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七章 下游之处有人

2015年6月9日 更新

  和尚骑得,我任何骑不得?

  咳咳,错了……

  总之,在瞧见那巨鹰从高得有些离谱的穹顶之上。急速而下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旁人心中那种恐惧,而是负手而立,仰首看向了天空。

  巨鹰俯冲,宛如利箭,而那一对金色的眼眸之中,则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傲气。

  它自由翱翔于地底苍穹之上,渴饮露水,饿食昆虫。像我们这些看着并无半点儿威胁性的生物,居然还敢蔑视地看着它,怎么能够让巨鹰的心头舒畅呢?

  既然不舒畅,那便用利爪,将其撕碎吧!

  唰!

  张开的羽翼与空气急速的碰撞,产生出一种让人心悸的神奇声响,那巨鹰骤然而至,却在三两米的半空陡然悬停,那种巨大的变化让人看得炫目,而它却仿佛饮水一般轻松自如,而那一对略微有些黄色的利爪也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我的头颅抓来。

  这一下倘若是抓中。只怕我这脑袋,就跟那鸡蛋一般,直接碎开了去。

  这巨鹰对于力量和速度的掌握如此精妙,让人叹服,然而我胆敢直面,却也并非过分托大,就在这宝剑一般锐利的爪子离我只有几十公分的时候,我动了。

  不动之时若处子,一动则雷霆万钧。

  【深渊三法,风眼】。

  炁场漩涡,陡然生成,没有半点儿预兆,我的身子往旁边一滑,避开了这志在必得的一抓。而我则脚尖一顶,身子就直接跃到了半空中。

  在风眼强大而微妙的控场之下,那巨鹰仿佛被驯服了一般,直接朝着我的胯下钻来。

  双方就像是商量好了的一般。

  完美。

  我的双腿张开,当感觉到某种实物接近的时候,猛然一夹,正好就骑在了这黑色巨鹰鸟头和身子的衔接处,也就是脖子的那一段地方。

  此处毛茸茸的。坐在上面的感觉恰好,只不过当感觉到身上突然多了一份重量,那巨鹰顿时就不干了,先是伸爪过来。想要将脖子上的我给勾住,结果试了好几下,发现腿太短,根本就够不着,接着就翻滚身子,想要将我给晃荡下来。

  我双腿如铁钳,将其死死扣住,再颠簸都无法将我给甩下,而瞧见旁边涌出许多人来,那巨鹰也有些慌了,猛然振翅,居然朝着苍穹之上猛然飞去。

  它一往上飞,风声顿时就在耳畔响起,我抬起头来,瞧见这巨穴的顶部,差不多有好几百米的高度。

  这高度,简直就是让人震撼了。

  然而更加让我震惊的,是那巨鹰并没有一直朝上,而是在空中做了几个转折,发现没有能够将我给甩飞,便越过这一片巨大的地底森林,朝着前方倏然而飞,我惊奇地发现了一件事情。

  这里,或许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巨大的地底洞穴,而是一个完整的地底……世界!

  是的,在那巨鹰的背上,经历了无数的翻转,我发现我们出现的地方,居然只是一个山崖,它顺着一条宽大的河流而飞,陡然间河流中断,化作几十米的瀑布,向下方飘飘洒洒,而在瀑布下方,落差上千米的地方,居然是一望无际的地底森林,而我也随着这巨鹰飞出了这巨穴,抬头一看,头顶上的苍穹雾蒙蒙的,不见顶部。

  大,好大……

  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第一次瞧见这般壮丽而辽阔的景色之时,我心中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到了最后,就只有这简单的一个形容词。

  大!

  在我的想法之中,那地底巨穴里面应该是荒凉而空寂的,然而尽管瞧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却能够感受到瀑布下面的世界,尽是一片勃勃生机,它拥有的生态系统,绝对不会比地面上的世界差多少。

  然而还没有等我仔细瞧看,在辽阔的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宛如龙吟一般、荒蛮而沉重的呼声。

  那巨鹰何等骄傲,然而听到这声音,却像是碰见了猫的老鼠,受惊一般地奋力往回飞,朝着我们那个悬立在山壁中间的洞穴里飞回。

  而我趁着这扁毛畜牲心志大乱,也是沉住了气,轻轻一掌,拍在了它的后脑上。

  这一掌轻柔无比。

  自然轻柔,因为我并不想杀它,而是降服,所以这一掌里面,蕴含着两道法门。

  其一为深渊三法之魔威,是让这高傲的巨鹰感受到它脑袋上的这个家伙,并非寻常之人,其中蕴含的气息,足以让它腿软,而第二道法门,则为炼妖壶观术。

  巨鹰并非妖,不过也可以炼。

  大道至简,殊途同归。

  这一套法门祭出,那暴烈无比的黑色巨鹰终于老实了一点儿,不过我却并不放松,当下也是趁热打铁,将我在黄山之上,师父传给我用来降服巨蟒陈慎的那一套咒决念出,接着打在了这扁毛畜生的后脑之上。

  嗡!

  后脑乃灵魂识海,尽管黑色巨鹰的肉身强大无比,不过这脑子却远没有那般厉害。

  被我这降妖之法伺候完毕,那黑色巨鹰在半空中摇摇晃晃,好几次都快要掉下去了,好在我给它的身子里输了几道劲力,让它度过了灵魂最开始的虚弱期。

  十几分钟之后,勉强适应了被我拘束的巨鹰终于恢复了精神,朝着原来的方向飞回。

  被炼妖壶观术降服的巨鹰虽然已经能够听从我的意识行事,不过到底还是有些不适应,已然没有了最开始的生猛。

  生物的天性就是向往自由,不过这并不是我考虑的事情。

  弱肉强食,这扁毛畜生既然杀不了我,被我所制,那也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

  归途很顺利,在众人焦虑和期待的目光之中,我乘鹰而归,当我翻身跳下来的时候,身边立刻围上了一群人来,小白狐儿最为紧张我,抓着我的衣袖问道:“哥哥,你没事吧?”

  脚踏实地,这感觉远比在天空中晃荡要来得安全,我感受了一下,笑着说道:“还好,这扁毛畜牲别看凶,飞起来倒还挺快。”

  相比小白狐儿,鬼鬼却对那黑色巨鹰更加好奇,伸手过去,想要摸一下它。

  结果那扁毛畜牲凶得很,任何人一靠近,就用那尖锐的鸟喙猛然一划,还好鬼鬼躲闪得及时,不然极有可能受伤,鲜血飚落。

  尽管如此,大家对于这玩意还是十分好奇的,远远地望着,眼里或多或少都流露出了羡慕。

  我将刚才在巨鹰背上发生的事情简单讲了一遍,说起对面森林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瀑布悬崖,黄文兴点头,说对,养神就是在那里出事的,而他的人,则在西面的河道里受到的攻击,至于瀑布下面,他们倒还没有探索到。

  这地界,太大了。

  我点了点头,问我刚才离去的时候,大家在这周围,有没有什么发现。

  张励耘摇了摇头,对我说道:“老大,我们大致地看了一下,发现附近没有警哨,也没有人在窥探。”

  我们下来的这处旋梯,就如同钟乳石和石笋一般的独立柱子,而非背靠山壁,前后左右都是那些桫椤林,而在远处,许多跟这里差不多的巨大石笋径直朝上,伸向最顶的岩顶之上。

  我左右看了一下,问黄文兴道:“老黄,我们对这里都不熟悉,你讲一下,倘若黄养神和其他同志都还活着,我们在哪儿,能够找到他们?”

  黄文兴指着左边的桫椤林道:“朝那里过去,是一条大河,徐仕斐告诉我,在下游,也就是瀑布的旁边,他看到有人群聚集的地方,或许那些御兽的黑袍人就在那儿……”

  “或许?”

  我盯着他,而黄文兴则回头喊道:“小徐,你过来。”

  徐仕斐从人群那边挤了过来,在我们的注视下,低声说道:“我们跟黄队就是在那附近遇伏的,后来我和大部队失散了,闯到那边去过,看到有石头堆砌的高塔和祭台,不过后来被人给发现了,就一路逃命,好在我知道沿着河的上游走,最后碰到了副队,才得以回去……”

  他是黄养神那一队里面,唯一活着回来的人,之前已经被问询过很多次了,说得倒也熟练。

  不过此刻身临其境,再回忆起当初的恐怖,顿时就忍不住打寒颤。

  要是可以,我相信徐仕斐是绝对不肯再下来的,不过熟悉情况的人不多,他又是关键人物,即便是为了荣誉,他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回来。

  我点头,吩咐道:“既如此,我们就沿着河摸过去吧,注意隐蔽。”

  众人低声应和,然后编队而行,鬼鬼跑过来找我,说能不能骑着那大鸟儿飞一下,我摇头,这巨鹰刚才被我降服,已经耗尽了精力,此刻得让它休息一下,不然关键时刻,恐怕要掉链子。

  我吹了一声口哨,那巨鹰腾空而起,朝着前方飞去,算是给我们探路。

  一行人向左而行,走了半里路,果然看见了一条大河,这河水清亮,水势颇涌,布鱼看得喜欢,来到水边,鞠了一捧水,喝一口,笑道:“真甜!”

  就在此时,水里面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阴影来。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如果会碰到老熟人,你们希望是谁?

  1. 麻神不爱抢篮板:

    沙发

  2. 板凳:

    板凳

  3. 木木木:

    左道

    • 我回复了一个傻波伊:

      傻吧你,这里能有左道?

  4. 地板:

    地板

  5. 下水沟:

    下水沟

  6. 小河:

    小毛孩叫什么来着?杨劫

  7. 我是第一:

  8. 和尚:

    我艹,这缩水也太厉害了

  9. 吃货:

    空洞无物。

  10. 小鱼:

    努尔

  11. 依咯咯:

    杨劫吧,这厮应该出来了。不然这个人物等于死了。

  12. 江伟波:

    屈阳,努尔他们

  13. y8:

    剑妖

  14. 坏蛋:

    大黑龙

  15. 流浪狗:

    剑妖

  16. 小观音爱奴儿:

    杨劫与百合来一段。大明白出来。努尔爱上小观音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