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章 悠闲生活不多

2015年6月1日 更新

在此之前,我晓得秦伯在解放前曾经是国府第一高手尚正桐的手下,名列将军之职,出身是龙虎山天师道。而瞧见他与依韵公子的关系还算不错,隐隐间也能给感受到他也许跟邪灵教,似乎牵扯着一些关系。

不过到了我这个年纪,看到问题,早已没有那般的偏激,也不会是非黑即白的极端世界观,所以在与他们同生共死之后。便没有再多细究。

然而我实在没想到,秦伯不但是邪灵教的十二魔星之一,而且极有可能是名列前茅的那几位。

王总告诉我,秦魔在邪灵教中的地位,有点儿类似于闵魔,都属于一方豪雄,听调不听宣的那种,至于实力,或许两人不在伯仲间。

这两个同样用自己的姓氏来命名的魔星,属于邪灵教之中的异数。

或者换一句话来讲,那就是说。邪灵教对于他们来说,不过就是一张皮,时局若是对他们有利,那便穿上魔星的这件衣服,而倘若不合时宜,所谓的魔星身份。就不知道放在哪个犄角旮旯里面了。

就好像是球队里面强力的外援。

听到王总跟我解析这里面的复杂关系,我长叹了一口气,也终于知道当初那弥勒为何会那般费心力地打压闵魔了。

不过就是怕尾大不掉。

只不过,就实力上来说,秦伯真的能够跟让人印象深刻的闵魔并肩而立么?

若是如此,他在洞里萨湖畔,难道是有在隐藏实力?

我心中浮现出了许多不好的联想来,而这时王总又叹道:“秦鲁海隐居在香港,这件事情其实我们也都是知道的,不过一直没有动他,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我摇头。说不知道。

王总告诉我:“尽管身列十二魔星之位,不过总体上来说,他的立场还是偏左的,当初邪灵右使屈阳提议邪灵教加入抗日浪潮,出来第一个响应的魔星,便是此人,而他也的确做了许多名副其实的实事,甚至被认为是屈阳在邪灵教中最大的助力,王新鉴对其视若眼中钉、肉中刺,屈阳被谋害之后,王新鉴数次想要拿下秦鲁海。结果因为他身在军中,又来又移居香港,方才作罢,而他也正是邪灵教分裂运动的导火索之一……”

邪灵右使,屈阳?

听到王总讲起往事,我不由得眼前一亮,原来秦伯竟然还有这等的历史渊源,如此看来,他还算是个不错的人咯?

对于我的话语,王总摇头,对我说道:“世间没有绝对的对错,只在于立场的不同而已。”

谈完秦伯以及依韵公子,王总又跟我谈起了康克由来。

他告诉我,当年因为他的疏忽大意,导致康克由从京都逃离,差一点儿酿成大错,而如今我算是给他亡羊补牢了,他想要谢我,但是不知道该给我什么东西。

在王红旗看来,我已经站在了一个最为巅峰的时期,他能给予的,已经不多了。

对于这个,我倒只是当做一句玩笑话,并不认真。

王总想了一下,对我说道:“关于你的职位安排,局里面其实也是有过动议的,也提出过几个职位,比如现在总局有加强大区化建设的想法,就想调你前往西南局或者东南局担任副职,锻炼一番,不过这事儿后来被民顾委横插一手,黄天望那厮非要将你征调到他那儿去,补充武穆生留下的职位,虽然最终没有确定,不过被这么一胡搅蛮缠,再加上后面一系列的事情,就耽搁了下来——对了,你自己有什么想法没?”

我模糊地说道:“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坚决服从上级的安排。”

王总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对我说道:“你初逢大战,身体都还没有恢复,我暂时也不给你安排太多的工作,而我近期可能需要去办一件要事,几个月内都不一定能出来,不如给你放个大假吧。至于你的工作安排,还是等我回来再讨论吧。”

我嘻嘻笑道:“那敢情好。”

王总又说道:“刚才的是公事,我私下里,还得出点血。这事儿,是我当初给你的承诺,自然应该说到做到。”

他说完,让我上前一些,接着五指微动,伸手一扣,食指处却是凝练出一颗滴溜溜转的小球来。

这小球足有鹌鹑蛋大小,浑身流光溢彩,宛如水银珠子一般,十分漂亮,而在小球波光潋滟的内里,却是一条不断游走的细小影子,当我仔细瞧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竟然是一条微型版的真龙。

“此乃龙意!”

王总将这小球儿给轻轻地抛了两下,然后对我说道:“龙意是真龙最核心的本源之力,也是操控龙力的根源。我先前见你配剑之上,有龙气,但难驾驭,而你若是能熔炼此物,便能够事半功倍,一直到你完全掌控了。”

我接过王总手中的那颗珠子,却见一入我手,便渗入肌理,朝着血肉沉浸下去。

很快它就出现在了我的丹田气海之中,不断地旋转,隐隐之间,竟然能够与饮血寒光剑里面的龙息相互辉映。

就宛如月亮与潮汐。

我握紧手掌,有些过意不去:“王总,这东西实在太过于珍贵了,我、我……”

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而这光头老人则随意挥了挥手,平静地说道:“这玩意在外面的确珍贵,不过在龙脉里待过三年五载,便就能凝练出几颗,对于我们这些行将入木的老家伙来说,倒也不是什么稀罕之物。”

长者赐,不敢辞。

更何况这玩意对于我来说,的确是如有神助,我便没有了再多的矫情。

而后,王总又拿出了两个修长的慈瓶来,对我说道:“我看过了余佳源写的报告,知道你带到南洋的尹悦同志不但修为大损,而且还毁容伤身,实在遗憾。这里有我从大内借调过来的九花玉露膏和人参菁华丹,前者外敷,可治一切外伤疤痕、恢复肌理,而后者内服,对精灵之属的恢复,最是奇效,你且收好。”

对于这东西,我更是一点儿抵抗力都没有,忙不迭地将东西给收了起来,并且表示了十二分的感谢。

一切交代妥当,王总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小陈,你是个大有可为的同志,所以一定要多用心,未来的宗教局,就靠你们这些年轻一代的后辈了……”

带着王总的勉励,我回到了办公室,刚一坐稳,张励耘就带着林齐鸣过来跟我汇报工作,将其近段时间来发生的诸多事情。

我匆匆听了一部分,然后问起尾巴妞在哪儿。

林齐鸣脸色黯然地告诉我,那小妮子估计又在南郊的训练基地里面苦训呢,她回来之后,就一直如此,蒙着个脸,整天沉浸在训练中,说一定要尽早恢复实力,不然变成一个废人,就没脸留在特勤一组,留在大家身边了。

小白狐儿在七剑里面,一直算是大姐头,不过大家对她的喜爱,都是发自内心的。

看到她如此自虐,大家的心里,多少都有些难受。

张励耘这些日子来事情办得很不错,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指点的地方,于是叫上了布鱼,驱车前往宗教局位于南郊的训练基地。

我们在一处搏击中心里找到了小白狐儿,而这个时候的她,正在跟八位军中壮汉搏斗。

以一打八,她依旧不落下风。

我本以为这小妞儿会沉沦一番,不过瞧见她追着那些肌肉棒子满场跑,就不由得一阵会心微笑。

小白狐儿,依旧还是小白狐儿。

对于我的到来,小白狐儿表现出了发自内心的高兴,不过却少了些许亲近之情,不过当我掏出王总给的两个瓷瓶,并且说出相关的用法和功效之时,小女孩儿终于抵挡不了恢复容颜的诱惑,忍不住又蹦又跳,大声欢呼起来。

瞧见此刻开心得像个孩子的小白狐儿,我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就是一阵莫名的欣慰。

作为洪荒异种,九尾妖狐本来就是一种寿元极为漫长的生物,此刻的小白狐儿,其实还属于幼年期,她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快乐,而不是为了我,或者谁而活着。

她不应该让自己负担起太多的东西。

在有了王总给的九花玉露膏和人参菁华丹之后,小白狐儿终于没有再自虐一般的训练,而是配合着药效,作适量的运动,而在此期间,我将手头的大部分工作都交给了张励耘、林齐鸣等七剑来做。

我这名义上是为了锻炼他们的工作能力,实际上则是利用这段时间好好休息。

翻过了茅山典藏,我又沉浸在了宗教局的档案室里。

依旧是在作那化外分身的研究,所谓六扇门中好修行,相比于一门一派,宗教局里面的典籍文献,要远远超出许多人的想象,所以即便是这么一个点,我都得沉浸在书山浩海之中不得闲。

然而就在我以为自己能够一直这般逍遥下去的时候,却有人找到了我。

是政治处的人。

 

  1. ycy123:

    1

  2. 我88要赢:

    2

  3. 江伟波:

    今日六一,小孩子玩的时候

  4. 吃货:

    3

  5. 望穿秋水:

    更新快点啊

  6. 76年唐山震漏:

    来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