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七章 新人逐一现身

2015年6月5日 更新

  这站出来的人,哪里是什么黄锦程,根本就是荆门黄家家主的女儿,黄养神的妹妹黄养鬼。

  这女子是我在黄山龙蟒事件之时认识的。当时的她排场大得很,身边跟着一堆人,机灵古怪的,十分难缠,好在毕竟是名门之后,一身蛊术了得不说,而且品质也还算不错。只是不知道她为何要改名换姓,混进这儿来。

  我看着那小姑娘朝着我眨眼睛,突然想起了她之前跟我说的话语,以及黄养神临走之前,欲言又止的话语。

  敢情她还真的是想到我的手底下来干活儿啊?

  虽说我对于黄养神这个人还算是比较认可的,不过对于他身后的黄家,却并不是那么的放心,要晓得黄家双杰之中,黑道的黄公望可是现任的邪灵右使,而即便是混白道的黄天望,我也是在他手上吃过好几次亏。

  事实上。对于一直以势压人的黄天望,我打心底里,就不会很喜欢,甚至可以说是厌恶。

  这种情绪一直延续到了荆门黄家身上去,也是正常的。

  倘若说荆门黄家想要塞一个人进我这特勤一组里面来,我是万万不肯同意的。这也是黄养神在最后都没有张那个口的缘故。

  不过……

  荆门黄家就算是再没有人,也不可能那黄养鬼这么一个千金大小姐过来当卧底的。

  犯不上。

  从黄养鬼的养蛊人身份,我就可以看得出她的这个性格,应该自小就是离经叛道的,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她并没有跟黄家打招呼,私底下跑过来应征的。

  这事儿闹得,倒真的有些让人头疼了。

  我板着脸,不跟朝我挤眉弄眼的鬼鬼有任何互动,而接下来的比试,布鱼也是一路过关斩将。没有再发生任何意外,一直轮到了鬼鬼。

  我知道鬼鬼最厉害的,应该就是她的巫蛊之术,本来想着中止比试,不过临时想了一下,还是觉得不阻止为好。

  让布鱼摸一下底,也是不错的选择。

  布鱼认识黄养鬼,所以鬼鬼一走到跟前来,他就看出来了,朝着这小女孩儿点了点头,笑道:“你也来了。不错,开始么?”

  鬼鬼点头,刚一扬手,布鱼便说道:“你别放蛊,我这里有驱邪符,怕伤到它。”

  被布鱼一语点破,鬼鬼展颜一笑,点头说道:“也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以手脚功夫决胜负。”

  她话语一落,人便朝着一阵疾奔,冲着布鱼的胸口拍去。

  布鱼回手来挡,那女孩儿却是借着力道,一个翻身,直接跃到了布鱼的头顶之上,然后一个回旋,从天上往下攻击而来。

  鬼鬼一出手,我便知道她的轻身功夫,估计也就比小白狐儿稍差一些。

  到底是出身荆门黄家的大家闺秀,果然不凡。

  要晓得,小白狐儿的轻身功夫了得,那是因为她本身就是洪荒异种,并非人类,身体的很多构造,跟我们完全不同,很多时候,是可以完全违背科学和重力制约的,而鬼鬼则纯粹就是凭着一口气来处理的。

  这不但需要从小的练习、厉害的法门,还需要一个根骨和悟性。

  没有后面那个,再厉害的背景,都没有用。

  身法一厉害,打起架来自然是绚丽无比,一会儿飘东,一会儿落西,这小姑娘儿身穿白色劲装,像蝴蝶一般满场飞舞,愣是让布鱼够都够不着。

  不过别看鬼鬼身法变幻莫测,但是她并非一味的闪避,冷不丁出一招,还直指要害。

  不过布鱼的临战经验,要远比这小姑娘儿丰富许多,面对这种华而不实的手段,他倒是并没有太多的动作,只是时不时地转身,对着鬼鬼,双手微张,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如此过了好几分钟,布鱼终于趁着鬼鬼一个呼吸未稳,一个箭步而上,欺身上前,猛然朝着鬼鬼抓了过去。

  他这一抓,宛如猛虎下山,气势斐然。

  不动则已,一动如雷霆万钧之势,这使得存心炫技的鬼鬼顿时就有些把握不住,慌了手脚,不过好在她的基本功扎实,在布鱼即将把她给抓住的那一刹那,使了一个极为漂亮的分身术,化作一道残影,从布鱼胯下的缝隙闪过。

  这一招使出,旁边围观的男面试者都忍不住出身叫好。

  我瞧见布鱼回过头来,正要作势再扑,笑了笑,晓得这场比斗,恐怕要变成老鹰捉小鸡了,于是吩咐旁边的董仲明,让他叫住比斗,就此停止。

  旁边的宋司长不明就里,看着我,试探着说道:“这个黄锦程,倒是蛮厉害的啊?”

  我苦笑着说道:“宋头儿,这回你可是看错了,她哪是什么黄锦程,根本就是二组组长黄养神的亲妹子,荆门黄家家主最疼爱的宝贝女儿黄养鬼。”

  “啊?”

  宋司长被我说得一愣一愣的,仔细一看,方才笑着说道:“我说呢,怎么看着跟简历上的照片有些不像啊,哈哈,哈哈……”

  他尴尬地笑着,我顿时就猜到了,估计黄养神在我这里张不开口,跑到宋司长那儿去烧香了。

  我板起了脸而来,叫苦道:“宋头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特勤一组,从来都是冲锋在第一线的,危险得很,说不定哪天就有兄弟死在任务里了,你给我发配这么一个大小姐来,我收还是不收?真要想加入特勤组,不如去她哥那儿,你说呢?”

  宋司长被我一语点破,倒也不脸红,赔笑着说道:“老陈,这你就不知道了,人小姑娘指名道姓,就要加入你这儿,我有什么办法?”

  我皱着眉头说道:“我这儿庙小,可装不下这大佛。你说要是出任务的时候,但凡出点儿什么事情,我怎么跟黄养神交代,怎么跟荆门黄家交代,怎么跟大内的那一位交代?”

  宋司长挥手说道:“养神那边跟我说了,他妹妹皮实,该怎么办怎么办,跟正常人一样,不用交代什么。”

  我呵呵一笑,不说话,宋司长心虚地说道:“得,反正话我还是跟你带到了,要不要,自己看着办吧。”

  我没有说话了,而经过一上午的武试,根据各人的表现,总共从一百多号人里面,挑选出了三十人来,准备进行下午的面试,而至于其他落选的人,也没有关系,在南郊基地的公共食堂里提供一餐午饭,然后由人带着参观基地的训练场,也算是没有白来一趟。

  把武试摆在前面,也使得落选的人不至于太过于抱怨,毕竟本事不如人,没有被挑上,也是正常的。

  午饭过后,下午一点钟,由宋司长、我以及一组负责人张励耘,对接下来的三十人进行面试。

  所谓面试,其实跟普通的应聘面试差不多,提一些问题,然后测试一下面试者的思维、意识和反应能力,而除此之外,我还会根据相学的东西,对这人进行一部分推算。

  这个就是跟普通面试不一样的地方。

  说句实话,面试这活儿,其实还是蛮爽的,就是可这劲儿地折腾面试者,让他们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快速的反应,真的是一件比较有趣的事情。

  同时,我还会根据每一个面试者的特长,进行临时性考验。

  比如一位叫做纪忠良的男子,档案上说记忆力特别强大,我便在问完面试话题之后,不动声色地问他,说刚才带他进面试室里来的朱雪婷,今天是什么样的穿着。

  他的回答并没有让我失望,从上衣到裤子、再到首饰和鞋子、袜子,都分毫不差,甚至还根据这打扮,对人进行了一部分的性格分析。

  当他说到朱雪婷性格泼辣,心直口快,甚至很可能有同性倾向的时候,我顿时就决定这人得留着。

  不为别的,就想看一下他被朱雪婷虐的感觉。

  又比如一位叫做李何欣的女子,档案上说嗅觉超强发达,我便问她面前的三位面试官中,有一人在十分钟之前曾经去过厕所,请问是谁。

  李何欣告诉我是某人,我点了点头,这人我得要。

  至少以后谁放屁,我能够抓得到罪魁祸首。

  有趣的人许多,我们这一回是要在精英之中选拔精英,不但需要厉害手段的人,而且还得有一定的特长,因为特勤一组并不只是要打打杀杀,更多的事情,我们需要在无数的线索里面,找到一个明确的方向来。

  这就是说,我们除了武力之外,还得需要强大的头脑。

  文试比武试重要许多,每一个人,我们都试图认真对待,所以时间花得比较长,一直到了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我才面试到了鬼鬼。

  那小姑娘从门口走过来的时候,规规矩矩,十分有礼貌地跟三位面试官打招呼,乖巧得跟邻家女孩儿一般。

  我眯眼看着她,而她则淡然自若地站在那里,不骄不躁。

  过了差不多一分钟,我方才慢条斯理地开口说道:“好了,你可以走了,记得出门的时候,帮我喊下一位进来,谢谢。”

  刚才还乖巧的小白兔立刻张牙舞爪起来,瞪着我喊道:“凭什么啊?”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有朋友提醒我,再过两天,就是高考了,而我则突然想起来,天啊,道事不就是去年高考的时候开的书么?
不知不觉,一年的时间就过去了啊?
时间荏苒,幸好有你们作伴。

  1. 吃货:

    1

  2. 吃货:

    2

  3. 吃货:

    3

  4. 吃货:

    4

  5. 吃货:

    5

  6. 吃货:

    越来越缩水了。

  7. Rorschach_Ye:

    加油啊缩水狂魔

  8. 敏:

    7

  9. 我88要赢:

    8

  10. …:

    无聊吃货

  11. 陆总:

    9

  12. 季风:

    凭什么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