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五章 琳琅真人苏冷

2014年7月12日 更新

  来人却是我们单位的头儿,李浩然李局长,他朝刘老三表达着歉意,一片温和,然而抬起头来,扫向院落中的集云社一伙人的时候,双目之中,凛冽如冰。

  尽量这院中还剩下了近十人的集云社高手,然而在李局的眼中,这些人就跟死人一般,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这白癜风,其实就是集云社的白纸扇王斌。所谓白纸扇,就是旧式帮会之中的一种暗语——坐馆大哥就是大档头,又唤作龙头,下方就是二路元帅,又作长老数人,再往下便是红棍、白纸扇和草鞋诸人。这红棍,顾名思义,便是当家打手,白纸扇则是负责社内财物以及出谋划策的狗头军师,至于草鞋,则是对外联络的行走,这三种职位一般都是平级的,不过集云社中,白纸扇的地位要略高于红棍和草鞋。

  这是为何?其实也不难猜,现代社会,掌管了钱财,便已经足够证明其地位所在了,更何况王斌此人,精于谋略,擅长阵法,是个不可多得的技术性人才。

  有本事的人,难免心高气傲,向来都有些小瞧旁人,但见墙头突然多了这么一个家伙,白癜风先是一愣,继而怒极而笑了起来:“看来我们集云社真的没落了,什么阿猫阿狗都冒出来,真当我们这儿是公共厕所了……”他的脸色一冷,旁边的手下脸上就挂不住了,有一个光头巨汉一声巨吼,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墙角来。此人手上有一根长索,蚕丝编织,末端束着一根西瓜大的铜锤,耍得极溜,手腕一抖,那铜锤便宛若流星,朝着那墙砸去。

  “轰”的一声巨响,那墙边塌了半边,而李局则顺势从上方跳了下来,还不忘朝后面拱手喊道:“苏师叔,有请……”

  这一声之后,但见一个鹤发童颜的青衫老道从虚无之中,一步跨来,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便见一根青丝拂尘陡然散开,缠在了那个光头大汉的脖子上。这个老道长着一张娃娃脸,看着就像个小孩儿一样,不过他出手却并不仁慈,拂尘一拉,一个头颅便冲天而起,漫天的血雨喷出几丈高,落下来的时候,竟然像遇到屏障了一般,从他的身边滑落,一滴都没有沾到身上。

  炁场,竟然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连落雨都沾不得半分,修道修至这样的境界,怕已是行当中高手的境界了。

  被我拽到身前的一字剑双眼骤然眯紧,竟然不去看白癜风等人,而是瞧向了这个跟着李局一同前来的娃娃脸老道士。我们自己人都纷纷侧目,而作为敌人,自然是如临大敌,白癜风一个闪身,本来想要将手下抢出,却晚了一步,只有弓紧全身,做出全神贯注防御的姿态来,打量了好一番,这才缓声说道:“阁下好身手,不知道来自哪个码头啊?”

  他套着话儿,那人倒也坦荡,嘿然笑道:“龙虎山苏冷,你可识得?”

  这边报了姓名,白癜风直接就吸了一口冷气。我分不清楚这里面的门道,也不知道来人的身份,扭过头来,则听到刘老三压低嗓门跟我说道:“这苏冷的道号叫做琳琅真人,在龙虎山,是能够名列前五的大拿——前五,你有概念吧?朝堂之上,最活跃的顶级道门,便只有龙虎山一家,而龙虎山派驻帝都的长老,实力连前十都排不上,天晓得这位到底是因为何事,竟然会出现在此处……”

  我对于这宗门之类的事情,并不熟悉,也不晓得在龙虎山排名前五,到底有多厉害,只晓得这名字一撂出来,原来牛逼轰轰的集云社一干人等集体歇火,除了一两个愣头青,其余人的眼神直接就朝着退路,寻摸而去。

  不过这并不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毕竟琳琅真人只有一个,大家伙打不过,分头跑,总是能够跑得脱几个的,然而就在他们这般小心思刚刚浮出来的时候,周边一阵响动,我瞧见一科的罗小涛,我们二科的张北以及黄岐、老孔、小鲁等人都冲进了院子,几乎能佩枪的所有人都拿着黑黝黝的铁壳子,对准了场中的人。

  “不准动,举起手来!”黄岐是个大嗓门,每次喊这句话的时候,都能震天响,然而就在众人一出现的时候,场中的集云社众人并没有如我们所想象的一般举手投降,而是爆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厉喝,各自朝着空隙处逃去。

  敌人反抗的意志最为坚决,我们这边也就毫不客气,黄岐作为单位里第一神枪手,毫不客气地扣动了扳机,随后小鲁等人也乱枪齐射,手枪射程虽短,但是在这种并不宽阔的空间里倒也够用了,不过时间实在是太快了,为了避免误伤,大家还是有些谨慎,没有尽数射杀,对于冲将上前来的人,三两个围着,争取将其拿下。

  白癜风逃生的意志最为坚决,他身法好,左脚一蹬,人便越上了房梁,刚要转身撤离,却瞧见原本站在院墙前的那个娃娃脸老道,竟然就挡在了他的身后,而当他暴起反击的时候,那人更是宛如鬼魅,与其在极短的时间内交手几十回合。白癜风自己是个全能高手,近战并不怯弱,然而越打越惊,感觉处处受制于人,根本就容不得一丁点儿发挥的地方,而且越往后,那节奏快得根本就停不下来,因为只要他一停下,那狂暴的攻击立刻骤然而至。

  然而白癜风到底还是没有能够跟上节奏,给琳琅真人一记窝心脚踹中心口,直接从瓦梁上滚落下来,旁人一拥而上,将其拿下。

  白癜风身为集云社的白纸扇,在金陵这一代也是凶名赫赫之辈,便连一字剑都不能与之力敌,然而在短暂之间,竟然就被那琳琅真人制服,让人对那龙虎山一般的顶级道门,心中不由生出许多感慨来。随后的战斗依然还在持续,不过首恶已除,在这般严阵以待之下,倒也没有人能够逃脱。这时的我已经不再关心什么战况,而是从一字剑怀里,将昏迷过去的胖妞接了过来。

  瞧见缩在我怀里呼呼大睡的胖妞,我的心中一阵柔软,这小家伙,我不知道它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是却深深晓得,它是为了我,才忘死作战的。

  我紧紧搂着胖妞,不管旁边的风云变幻,而这时大局已定,李局走到了我的面前来,将我给扶了起来,温言说道:“二蛋,自你失踪之后,局里面一直都在寻找,还好有铁齿神算刘帮忙,这才将你给找到。怎么,你身上的伤这么重,要不要紧,我找人把你送到医院去看一看?”

  这大过年的,谁愿意到医院待着?我莫说没多大的事,就算是真的受了重伤,也接受不了,宁愿明天再说,估量了一阵伤口之后,我摇头,说不用。

  我这伤势看着吓人,但是没有伤到筋骨,李局长是个明眼人,倒也没有坚持,而是跟旁边的刘老三、一字剑等人招呼。

  当初申重瞧见刘老三断阴布局的本事,热情招揽,然而身为一个单位的头目,李局对这事儿却看得十分清楚,晓得刘老三、一字剑这等奇人虽然一身本事,但对这公门中人却还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并不热切,跟他能够有些联系,倒也是看在他人不错的份上。能够保持良好的关系,这已经达到了李局的需求,寒暄两句,然后回首过来,将那娃娃脸老道介绍给我们:“这是我师叔,琳琅真人苏冷!”

  面对着这等高手,我们都不敢矜持,纷纷上前点头问好,只有一字剑没有表现得太多热切,一双铜铃似的牛眼睛眯着,仔细地瞄着苏冷。

  高手之间总是有一种气场在的,一字剑虽然还没有到达琳琅真人的境界,但是心中却有着一股熊熊燃烧的好胜之心,琳琅真人也瞧见了,平缓地说道:“年轻人,你的剑不错啊?”一字剑年纪足有三十多,加上长得丑,说是四五十也有人信,平日里向来自恃甚高,然而被琳琅真人这“年轻人”一叫,顿时就有几分不舒服了,冷声哼道:“剑是不错,人更不错。”

  他这强硬的回答让那来自龙虎山的高手略微有些意外,忍不住再看了他一眼,点头,也不知道是称赞、还是讥讽:“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李局瞧见这气氛僵硬,便插言,继续介绍,先是刘老三,然后是南南,又把我介绍了一番,言语之间,颇多推崇。

  这刘老三是麻衣世家的出色之人,南南是于大师的孙子,这些也就算了,我根本就是李局麾下一无名小卒,他却用上了“天之骄子”这几个字,着实让我有些汗颜,琳琅真人眼界何其之高,只是应付两句而已,然而就在此时,他微微一偏头,却瞧见了旁边的罗大屌。

  罗大屌在刚才的战斗中,裤子给人绞得粉碎,这会儿稍微安全些,正光着腚,四处找可以蔽体的裤子呢,这模样着实狼狈,然而琳琅真人瞧见到处晃荡的罗大屌,眼睛陡然一亮,朝着李局问道:“浩然,那一位是?”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