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二章 神眠之地勿入

2015年6月7日 更新

这小沙弥是沙加公主庙里面的小喇嘛,他们方才是此地的主人,而我们这些人,不过是借住此处的过客而已。

只可惜。这些喇嘛并没有获得之前苯教的传承,对于白纳沟深处的那个洞穴,只知传闻,而并没有太过于深入的了解,虽然也有修行者,不过修为却并不算高明,就连着庙里的座师。也只不过是灵修之人,武力缺乏。

所谓灵修,就是过多的集中于精神领域的开发,对于身体机能的扩展,实在有限。

听到这枪声,我们当下也是搁置了所有事情,匆匆走出房间。

我们一出来,正好碰上有人跑过来,赵副局长沉声喊道:“毛文熙,慌里慌张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被叫做毛文熙的男子冲着赵副局长说道:“赵局。战士们在外围布防的哨卡被人袭击,现在那些人冲着这边过来了,天太黑,看不清楚有多少人。”

“什么?”

他的汇报,使得我们所有人的眉头都皱紧了起来,要晓得。即便是我的特勤一组还没有来,按照这里的布置,就算是来一两百人,都绝对是攻不下,而人少的话,绝对就是来送死。

问题在于,在国境线内,哪儿冒出这么多敌人呢?

有点儿莫不清楚状况的赵局沉声说道:“你带路,我们过去看看!”

等我们赶到庙前的时候,枪声已经结束了,却见前方的台阶下。有十几个身影在晃动,而张励耘则在这七剑成员,在这些身影之中来回穿梭。

我居高临下地望了过去,瞧见这些身影死气弥漫,显然都是些死尸。

或者说,是僵尸。

在寺庙这样神圣的地方,居然会招惹僵尸,这当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而十几秒钟之后,七剑停下了脚步,张励耘来到人群跟前来。手中的长剑朝天一指,沉声喝念道:“伏!”

一语言罢,诸多身影全部跌倒在地,唯有七剑屹立当场。

赵副局长带头鼓起了掌来,冲着我恭维地说道:“到底是陈司长带的兵,一出手就非同凡响啊!”

我客气两句,正待说话,却见到旁边有一个人冲进了伏倒的人群中,将其中的一具尸体给翻了起来,顿时就震惊了,惊声喊道:“老曹,老曹,怎么是你?”

这个喊叫的人我认识,他就是在当初在总局大楼跟林齐鸣打架的其中一员,似乎叫做徐仕斐。

没想到他居然活着回来了。

之前的那件事情,全部都是张圣坤在主导,所以对于其他的成员,无论是我,还是总局政治处,都没有过多追究的意思,所以他得以随队而来,不过瞧见他这架势,仿佛这些尸体里面,有他认识的人?

就在我心生疑虑的时候,又有几个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翻看这些尸体,分别都叫出了他们的名字来。

这些名字,有的我没听过,有的我则多多少少有些影响。

这些人,都是特勤二组失踪的人员。

我沉着脸,纵身跃下,来到了伏卧在地上的尸群中间来,瞧见这些人每一个都是血肉模糊的,一开始还看不仔细,此刻认真瞧去,原来他们的皮肤,都好像被活活地剥了下来一般。

人倘若是没有了皮肤,血淋淋的全部都是肌肉,当真是难看得很,而好多血尸身上分布着枪眼,却能够走到此处来,也的确诡异。

我想起了引发此次事件的倒霉贼,只不过他被发现的时候,还活着,而这些人,都已经死去了。

张励耘走到我跟前来,对着我说道:“老大,这些人,应该是中了某种毒素,或者类似于寄生虫的东西。”

他伸出长剑,朝着旁边的一具血尸身上刺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旁边,朝着他狠狠一撞,张励耘能够感觉到,稍微地闪开了一下,不过却长剑却落了空。

我抬头看去,却见冲着张励耘撞来的那人,却是刚才痛哭的徐仕斐。

黄文兴听到消息,匆匆赶了过来,瞧见这一幕,冲着徐仕斐怒骂道:“小徐,你在干嘛,滚一边儿去!”

那徐仕斐也是个刺头,被黄文兴劈头盖脸地骂着,依旧不服气地大声嚷道:“特勤一组很了不起么?这些是我的战友和兄弟,即便他们死了,也不能让任何人动他们的遗体。”

这家伙做得鲁莽,然而无论是我,还是张励耘,却都没有责怪他的意思。

事实上,一直冲锋在第一线的我们,最能够理解这种死去战友的痛苦。

不过黄文兴似乎有些害怕我们因为这点儿小事情,就不肯尽力去地底巨洞搭救黄养神,从上前来,一把揪住徐仕斐的脖子,怒声吼道:“你知道个屁,这些已经不是你的战友了,要是的话,他们会袭击外围的岗哨?你到底长了脑子没有?”

一语惊醒梦中人,想起这些血尸冲着这边杀将而来的情形,徐仕斐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他嘴里咕哝了一句话,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去。

没有了徐仕斐的打扰,张励耘伸剑,在那尸体的脊柱上面轻轻一划,然后从里面挑出了一根四十公分长度的蓝色长虫来。

这虫子有点儿像是蚯蚓,两边都是头,身上有好多螺纹,全身鞭毛,使得它在能够紧紧附着于任何地方,而被挑出来之后,它在剑尖之上奋力扭动着,似乎想要沿着剑身爬过来。

这虫子爬到一半的时候,张励耘微微一震,将其击飞,接着挥出几剑,将其斩成数段。

断成数截的虫子在地上翻滚了好一会儿,方才奄奄死去,而周边留下的蓝色浆液,却散发出一种极为古怪的刺激性臭味,让人闻到,有一种恶心欲呕的感觉。

我回头,在人群中巡视一圈,将黄养鬼给找了出来:“鬼鬼,你过来,认一下这是什么玩意儿?”

黄养鬼是个养蛊人,倘若说这个世界上,有谁对于虫子这玩意最为了解的话,莫过于这一帮游走在修行界边缘的蛊师了。

巫蛊之祸,延续千年,出于种种原因和误解,历朝历代对于这些人的打击从来都不曾断绝,使得养蛊人这种修行方式,变成了极为罕见的存在,不过每一个养蛊人,都有着极为隐秘的传承,对于这世间的真相,知道得更多一些。

黄养鬼走到了我的跟前,蹲下,毫无顾忌地用大拇指和食指揪起半截虫身,揉了揉,又放在鼻子里闻了一下,很肯定地对我说道:“恶魔僵尸虫。”

我眉头一挑,说道:“解释一下。”

黄养鬼摇头说道:“很难讲,这东西我只是在师父的典籍里面看到过,它是一种来自地底的神秘爬虫,通常会在某种艳丽的曼陀花身之中,一旦进入动物的身体里,就能够操纵行动,而之所以叫做恶魔,是因为植入身体之后,它会攻击所有一切的活物——它消失了五百多年,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见着呢……”

我皱着眉头说道:“怎么处理?”

黄养鬼说道:“这虫惧火,用篝火将其烧掉就行,不过尽量不要用手接触,它拥有发达的口器,很容易钻入人体的。”

我回头看了一眼赵副局长,他点头,朝着旁边的人吩咐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找柴火?”

黄养鬼看着束手束脚的众人,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交给我来处理吧。”

她从怀里掏出一只陶笛来,放在口中,轻轻地吹动起来。

随着她的吹动,那陶笛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如泣如诉,而随着这声音的响起,那些躺倒在地的尸体居然直直地站了起来,而鬼鬼则在前面领着,将这些血尸给挨个儿地赶到了左侧的一处平地处去。

赵副局长的手下十分精干,很快就生起了一场篝火,鬼鬼吹着陶笛,将这些血尸一个接着一个的送入火堆之中。

黄文兴、徐仕斐等原特勤二组的成员,则拿着一个个的盒子,等着这些尸体化灰之后,捡点骨灰回去,也算是将这些战友给接回家了。

场面十分肃穆,然而就在烧了第五具尸体的时候,突然有一具血尸在火堆面前停住了,缓缓地回过了头来。

一开始我们都不曾注意,以为还是在鬼鬼的操控之中。

然而等到它伸出双手,朝着鬼鬼走去的时候,我们方才发觉到不对劲,而就在我准备上前的时候,那家伙突然一下子,就将鬼鬼给扑倒在了地上去。

鬼鬼奋力挣扎,而那血尸则将其死死地按着。

这个时候,离得最近的林齐鸣出手了,手中的玉衡剑精准无比地将那血尸的双臂给切了下来。

失去了臂膀的血尸,对鬼鬼不再有拘束效果,被她双腿一蹬,朝着火堆跌去。

然而就在它跌入火堆之前,脸上突然挤出了诡异的笑容,冲着我们所有人叽里咕噜讲了一长串的话语来,紧接着,它被跳跃的火焰给吞没。

我上前将惊魂未定的鬼鬼给扶了起来,回头问道:“谁知道它说了些什么?”

先前过来通知我们的小沙弥小脸发白地说道:“它讲——神眠之地,勿入,不然,滔天大祸,不期而至。”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1. 1:

    1

  2. 啦啦啦:

    这是哪回事?

  3. 短。。。。。:

    短………………..

  4. 魅魔:

    哦买嘎

  5. 晨风-依旧:

    这是哪位蛊神的神眠之地啊?

  6. 76年唐山震漏:

    前十

  7. 依咯咯:

    苯教的地盘,别搞出印度阿三出来。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