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章 思想工作先行

2015年6月7日 更新

  这个举手站起来的预备役成员,叫做农菁菁,是个身高一米八、体重超过一百公斤的女子。

  按理来说,体重超过一百公斤。而且还是女子,基本上跟肥婆是相差不远了,不过这位农菁菁却是一个意外,这重量在她的身上,全部都转化成了扎实而紧凑的肌肉,在她的身体表面凑成了宛如铠甲般的硬度。

  可以这么说,她基本上属于女版的施瓦辛格。拥有这一身横练功夫的她,跟曾经将疲惫林齐鸣撂倒的牛波相比,也相差不远。

  在武试中之所以不能脱颖而出,主要还是因为她的对手是布鱼。

  比力气,这批新人里面,没有一个人能够有布鱼这精怪化身的猛人强——事实上,老成员里面,也没有几个能够与布鱼相扛。

  而且与这一身的肌肉棒子所不同的,是农菁菁还拥有着小女孩儿一般的可爱外表。

  这就是所谓的天使面容,魔鬼身材。

  本来我对这个比较有特点的女孩儿挺有栽培的兴趣,不过她这个时候站出来。心中难免一黯。

  唉,也是,任务如此残酷,想要退出,我也不能拦着。

  一个没有铁一张般坚定意志的队伍,是绝对不能成器的。既然她提出离开,我也只能遵守刚才的约定,放她离去。

  唰!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个举手的新成员身上来,虽然刚才听到我讲解的时候,每一个新人的心里都或多或少地有一些忐忑,不过当真正有人想要提出退出的时候,都难免心生鄙视。

  是的,鄙视,既然能够千军万马,加入这样的队伍,这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职业生涯的巅峰,而在步入战场之前离去,这无疑是一辈子的耻辱。

  作为修行者来说,生死其实并非大事。

  荣誉才是。

  又或者,心中有所挂碍,有执念,一辈子都不得解脱,这个才是最可怜的。

  农菁菁一开始举手的时候,并不太动脑子,而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时,心中咯噔一下。咽了咽口水,方才发觉小脸儿发烫。

  是发烫,这位金刚芭比粉嫩的小脸在一瞬间就变得通红,猴子屁股一般。

  我不动声色地说道:“这么说,你是决定退出特勤一组咯?也没事,在非战时的情况下,我尊重任何成员的决定,既然如此,你一会儿找欧阳涵雪报备一下,准备……”

  没有等我话语说完,农菁菁突然说道:“等等,老大,我只是想去上厕所……”

  “啊?”

  我诧异了一下,有点儿搞不清楚状况:“上厕所?一会去不行么?”

  农菁菁笑了笑,像哭一般地说道:“来不及了!”

  我盯着羞得快要恨不得钻进地缝里面去的农菁菁,过了几秒钟,方才挥手说道:“好吧,你快去快回,不要耽误时间。”

  农菁菁如释重负,朝着我深深鞠了一躬,然后离去。

  望着这金刚芭比离开的背影,我突然想通了她刚才的心理活动——事实上,这个女孩子或许有一点儿思想上面的动摇,不过当她站起来,将自己暴露在无数人的目光注视下时,一瞬间,所有的决定都被集体的荣誉感和私自离队的羞耻感给打败。

  在她旁边的,是跟着自己一起摸爬滚打一个多月的兄弟姐妹。

  他们在这段时间里,承受了强度极大的集训,所有的汗水与哭泣,都是为了能够将自己磨成一把锋利的利刃。

  她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抽身离开呢?

  而且,即便是任务再如何艰险,想一想带队的这个人,他是谁?

  他可是黑手双城,所有宗教局特勤人员的偶像。

  他一定能够带着大家,活着回来的!

  想到这儿,农菁菁方才会一言不发,将自己所有的话语都塞回了肚子里面去,并且谎称自己不过是尿急。

  这实在是一个拙劣的借口,以至于她尴尬得羞红了脸。

  不过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相信了她。

  每个人的心中皆有恐惧,没有人天生强大,不知畏惧,而我们之所以所向披靡,只不过是因为我们在这寒冬之中,紧紧地抱着,挨个儿取暖。

  特勤一组,是特勤一组所有人的特勤一组,而不是陈志程一个人的特勤一组。

  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王。

  出了农菁菁的这一个插曲,我发现所有人那忐忑的心似乎都开始轻松了起开,仿佛刚才农菁菁那尴尬的举动,将所有人的紧张都在一下子给释放了出去。

  剩下的时间,大家都自觉地打电话,写遗嘱。

  这是例行公事,老成员们都显得十分平淡,轻描淡写地几句,就算是完成了,而新人则显得纠结许多,有的女孩儿说到情浓时分,甚至还落下来眼泪来。

  农菁菁回来了,跟欧阳涵雪领了一张纸,在上面用歪歪扭扭的笔迹,认真地写下“我的遗嘱”。

  很难想象一个长得如此可爱的女生,居然有这么丑的字体。

  这种反差萌,让我不由得会心一笑,而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笑意,农菁菁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慌忙低下头去,恨不得将脑袋埋到桌面里去。

  小白狐儿根本就没有啥东西可写,在会议室里转了一圈,瞧见大家写得十分认真,气氛凝重,出声说道:“你们别太紧张,放心,这事儿也没啥好写得,老大这里专门成立了一个基金,你们要是真的伤残了,除了局里面的补助,还可以获得基金的一大笔补贴,够你为非作歹好多年,而若是为国牺牲,那你的家人绝对会变成土豪的,这个放心……”

  这话儿不伦不类,不过却将所有人的心思都给变得轻松许多。

  打完电话,写完遗嘱,离出发还剩下十几分钟,我清了清嗓子,环视一张张或者熟悉、或者稍显陌生的脸孔,平静地说道:“诸位……”

  我停顿了一下,待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我脸上时,沉声说道:“先前的准备,只不过是为了预防意外的发生,正常的情况下,各位新人的封闭式集训并没有完成,所以带你们前往,只不过是现场实习而已,应该不会交给你太多的任务,有危险的事情,我会第一个上,而我不在,张励耘会上,七剑会上,剩下的才轮到你们,这就是特勤一组的风格。不过,人算不及天算,我只是想告诫一下各位,你们既然已经入队,那就在脑海里铭记,你是我特勤一组的人,关键时刻,不要丢我特勤一组的脸,因为这脸,是无数人用性命和鲜血给撑起来的,知道么?”

  “知道!”

  所有人都站立起来,血脉贲张,奋力高呼,情绪异常激动。

  我乘着这当口,平静地挥手说道:“整理装备,出发!”

  一帮新人在老成员的带领下,嗷嗷叫着离开会议室,而留下了几个主要人物在我旁边,我吩咐完欧阳涵雪和阿伊紫洛照顾好家里面之后,张励耘在旁边笑道:“老大,我没有想到,你的煽动力倒是挺强的。”

  我耸了耸肩吧,然后说道:“要是你们几个,我犯得着费这嘴皮子功夫么,都是些新人,还没有磨合,就拉上了残酷的战场,总得打点气,才能够排得上用处不是?”

  张励耘不置可否地说道:“若是抡起修为和实力,他们倒也不差,不过说道配合和默契,差点不是一点半点,不如将他们给继续扔在这儿,我们去就行?”

  我摇头说道:“不行,队伍的成型,再多的训练,都抵不过打一战来得快。”

  张励耘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而我则对旁边的布鱼、小白狐儿、林齐鸣说道:“我刚才讲的话,你们也记住,他们就是去拉练的,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让他们上一线,可晓得?”

  在任务中,最容易出事的就是新丁,而像这样的任务,跟战场基本没有什么区别,若是让他们上一线,基本上就代表着送死。

  众人对于我的想法自然一清二楚,都点头同意。

  十五分钟之后,一辆大巴缓缓驶出,我和张励耘、林齐鸣在车尾处研究刚刚从宋司长那儿拿过来的资料,而第一次出任务的新丁们,则在车里兴奋地小声议论着,激动不已,鬼鬼摸到了后面来,眼圈红红的,眼巴巴地望着我说道:“老大,我哥他怎么样了?”

  鬼鬼是黄养神的妹子,这事儿七剑与我都知道,而新成员却都不曾晓得,这是她刻意隐瞒的,就连名字,都用上那个不伦不类的黄锦程。

  此刻她忍耐不住地上前来询问,也显现出她跟黄养神的关系,应该还是比较好的。

  我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然后平静地说道:“你放心,你哥跟我,关系不错,如果有可能,我会尽力把他给救出来的。”

  鬼鬼欲言又止,看我们都不理会她,点头离开。

  大巴抵达机场,通过快速通道,乘专机离开,当飞机的轮子离开地面,腾空而起的时候,我望着机舱里面一脸兴奋的众人,心中不由得一声长叹。

  这么多人离开,又会有多少人能够回来?

  我不知道。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是考试日,高考,虽说只是决定我们未来的四年里在哪个城市打撸啊撸,但是终究还是祝愿所有的高考学子们,能够在今天考出一个好成绩。
早上是语文吧,话说,看了这么久的苗疆,语文能力,有没有提高一点啊?
别跟我说这并没有卵用啊?

  1. 我88要赢:

    大沙发

  2. 我88要赢:

    2

  3. 依咯咯:

    一场恶战,不是那么容易打的,要想特勤一组全身而退,估计不是那么容易,也许布鱼就折在了那里。

    • 莫小奈:

      挂你大爷,在蛊事里还好好的

    • 无语:

      也许你就没看过苗疆蛊事

    • :

      布鱼在蛊事里还好好的

    • 游客:

      乌鸦嘴

    • 弥勒:

      自作聪明,蛊事里七剑都好好的在呢!

  4. 娜娜:

    就是没什么卵用吧

  5. 大湿兄:

    前面说是陈志城的特勤一组!后面又说不是 是所有人的特勤一组

    • 晨风-依旧:

      既矛盾有统一,可以理解为前面讲为了凸显大师兄不可撼动的地位,后面是为了凸显集体荣誉感。两个都没错。

      • 大湿兄:

        你不能为了凸现集体荣誉感而写前后矛盾的东西!一定要凸现集体荣誉感 大可换一种方式,还有即矛盾又统一什么鬼?

        • 一人敌:

          是傻逼么?还是文盲?陈志程的特勤一组和所有人的特勤一组是从不同角度上、不同情况下说的,前者凸显领导力后者凸显荣誉感。怎么总是有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傻逼存在呢,免费看书吧还整天乱吠

          • 大湿兄:

            你这种脑残我一个字都不想跟你多回!

  6. 大湿兄:

    他在向我表达了一个观点,那就是特勤一组,永远都是带着陈志程特色的队伍,这支队伍除了必要的章程之外,是完全靠着我意志来打造的。

  7. 大湿兄:

    特勤小组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单位,实行的是领导责任制,也就是说,不管上级领导如何安排,这里面最终说了算的,就只有特勤小组的负责人。  自己的兵自己挑,因为这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面临重大突发事件的队伍,要是人浮于事,拉出来不能打仗,就是白扯。  从某一种意义来说,在特勤一组里面,我就是天。

  8. 太平:

    看苗疆和考语文有什么卵关系

  9. 考试虫:

    考试考完,额不是说为了上什么样大学,而是为了,说。在未来的3年内,在什么样的环境?你什么样?对的人,认识感受什么样的磁场。

  10. 江伟波:

    大哥,你介绍的养鬼为祸搞什么三百几就没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