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章 小人得志猖狂

2015年6月3日 更新

    房门被敲响,我和布鱼则按照计划,直接躲到了阳台上去,这样一来。窗帘一拉,在遁世环的掩盖之下,基本上不会有半点儿气息露出。

    这半个小时,我们已经做了充分的布置,张圣坤即便是再精明,却也不可能发现。

    遁世环,这玩意就连顶尖的修行高手,也难以堪透。何况是他?

    门开,一个黑影出现在门口,抱着胳膊,不过却并没有进来,韩远馨穿着一身性感贴身的丝绸睡袍,迎了上去,低声呢喃道:“你这死鬼,怎么现在才来呀……”

    门口那儿传来了张圣坤的声音:“现在不是特殊时期么,我出门前,总得打量一下后面到底有没有尾巴不是?”

    韩远馨媚声说道:“就你谨慎,这管天管地,哪里管得了男欢女爱?对了,你这个死家伙。上次搞得人家都下不来床,结果回头,好久都不给我来电话,是不是不想我了?”

    门“砰”的一声,被关了起来,接着我就听到了“啾、啾”的亲吻声,那力度之大,让人感觉好像两人在自由搏击一般。

    双方紧紧相搂着。从门口转到了餐厅,又从餐厅一路转到了沙发前来,那韩远馨身上的丝绸睡袍就被脱了大半,袒胸露乳。场面好不香艳。

    张圣坤年纪轻、火气旺,受不了撩拨,当下就想着提枪上马,结果被一双小手抵住了胸口。

    韩远馨撅着嘴巴撒娇道:“你匆匆跑过来,一身的汗,先去洗一洗。”

    张圣坤想要硬来,结果美人儿抵死不从,方才奔着卫生间跑去,一边走,一边还气咻咻地骂道:“你这小骚蹄子,倒是还挺讲究的。你知道我过来看你,冒着多大的风险么?”

    卫生间里传来了淅沥沥的水声,而躺在沙发上的韩远馨则朝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

    小阳台被窗帘给遮住,只余一丝缝隙,而我则冷着脸,朝她点了点头。

    韩远馨从沙发的坐垫下面掏出一根录音笔来,将其打开。

    这录音笔是布鱼随身携带着的,宗教局统一配备,录时长,干扰小,而且采集的音域也比较宽广,质量十分过硬。

    小心藏好之后,张圣坤便匆匆冲完身子,衣服都没有穿,裹着一张白色浴巾,就匆匆跑了出来,朝着那半躺在沙发上的女人求欢。

    他是如此的性急,以至于一上来就弄出极大的动静,我透过间隙瞄了一眼,便有些庆幸没有带小白狐儿一起出来。

    这场面,绝对是少儿不宜。

    房间里面传来了女子极力掩饰的娇喘声,而这声音时高时低,当真是有些让人心中痒痒,我没有细听,而是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布鱼。

    这家伙倒是沉得住气,老神在在的,仿佛入定老僧一般,充耳不闻。

    一开始我还蛮佩服他的,像这种活春宫,就连我都感觉有些把持不住,布鱼这么一个气血两旺的年轻小伙子,居然也能给如此淡定,实在了得。

    可接着我一想,呃,布鱼是一食狗鲶出身,对正常的女人本就没有太多的兴趣。

    角度不一样。休吗围才。

    我皱着眉头忍耐着,不知道是韩远馨有意为之,还是张圣坤那家伙太过于猴急,两人就是在宽大的沙发上成就好事。

    不过好在我并没有多等,三分钟不到,这一场激烈的战斗就结束了,伴随着韩远馨一声宛如黄莺般的尖啼,张圣坤滚落到了沙发上,像条离水的鱼儿,使劲儿地喘气,那夸张的呼吸声,让人感觉他好像即将就要死去了一般。

    这个战斗力,看来不高啊,难道是最近太过于焦虑的缘故?

    我心中恶意地揣测着,而经过十几秒的缓和时间后,终于活过来了的张圣坤有些歉意地对怀中女子说道:“亲爱的,对不起,最近太紧张了,所以……”

    果然……

    面对着满怀歉意地张圣坤,韩远馨表现出了十二般的柔情来,柔软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男人宽厚的胸膛,然后将红扑扑的小脸儿贴在上面,听着“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柔声说道:“没事的,亲爱的,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

    简单一句话,便化解了张圣坤的尴尬,那家伙调整了一个位置,将怀中的韩远馨抱紧,点头说道:“对,等我升了官儿,调出总局,到朝阳或者东城当个头头,大权在握,就把你娶回门来。”

    他说得认真,感觉好像是真的想娶怀里的这个女人。

    看得出来,韩远馨倒是能够将他给吃得死死。

    话题既然到了这里,韩远馨自然开始引导起来:“亲爱的,你什么时候能够调出去任职啊?”

    床上不顺,床下补,张圣坤吹嘘起来:“很快的,我估计下个星期,他们就会对黑手陈下面的人动手,而不管黑手陈到底有没有下一步动作,我都算是立功了,作为处理,我会明降暗升,直接补个肥缺,到了那个时候,嘿嘿……”

    韩远馨疑问道:“要是黑手陈查到了你,对你动手呢?”

    张圣坤得意地说道:“他不敢!你别看那家伙好像威名赫赫的样子,不过在体制内,该装孙子,他还得装孙子,别的不说,他一动我,问题的性质可就严重了,到了那个时候,不但他会身败名裂,而且身边的人都得受到牵连,即便是他回茅山,那儿为了保持与朝堂的一致,也不会承认他。这样的结果,是他不能够承受的,所以这家伙别看是只老虎,但是我拔他胡子,他也不敢哼一声。”

    说道这里,张圣坤一阵热血沸腾,不觉又是雄风重振,想要拉着韩远馨再逞威风。

    韩远馨欲拒还迎,娇滴滴地推了两下,又问道:“这么说,那家伙从一开始,就落入了你的圈套咯?你好厉害啊,故意在那两个笨蛋面前骂黑手陈,惹得他们动手,接着从上而下的压制,实在是太厉害了。”

    张圣坤嘿嘿笑道:“那当然了,黑手陈聪明一世,今个儿却栽在了我的手上,想想就觉得兴奋啊。”

    韩远馨附和道:“是啊,亲爱的,你好厉害!”

    张圣坤又来了兴致,将韩远馨给摆弄妥当,一边准备梅开二度,一边得意地说道:“嘿嘿,不知道黑手陈知道自己栽在我这样一个小人物手上,会是什么心情……”

    他浑身激动不已,正要再一次重展男人威风,韩远馨却往前走了一步,用沙发上的浴巾,将自己雪白的胴体给裹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一道冷冷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小人物?你别太得意了,真正能够算计我的,都是你背后的那帮人,至于你,不过是一个小棋子而已。”

    这声音就如同恶魔一般,张圣坤先前有多兴奋,此刻就有多害怕,当下也是什么也不顾,直接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朝着门口那里飞奔而去。

    然而他的面前,却挡着一个光头男子。

    布鱼什么也不动,抱着胳膊斜斜看他,就这么一眼,张圣坤就感觉到有些腿软。

    这杀气,他可有点儿抵挡不住。

    他在特勤二组里面,算是个技术性的人才,虽然也是有些修为的,但是冲在一线真刀真枪地干,这事儿还是比较少,跟布鱼这样的一组精英比起来,到底还是有一些差距。

    而就在他犹豫的瞬间,我已经从沙发间隙里拿到了那录音笔,打开来,直接跳过了前面一大段的肉戏,终于听到了关键部分。

    秘密战线跟别的部门不一样,像这样的东西,只要能够经过真实度辨证,就可以当做证据来用。

    听到录音笔里面冒出来的话语,张圣坤脸色铁青,指着缩在沙发里面的那个床伴,愤怒地骂道:“你这个臭女人,居然敢害我?”

    韩远馨缩着头不说话,完全没有了刚才的万种风情,而我则将录音笔关上,笑着说道:“张圣坤,不错啊,这算盘居然敢打到我的头上来,你是活腻味了对吧?”

    与我正面交流,这事儿张圣坤应该是有过准备的,当下也是慌忙说道:“你不能动我,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

    我冷笑着说道:“这些年来,我的敌人都已经对我无比恐惧了,没想到身边的人却还以为我是只小绵羊,呵呵……”

    这笑声诡异,张圣坤吓得往后面退去,脸色慌乱地说道:“你要干嘛?”

    我耸了耸肩膀,向前一步一步地逼近,然后说道:“很简单,我拿着这份录音,押着你,直接到政治处去,让他们将事情给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然,你也可以抵赖,不承认,不过在此之前,我先把你给废了,有着东西在,没有人敢说我半点儿不是。”

    张圣坤手扶着餐桌,色厉内荏地喊道:“你敢!”

    我冷笑着说道:“我当然敢。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你只不过是棋子,而我才是能够跟你背后那帮家伙下棋的人,没有人会在乎一个棋子的性命,大家需要的,不过是利益交换而已。”

    被我倒出这血淋淋的现实,张圣坤浑身一阵僵直,愣了半天之后,方才开口:“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话儿说得,跟哭一样。

  1. 小鱼:

    揪出背后黑手

  2. 三哥:

    沙发

  3. 旅途:

    前三

  4. 旅途:

  5. 旅途:

  6. 旅途:

  7. 野兽:

  8. 我88要赢:

    我八

  9. 风铃:

    原来包子是黑手陈的女儿

  10. 笨熊-缪倩意爸爸:

    都是吃货惹的祸,动不动就排数字

    • 吃货:

      躺着中枪

  11. 当下也是:

    真好 一篇看完 居然能看不到“当下也是”四个字

  12. 弥勒:

    黄天望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