起往事,又谈及萧大炮的现状,戴巧姐的情绪便来了,跟我一直埋怨起萧大炮那个鲁男子来。

  他们夫妻分居,差不多已经快二十年了,聚少离多,就好像不是一家人一般。

  对于此事,戴巧姐曾经无数次催促过萧大炮,让他跟上面提及内调之事,不过却一直被萧大炮否了,说西北不稳,而他又是支柱,离开不得。

  戴巧姐想着将工作调到西北去,又被萧大炮拒绝了,说他在西北边疆仇家太多,放心不下。

  说到这里,戴巧姐跟我抱怨道:“你看看,这老东西说的是什么话,早知道这样,老娘当初就不应该找他这么个家伙,省得守活寡。我跟你说,要不是我知道他没在那里养小狐狸精,说不定哪一天,我就跟你家萧大哥各过各的,离婚了!”

  戴巧姐到底还是有些当年铁娘子的脾气,说话也是火爆,而她女儿则显得沉默许多,在旁边默默地吃着饭。

  小姑娘颇为文雅,一小口,一小口,吃了半天,一小碗饭都还没有见底。

  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也没办法对萧大炮和戴巧姐之间的感情生活评价太多,只是好言劝她,说箫老大在西北,是国之脊柱,牺牲颇多,有的事情,能支持的,多支持些,能理解的,多理解点。

  吃过晚饭,我对戴巧姐那种祥林嫂式的唠叨有些招架不住,便也不再久留,不过对于旁边那个文文静静的小女孩儿,倒是充满同情。

  临走前,我挑了一件天山神池宫的簪子,作为见面礼,送给了她,并告诉她我的联系方式,若是有事情,可以找陈叔帮忙。

  不知不觉,我居然已经变成了大叔。

  我们都在老去。

  看着箫璐琪,我不由得生出一种古怪的情绪来,想着或许我也应该考虑一下关于生命繁衍这件重要的事情来。

  我连夜回了茅山,因为时间已经不能再耽误了。

  事实上,早在我还逗留在东南亚处理后续事情的时候,刑堂长老刘学道已经带着刑堂六老,从滇南赶尸,一路翻山越岭,返回了句容茅山。

  他们赶尸,虽然也是昼伏夜出,不过却全无遮拦。

  等我回国的时候,江湖上已经是沸沸扬扬,但凡消息灵通一点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茅山扬威国外,将冒犯茅山尊严的南洋大枭之子给化作活死人,一路押回。

  这名声,我在春城的时候,都听人跟我提过好几次。

  我返回茅山的第二天,正好就赶上了对于智饭和尚的公审大会,因为此事还涉及到另外一个修行大派悬空寺,所以茅山还邀请了包括悬空寺在内的八大修行门派,地点定在了当初茅山开山门之时的顶峰道观之中。

  八大修行门派里面,青城、龙虎、崂山、昆仑,均有到场。

  这是一场江湖盛宴,主审者是茅山话事人杨知修。

  作为掌控整场公审的主神人,杨知修表现出了强大的控场手段,和长袖善舞的交际能力,愣是让一众远道而来的江湖同道,没有谁能够挑出理来。

  茅山做足了充分的准备,给智饭和尚罗列了十二大罪名。

  有人将此事,称之为修行界的“东京大审判”,对于这个说法,我表示无力吐槽,事实上,我除了在旁边围观之外,基本上都没有参与公审。

  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剩下的事情,就交由想出风头的人去做吧。

  我不为名。

  我只是在替师父,守护他为之奋斗一生的茅山而已。

  然而即便是杨知修宛如满月一般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却没有人会忽视躲在角落里,静静观看公审的我。

  就是这个家伙,那个茅山的外门大弟子,带着两个手下,千里追凶,配合着茅山刑堂,将这个智饭和尚从康克由那个南洋大魔头的手上,给夺回来的。

  康克由是什么人?

  但凡有些见识的人都晓得,那可是南洋那地界的顶尖大拿,在俺们这儿的地位,就如同神秘的天王左使王新鉴一般。

  最后的结果呢,一剑捅死了。

  牛逼,这回茅山牛逼大发了。

  公审完毕,智饭和尚对于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最后受三刀九洞之刑而死,作为案件的相关方,悬空寺表示并无异议。

  接下来是茅山的招待,我对此并无兴趣,于是去了后山,见自家媳妇儿——我至今仍然记得,那一天当我见到小颜师妹,双手相叠,手指搭到她的脉搏之时,心中涌出来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惊喜。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新的一卷,新的一章,希望你们希望。

第一篇文章
  1. 不好意思争第一:

    1?

  2. 地板:

    地板

  3. 不好意思争第二:

    2?

  4. maggie:

    懷上包子了?

  5. 敏:

    应该是的

  6. 大师兄:

    大师兄没在家,怎么怀的包子

  7. 吴杰超:

    大炮跟他老婆20年没见 女儿就14岁了

    • 沈老总:

      分居,又不是一面不见,不可以请假去看看?

  8. ccc:

    小包子出笼啦

  9. 残月:

    被杨自修上了?

  10. 旋木:

    你们有没有认真看,前面交代过,师妹说不是安全期!乱说

  11. 三哥:

    大师兄在天池山有个儿子,在茅山有个女儿,下一部会不会写他们长大后相恋最后发现是兄妹

    • 瓶邪:

      大丧尸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