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章 事情并不简单

2015年6月1日 更新

  林齐鸣和董仲明,两人年纪相当,又是华东神学院时的同学,在七剑里面。关系最是要好不过。

  虽然年纪并不大,但是进特勤一组这么多年,两人的性子都已经磨砺得十分沉稳了。

  环境锻炼人,他们两个,有着远超出同龄人的成熟。

  然而却因为打架斗殴给关进了禁闭室里,刚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一开始都还有些不相信。一直到朱雪婷告诉我,说他们之所以打架,其实还是为了我。

  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而且说得很难听。

  难听到什么程度,这个就没有办法转达了,不过能够让林齐鸣这样的温吞性子都忍耐不住,显然是有些过分了。

  跟林齐鸣打架的,是黄养神手下的特勤二组人员。

  二打五。

  而我得知的消息,是林齐鸣和董仲明并没有吃亏,对方的三个人进了禁闭室,两个人直接送进了医院。

  行动部门下面有四个特勤小组。而除了我手下的特勤一组之外,就属二组最有战斗力,因为出身荆门黄家的黄养神人脉关系,使得这里面也是藏龙卧虎,并没有一个庸手。

  赵承风手下的三组,王朋手下的四组。或许有个别比较出挑的,但平均下来,却差一段距离。

  进了医院,事情就闹得有些严重了。

  我第一时间赶到了负责内务的政治处,查探情况,正好碰上匆匆赶来的黄养神。

  两个人见面,颇有些尴尬。

  尽管因为某些立场的缘故,我与黄养神是处于竞争关系,不过平日里的私交还算不错,见面谈笑,偶尔还会一起吃个饭。聊聊天,联络一下同事情谊。

  此刻手下的人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当真是有些让人头疼。

  虽说苏冷老头儿是政治处的负责人,不过这样的事情还轮不到他来亲自出面,跟我们沟通交流的是里面一个小科长,叫做周巾幄。

  尽管我和黄养神的级别都比这位周科长高许多,不过这政治处在宗教局里面的地位,就像是军队里面的宪兵大队一般,专门负责纠察和纪律的,自属一派,所以对我们倒也没有太多的敬意。

  周科长让我们两人坐好之后。端起桌子上的大茶杯,慢条斯理地说道:“案情调查得差不多了,事情的缘由是林齐鸣和董仲明路过走廊的时候,听到徐仕斐、张圣坤等人的谈话,双方发生口角,随即林齐鸣先动手,接着双方打成一团——因为实在总局办公楼的上班时间发生的,这起事件的影响十分恶劣,相关领导指示,一定要严加惩戒,以儆效尤,所以两位领导对不起,人不能让你们领走。”

  我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他,仔细地品了一下所谓的“相关领导指示”,然后开口说道:“我想见一见我的手下,这个总该可以吧?”

  周科长哈哈一笑道:“当然,他们只是暂时被关押起来,并不是坐牢,这是钥匙,让小陈带你去——陈军超,过来……”

  我与黄养神同时起身,与周科长告别。

  离开办公室的时候,黄养神让政治处的那个小干事先走,自己则跟我一起同行,低声说道:“老陈,我听说,上面有些领导对你好像有些意见。”

  我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也许,不过我行的端坐得正,倒也不怕。”

  黄养神却意有所指地说道:“有的时候,并不是身子清白,就能够混得两袖清风的,有的人,想要往你身上泼脏水,防都防不了。”

  我停下脚步,眯着眼睛看他道:“黄兄到底想说什么?”

  黄养神看着我的眼睛说道:“我的意思是,不管别人想要对你做什么,请你相信我,我黄养神,是绝对不会出手对付自己那生死战友的,不为别的,就是丢不起那人——这件事情,我可能被当枪,希望别伤了我们之间的情分。”

  他的话儿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我便也不在故弄玄虚了,点头说道:“好,我会查清楚的,你别多心。”

  两人表达了足够的意思之后,点到为止,各自前去看望自家的下属。

  因为不是军队,所以禁闭室并不是黑乎乎的单间,林齐鸣和董仲明被关在了一起。

  我进来的时候,这两个小子正挨个儿趴在墙上玩倒立。

  他们倒是浑然不担心。

  反正在他们看来,即便是有天大的事情,都有我这个老大帮着扛起。

  铁门打开,我走进了禁闭室,两人慌忙倒落下来,瞧见我一脸严肃的表情,后背贴着墙,跟犯错的小孩子一样,低着头,不敢说话。

  陈干事开了门后,朝着我点了点头,将门给关上。

  我眯眼看了一下房间里那颗昏黄的电灯泡,足足看了十几秒钟,方才落到了墙边的两人身上来,冷着脸,悠悠地说道:“怎么不说话了,先前打架的时候,不是挺牛的吗?我听说当时整个办公楼里,都能听到你们的喧闹声啊!”

  被我这般说着,董仲明不好意思地挠头说道:“大师兄,对不起,给你惹麻烦了。”

  林齐鸣则一言不发。

  我不理,问董仲明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董仲明对我讲道:“我跟林哥去厕所抽烟,回来的时候,听到二组徐仕斐那帮死逼在讨论你,说你出问题了,估计过几天就要给撤职了,而那个时候,估计一组也得被整编……林哥听到他们满口胡言,幸灾乐祸,就忍不住上去争论,结果对方骂的话难听得很,林哥动手了……”

  我转头看向林齐鸣,冷哼着说道:“我听说你挺牛的啊,一个打三个,还有两个给你锤进了医院?”

  林齐鸣低头,不无遗憾地道:“本来第三个也要进医院的,后来宋司长他们几个过来,把我给拦住了……”

  我听见他这一副意犹未尽的语气,又好气又好笑地踢了他屁股一脚,狠狠骂道:“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政治处的人正满腹心事拿我把柄,结果被你们这么一闹,好嘛,都齐活儿了!”

  林齐鸣也挺不好意思地说道:“老大,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我没好气地说道:“我倒是没什么麻烦,主要是你们两个麻烦大了,出了这么一桩子事儿,提职称和分房的事情估计就泡汤了,而且还不知道怎么处理你们呢。”

  董仲明咧嘴笑道:“这我倒是不怕,只要跟在老大你身边就成。”

  我瞪了他一眼道:“那要是将你给发配到方圆百里不见人烟的地方去喝西北风呢?”

  董仲明被我一句话给问住了,垂头丧气,不敢再言。

  我大概地将事情给问清楚了,又多少安慰了两人几句,便离开了政治处这边,直接跑到宋司长的办公室里面去,想让他帮着我去上面求求情。

  我在总局多年,不过主要打交道的也就是二司行动处这边,而上面的,除了王红旗老大之外,也就跟许映愚许老还算是比较熟悉,至于其他山头的各位大佬,以及凌驾其上的那些元老们,只能算是正常的业务往来,点头之交。

  毕竟是秘密战线,宗教局这个部门的垂直性比较强,所以只有像宋司长这样的老机关油子,方才能给长袖善舞。

  当然,若是论起这长袖善舞、人际关系,还有一人其实更加适合。

  那就是袖手双城赵承风。

  不过我与他向来是面和心不合,这一回除了这事儿,他不在背后偷偷地笑话,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想要他帮忙,基本上属于奢望。

  而当我将这件事情跟宋司长讲起的时候,他很为难地跟我讲,这件事情有点难办。

  周科长口中那个上面的领导,其实就是阎副局长。

  阎副局长的资历并不如王红旗、许映愚等人老,不过他却是属于总局里面的少壮派代表,而且还有朝堂的背景,尽管不能与王总局分庭抗礼,不过却也自成一派。

  很大的一大派。

  所以阎副局长说的话,绝对是真金白银的好使。

  阎副局长管的,是政工那一块儿,跟我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交集,我在他那里实在是说不上什么话儿,所以也就没有太好的办法。

  我磨了许久,宋司长答应帮我居中斡旋一下,不过最终的结果,实在是不能保证。

  能够得到这么一个答案,我其实也算是满意了。

  老宋这人别的不说,承诺下来的事情,一定是会尽心尽力地去办好的。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有些傻眼。

  第三天,特勤二组被关禁闭的三人被释放了,而林齐鸣和董仲明依旧蹲在号子里面,我去找政治处的人询问时,得到的答案,却是他们极有可能触犯了内务法规,面临着严肃的处分。

  所谓严肃,也就是说,两人或许会面临开除队伍,或者军事法庭的待遇。

  而一旦军事法庭判下来,就得去白城子吃沙子。

  我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办公室里,整整一天。

  而后,黄养神找到了我,说要请我吃饭。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各位晚安。
六一节快乐,尽管我们快要老去……

  1. 啦啦啦:

    沙发?!

  2. 啦啦啦:

    板凳?

  3. 啦啦啦:

    地板就不占了

  4. 鬼王:

    有凳子坐?

  5. 陆总:

    板凳也不错啊

  6. 76年唐山震漏:

    来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