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章 秦伯原是魔星

2015年5月31日 更新

  碧罗魂珠是什么?

  那是一颗光华流溢、滴溜溜圆的碧绿珠子,同时也是小黑天凝练了无数强者灵魂,练就分身的承载体。

  这样的东西,即便是在灵气远比这世界更为充沛的灵界。也是极为珍惜之物。

  就是凭着这玩意,小黑天凝聚出十八分身,横行一时而无人抵挡,一直等到死亡峡谷深处的真龙遗尸争夺战之时,方才败走麦城,折在了我与努尔等一票兄弟的联手之下。

  每一个小黑天分身被消灭,都会留下一颗这般的珠子来。

  我们总共凑齐了十二个。被我留给了努尔。

  留在那个世界,他比我更需要这玩意,然而努尔却总想着将最好的东西留给我。

  这就是兄弟。

  我们当时似乎有些争执,不过最后却被闯入其中的黑花夫人给打断了。

  我本来都已经遗忘了此事,然而那日与康可有决战洞里萨湖畔,听到它对我讲起如何摆脱心魔,练就化外分身的手段时,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这东西。

  然后我神使鬼差地翻腾了一下八宝囊。

  这颗珠子,就安安静静地躺在了某个角落里,不动也不动,而倘若我想不起此事来。或许它就会一直留在这儿,直到我哪天儿闲来无事、整理把包囊的时候,放才能给重现光明。

  我真的不记得,这颗珠子是什么时候被我留在八宝囊中的了。

  当时的战斗已经激烈到了极点,而后我又相继被黑化夫人和小药匣子给坑了,怒急攻心。哪里还会想得起这事儿来。

  不过不管它到底是什么来历,关键的一点在于,此时此刻,它的确是出现在了我的手掌之上。

  灼灼其华。

  这玩意既然能给承载着小黑天的化身,肯定也可以装下我的意识。

  只不过,到底是如何做呢?

  我不懂。

  不过这个没有关系,作为一个延续了几千年的顶级道门,茅山关于各类法门和手段的记载却都在藏经殿中放着,我在闭关之前,就已经运用了我议事长老会的身份,从里面借了十几本相关的典籍和前人笔记。悉心研究。

  我足足看了三天书。

  第一天在大概浏览,将所有书里面的内容做一个大致评测,挑选出有用的内容来。

  第二天在删减。

  第三天,我终于将所有的内容都印入了脑海里,然后将这些东西在心中融会贯通,剩下的事情,就是悟了。

  我单手托着碧落魂珠,苦思冥想,又是三天。

  修行当真是一种让人上瘾的东西,只要真正静下心来,仔细地感受那里面的快乐。就会发现一件事情,那就是时间当真不够用。

  我觉得我倘若能给如许多苦修士一般,对壁枯坐大半年,或许能给直接将这碧落魂珠给炼化为分身。

  然而此刻却不行,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无数人对我抱着许多期待。

  我不能让他们失望。

  而最重要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尽管我不能够名义上成为小颜师妹腹中婴儿的父亲,但还是希望能够见证着他,或者她的出生。

  这些事情,使得我不能沉迷于修炼之中去。

  不过我在脑海中却大致地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那就是掐出一段神识来,融入其中,让那碧罗魂珠像婴儿一般,迅速地成长,从而成为另外的一个我。

  到了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将心魔给彻底地祛除神识之海。

  我将会成为一个完整而独立的人。

  而不是牵线木偶。

  但是,实现这一切,它都需要足够的时间,我却等不起,唯有将其作为一个长远的计划来考量。

  而经过这些天的参悟,我还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不但碧落魂珠可以承当我的化外分身,像饮血寒光剑这般与我常年一起同息共命的法器,也能给成为灵魂的承载体。

  然而当我的手掌摸到它的剑柄之时,却感受不到它那天杀了康克由的强大。

  魔剑依旧是魔剑,唯一的区别是它似乎比往日里更加的沉重。

  但它并不会飞,也不会如心魔附体时,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强烈的杀戮之意,或者说,它此刻依旧不是飞剑。

  它有着自己的剑灵和魔性,但只有在心魔临体的时候,方才会发挥出它最大的力量来。

  我与此间相伴超过二十年,但是却抵不住心魔拿着的那短短几分钟。

  臣服强者,并非只有人类才会这般做。

  不过尽管如此,在吸收了康克由化神之体那大部分的精华之后,饮血寒光剑已经完成了最重要的一次进化,成为了一件让人感觉到心情沉重、望而生畏的魔兵。

  我先前去见南南,一件主要的事情,就是想让他帮着做一件可以稍微遮掩凶光的剑鞘。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闭关,我已然将南洋一战的收获、感悟和得失都弄得比较透彻了,在没有最快方法将碧落魂珠给炼化的情况下,只有离开了修行室。

  门口守着两个小道士,瞧见我出关,朝着我拱手为礼,然后回去通禀。

  很快,就有许多人想要来见我。

  尽管南洋一战成名,名气直追茅山掌教陶晋鸿,不过我却晓得,在暗处,可有无数的眼睛在盯着我呢,也不敢有太多的傲气,这些天也是将那些人的热情给搁置凉了,现在却是都见过面,没有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来。

  如此浪费了整整一天,然后有道童过来传信,说杨话事人想要拜见我,不知道有没有空。

  杨知修坐上话事人的位置,并不算太久,架子也摆得极低,这样的态度让许多人都为之称赞,觉得他是平易近人,然而我却晓得一点,这个整日笑眯眯的家伙,并不是什么好鸟。

  茅山之上,鱼龙混杂,从来都没有和光同尘过。

  或许有,也不过是矛盾掩藏过深而已。

  对于杨话事人的亲自拜访,我并没有表现出太激动的情绪来,此时此刻的我,混迹官场快三十年了,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到过,倒也生不出士为知己者死的那份慷慨来。

  双方本来就不是很对付,这是有着历史原因的,此刻脸上挂满虚假的笑容,在这里说着客套话,实在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彼此笑盈盈,不过都只是伪装而已,也说不出什么太多营养的东西来。

  杨话事人问我事后的打算,是否有留在茅山帮着主持大局的想法,若有,他力邀我与其一起奋斗,希望借重我这些年在朝堂之上的经验,振兴茅山。

  虽然对方说得情真意切,不过我也知道只是在试探。

  而我没有跟他有着太多周旋的心思,直接告诉他,我休息妥当之后,很快就准备回京履职了。

  对于这事儿,杨话事人表示了遗憾。

  深深的遗憾。

  我出关之后,在茅山并没有待好几天,本来想跟小颜师妹好好聚一下,以解相思之情,而在于杨话事人的会面之后,却终究还是搁置了。

  我不想因为一时欢愉,让小颜师妹太受人注意,破坏了尘清真人的计划。

  今日之茅山,在非以前的茅山了。

  离开茅山之后,我去南京与南南会面,领取了一部分成品,包括两幅精心炮制的龙鳞甲,以及一副龙蟒犄角制作的剑鞘。

  那龙鳞甲且不说,这龙蟒犄角,看着朴实无华,就好像是一根枯木所制,不过却是内有乾坤。

  也只有此物,方才能给罩得住饮血寒光剑这个时候的凶煞之气。

  带着诸般物件,我返回了京都。

  从机场的特殊通道出来,我连家都没有回,就叫了出租车,直奔总局,将之前从装备处那儿领取的东西,给交还回去,并且回到单位报到。

  而我跟宋司长交流还没有超过五分钟,他桌子上的红色保密电话就响了起来。

  宋司长苦笑着摊开双手道:“估计是王总找你,这些天他可一直在念叨你呢。”

  一接,果然就是王总。

  我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那栋苏式小红楼的王红旗办公室,见到了这个让人敬佩无比的老光头。

  “日你先人板板,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做到了!”

  见到我的第一面,老头儿再也没有安稳地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而是激动地冲到了我跟前来,一把抓住我的臂膀,不停地摇动。

  王总虽然是东北人,但是在西川带过一段时间,还曾随同百万川军奔赴前线,西川话说的格外溜。

  被总局第一人这般的称赞,我笑了笑,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

  我若是太过于张狂,难免会给人不稳重的印象,而倘若是云淡风轻的谦虚模样,在王总面前,似乎又有些装逼过头了。

  想了一想,我还是应付了一下之后,将当日发生的情况给他讲了仔细。

  当然,该有的春秋笔法,我自然晓得如何叫做详略得当。

  听到我讲出的这些诸般周折,王总长长地嘘了一口气,然后给我指出来:“秦鲁海此人,本是龙虎山道士,算起来还是当代张天师的师叔,后来被逐出了龙虎山之后,加入了邪灵教,却是十二魔星之中的秦魔!”

  什么,秦伯居然也是十二魔星?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大家晚安,我们明天儿童节见。
另外,小佛家的朵朵,今天终于从老家回来了,我得好好扭扭她。

  1. 陆总:

    沙发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