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一章 恐怖的白纳沟

2015年6月7日 更新

  一路辗转,等赶到玉树白纳沟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

  临时指挥所设立在沙加公主庙的原址,当车队抵达之时。负责联合指挥的西南局赵潇副局长已经在此等待,而跟他一起的,还有总局特勤二组的临时负责人黄文兴。

  赵副局长我之前有打过交道,不过算不上熟悉,而黄文兴在总局里属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那种,但是关系很一般。

  此人在二组的地位跟张励耘差不多,在很多时候。负责二组实际的运营工作,而同样出身黄家的他,则属于荆门黄家为了确保黄养神的地位,而特地派出来保驾护航的家臣。

  对,就是家臣,据我所知,黄文兴原本不姓黄,这个属于赐姓。

  荆门黄家家大业大,养了许多门客,而黄文兴则属于这些门客的后辈之中,比较有出息的佼佼者。

  能够作为坐在这样的位置。自然有着一番本事。

  从修行上来讲,黄文兴的手段,其实比黄养神要更加厉害,在我看来,他甚至有着堪比茅山长老的修为,而他的年纪。方才四十来岁。

  荆门黄家,果然名不虚传。

  双方在沙加公主庙前握手,望着我身后偌大的阵仗,一直处于焦虑状态的赵副局长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握着我的手不放开,激动地说道:“陈司长,你能够亲自带队来,我终于就放心了。”

  我沉声回道:“赵局,你放心,我一定尽力完成任务。”

  时间紧迫,双方也来不及多做寒暄。简单地介绍完毕之后,我让赵副局长找人安排十位新人暂歇,而我则和七剑直接来到了临时指挥所中。

  之前事发突然,我这里只有一些基本资料,其余的情况都不是很清楚,当我坐下之后,赵副局长跟我介绍起这边的具体情况来。

  白纳沟一带,因为有着矿脉干扰的缘故,所以根本就没有通讯信号,就连在白纳沟外围的沙加公主庙也不例外。

  为了保障这儿的通讯,临时营地运来了两台信号增强器。勉强能够跟外界联络,不过只要是一进了山沟子,就很难有办法进行沟通了。

  目前他们这里已经跟有关部门联络,从锦官城军区抽调出一个连的部队来进行协防,加上七七八八的人手,差不多有一百五十人左右,这些都只是负责保障临时营地的,而西南局这边派出了二十人的队伍,加上特勤二组的人数,之前总共加起来有二百多人。

  不过这是在事发之前,特勤二组这一次的探险失利,超过三十人折损在了那地穴之中,而这里面,则包括特勤二组的负责人黄养神,和西南局行动处的负责人何沐。

  损失重大。

  赵副局长在向总局求援的同时,还通过有关部门与锦官城军区取得联系,将会再有一个连队的战士赶来。

  白纳沟这边的天气情况十分恶劣,昼夜温差十分巨大,白天的时候穿着件单衣还觉得有些热,而一到夜间,只要进山沟子里去,就能够冻得浑身直哆嗦。

  这样恶劣而诡异的天气情况,显然是不适合普通的战士,而除此之外,白纳沟复杂而多变的地理形态,也将大规模搜索的方法给排除在外。

  白纳沟属于雄伟崇宏的巴颜喀拉山衍伸地形,它是一条广饶无际的大峡谷,两边的山脉不见边际,矗立于青藏高原的辽阔苍穹之下,到处都是百丈悬崖,深入其中,倘若不是熟悉地形的当地人,很容易就会迷了路。

  事实上,这儿的确是远近闻名的险地之一,不知道有多少牧民因为追赶牛羊,而迷失于峡谷深处,最后再无归还。

  赵副局长将大致的情况跟我们讲明之后,由从白纳沟地底巨穴逃出来的黄文兴,给我们介绍具体情况。

  这一次的探险,特勤二组死伤大半,而剩下的人,则是由黄文兴给带回来的。

  刚才光线昏暗,我看得不是很清楚,然而这会儿仔细一看,方才发现,他的脸色发白,嘴唇发紫,显然是受了重伤。

  我问他身体如何,黄文兴摇头苦笑道:“我一条贱命,休息一下就好,可惜黄组长了……”

  黄文兴告诉我,他和黄养神来到白纳沟之后,在经过详细的勘探和计划,并且几次的短线程的探索,终于在昨天展开了真正的进入,一开始很顺利,他们在大峡谷中找到了那个传说中的洞穴,并且找到了被盗墓贼炸开的通道口,从那里一路往下走,确实是来到了一个广阔的地底洞穴,越过罡风地带,抵达了传说中的地底森林。

  之前的一切,都十分的顺利,所有人都在为这神奇的地底森林而震惊,黄养神甚至跟黄文兴谈起,希望能够回头找来科学院的院士,对这里进行考察。

  如果能够将这里的东西公诸于众,这将是科学界里一件震惊世界的大事。

  然而好日子很快就结束了,他们瞧见了一头脚踏祥云的四不像。

  这四不像并非动物园里关着的麋鹿,而是神骏丰采、脚踏祥云而飞的瑞兽,是传说中的物种,瞧见这东西,众人顿时就激动了,准备将其生擒了带回去。

  这玩意,一身是宝。

  就是在这个时候,黄养神做出了一个致命的决定,那就是将这三十多人的探险队伍,进行分兵包围。

  黄文兴不知道黄养神到底碰到了什么,他在一片蓝色苔藓林中碰到了十几个黑面红袍。

  这些人打扮有点儿像是喇嘛,不过黄文兴感觉更多的,像是萨满。

  因为这些人的脖子上面,挂着一串骷髅头。

  那种骷髅头是特制的,有点儿像是嘎巴拉碗,表面镀金,而且从大小来看,绝对是用婴儿的颅骨来制作的。

  对方一言不发,直接上来就打。

  冲突一触即发。

  作为特勤一组这样的精英团队,碰到过无数的困难和恐怖,哪里会惧怕这些野人一般的家伙,当下也是立刻还击,一开始还能够压倒对方,然而随后一个戴着花羽冠的家伙举起了手中的骨杖。

  无数的兽吼从黑暗的洞穴中传了出来。

  黄文兴看到了密密麻麻的长蛇,还有浑身都是绿色鳞甲的长尾蜥蜴,还有无数毛茸茸的野兽。

  当他们的阵型被冲散的时候,队伍一下子就垮了。

  黄文兴拼死阻拦,不过最后却不得不在死伤大半之后,撤回了约定的集结点来,而在这里,他碰到了黄养神队伍里面的几个残兵败将。

  从他们的口中,黄文兴得知黄养神碰到了一阵遮天蔽日的黑风,还有无数的爬虫,漫天的鬼灵在歌唱。

  勉强逃回来的那几个吓得浑身哆嗦,一点儿都没有精锐模样。

  再三决定之后,黄文兴并没有莽撞地带着队伍前进,而是选择了折回来,寻求援兵。

  说完这一切,黄文兴的脸色有些僵硬,我看了他一眼,能够明白他心里面的负担,要晓得,作为荆门黄家派去保护黄养神的家臣护法,他带队离开的这种行为,从法理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却根本没办法跟黄家交代。

  也就是说,倘若黄养神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他黄文兴难辞其咎。

  荆门黄家的势力到底有多庞大,三言两语是说不清楚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黄文兴以后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

  所以此时此刻,最希望我们赶紧过去援救的,自然就是他。

  不过能够在特勤二组里面干这么久的领导,黄文兴自然是个精明而谨慎的人,他并没有对我进行任何催促,而是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讲述完成之后,对我说道:“陈司长,我这里没有任何问题,你什么时候前去,文兴甘为门下走狗,代为指路。”

  对方的姿态低到这里,我也没有太多的话语,而这时赵副局长也满怀期冀地问我道:“陈司长,你看救援行动什么时候能够出发?”

  我看了一下时间,对他们说道:“一组千里奔波,人困马乏,需要休整一下,而现在离天亮也只有四个小时,不如等待明天天明,我们再出发不迟。”

  黄文兴自然是希望我们即刻出动,不过也知道这实在是太勉强人了,我能够这般说,也实属不易,伸手与我相握道:“陈司长,辛苦了。”

  他的手有些凉,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关心地说道:“老黄,你身体没问题么?”

  黄文兴收回手,摇头说道:“没事!”

  双方确定好时间后,黄文兴留一个熟悉情况的部下在此开会,而自己则下去抓紧时间休息,而赵副局长则召集人手,开始为我们这一次的援救行动制定起计划来,我留了张励耘在此,而让其余人出去,让等候着的新成员找地方休息。

  为了避免发生太多的意外,我和赵副局长对于这一次的援救行动,制定了比较详细的计划,对于许多细节,也在不断地争论。

  不知不觉,我们在临时指挥所待了一个多小时,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门那儿有一个小沙弥闯了进来,急匆匆地对着我们喊道:“不好了,不好了……”

  说话间,外面有枪声传来。

  哒哒哒、哒哒哒……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高考第一天,也是苗疆蛊事完结的日子……
不知不觉,人就难免有些惆怅啊……
学生党人,考试感觉如何?

  1. 我88要赢:

    1

  2. 我88要赢:

    板凳

  3. 76年唐山震漏:

    板凳

  4. 我88要赢:

    地板

  5. 我88要赢:

    唐山大哥你是好样的

    • 76年唐山震漏:

      俩板凳也不错

  6. 黄养神:

    沙发

  7. 大师兄:

    发生什么事了

  8. 单曲回放:

    从天涯追过来的,看着过瘾!

    • 弥勒:

      不要脸!这是多说免费阅读,估计蛊事的时候你也是看的免费,何来从天涯追过来?

  9. 陆左:

    锦管成?一字剑不是在那里吗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