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八章 扩招活动结束

2015年6月6日 更新

我什么都还没有开始,就直接将鬼鬼给三振出局了,这引来了黄大小姐的强烈不满,冲着我嚷嚷着。而宋司长和张励耘也是有些诧异地望着我,不知道我为何会这般的坚决。

我没有理会她,也不给任何理由,面无表情地说道:“下一位!”

鬼鬼顿时就大小姐脾气发作了,也顾不得别的,直接冲到了桌子面前来,双手按着洁白的桌布。双眼瞪着滴溜溜圆,气呼呼地说道:“为什么不要我?”

听到这句话,我下意识地想要接一句:“因为胸太平……”

咳咳,好吧,作为一个沉稳的、威严的领导,我不能这般龌龊,当下也是平静地与她对视,淡然说道:“一定要给出一个理由么?”

鬼鬼咬着洁白的牙齿,一字一句地说道:“必须!”

我点头说道:“好,你要理由,我就给你——是。你的条件不错,独门蛊术也符合特勤一组的需求,但是唯一的问题,在于你的身份。懂么?我跟你哥是朋友,这不说,你还是荆门黄家的大小姐。而特勤一组是什么队伍,这个你知道?告诉你,我们是秘密战线中的王牌,是总局最精锐的一支队伍,也是一个随时随地都要准备着付出生命的集体,对于这一点,你清楚么?”

我的话语,一开始还比较平缓,而到了后面,立刻变得慷慨激昂起来,连脖子都冒出了青筋。双目赤红。

“来到特勤一组,并不是请客吃饭,也不是混混资历,是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地方。”

“今天的特勤一组,之所以能够有无数人打破了脑袋,想要挤进来,那是无数的前人,用自己的性命和鲜血,铸就的辉煌。”

“为了这一个荣誉,努尔、张巍、张世界、张良旭、张良馗、林豪……”

“这些一个又一个让我熟悉的名字,永远地离开了我的视野。”

“他们有的与世长辞。战死沙场;有的辗转异界,不在人间;还有的则隐姓埋名,扎根敌营,过着时时刻刻、没有一天能够睡个踏实觉的日子。”

“特勤一组,这就是我们的特勤一组。”

“这里,不是玩儿的地方!”

一口气将心底里面的话语陡然说完,情绪激动的我豁然而起,双手扶在桌面上,不住地喘息这,而旁边的宋司长和张励耘,则一脸肃穆地看着我。

特勤一组的成长,崛起、辉煌、败落和重生,是他们亲身经历过的,不过论起感情,没有一个人,有我深。

望着一脸激动的我,鬼鬼的眼圈突然就红了,咬着牙说道:“你给我听好了,倘若没有这一顿话,我没有能够入选,顶多就是遗憾,但是你这么说,我就算是拼死,也要进来。”

我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想好了?”

鬼鬼点头说道:“我想好了,早就想好了!特勤一组的事情,我听我哥说过无数回,而你黑手双城,也听他讲过无数次。你说到牺牲,小女子眼睛都不会眨,你说到困难,在我这里根本就不算是事。我不需要你为我负责,为荆门黄家解释,我就是要在这样的地方,向这个世界证明我自己——我鬼鬼,一定会比任何人都做得好,而新一代的黄家双杰,也一定是黄养鬼,和黄养神!”

我眉头低垂,坐了下来,挥手说道:“你被录用了,出去,下一个!”

鬼鬼瞧见我挥手,还待发飙道:“你敢不要我?我告诉你,要不是因为你,南海剑妖就不会没了,而要不是南海剑妖没了,我无处可去,我……哎,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我没有说话,而旁边的张励耘则笑着说道:“我们老大说要你了,去通知下一个进来。”

“要我了?”

鬼鬼这才反应过来,脸色转怒为喜,笑颜展开,兴奋地原地蹦跳起来:“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她兴奋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乖巧地朝着我们鞠躬说道:“谢谢各位考官,谢谢。”

说完,一溜烟跑了出去。

瞧着鬼鬼离开,宋司长用手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陈恳地说道:“老陈,你刚才说得太让人感动了,我听完都有些忍不住……”

我长长吐了一口气,瞧见他这模样,不由得尴尬地笑道:“瞧您,我刚才是用哄小孩儿的方式吓唬那小屁孩子呢,怎么您这儿倒是动了感情来?”

宋司长瞧见我嬉皮笑脸,恨恨地给了我一拳:“你这老小子,手段是越来越厉害了!”

领导与我亲切,我倒也并不受宠若惊,而是嘿嘿一笑道:“说句实话,抛开那身份,这小屁孩儿倒是挺合我胃口的,只不过来头挺大,要是不磨磨锐气,给她一点儿危机感,就怕日后不好管理,我这里是给她提前打预防针呢……”

说是这么说,但是此刻我的眼睛,却是浮现出特勤一组最早成立之时,那些人热情和朝气蓬勃的年轻脸孔来。

唉,时光一去不再回,往事只能回味。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

经过一天的面试和讨论,我们最终在那三十人里面,选出了十名新成员来,不过这些人还需要三个月的试用培训期,方才能够入队,成为正式的编制,也就是特勤一组的正式成员。

这些人分别是黑省何武、滇南牛波,西陕季忠良、江阴李何欣、荆门黄锦程(鬼鬼)、总局四司房梓、广南农菁菁、辽宁田学野、黔省柳西南和江浙苏冉。

一共十人,每一个人都各有特色,百里挑一的精锐。

对于这一次选拔出来的十人,特勤一组的要求是给予三天时间,处理个人的私事,而在此期间,由总局这边进行人事调动申请。

三天之后,所有人都要按时到达京都南郊基地报到,进行为期两月的封闭式训练,和一个月的实习生涯。

在这期间,出现任何严重的问题,都有可能会被遣返原单位。

至于没有选中的人,我们也会给其档案一个优良评语,并且总局这边也会对优秀的人才进行跟踪,使得他们以后受到更好的提拔和重用。

如此一来,皆大欢喜。

完成这一次扩招选拔之后,宣布名次,所有入围面试的成员都被邀请在基地的小议事厅里赴宴,共进晚餐。

宴席上,大家再不是考官与面试者的关系,而是一个系统里的同志。

原本还显得拘束的众人,在酒精的刺激下,也都变得活跃起来,不断地有人过来与我敬酒,为了就是跟传说中的黑手双城见上一面,说几句话语。

有人告诉我,说选不上没关系,今天能够和我喝杯酒,够他回去吹半年的牛。

这自然是玩笑话,不过这些人都是各地的精英,即便是不能入选特勤一组,我也得好好笼络一下,指不定以后出任务,就能够碰上。

见面是缘,所以我来者不拒。

除了我,特勤一组的其他成员也都成为了众人追捧的对象,特别是武试考校的教官林齐鸣和布鱼,则被无数人给簇拥在一起。

那些人对我多少还心存畏惧,不过对于组里面的这些人,就放开许多。

导致好多人被狂灌酒,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

借着酒意,鬼鬼跑过来给我敬酒,问我先前不想她进组,为何后面又改变了决定。

我不能跟她说实情,只是告诉她,说是看在南海剑妖前辈的面子。

尽管剑妖前辈不在了,但鬼鬼毕竟还是他认可的记名弟子。

说到南海剑妖,喝得有点儿多了的鬼鬼眼睛倏然红了,立刻就哭了起来,冲着我哽咽地说道:“谁说他死了,谁说的?”

我诧异道:“南海剑妖难道还活着?”

鬼鬼点头说道:“当然,我昨天做梦,还梦到他呢……”

这话儿说完,小姑娘自个儿就缩到了桌子底下去了。

相聚欢声无数,离去一地鸡毛。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是夜,无数人大醉而归,而我则拉着喝得有些飘飘然的张励耘,讨论起了新成员封闭式基训时的培训大纲来。

有着在华东神学院的教学经历,这个无论是对于我,还是张励耘,都是驾轻就熟的事情。

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因材施教的问题。

而除了集训之外,还有一件重要事情,那就是得仔细审核一下,不能让这里面出现太多的钉子,而即便是如此,太过于机密的事情,这些新成员也还是不能够受到太多的信任。

三天后,选拔出来的十人全部按时前来南郊基地报到,而我则让张励耘、布鱼和小白狐儿带着他们进行强化性训练。

除此之外,其余的人只要手上没有什么紧急的事儿,也将陪着一起。

这个是磨砺他们之间的默契感。

因为挑选出来的,都是各地的精锐,底子深厚,所以培训起来,进度倒也不错,并没有之前组建七剑那般困难,然而就在我等着他们完成两个月集训的时候,宋司长找到了我。

他神情严肃地告诉了我一件事情,青海洞穴那边出了岔子,特勤二组,有大麻烦了。

 

  1. 吃货:

    1

  2. 小鱼:

    救黄养神

  3. 不甚了了:

    给老黄个面子,千万别气,哈哈

  4. ^_^:

    明天就高考了,加油!

  5. 76年唐山震漏:

    亮个相

  6. 缘份天空:

    唉,人哟。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