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五章 轮回洞巨蜻蜓

2015年6月8日 更新

  听到叫声传来,我顿时就是浑身汗毛一竖,当下也是越众而过,快速冲到跟前来。却见到那个小沙弥桑日勒却是被一团云雾给托了起来。

  被抛在空中的小沙弥尖叫一声,而身边的黄文兴这伸手过去,一把将他给抓住。

  还好黄文兴抓得及时,因为就在刚刚腾空而起的那一刹那,却是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将桑日勒给朝着洞顶之上吸去,这使得他整个人倒立而起,竖直向上,而在那洞顶之上。则有一处碗口大的孔洞,有“飕飕”的风往里面猛灌。

  这风洞只作用于一个区域,而没有站在那个范围的黄文兴,则根本不受影响。

  黄文兴将小沙弥给紧紧抓住,而旁边的人则赶紧过来,七手八脚地将其拉了回来,等桑日勒落地的时候,我瞧见即便是黄文兴,也是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可见那风眼的力量,并不算弱。

  瞧见我走到跟前来,几个施救的人纷纷往旁边站开,冲着我点头招呼:“陈司长!”

  我摆了摆手。让众人不要拘谨,然后问黄文兴道:“这是什么?”

  黄文兴拉着小沙弥来到一个安全位置,然后凝重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上一回来这里的向导告诉我们,这个叫做轮回洞,有的在上面,有的在下面,有的在通道两侧,只要一被吸入其中,就会堕入轮回,再无影踪——我们有两个兄弟就是被吸入其中,再也没有瞧见过……”

  我点头,拍了拍小沙弥的肩膀道:“小心点,别着急。”

  作为沙加公主庙坐师的弟子。能够被派到这儿来做向导的,桑日勒应该是对这儿比较熟悉的,他居然落入那轮回洞的范围之内,倒是让人有些奇怪。

  似乎感觉到了我心头的疑问,惊魂未定的桑日勒指着前方说道:“盯猫,大盯猫!”

  我诧异,看向了黄文兴,而他也摇了摇头。不知道这小沙弥在说些什么。

  桑日勒的汉语算不得流利,想了半天,都不知道如何表达,好在旁边西南局的宁绸出言说道:“他是在说蜻蜓。刚才看到了很大的蜻蜓……”

  蜻蜓?

  我侧着脑袋想了一下,这洞子里倘若说有蝙蝠,我或许还会相信,但是说到蜻蜓,这儿又不是水边,黑不拉几的洞子里,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玩意儿?

  难道是幻觉?

  我没有多言,吩咐众人小心一点,前往要顺着前人的脚步前行,然后催促队伍继续向前。

  再次出发,我没有落在末尾,而是走在了第一批次里,紧紧地跟随着桑日勒和黄文兴两人前行,而这时张励耘走到了我的身边来,附耳说道:“老大,那件事情,我交代给曾老了,让他来办。”

  张励耘跟我说的事情,是盘查门口那对白塔之事,尽管我大致地看了一眼,感觉并无古怪,不过终究心有不安。

  只可惜挡着桑日勒三个喇嘛,要不然直接就将其给拆了。

  那两座塔可是那个神秘消失的苯教所立,而说不定他们此刻就退守在这地底巨穴之中,即便是翻个底儿朝天,那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不过为了照顾向导们的情绪,我倒也不会明摆着做,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言。

  再往前行,如同刚才那般的轮回东果然就多了起来。

  不过这玩意虽然凶险,但是只要小心一点儿,不要太过于马虎,就不会深陷其中,而有着桑日勒和黄文兴两人的带路,队伍倒也没有发生什么问题。

  离目的地越来越近,然而当我们接近一个比较宽阔的洞穴之时,突然前面又传来了先前的那种“嗡、嗡”声。

  “盯猫,大盯猫!”

  桑日勒大声地叫着,纵身朝着前面追了过去,我下意识地大声喊道:“被追,回来!”

  然而那家伙却仿佛像是被勾了魂一般,居然直接就冲进了里面的洞穴里。

  我冲到跟前来,瞧见黄文兴追着桑日勒向前跑,喊住他,让他小心,黄文兴回头对我说道:“没事的,里面没有轮回洞,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大洞子,从里面往左拐,就能够到我们要去的那个地方。”

  他纵身冲进了里面,而我则回过头来,让七剑约束大家的行动,不要慌张,而我也跟着冲了进去。

  一入洞中,无边无际的“嗡、嗡”传入耳边,接着我瞧见面前的洞子里,有着无数放着紫色光芒的复眼,当下也是心头一麻,下意识地伸出手,挡在了跟前。

  啊……

  又是一声尖叫,这一次同样是来自于桑日勒的口中。

  不过这一回并不是什么轮回洞,还真的是无数的蜻蜓,不过这蜻蜓与我们寻常所见的并不一样,它们拥有者巨大的紫色复眼、咀嚼式口器和两对翅膀,修长的尾腹部呈现出碧绿的颜色,双翅在空中扇动,发出“嗡、嗡”的响声。

  而它们与外面蜻蜓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大。

  在我们面前的这些蜻蜓,最小的有二十几公分,而大的,则有足足半米长。

  平日里只有手指粗细的蜻蜓陡然间变得这般巨大,给人的观感那是难以言叙的,别的不说,就光那由上万颗小眼组成的紫色复眼,与其对视,就有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而这些巨大的蜻蜓,遍布了整个洞穴,到处飞舞,让人看着就直生鸡皮疙瘩。

  这些巨大的蜻蜓显然并不是什么好客的善良之辈,而桑日勒之所以尖叫,则是因为有数十只巨型蜻蜓张着恐怖的口器,朝着他这儿咬了过来。

  桑日勒修为不算差,不过却没有拼斗的意识,只知道往后面躲开。

  就在他即将被一众恐怖的巨型蜻蜓给蚕食之时,旁边的黄文兴果断出手,伸手拿出一根长鞭,微微一抖,上面居然蹿出了冉冉烈焰,而他猛然一扬手,便将前面的好几只给直接抽落在地去。

  鞭子上的火焰并非有假,它一旦沾染到了那蜻蜓的油质翅膀上,立刻蔓延开来,将这蜻蜓给烧得上下翻滚,一阵焦臭。

  本来那些巨型蜻蜓还是只有一小部分胡乱攻击,而黄文兴这一出手,洞穴里面的蜻蜓立刻同仇敌忾,一窝蜂地朝着他扑了过去,将他所在的地方给围得满满当当。

  而有的没有能够挤入,一双紫色的复眼转动,又朝着我们这边扑腾过来。

  有一只超过半米长的巨大蜻蜓呼啸着,朝我扑来,我没有动手,静静地打量着这种原本不曾留意的飞虫,而我旁边立刻伸出两把剑来,一左一右,将其给拦截了住。

  我左边是布鱼,右边是小白狐儿,两人都是行家里手,倒也没有能够让其近身。

  砰!

  这蜻蜓重重跌落在地,我往后退了一步,瞧见这虫子的尸身之上,有绿色的粘液缓缓流了出来,气味十分难闻。

  鬼鬼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到了我的跟前来,我指着地上这玩意问她道:“认识这东西么?”

  鬼鬼翻了一下白眼,回答道:“你逗我呢,这是蜻蜓,谁不知道?”

  我被她的回答呛到了,咳咳两下,方才说道:“我当然知道它是蜻蜓,只不过这玩意为什么会这么大,你能够给我解释么?”

  鬼鬼耸了耸肩吧,而这时黄文兴拽着桑日勒回来,对我说道:“陈司长,这东西我们在下面曾经见到过,它的尾部有一根硬刺,上面有毒,我们好几个弟兄就是吃过了这玩意的亏。只不过不知道这东西居然跑到了上面来……”

  下面的东西?

  听到黄文兴的解释,我皱起了眉头来。

  看来在这并没有多久的时间里,下面的东西居然就知道蔓延上来了,而倘若此番我们出师不利,恐怕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古怪玩意,会流窜到上面去。

  洞穴里面蜻蜓肆虐,到处飞舞,用尾部的那个尖刺和锋利的口器攻击,大家纷纷掏出兵器格挡,一时间喧闹不已。

  这些巨型蜻蜓对我们的危害有限,不过倘若一直花时间在对抗这玩意的身上,倒是有些损伤士气,我观察了一下,平平地推出了一掌。

  【深渊三法,魔威】!

  气息陡发,无数凶猛的巨型蜻蜓仿佛感受到了天敌一般,浑身就是一颤,离我近的,直接栽落下来,而离得远的,则畏之如虎,纷纷退开,而随着这气息往外蔓延,这些巨型蜻蜓则纷纷朝着左侧的一处通道飞了过去。

  我这一手,技惊四座,众人纷纷叹服,一时间马屁如潮。

  我没有理会大家的称赞,而是指着那些巨型蜻蜓飞去的通道,对黄文兴说道:“通向地底巨穴的隧道,就在那儿?”

  黄文兴一脸敬畏地看着我说道:“对,就在那里。”

  我点头,淡然说道:“带路!”

  大部队追随着巨型蜻蜓的末尾进入,来到了一处满是符文壁画的石室之中,却见在角落里有一处散发着阴寒气息的丑陋裂缝,无数巨型蜻蜓争先恐后地朝着那里面挤进去。

  我看着那裂缝,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这玩意,感觉好熟悉。

  1. 小鱼:

    深渊…

  2. 一:

    沙发

  3. 呵呵一笑:

    茅山曾经的封印之地,也就是茅山后院,即是如此

  4. 小白:

    灵界?

  5. 清风沐雨:

    期待中……

  6. 于泽犬:

    終于进前十了

  7. 敏:

  8. hzc0926:

    转了一圈,重回幽府。

  9. 依咯咯:

    依然是黑暗深渊裂缝,哪儿热闹说明哪儿裂开了,难说又要遇到努尔等人,说不定杨劫这次又跟大师兄回来了。

  10. 人太帅没用么:

    遇到了 努尔。张慰。他们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