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五章 宛如生离死别

2015年6月5日 更新

  韩远馨死了,死在转狱的过程中。

  这个消息让人诧异,然而当我冷静下来,仔细一想。这才倏然发现,韩远馨的死,其实是符合很多人的利益;而她死了,使得很多事情都死无对证,不再如之前那般具有杀伤力。

  这一点,是我的疏忽,我没有想到某些人。会这般的狠毒,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当然,明面上,韩远馨是死于一场意外,她与张圣坤、王波在一次转运过程中,被一伙人强行搭救,结果在反击的过程中,韩远馨中弹身亡。

  死的仅仅只有她一个,至于张圣坤和王波,倒没有半点儿事情。

  杀鸡儆猴的手段,让人心冷。

  望着满心期待着能够让那可怜的外围女加入特勤一组。从此过上有尊严生活的小白狐儿,我总是张不开口,满嘴的苦涩。

  过了好一会儿,小白狐儿方才发现我脸色不对,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将刚刚得到的纸条推到了小白狐儿面前来,让她自己阅读。而匆匆扫完之后,小白狐儿一脸的震惊,愤恨地说道:“他们那些人,行事怎么可以如此的肆无忌惮?”

  我倒是不奇怪:“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是很朴实的道理,只怪我们低估了对手的歹毒和谨慎……”

  小白狐儿猛然一拍桌子,大声嚷嚷道:“我找他去!”

  我拦住了她,劝解道:“你去干嘛?事情既然传到了我们的耳中,相信别人都已经将所有的首尾处理干净了,这事儿人家是专业的,你过去对质。能有什么作用?”

  小白狐儿无言以对,我看着她那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心疼得很,摸着她的脑袋,低声说道:“你别太难过了,这就是命,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其实她也已经能够感受到了,已经畸形的自己是融入不了这个社会了,那些天讲的话。其实也是对自我的救赎,和一种解脱。”

  尽管我尽力解释,但小白狐儿终究还是不能释然,朝着我惨笑一声,很受伤的离去。

  我知道她或许希望我能够像从不屈服的英雄一般,直接过去,找那幕后的家伙对质,然后让他们为此付出代价,不敢再这般蔑视生命。

  然而我不能,因为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这人倘若是我手下的七剑或者别的亲密朋友,或许我会疯狂得失去理智,但是区区一个韩远馨,并不值得我为之抛弃所有。

  男人,有舍有得,懂得妥协,方才能给算得上是成熟。

  这事儿,得交给回来的王总去处理,而不是我。

  小白狐儿有些失望了。

  我却不得不承受着,因为世间并没有绝对的正义,不过即便如此,我仍然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或许有一天,我能够如小白狐儿所期待的一样,强大到可以去面对那些人。

  晚上,黄养神又请我喝酒,因为喝完这顿酒,他就准备出发去青海了。

  听说那里发现了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巨洞群落,甚至有消息称,那个地方,直通地底深处。

  地底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对于人类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依旧是上一次相聚的小馆子,羊脸子、羊肉汤、三斤肉馍,再加上两瓶老白干,两个男人便对坐着,啥也不说,连干了三杯。

  干完之后,黄养神那张略有些女性化的英俊脸庞上多了几许红,水汪汪的眼睛里面略显得朦胧,盯着我好一会儿,方才说道:“老陈,我被你阴了……”

  我毫不在乎地说道:“也不是阴你,张圣坤犯事儿了,若是追究起来,你也有领导责任,而且其余几个打架的,也有可能被追查,现在的这个结果,对你我反而是更好的。”

  黄养神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有些难过地说道:“张圣坤是我手底下难得的智囊,有他在,我会轻松很多,没想到……唉!”

  对于张圣坤的沦落,黄养神的心情显得格外复杂。

  一方面,他觉得这小子搞这么阴,极有可能会玩脱了,所以一开始就没有对他这事儿进行隐瞒;而另一方面,他又希望张圣坤能够不要那么深入,也好日后戴罪立功。

  不过从目前的形式来看,这想法估计得破灭了。

  原本是可以的,不过张圣坤既然胆敢算计我,就不要怪我心黑手辣,我这转手的一下,将他给推到了风口浪尖,变成了最大的那一个替罪羊。

  这个时候,他基本上算是在劫难逃了。

  双方都是聪明人,点到为止,黄养神指着我的鼻子说道:“此事记下,算你欠我一个人情啊。”

  我点头,举杯道:“这个自然。”

  谈完此事,黄养神又问起我扩招的事情来,说这几天动静闹得颇大,问我到底打算着怎么弄?

  特勤小组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单位,实行的是领导责任制,也就是说,不管上级领导如何安排,这里面最终说了算的,就只有特勤小组的负责人。

  自己的兵自己挑,因为这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面临重大突发事件的队伍,要是人浮于事,拉出来不能打仗,就是白扯。

  从某一种意义来说,在特勤一组里面,我就是天。

  这事儿对政治处这样的部门来说,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在他们看来,连个做思想工作的政委,队伍怎么会有战斗力呢?

  不过此事因为王总等总局元老的坚持,却最终定了下来,谁也无可奈何。

  我问黄养神什么想法,是不是想打招呼,安排人进我这儿来?

  黄养神笑了,说老子要是有人才,还不赶紧往自己的队伍里面塞,何至于放你那里去?别以为就你一组最牛,喝汤吃肉,老子的二组也未必比你差!

  我问那你这是干嘛呢?

  黄养神苦笑着说道:“有人觉得我跟你很熟,能够说得上话,让我过来跟你牵个线,看能不能碰一面……”

  我立刻摆手拒绝道:“我艹,你自己都说了,要是人才,你自个儿就用了,何必给我。看来托你的这人真不咋地,实话告诉你,这一次选拔,会进行一次集中招聘,不会有任何内幕和私下交易。不过我刚刚答应你,欠你一分人情,你若是现在要我兑现,我也是可以跟他见一面的。”

  黄养神笑骂道:“你自己都说了,见你并没有什么卵用,我何必浪费这人情?不说了,喝酒、喝酒!”

  或许是马上就要离开京都的关系,黄养神并没有敢喝多少,两瓶老白干喝完之后,便不再添,不过他酒量不佳,却已喝得微醺,拉着我的手,一会儿说我这一次的事情办得有多牛逼,一会儿让我好好招呼应颜妹妹。

  这气氛,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

  黄养神在第二天就带队离开了,特勤二组奔赴青海,而这天正好就是张励耘带着朱雪婷和白合从荆门回来的日子。

  所谓的河神水鬼案,对于张励耘来说,并不是什么复杂的案子,只不过为了让某些人安心,方才故意磨蹭了一段时间,此刻诸事安定,他自然就回来了。

  众人到齐之后,我便让欧阳涵雪将这些日子来收到的简历和档案整理一下,选在南郊基地,将这些人大概地面试一遍。

  特勤一组的扩招到底有多火爆,从应征而来的简历上就可见一斑。

  短短几日,欧阳涵雪这里,以及宋司长那儿就收到超过三百份的意向和简历,而经过我和特勤一组主要成员的筛选,最终选定了一百左右还算满意的人出来,进行面试。

  而在这一百人里面,我们最终需要的,则只有八到十人。

  要晓得,敢于向这里投递简历的人,一般都是自己部门的精英,或者名门子弟,而这千军万马中闯出来的,绝对是百里选一出来的人才。

  这场面,与当初我成立特勤一组时的凄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不由得想到了努尔,不知道他要是知道此事,会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呢?

  特勤一组,已经很牛逼了啊!

  面试这事儿,说复杂也复杂,因为需要从中挑选出无论是修为、性格、机敏,还是团队协调力都胜于常人的人才,而且还得保证他们并不是某些势力的钉子,这个需要比较毒辣的眼光;而说简单也很简单,归根到底,还是一个眼缘的问题。

  说一千道一万,只要是大家看着顺眼,基本上就算是能过了。

  面试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武试,一个是文试。

  最先开始的是武试。

  毕竟是时刻出现在第一线的战备部门,个人的修为这绝对是最重要的。

  倘若是没有一点儿本事,就算是进了特勤一组,也就是个混编制的米虫,为了淘汰那些眼高手低、好高骛远的人,我决定由林齐鸣,来坐镇这一关。

  规矩就是面试者上来跟林齐鸣过几手,看看底子。

  这玩意看着简单,瞧见林齐鸣这模样,大家顿时就觉得算是福利,结果上来十来个人,没有人能够在他手上过上三招。

  一直到第十二个,方才跟林齐鸣能够对得上手,结果我一看,哎哟,居然是熟人。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周五,周五。
觉今是而昨非,特勤一组如此牛逼了,不知不觉,我们都已经老了。

  1. 小鱼:

    时间都到哪里去了…

  2. 敏:

    第一么

  3. 敏:

    抢到了

  4. 晨风-依旧:

    黄养神要死了

  5. 敏:

    呵呵

  6. iii:

  7. 依咯咯:

    老黄应该不会死吧,也许会遗落在虫洞回不来,然后大师兄去救。顺便把杨劫带回来了。

  8. 不甚了了:

    老黄还算可以,可别死了啊

  9. 孤守空月:

    更新快些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