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章 山腹幽深黑暗

2015年6月8日 更新

  穿过这一大片的浓雾区,头顶上依然没有阳光,灰蒙蒙的天空居然阴沉沉地下起了小雨来,而峡谷依旧没有尽头。只是我们面前的这一大片山崖,却出现了许多的孔洞。

  这些孔洞,有的只有拳头大,有的却如同一扇门一般,更有的直接就是一个大拱门,分布在山崖上下的两侧,将这儿给弄成十分古怪。

  峡谷风大,有风从那孔洞中穿堂而过,顿时就呜呜出声。仿佛鬼灵在哭泣和咆哮一般。

  前面的队伍在一处狭窄的山缝前停下了,我踩着脚下被风吹得满地乱滚的骷髅头,吩咐林齐鸣上前过去,问一下怎么回事。

  林齐鸣去了之后,很快就回来了,告诉我桑日勒和黄文兴已经到了那个洞口处,正等待着我们过去呢。

  听到这话儿,我让张励耘统领后面的人,而我则跟着曾大师,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队伍的前面来。

  山壁两旁有许多的洞穴,我刚才还在想他们是怎么从这么多孔洞里面挑出我们所要找寻的地方,而当我走到跟前的时候。方才知晓我说担心的一切都不过是小事。

  在这一处山缝之中,左右两旁皆竖立着三层白塔,这白塔足有五米高度,有点儿像是个宝瓶。

  这两座白塔不知道修建了多少年,已经是残破不已,不过却依旧保持着原本的模样来,而旁边的桑日勒一脸虔诚地跟我们介绍,说这是苯教的佛塔,它的每一个部位均有实际的象征意义。

  世界本身,就是一尊如意俱生的自然之塔。

  塔的基座象征永固不变的雍仲九大中心,塔座的四色台阶依次象征风、火、水、土宇宙四要素,须弥山象征“五身”,瓶座象征“八十二禅定”,宝瓶象征“十八大空”……

  总而言之。这是一处代表着苯教终极奥义的浮屠。

  桑日勒给我们介绍完毕之后,双手合十,朝着白色宝塔作了一个礼,口中念念有词,而旁边的其他人也都躬身为礼。

  我没有。

  我跨步朝着里面走去,瞧见山缝的入口处,有一个金制的雍仲钤记,也就是两个“卍”字连接在一起组成的图标。桑日勒告诉我,这表示“本”无变无灭,象征证得雍仲之藏及具十八文义。

  他一脸的宝相庄严,而我则强行按捺住拔剑将其毁去的冲动。点了点头,当做知晓。

  事实上,我对这个地方,有一种本能的排斥。

  山缝果然如传说的一般,一开始进入其中的时候,十分狭窄,只能容一人侧身前行,里面的光线有点儿黑,我一抬手,旁边有人拿强光手电照了过去,能够看见那山壁之上,挂着有乌黑的血迹。

  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来,昨夜袭击营地的那些血尸,应该就是从这儿溜出来的。

  不过奇怪的是,为什么山缝门口的那两座白色石塔,却没有一点儿污迹呢?

  我回头看了一眼张励耘,他立刻明白了我的想法,回身过去,准备查看一下那两座石塔有什么古怪之处,然而就在他即将接近石塔的时候,跟队充当向导的三个喇嘛突然站了出来,把他给拦住了。

  桑日勒一把拽住张励耘的衣服,气愤地喊道:“你要干嘛?佛塔不容玷污!”

  这小沙弥不过十来岁的年纪,张励耘倒也不好板着脸,和颜悦色地说道:“小和尚,我就是看一看,这佛塔里面,到底有没有什么设置。”

  桑日勒摇头说道:“不行,不行,你在外面看不就好了,为什么要爬上去?”

  张励耘看了我一眼,我回头看了旁边两个义愤填膺的喇嘛,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示意他一会儿避开这三人的目光在检查。

  得到指令,张励耘举起双手,轻松地笑道:“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要尊重它,不看了。”

  张励耘的妥协让小沙弥十分开心,眼睛笑成了月牙儿。

  短短的时间里,众人都已经集聚到了洞口前来,接近五十人的团队,确实是个人多势众。

  不过这也只是相对的。

  我对这儿一无所知,看向了黄文兴,他舔了舔嘴唇,掏出了先前绘制的地形图来,找了块石头摊开,给我们大家讲解道:“这里有一个长达二十米的山缝,进入里面之后,是一个山洞主体,大概有一个篮球场宽阔,里面就是曲折的迷宫,只有沿着这条路……”

  他用手指敲了敲图纸,然后顺着一条线路一直引到底部,然后说道:“在这里,我们就能够找到那个盗墓贼炸开的缺口,通过隧洞,进入地底巨穴之中。”

  这份图纸,几个主事者身上都有,此刻临时讲解,也是为了加深大家的印象。

  简单讲解完毕之后,我对众人说道:“现在分配任务。”

  简单一句话,众人都不由自主地挺直起了腰杆来,屏气凝神,等待着我的吩咐。

  我指着随同我们来到此处的那两个班、二十人的战士,平静说道:“各位,你们跟随着曾老,在这洞口搭建临时营地守候,听从曾老的指挥,不得有误。”

  负责这些战士的是一个少尉排长,听到命令之后,双腿并拢,朝着我敬礼说道:“是!”

  我又指着何武说道:“你带领所有特勤一组的实习成员,在这里扎营守候,务必要保证曾老的安全,不得有误,知道么?”

  何武他们对我的安排并不知情,听到此次行动不带他去,顿时就急了,焦急说道:“老大,我们……”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不过却丝毫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而是瞪了他一眼,板着脸说道:“这是命令!”

  何武这一次的回答有些迟疑,不过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公然违背命令,左右看了一下,方才不确定地点头说道:“是!”

  我不理会他,回头对旁人说道:“其余人等,随我一同前往里面,再次强调一点,遇到任何事情,千万不要惊慌,也不要冒进,一切行动听指挥,知道么?”

  众人齐声说道:“知道!”

  战前动员结束,黄文兴走过来,对我说道:“陈司长,我先进去探路。”

  对于前去解救黄养神之事,就属他最为热切,而与此同时,他也的确表现出了身先士卒的姿态了,我点了点头,拍着他肩膀说道:“老黄,你小心点。”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自己伸手过去的时候,黄文兴下意识地躲闪了一下。

  而这时曾老跟西南局的那四人交代完毕之后,拉着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人走了过去,对我说道:“陈司长,宁绸是何沐的副手,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他。”

  我与那人握手,然后又跟曾老紧紧握在一起,严肃地说道:“曾老,倘若我那里有什么意外,一切都拜托给你了。”

  出发之前,谈这些并不吉利,曾老勉强笑了一下,使劲地摇了摇双手:“祝大家得胜还朝!”

  说话间,先行进洞的黄文兴那边已经传了话来,说里面已经确定了安全,让我们这边的大部队进去,我吩咐张励耘带队先行,一行人鱼贯而入,而就在我准备押尾而走的时候,却瞧见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尾巴。

  我扭头一看,跟在我后面的那人,却是黄养鬼。

  我瞪了她一眼,虎着脸说道:“你干嘛?”

  黄养鬼讨好地笑了笑,对我说道:“老大,跟着你进去救人啊?”

  我竖起眉头,训她道:“救什么救,不是让你在外面待着么,你别在这里跟我添乱,不然回头,我就将你给踢出特勤一组去。”

  这威胁对于别人来说,倒也有些杀伤力,不过作为荆门黄家家主的千金,黄养鬼却浑不在乎,嘻嘻笑道:“老大,我问你,你们进了洞子里,倘若碰到爬虫游蛇,还有昨天的那恶魔僵尸虫,如何是好?”

  我冷着脸说道:“我自有办法,不用你来操心。”

  鬼鬼依旧笑嘻嘻地说道:“老大,你一人的确无妨,不过里面可有二十多号人呢,总得有人照顾不是?”

  她说得很有道理,我一时语塞,陷入沉默。

  鬼鬼乘热打铁道:“老大,我知道你的想法,觉得一个黄养神折在里面了,再折一个黄养鬼,只怕不好交代——不过我想告诉你,在里面的那人,不但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亲哥,你觉得我怎么可能在外面干等着?再说了,此行凶险莫测,都不一定有命活着回来,还想个屁的交待啊,你说是不?”

  鬼鬼终于劝动了我,我点头说道:“好,你可以进来,不过记住一点,记得一直跟紧我。”

  “得嘞!”

  鬼鬼兴奋地点头,然后跟着我一起进了山缝之中。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其中,行了二十米,果然来到了一处倒扣着的山洞子里,提前进来的众人汇聚,点过名之后,便由黄文兴带路,朝着目的地走去。

  这山洞黑黢黢的,不过好在有强光手段,倒也不会看不清脚下的路。

  我们一路行,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突然我听到有一阵古怪的嗡嗡声,从前面传来。。

  啊。

  有人在尖叫。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平淡之后,总是血腥。
今天加更,周年纪念。

  1. 吃货:

    1

  2. 吃货:

    缩水严重。耗大家的耐性!

  3. 依咯咯:

    为了凑一个番外篇,小佛也是拼了。每节缩水如同老男人的JJ,越来越短。小佛多喝点枸杞汤啊。加油加油

  4. 海尔热水器专家:

    每天等两章着急啊!真想过两个月看一次。

  5. 76年唐山震漏:

    占个座

  6. 呵呵一笑:

    总觉得蓝胖子刻意在写的,反而没有蛊事好看了!

  7. 晨风-依旧:

    肯定又是内奸害人,这个黄文兴肯定也叛变了,先是害了黄养神,又故意把大师兄带上绝路。

    • 依咯咯:

      有道理,那个小和尚也可疑。

  8. 小埃:

    感觉跟蛊事不是同一个人写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