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三章 辗转抵达洞穴

2015年6月8日 更新

小沙弥的汉语并不流利,所以说起话来,显得格外的突兀,在这样的夜里。鬼气森森的,让人不寒而栗,止不住地生起那鸡皮疙瘩来。

神眠之地,指的是那个地底巨洞吧?

那么,这些血尸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应该就是被特意指派过来,对我们进行警告的了。

我背着手。看着这句独特的血尸跌落熊熊的烈焰之中,火焰将它的身躯给燃烧,接着能够看见一条长约一米的恶魔僵尸虫从里面奋力挣脱出来,仿佛要朝着外面挤出,结果却被烈焰舔舐,最终化作一团浓浆。

这血尸之所以能够突然暴起,恐怕就是跟附着在脊柱上面的这条格外修长的虫子有关吧?

我看了一眼,然后回过头来,看着一身污秽的鬼鬼说道:“你怎么样?”

鬼鬼低着头,红唇之中吐出了一条小虫子来,却是叫做阿依娜的虫蛊。这小虫蛊正在一点一点地吞噬着黏在她身上的诸般血肉,而她则有些后怕地说道:“还好它的处理机制里面,第一任务是传话,第二才是伺机伤人,我的问题倒不大。只不过,能够压制那虫子的魔性。说出这样的话来,藏在后面的那个家伙,看来很不寻常啊。”

我点了点头,心中没有一点儿恐惧,反而是浓浓的战意。

我舔着发干的嘴唇,望着这宛如奇迹的沙加公主庙笑道:“应该就是那些神秘乔迁,离开这地儿的原主人们吧,到底是什么,能够让他们放弃光明,投入黑暗,我真的很好奇啊……”

一战!

是的。从内心深处来说,我并不排斥这样的危机,因为此时此刻,我极度需要一场大战,来宣泄我已经濒临崩溃的情绪。

前段时间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很多人都以为过去了,却没有人能够想到,我的心中,已经积累了太多的杀气。

从南洋载誉回来的我,有着翻云覆雨的手段和名声,然而这些所有的一切。却被一些只懂得在背后捅刀子的家伙给无视,他们鬼鬼祟祟,他们不断撩拨,就是吃准了我只能默默忍受,而不敢太过于刚猛的反抗。

事实上,坐在那样的位置,为了所谓的大局,我不得不按循着规则来办事。

忍辱负重!

然而,这就是我内心里真正的想法吗?

错了,若是有可能,我恨不得跟那阎副局长,乃至他身后所代表的整体阶级挑战,大家提起刀子来,大战个三天三夜再说。

只可惜我倘若真的这样做了,定然会众叛亲离,就连最为欣赏我的王总,估计也会出手,亲自对付我。

我不能对抗这全世界,那么就只有找点发泄口。

面对敌人的警告,我战役浓烈。

这是旁人所没有想到的,当赵副局长过来,跟我商量是否需要推迟探索的时间,等待着大队援兵到来再说,这提议被我否决了,拍了拍鬼鬼的肩膀,让她去处理一下个人卫生,然后对着周围的人说道:“人家不欢迎我们去,那我却偏偏要去,不管怎么样,我这个人呢,对敌人就是喜欢用强的,他若是挣扎两下,我方才有感觉。”

在这个让所有人都绷紧着心弦的时刻,我却偏偏一本正经地说着荤段子,惹得众人都不由得会心一笑,紧张的气氛也从此消散了。

我返回临时指挥所,与赵副局长确定此次前往地底洞穴的人选。

首先从地底逃离出来的二组人员,必然需要跟着去的,不过因为在那儿吓破了胆,目前还能保持工作状态的只有五人,他们有黄文兴带领。

然后就是西南局与当地的向导。

上一次的联合探险活动中,西南局的损失也是巨大的,西南行动处的何沐同志,与大队的西南局人手,与黄养神一起,都身陷地底,未曾回返,这里面还包括了沙加公主庙的两位喇嘛。

不过这一次拯救行动,经过一番思想动员,他还是征集了熟悉情况的五人,另外还有三名沙加公主庙的当地喇嘛。

其中就有刚才那个小沙弥,他的名字叫做桑日勒,是这寺庙座师的关门弟子。

小家伙自小就在白纳沟长大,对于这边的地形,最是熟悉。

除此之外,赵副局长还抽调出了两个班二十个全副武装的战士出来,随同我们一起进沟,给我们提供火力支持。

仔细算一算,赵副局长这一回可算是砸锅卖铁,倘若这次行动失败的话,他可就真的难辞其咎了。

事实上,他已经有所准备了,这一次随同我们一起离开的西南局五人之中,有一个西南局鼎鼎有名的法阵大师曾显杰,老头儿修为不高,但是最擅长的一点就是封魔大阵,一旦事不可为,他就会在将那个洞口给封印住,不让里面的戾气散出来。

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对于这一点,赵副局长毫不隐瞒。

他让我保证一点,一旦确定无法救出任何人的话,立刻协助曾大师,将那洞口给封印住,不得妄动。

对于这一点,我表示了支持。

不管怎么说,牺牲都是难免的事情,而我们则是需要将这些牺牲变得有意义,倘若那洞底隔三差五地溜出血尸来,只怕大家死也就白死了。

以上是赵副局长负责统筹的人选,而我这边,也并非全员上阵。

出身总局四司的房梓、辽宁田学野和江浙苏冉三人,由于种种原因,被我留在了此处,负责协调工作。

这三人,有房梓带队,随时跟总局的欧阳涵雪保持联系。

至于其他的人,则跟随着我和七剑一起,朝着白纳沟进发,不过在我心中的想法里,这些人,将和那两个班的战士,以及曾大师一起,守在洞口处,不得进入。

名义上,他们是留在那儿接应,实际上,我终究还是觉得地底太过于危险,没有合乎我心理预期的人员,在我看来都是累赘。

一旦冲突爆发,他们帮不上什么忙不说,还会添乱。

我可没有时间为了某位惊慌失措、脱离队伍的人员,而浪费手上有限的人力资源,去找寻。

天亮之后,赵副局长聚齐了临时探险队伍的所有人手,发表了一篇热情洋溢的讲话。

赵副局长的讲话立意高、内容深,意义重大,不过篇幅难免有些长,而且还都是官样文章,听得人有些耳根子发痒,而冗长的讲话结束之后,作为此次临时队伍的负责人,他让我上台讲几句。

我没有客气,就讲了几句话:

第一,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需要听指挥,任何违抗命令的人,我会毫不留情地处理。

第二,大家应该听过我的名声,所以即便是到了绝境,也不要丧失希望。

第三,那就是我尽量带着大家,能够活着回来。

谢谢!

简单几句话,欢声雷动。

并不是因为我讲得有多么精彩,而是这朴实的话语里面,代表着一掷千金的承诺,还有那简单的一句话——我尽量带着大家,活着回来。

因为之前的失败,很多人对这一次的行动并不看好。

不过黑手双城的名声在外,又看到刚才七剑那流利的手段,以及新面孔神奇的手段,还是有好多人愿意相信我的承诺。

如果这一次行动不是单纯的送死,参与者的心情自然不会如丧考妣,脸上的笑容也会多一点。

讲完话,整理好装备之后,队伍出发了。

这一次的队伍,人数比我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来得多,快要接近五十个。

虽然有两个班的战士,但是剩下三十人,也不算少了。

这是一次大任务。

白纳沟峡谷时宽时窄,不能行车,所以我们都是步行的,而除了护送的战士之外,有不少人也携带了枪支弹药。

此次行动并非是江湖纷争,而且还是在渺无人烟的群山之中,用枪,其实也不错。

不过我没有带,七剑也没有。

比起火器,我们更愿意相信自己手中的长剑,因为这东西,已经融入了我们的灵魂里。

清晨进山,有雾气在峡谷中笼罩,一开始倒也还能够瞧见初升的太阳,然而真正进入其中,便感觉雾气越来越浓重,相隔十米,视线就会变得模糊。

五十人的队伍拉伸,也有好长一段距离,我让张励耘、何武还有西南局的毛文熙作为前后通讯,不断地盘点,尽量不让任何人掉队。

而我则在队伍的最前面,跟着西南局这边的负责人曾大师聊天。

一聊才知道,曾大师居然出身于法螺道场。

法螺道场曾经是邪灵教中以阵法最为闻名的一处鸿庐,后来利苍一役中,被我基本上灭掉了,不过这曾大师是法螺道场的叛徒,在这件事情上,对我是心存感激的。

毕竟少了一个追杀自己的仇家。

在队伍的最前面,那个叫做桑日勒的小沙弥和黄文兴两人在前面探路,不时回禀情况。

浓雾区走了一个半多小时,方才消散,而这个时候的白纳沟,阴森森的,远处出现了一大片的山崖,到处都是孔洞,风声呼呼,穿堂而过,仿佛恶鬼在里面哭泣,让人浑身发毛。

到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1.今天高考最后一天,为学子加油。
2.苗疆道事开书一周年,时光荏苒,颇多感慨,唯有感谢,寄语各位。

  1. 1:

  2. 路人:

    这是啥?

  3. 奇:

    这是啥?

  4. 小鱼:

    缺了

  5. 黑手双城:

    加油小佛

  6. 伤心证明书:

    抢沙发并非头等大事,各位书友各自发表见解大家互相良性争辩才是留言板正能量……

  7. 孤守空月:

    双鱼玉佩?

  8. 晨风-依旧:

    猜猜谁会死

    • 路人甲:

      你呀

  9. 车先涛:

    爱上小佛!爱上道事!期待实体书!

  10. ycy123:

    黄文兴必须死

  11. 弥勒:

    忍者必须死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