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六章 一组卧虎藏龙

2015年6月5日 更新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黑省省局局长何奇的儿子何武。

  这何武目前应该在黑省省局的应急小组里面工作,性质跟总局的特勤小组很像,不过一个是属于地方的精锐队伍。一个是国家层面的战略部队,相差还是蛮悬殊的。

  在收到的四百分简历之中,有很大的一部分,是来自于全国各区、各省精锐队伍的人员申请。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大家都想着能够加入这样一只队伍来。

  因为对于奋战在宗教局一线的同志来讲,这属于最高的荣誉。

  这人跟我还算是有一段渊源。当初我前往黑省挂职,后来卷入兴凯湖失踪案一事,曾与何武一同经历过灵界,算得上是老相识。

  所以在初步选拔的时候,看到何武的档案,我是有专门做过记号的。

  但凡做过记号的人,只要不是出现什么特别大的差错,基本上就算是内定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之所以内定,一来是何武跟我算是挺熟,甚至还有并肩作战的情谊。我对他的了解也挺深的,精干、成熟、善于沟通和交流,本身的素质就很高,招进来的话,可以作为人才储备;二来他老爹是何奇,黑省的省局局座。曾经跟王总一起混过的人,能够跟这些扎实的地方派搞好关系,对我的位置,也有一定的稳固作用。

  不过即便如此,为了显示公平,必要的流程还是得走的。

  南郊基地的室内练习场,除了外面焦急等待的面试者外,场内十人一组,正在观看着考官林齐鸣与这一位颇为生猛的面试者较量。

  作为九八年集训营的冠军学员,林齐鸣有着常人所无法企及的起点,然而这并非他的底牌。

  之所以能够在强者如云的特勤一组出头。是因为他的一个秘密。

  一个关于清初六大师、真山道长傅青主的传承。

  从某一种意义来说,林齐鸣未来的发展前途,在七剑之中,属于出类拔萃的那一种,甚至连此刻的七剑老大张励耘,都不能与他相比。

  这就是背后有靠山的好处。

  有着这样出身的林齐鸣,即便此刻还处于走向成熟的路上,也并非一般人所能够比拟的,这正是我选他来做考官的理由。

  不过何武身为何奇之子,又在省局行动处那里历练多年,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双方在画出的圈子里较量,倒也是你来我往,十分热闹,惹得旁边的人忍不住发出声来,目不转睛地观看。

  武试和文试不一样,文试是一对多、面对面的交流,而武试则是让一组十人一同进场,可以观摩考官和面试者的较量。

  这样做的目的,除了是考较出面试者的真实水平外,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彰显武力。

  所谓的彰显武力,其实也就是树立老成员的威望。

  一个队伍里面,自然是有主有次,这个是最根本的结构,而这些来自全国各地和总局机关的精英,既然有信心来到这里,必然是对自己有着足够的自信,也难免有一些桀骜不驯之人在;我的心胸是宽广的,可以容忍个性,但是对那些没有集体观念,一意孤行的人,必要的时候,还是得打压一下的。

  有着林齐鸣这样的一个标杆在,就是要告诉所有来这儿的人一件事情,那就是不管你以前有多牛逼,在老子这里,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卧着。

  特勤一组,是藏龙卧虎之地,半瓶子晃荡的家伙,就得给我老老实实做人。

  场上的战斗在继续,许多的面试者都热切地望着这两人,莫不希望何武能够将这个看着稚气未脱的年轻教官给撂倒。

  先前出去的面试者已经将这个家伙的厉害,给传了出去。

  没有人想要面对这样一个考官。

  然而何奇尽管是名门之后,不过到底还是不如林齐鸣这种走了狗屎运的天赋异禀之辈,过了十来招之后,双方僵持的形势立刻就变化了,林齐鸣的脸色开始逐渐地变得严肃起来。

  他的脸一冷,说明这家伙认真了。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没有人知道这个看着并不算啥大人物的年轻考官,手上曾经沾染过多少强者的鲜血。

  武穆王、前朝太监……

  每一个人,单独拎出来,都能够让人不寒而栗。

  十八招之后,瞧见我面带不悦之色的林齐鸣没有将时间往后再拖,一步跨前,一招全镇凝真缚手,将何武给按到在地。

  何武反抗,结果林齐鸣口中一声真言喝出。

  咄!

  何武浑身僵直,如同雷轰,便直接瘫倒在地,再无动静。

  围观者与前面那一组的人一般,全部都露出了惊讶莫名的神色,更有人开始朝着站立在角落处的我这边看来。

  为了表明对这次招新的重视,特勤一组的所有成员都来了,连宋司长也带着行动处几位大佬赶到现场。

  特勤一组,跟一众官气斐然的大佬并肩而立,气质凸显。

  这些人前来报名,除了因为特勤一组的战略地位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过来瞧一眼鼎鼎大名的黑手双城,并且试图展示一下自己的手段,让那位强人记在心头,说不定能够传上两手,受益一生。

  没想到,竟然连这个并无太多名气的年轻考官都干不过。

  这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特勤一组里面,到底有多少猛人啊,光一个林齐鸣都这般了得,其余人是不是更加牛逼呢?

  要知道,七剑之中,最出名的,可是在特勤一组里面待得时间最久的三杰张励耘、尹悦和余佳源啊。

  人的心态万千,有人瞧见林齐鸣这般犀利,不由得心生退缩,而有人反而激发了雄心,觉得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林齐鸣都能够如此强,如果自己能够加入其中,在那黑手双城的调教之下,说不定自己也能够成为这般厉害的强者呢。

  三、二、一……

  比试结束,林齐鸣放开了被死死压住的何武,十分有礼貌地伸出手,将地上的他给扶了起来,并且还说了句赞赏的话语:“不错!”

  这是句真心话,毕竟比起前面的那些人来说,何武实在强上太多。

  这样的人倘若是能够进特勤一组来,稍微调教一番,应该就能够派得上大用场。

  这话儿倘若是先前说,何武或许还没有什么感觉,然而在此刻,被林齐鸣以压倒性的优势给弄垮,再听到这话儿,他也是心悦诚服地说道:“不敢,林考官方才是真正厉害。”

  说完这话,他下意识地朝我这边望来,瞧见我在看他,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双方交流了一下眼神,不再多言。

  何武过后,比斗依旧还在继续,尽管需要跟一百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精英交手,不过林齐鸣倒也不会太过于紧张,除了点子太硬的对手,基本上除了十人一组的轮换时间外,是不会休息的。

  场上在比斗,而场下的我则在与宋司长交流。

  特勤一组扩招的消息一传出,立刻有无数人打电话、递条子,这事儿给了我这顶头上司很大的压力。

  不过面对着这样的情况,宋司长却一律压下,给予了我充足的权力。

  他在向我表达了一个观点,那就是特勤一组,永远都是带着陈志程特色的队伍,这支队伍除了必要的章程之外,是完全靠着我意志来打造的。

  宋司长这样的态度,让我很感动。

  这个年代,像这样开明的领导,实在是太少了,而作为回报,我在招人的时候,特意叫上了宋司长一起,共同参考。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这就是投桃报李。

  说到修为,宋司长倒不能算是顶尖的高手,不过行政能力,却是一流,记忆力特别高,每一个面试者上场,他都能够如数家珍地给我介绍这人的情况。

  不过最让宋司长惊讶的,则是林齐鸣的表现。

  尽管是我们的直属上司,但是他对于特勤一组内部成员的战斗力并没有太过直观的认识,大多数的情况,都是从文件和汇报中感受的。

  此刻瞧见林齐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心中顿时就多了几份肯定。

  不过林齐鸣长胜不败的战绩,在第五十四人的时候,没有能够保持。

  牛波。

  打破这个记录的人,是来自于滇南局下面的同志,而此人出身的门派,则是滇南太上峰。

  这人一身出神入化的横练功夫,反弹得林齐鸣手都肿了,而他则乘着林齐鸣显露出疲惫状态的时候,一个豹子翻山,将其压在身下,紧紧锁住,最终赢得了胜利。

  现场那些饱受林齐鸣蹂躏的面试者欢声雷动,宛如过年。

  接着我派出了布鱼。

  于是都哭了。

  林齐鸣还在成长,而跟随了我多年的布鱼则是已经成为了横呈在无数人面前的大山,这让那些欢呼的人难过不已。

  不过即便没有人能够再将布鱼撂倒,我还是能够从这些面试者的身上,看到无数闪光之处。

  到底是集尽精英。

  很快到了最后的一批入场,念诵名字的时候,我听到了黄锦程这个名字,因为这人的背景是荆门黄家,所以我下意识地望了过去。

  结果这一望,把我的下巴都惊掉了。

  1. 李大蛋:

    沙发

  2. 大树跑马:

    第一个

  3. 依咯咯:

    莫非黄锦城跟黄养神非常相似,甚至更加俊秀女性化,或者就是一个性感秀丽的女人么?

  4. 敏:

    考试

  5. 神都郎君:

    是谁?武侯祠里面的那个吗

  6. 小白:

    黄养鬼?

  7. 徐学智:

    最后一次看了。整篇废话凑字数。拜拜了苗疆

    • 弥勒:

      你快别看了,整天瞎逼逼,您能耐您去写啊?

  8. 76年唐山震漏:

    赶个前十吧

  9. 小付:

    鬼鬼来了

  10. 桃花岛主:

    前十

  11. Rorschach_Ye:

    前面铺垫叙述很长很无聊这个可以理解,但是得多写点呀,天天看流水账好不过瘾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