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四章 特勤一组扩招

2015年6月4日 更新

  小白狐儿虽然在社会上历练这么多年,但本身的心思并不复杂,思考事情的层次也不深。

  她只是本能地觉得韩远馨可怜,所以就提出不如将其招安。留在特勤一组办事。

  其实她这想法比较幼稚,一来我们并不清楚韩远馨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其次特勤一组招人,必然是精英,像韩远馨这般除了媚功之外,并无特长的边缘修行者。其实招来了,也没有什么用,顶多就跟欧阳涵雪一般,帮着处理一些内务而已。

  所谓内务,无外乎行程安排,计划制定以及迎来送往之类的文职工作,欧阳涵雪完成得很不错,并没有什么太强的需求。

  其实招安这事儿,也不是不能做,之前特勤一组的老成员陈子豪就是,出身老鼠会的他改头换面之后。化身林豪,在特勤一组也干得有声有色的,深得众人的喜爱。

  只可惜黄河口一役之后,我灰心丧气,暂别总局,而他则加入了总局的卧底计划。成了暗子。

  今天是给林齐鸣和董仲明接风洗尘的,我倒也不像扫了小白狐儿的面子,笑着说道:“既然是你推荐的,我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得跟林豪一样,将她的出身查清楚,一定要确定人品,方才能给招进来。”

  小白狐儿很高兴,点头说道:“那当然,回头我就找人去她西北老家。”

  她是高兴了。旁边的布鱼就颇觉得有些尴尬,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他的意思,毕竟那天我和布鱼闯入韩远馨的家中,对她和张圣坤颠龙倒凤的活春宫可是亲耳听闻,日后倘若在一起公事,难免会有些尴尬。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饭桌之上,就略过不提了。

  布鱼瞧见我没有接茬,便不再多说,而是继续讲起林齐鸣和董仲明被关进去的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事情。

  林、董两个都不是蠢人。其实在禁闭室里面关着的这些天,也基本上明白了这是某些人准备通过他们,来打击我的手段,也晓得在这样的一个气氛背景之中,我能够将他们两个给捞出来,到底花费了多少的心思。

  当布鱼讲完诸事,并且得意洋洋地说起那些惊掉下巴的家伙表现时,林、董两人都站了起来,端起酒杯说道:“老大,我们让你费心了。”

  这话儿说完,那二锅头便全部倒进了嗓子眼里去。

  两人喝得急,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红了,我放下酒杯,挥了挥手,让两人坐下,笑着说道:“这话说得,且不说你们是为了我打的架,就算是别的,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天大的错误,我都得帮你们扛着,谁叫你们是我的弟兄呢?”

  两个人的眼睛都红红的,略微湿润。

  我让人给他们又倒上酒,指着布鱼和小白狐儿说道:“事是大家办的,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都是自家的兄弟姐妹,别客气,敬完这一杯,该咋地咋地。”

  林、董又依言给大家敬酒,完毕之后,我招呼大家吃饭,不要拘束。

  禁闭室里面自然没有什么好伙食,两人咸菜馒头吃到吐,放开了,倒也不客气,甩开腮帮子就开吃。

  酒饱饭足,我将张励耘之前跟我提及的事情,跟大家提了出来。

  对于招新之事,大部分人的意见都是欢迎的,毕竟人手一充足,事情就不用那般繁忙,无论是对于特勤一组,还是对于在座的各位,都有好处,唯一让人担心的,就是新手的培训和质量问题。

  要晓得,特勤一组在整个总局里面,那可是王牌级的团队,我们参与和破获过的案子,说出来,都能够惊掉无数人的大牙。

  有多少悬案难案在特勤一组的手上破解,有多少顶尖高手或死或擒,败落于我们的脚下……

  这样的精锐和传奇,会不会因为人员的稀释而变得辉煌不再?

  对于这样的疑问,我表达了两个观点,首先,关于扩招的事情,是势在必行的,不过对于新人的人员素质和修为,还是需要严格把控的;第二,即便是能够进入特勤一组,也要老成员们手把手地帮扶带,要让他们很快地熟悉起来,不能拖后腿。

  大家在饭桌上大概的讨论出了一个纲要,而在次日,我便向顶头上司宋司长提交了特勤一组的人手需求报告。

  与之前一个两个的编制不同,这一次,我直接提出了八到十个的名额来。

  接到我的人手需求报告,宋司长的第一反应自然是诧异不已,他认认真真地将欧阳涵雪草拟出来的这份报告从头到尾地阅读完毕之后,方才搁置下来,疑惑地对我说道:“怎么又想起闹这么一出?”

  我与宋司长是老相识了,彼此都不会客气,坐在他对面,我平静地说道:“就是感觉人手太少了,你看着一次,张励耘去了天津之后,我这儿连办事跑腿的人都没有。”

  宋司长笑道:“恐怕不是吧?说真的,特勤一组,是咱们总局的王牌,你肯扩招带新人,我自然是举双手欢迎的,不过总得有个说法不是?”

  我洒然一笑:“说法我给你了,信不信随你咯?”

  宋司长提起另外一件事情来:“对了,昨天我也没有问你,据我所知,阎副局长和政治处那便可是憋足了劲儿,结果下午却把林齐鸣和董仲明给放了,这事儿到底咋回事?”

  我双手一摊道:“讲事实,摆道理咯,还能怎么样?”

  宋司长盯着我说道:“你不会是跟他妥协了吧?”

  我笑道:“你觉得呢?”

  宋司长摇头说道:“你陈志程要是那么容易妥协屈服的人,就不会有今天这个地位了。我听人说昨天你离开阎副局长办公室之后,他气得摔杯子了,结果却不得不将人给你放了——可以啊,你小子,上面好几个大佬听说这事儿,都给你竖起大拇指,说你这家伙是个人才,值得培养呢!”

  现实就是这样,有人针对你,就有人挺你,阎副局长势力固然是打,不过看他不顺眼的人也不少,我与他交恶,倒是深得一部分人的欢心。

  不过,这些家伙眼睁睁的瞧着我被阎副局长敲打,而没有伸出一只手来扶一把,居心倒也不良。

  我不想深入地说这件事情,笑着对宋司长说道:“政治处最近估计要办张圣坤,理由是勾结邪教势力,陷害局内高级干部,宋头儿你要真好奇,倒是可以了解一下。”

  宋司长何等聪明的人物,眼睛一转,立刻就明白了,朝我伸出大拇指,佩服地说道:“高,实在是高。”

  离开宋司长这儿,我路上碰到小白狐儿,一问,方才得知她正在找人联络韩远馨老家有关部门的同志,去帮忙查一下对方的底细。

  我笑了笑,想着那案子不一定能够这么快了解,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有心提醒,不过还是没有说。

  我不想扫了小丫头的性子。

  我提交给宋司长的扩招申请,很快就在第二天的局党委会议上面获得了批准,决议几乎形成了一边倒的趋势,不但欣赏我的那几位大佬都点了头,就连阎副局长,也投了赞成票。

  之所以出现这一面倒的情况,一来是刚刚经历过先前的风波,各位投桃报李,给我一颗枣儿吃,免得我心生怨气。

  第二呢,则是在我的领导下,特勤一组已经成为了总局的一面旗帜。

  尽管还有二、三、四这些特勤小组的存在,不过这些年来,它们办过的大案子,加在一起,都没有特勤一组的多。

  这一点,无论是在总局,还是地方,但凡有点儿眼力劲的,都能够看得出来。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而领头的倘若厉害,带出来的,那可就是一群虎狼之师。

  抛开那些勾心斗角的个人成见,谁不想总局有一个能够冲在一线的劲旅?

  这申请一批下来,立刻就传遍了总局,以及各大区的有关部门。

  此时的特勤一组,跟我刚刚建立之时的特勤一组,完全就不是一个概念,当年我建组之时,因为人脉关系,甚至连人手都没有办法挑,最后不得不找到那些南疆的战友,临时拼凑出来的队伍。

  不过那个时候,有王朋和努尔在,倒也还算不错。

  时至如今,总局直属的特勤小组,已经成为了局里战略级的部门之一,而且现在在总局大佬的想法中,以后各级领导的挑选和提拔,都会优先从这里面考虑。

  能够在这样的团队里面工作,即便是有这么一段经历,都能够成为履历表上最光彩的一点。

  说得简单点儿,就相当于镀金一般。

  所以消息一传出来,好多人趋之若鹜,我这边的门槛都被踏破了,每天都有无数个电话打过来,推荐的,毛遂自荐的,烦不胜烦。

  就是在这样的繁忙之中,我接到了一个让我震惊无比的消息。

  而就在我接到这个消息不久,小白狐儿过来找我,十分高兴地给了我一分调查报告,说她找去的人调查了,说韩远馨说的背景,基本上没有问题,人和地点都对得上,让我尽快去捞人。

  望着一脸兴奋的小白狐儿,我苦笑,不知道如何是好。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随着扩招,大师兄也将逐步地脱离第一线,开始运筹帷幄的生涯……
这个是必然的。

  1. 伤心证明书:

    1

  2. 尼玛逼占沙发:

    这就一话了?

  3. 吃货:

    3

  4. 我是第一:

  5. 我是第一:

  6. 我是第一:

  7. 我是第一:

  8. 我是第一:

  9. 我是第一:

  10. My Taurus:

    苗疆三部看了两部 道士 蛊事 谁能告诉我第三部呢

    • 坏蛋:

      创世或是床事

    • 三哥:

      第三部还没有出

      • My Taurus:

        谢谢

    • 弥勒:

      有可能是佛事,江白

      • My Taurus:

        谢谢

  11. 旅途:

    都狠

  12. hzc0926:

    耶!!!!!!!!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