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九章 面临生死抉择

2015年6月6日 更新

  特勤二组这一次的任务属于保密级别,我之前没有接触,所以并不是很清楚。而此刻,当宋司长将一系列资料交到我手上来的时候。我方才发现到其中的严重性。

  地点是在青藏高原东南部的“三江之源”、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的某一处山峦群落,那里曾经有一个沙加公主庙,是一千三百多年前,唐代藏民为纪念文成公主而建,那个地方叫做白纳沟。

  而在白纳沟的深处,有一处神奇的洞穴,最窄处只能容纳一个瘦小的小孩儿进入。而在洞穴的某一处地方,有一个胳膊粗的小洞,在当地的传说中,只要是善良的人,就能够在里面摸出一些值钱的东西来,换取食物和御寒的衣服。

  那个白纳沟洞穴曾经归加沙公主庙的苯教(也就是雍仲本教)所拥有,长达一千多年的时间,而这个继承了古象雄佛法的教派,也在此繁衍千年。

  一直到本世纪中叶的时候,里面的苯教教派突然举教乔迁,不知去处。

  没落之后的沙加公主庙迎来了无数的主人。然而却都不能立得住脚,而这里却又因为频频陷入诸般怪闻,最后又渐渐地离开了人们的视线。

  最近一次出现在宗教局的视野里的,是一起血尸事件。

  西南局接到当地民众报告,说在附近瞧见有血尸游弋,牧民家中的牛羊经常丢失。于是出动精锐前往勘察,终于在某一处山沟中找到了三具无意识游荡的血尸,当场击杀两个,并且将其中一个给俘获。

  被俘获的那头血尸给带回了西南局总部,由局里的高手进行回魂,结果居然将意识给找了回来,并且得到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原来这三人居然是干湿活的土夫子,也就是盗墓贼,在江湖中找到了一个山势图。

  按图索骥,他们前往白纳沟,准备从这传说中的洞穴里面。找到些值钱的古董。

  误打误撞,他们最终找到了那个神奇的小洞,不过却什么都没有摸到,于是一气之下,便用随身携带的炸药,将这小洞给炸塌了。

  没想到这么一炸,居然炸出了一条通道来。

  他们顺着通道下去,来到了一个广阔无边的地底洞穴,在那里面,居然拥有着广饶的地下森林,以及无数神奇的东西。

  他们甚至瞧见了身穿黄色长袍的人。

  只可惜他们在找寻的过程中。先后被一棵娇艳欲滴的花朵给吞噬了,结果意识丧失,什么都不记得了。

  交代完这些之后,那个被招魂回来的血人痛哭了三天,最终死去。

  因为在找到他之前,他全身的皮肤,已经被活活地剥了下来。

  据说死状特别痛苦,咽气之前,苦苦哀求工作人员能够给他一个痛快,并且还产生了幻觉,说看见了魔神在乱舞。

  这样的情况自然引起了西南局的重视,但是就组织了人手,前往玉树勘察。

  得到的回馈的确是如那人交待的一样。

  于是西南局协同有关部门,对白纳沟进行了封锁,并且派出了一支调查小组,进行了实地考察,然而这一次的探查则是极度危险的,十人小组,只剩三个人能够回来,而其中有两个则已经疯掉了。

  剩下的一个,告诉西南局的人员,说那里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穴,应该比这世界上已知的洞穴,更为庞大。

  然而里面实在是太恐怖了,宛如深渊,他们没有能够更深一步的介入。

  因为人已经快死绝了。

  对于这般重大的牺牲,西南局束手无策,于是求助了总局这儿,经过慎重决定,总局决定派出特勤二组,前往青海。

  然而这一个半月过去,终究还是出事儿了。

  和上次一样,由特勤二组和西南局向导组成的探险队在第三次深入的探寻活动中,发生了重大事故,最终只有半数人得以回返,而作为探险队的负责人,黄养神失踪,不知人影。

  现在当地一片混乱,由西南局一个业务副局长坐镇,不过至于到底是进是退,依旧没有一个定论,继续有人前往,主持大局。

  经过西南局和总局的沟通协商,一致决定由我前往青海,主持此事。

  听到这个消息,我当时沉默了许久。

  之所以沉默,是我在想那地底洞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恐怖,方才能给让身经百战的特勤二组丧失半数以上的人手,连黄养神都没有办法逃脱。

  事实上,但凡有点儿常识的人都知道,像那样的地方,其实是最危险的。

  从宋司长的讲述来看,那儿应该是一处封印之地,千百年来,一直由苯教在负责看管,而苯教的神秘消失,使得封印不再,而那几个笨贼将封印处给野蛮炸开,就像是将潘多拉魔盒给放出来一般。

  鬼知道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玩意儿?

  从前线传回来的消息表示,那个地方,很有可能直通地底。

  什么是地底?

  有人会跟我说就是地核,一个大火球,然而在修行者的眼中,那儿极有可能就是深渊,代表着无穷魔鬼存身的去处。

  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将其给封印起来。

  有了大概思路的我对宋司长问道:“这事情很急么,我的人还有一个多月才能够训练完成呢?”

  宋司长盯着我说道:“急,很急,如果有可能,你们现在就直接过去,南苑机场那边联络了二十四小时执勤的飞机,随时等候出发。”

  我盯着他,苦笑着说道:“宋头儿,你这是赶鸭子上架啊?”

  宋司长抓着我的胳膊说道:“老陈,这事儿我也是给逼到了绝路来,要知道,总局这边是刚刚接到青海那里的消息,上面的几个大佬也是才开完会,觉得只有你出马,方才能给拯救一切——你知道的,上面的人,对养神还是很关心的,想着如果时间足够,他也许还有得救……”

  说到黄养神,我还欠他一个人情呢,只是让我和他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是,居然这么快,就要还了。

  我沉吟了一会儿,点头说道:“那好,宋司长,你给我两个小时召集人手。两个小时之后,我们直接奔赴南苑机场,你看如何。”

  宋司长兴奋地抓着我的手,猛力摇道:“老陈,就知道你仗义,闲话不多说,等你回来,老哥给摆酒,给你庆功。”

  我不合时宜地回了一句道:“要是我跟黄养神一样,也回不来,你到时候派谁去救我?”

  宋司长被我一句话给问住了,愣了半天,方才沉声说道:“老陈,你是我们总局的王牌,你要是都折在那儿了,我只有两个办法,第一,就是看能否请动王老总出马,第二,就是永久性地封锁白纳沟,划为军事禁地,不让任何人靠近。”

  我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你能够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从宋司长办公室走出来,我打电话,让欧阳涵雪立刻通知所有特勤一组的成员,包括正式成员和在南郊基地封闭式培训的预备役。

  半个小时之后,在会议室里,由欧阳涵雪给特勤一组的所有人介绍起这一次突发任务的基本情况。

  介绍结束,我站起很来,双手按住台面,平静地说道:“这次行动,特勤一组的所有人,都会参加。而对于这一次的任务等级,总局那边给出的是‘S’级,也就是最高级,所以不能保证各位的生命安全。”

  听到这一句话,所有人的心都在这一刻揪了起来。

  不过人和人还是有区别的,老成员轻松地坐在椅子上,悠闲自在,而新加入的预备役则大部分都下意识地将背脊给绷得挺直。

  原来之前讲的话,并不是口号而已。

  真的是会死人的。

  随时,随地。

  在会议桌末尾的鬼鬼听到自己老哥失踪的消息,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出声说道:“老大,我们什么时候去救人?”

  我看了一眼焦急如焚的她,平静地环视一圈,然后才徐徐说道:“我给宋司长的承诺,是两个小时之后,而现在我们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要前往南苑机场了,而在此之前……”

  我故意地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具体的案情和资料,我们到当地再进行了解,而在这段时间里,诸位可以打电话,跟家人告别,并且写好遗嘱。”

  遗嘱?

  听到这个陌生而遥远的词眼,所有刚刚从地方升上来的预备役脸色都为之一僵。

  都知道总局的特勤小组是国家级的战略部队,是锋寒的利刃,而特勤一组则是那把利刃最前面的刀尖,但是这一来,就写遗书,实在是有些让人心理承受不住。

  我看见了众人的犹豫,缓缓地坐了下来,慢条斯理地说道:“当然,对于新加入一组的诸位,我这里有个特殊优待。”

  那些新丁都下意识地朝我望了过来。

  我用右手食指在桌面上轻轻扣动,平静地说道:“在特勤一组里,临阵脱逃者,杀无赦。而任何在此之前,提出退出的成员,我将不会追究任何责任,诸位可以考虑一下……”

  我说出之后,在无数深呼吸中,新丁们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而十几秒钟之后,终于有人举起了手,弱弱地说道:“报告,我……”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呃,如大家所知,这一卷,可能是多出来的一卷番外,原本的计划,是将其定为第三部的素材,不过因为被读者朋友提醒陈志程的青藏副本没有,所以强迫症的我决定把坑在这里给填上。
计划之外,不过却绝对精彩,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还是那句话,小佛倘若是挖坑不埋,你们就把我埋了,反正你们知道我现在在哪儿,对吧。

  1. 吃货:

    1沙发

  2. 吃货:

    2

  3. 吃货:

    2

  4. 依咯咯:

    希望把黄养神找回来吧

  5. 呵呵一笑:

    好久没看了,没想到这么多更了!

  6. 风铃:

    杨劫也该出场了吧

  7. 王征:

    不追了,半年后再看

  8. 奇:

    老陈也要折

  9. 神都郎君:

    在哪里

  10. 杂毛小姑妈:

    好慢好慢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