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七章 口嚼大蒜夜话长

2014年7月12日 更新

  这情况让我瞬间就不淡定了,一把抓住了刘老三的胳膊,问他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我这当然是胡乱蛮缠,喷这一口酒,怎么可能将我脖子弄成这般模样,这终归还是我自己的问题。不过我当时也是急得不行了,没有了办法。这时所有人都为了上来,罗大屌瞧见我的脖子,吓了一大跳,大声喊道:“二蛋,你脖子上,怎么有这么多流淌黑血的印子?”他这般一说,我顿时就想起了大战之前,跟杨小懒的那一场贴身缠绵,让人面红耳热,接着我又想起了后面那一场战斗,杨小懒从始至终都没有露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心中有鬼,自然不敢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此事来,只有将喝得醉醺醺的杨老三拉到一旁,压低嗓门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刘老三睁开一双醉意朦胧的眼,打着酒嗝,脸上浮现出坏坏的笑容道:“呃,你给我老实交代,你跟当初走出房间的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他瞧着仿佛醉了,然而眼眸深处却还是有光芒浮现。我晓得这个老家伙的八卦之心,肯定在熊熊燃烧,不刨根问底,是决不罢休的,于是告诉他,那个女人就是我曾经提起过的杨小懒,也就是邪符王杨二丑的女儿。

  我说的是实话,没想到刘老三却嗤之以鼻,摇头表示不信:“你娃哄鬼咧,当老夫不晓得是吧?那杨小懒才十六岁,而从地牢里走出来的那女人,足有二十五六,你当人是西瓜咧,催点肥料就蹭蹭往上长啊?”

  我见刘老三不信,便将此事的来龙去脉给他讲清楚,在得知杨小懒曾经被一埋葬了白莲教舵主的墓中老鬼附身之后,刘老三这才勉强相信,沉吟:“如此说来,倒也可以解释她为何一年时间的变化为何这般大,也晓得你脖子上面的这鬼啃黑印,是为何来的了。”这个家伙是算命的出身,没事就喜欢藏着话头,我没办法,求他破解,刘老三推阻四,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给我开出了条件:“帮你解开这鬼啃黑印,倒也不是什么麻烦事。不过情分归情分,生意归生意,我刘老三对你真不错了,忙活到头,那饮血寒光剑,居然就这么给你了,若以后你发达了,可得帮我办三件事情才行。”

  这家伙当真是想像使唤一字剑那般弄我,我心中不愿,跟他讨价还价道:“三件太多,一件行不行?”

  我本以为那家伙寸土不让,却不料他嘿然间就答应了,反问了我一个问题:“嘿,二蛋,你小子不错啊,这么小就有女人缘。那我问你一个事儿,那女人啃你的时候,爽不爽?”

  这人别的事儿倒也好说,唯有一提起这那男女之事,满脸的猥琐,让人十分难以接受。

  不过我想到他的厉害之处,倒也没有隐瞒,老老实实地说道:“嗯……爽!”

  刘老三瞧见我这般老实,一拍大腿,哈哈笑道:“行,二蛋,冲着你这实诚劲儿,老夫今天就给你打个五折,帮你讲一讲了——那杨小懒呢,之所以会变成这般模样,是因为她身体里面多了一头恶鬼,吸食她的阳气,加速了她的衰老,以至于一年之内,长了快十岁,如果她再这般下去,恐怕活不过四五年,就会阳气枯竭而死。不过女人嘛,先天还是有优势的,特别是像她这么漂亮的女人,只要豁出去,倒也不愁——她这次来找你,恐怕也是看中了你的童阳之身,还未破戒。此事并不复杂,只需吞服半斤生大蒜,然后姜汤熬煮过后擦拭身体,阴气自然便会消解的……”

  我心中郁闷,大蒜能够驱腥去邪,生姜能够活血化瘀,这都是最基本的法子,然而就是这两句话,结果我就欠了刘老三一个承诺。

  难怪那个家伙答应得这么快呢,说不定我去问于大师或者一字剑,人家随口便会告诉我了。

  刘老三吩咐完,自个儿跑到于大师的房间睡觉去了,旁边的南南倒是肯帮忙,去弄了一大摞的大蒜来,还去厨房帮我煮熬姜汤,这少年话语不多,手脚却十分勤快,给我的感觉,跟我那哑巴哥们挺像的,也讨人喜欢。当时已经到了后半夜,大人们相继睡去,而我和罗大屌则还在葡萄藤下面的石桌前坐下,一边剥蒜,一边聊天。

  对于未来,罗大屌有些彷徨,他曾经在集云社待过一段时间,晓得这江湖行内,并不平静,稍有差池,就会殒命。这跟他之前的生活,天差地别,不过今天那个琳琅真人苏冷的表现,也让他憧憬不已,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有了如此的身手,衣锦还乡,却也是风光无两。他心中忐忑,惶恐不安,嘴里面的话儿便多了起来,一会儿忧心忡忡,一会儿又浮想联翩。

  我先前虽然有些羡慕嫉妒,但是看到罗大屌有一个好的前程,却也是替他高兴,安慰了好一会儿,再想想自己,心中又有些难过。

  此去经年,罗大屌已是名门子弟,而我呢?我陈二蛋身负十八劫,能不能活到十八岁,都还是一个谜题呢。

  我心中伤怀,口中又嚼着大蒜,泪水都往心底留,拉着罗大屌说了好久的话,那话儿啰哩啰嗦,至今已然记不清楚,大概的意思,便是“苟富贵、勿相忘”之意,罗大屌信心满满,拍着胸脯说自己进了龙虎山之后,一定好好混,到时候,把我也接过去,他当龙虎山老大,然后给我个一字并肩王坐一坐,就像隋唐演义里面的靠山王杨林一样。

  那夜我和罗大屌谈了很久,畅所欲言,说的话抵得上我在单位闲聊一个月的还要多,那个时候的我们,现在回想起来,都感觉好单纯。

  那是我跟罗大屌最后一次促膝长谈,他并没有再待几天,次日中午的时候,因为琳琅真人有急事返回龙虎山,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与我道别,便离开了金陵。而后我因为伤势,也获准不用上班,直接搁宿舍里休息。我倒也是个闲不住的人,没事就整天跑于大师那儿,不过我去那儿,一不是惦记那把让许多人眼红的饮血寒光剑,二不是要跟刘老三拉什么关系,主要的,是跟一字剑黄晨曲讨教些功夫。

  我认识的所有人里面,一字剑绝对不是功夫最高强的,也不是手段最厉害的,他虽然能耍得传闻中的飞剑,但基本上一剑过后,腿都要软,不是逼急了,轻易不会使出来,但是我却不知道为了什么,跟他特别投缘,而他也肯指导我一两手功夫,让我不只是凭着一股血勇,和蛮力上前争斗。

  那天在集云社的经历给了我很强烈的刺激,一个人,如果没有本事,谁都能够欺负你,不但生死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就连节操这玩意,都保留不得。我先前心忧畏惧,没有怎么修习种魔经注解,不过这回即便有人拦住,我也得咬着牙上了——因为之前,我在金陵闲适无忧,但是杨小懒和集云社的出现,让我顿时就感觉到危机重重,一点儿也不敢马虎,即便修魔会有后患,但是此时也顾不得了。

  刘老三把这些看在眼里,但他除了劝,也没有办法,不过他总是对一字剑说道:“这个家伙,以后若是真成了一个魔头,你可得为民除害。”

  一字剑嘿嘿笑,不怀好意地看着我的脖子,仿佛随时都有可能飞出一剑,取我项上首级。

  刘老三是个极为聪明之人,对于我的小心思,他多少也能够把握得请,有一天他拉着我到角落,问我道:“你是不是觉得你应该比你朋友罗大屌强许多,为何那琳琅真人收徒,选他不选你?”他这话儿简直就问到了我的心坎上去,我问他为什么,刘老三嘿嘿地笑了起来:“当初我给他摸骨,一抓那裤裆,便晓得他跟龙虎山天师道有缘。这是为何?龙虎山分属正一教符箓宗,与符箓三山中的茅山和皂阁山不同,他们一直都是国师之位,历来最重双修之法,就本钱而言,你真不如你那兄弟……”

  刘老三一席话说得我哑口无言,较劲的心思也就淡了许多,不过依旧辛苦修行种魔经注解,希望能够在杨小懒接下来的报复中,得以幸免。

  不过我整日恐惧狼来了,杨小懒却并没有来,反而是一天我返回宿舍,门房大爷告诉我,说申重白天来找了我两回,让他帮着转告我,明天早上,还会过来找我的。

  申重调到省里去了,虽然我们还在一个城市,但是彼此的联系却算是断了,我不知道他找我这么急,是为了何事,于是第二天也就没有出去,申重如期而至,告诉了我一个让我十分意外的消息——金陵大学组织科考队奔赴神农架,请求配合,省局抽调了精干小组护送,而刚到省局不久的申重奉命组建,这会儿,是过来招揽人手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