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八章 猪嘴蝙蝠斥候

2015年6月9日 更新

  布鱼掬水而饮,心中充满了满足。

  尽管化妖成型,离水中已经不知道多长时间了,不过他对于这水的感情却一直都十分浓烈。然而就在他沉醉于那甘甜的河水之时,在他立身的河水之下,却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黑影来。

  那玩意都已经快要冲出水面,然而布鱼却似乎并不知情,用湿润的双手拍了拍脸,微微笑着。

  旁边有人瞧见了,下意识地大声喊道:“余同志,快离开,危险……”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从河水里突然就蹿出了一头巨大的爬虫来,大嘴一张,里面是错乱而锋利的利齿獠牙,上面还挂着许多血丝肉屑。

  我定睛一看,却见竟然是一条大鳄鱼,这畜生一身厚重的黑色鳞甲,张开的大嘴上下足有一米长度,一对暗红色的眼眸中闪烁着阴寒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眼看着这玩意即将把布鱼给囫囵个儿地吞下去了,却见一道寒光从下方陡然升起。

  天权剑!

  这把黑铁木制作的法剑轻松地穿透了那鳄鱼看似坚硬无比的下颚,从舌苔牙床中穿出,一直捅到了最上面的上唇处。

  这一剑。又快又疾,一下就将鳄鱼的大嘴给封了起来。

  一招了结,布鱼转动长剑,顺着这畜生的扑势,将其朝着岸边猛然一甩,重重地砸落在地上,紧接着又是一剑,直接刺穿了这鳄鱼的脑仁儿处。

  他这一剑精准无比地刺穿了鳄鱼的脑干处,运动中枢被毁,即便是那凶恶无比的鳄鱼,摆动了两下尾巴过后,便不再动弹。

  这样的手段当真让人惊讶,就好像那鳄鱼直接上来送死一般。

  旁人瞧见了,纷纷上前称赞。而布鱼则谦虚地说道:“不过是一爬虫而已,想偷袭我,简直可笑。我当年纵横水域的时候,它还不知道在哪儿混着呢。”

  纵横水域?

  旁人听了,只以为他在吹牛,而晓得他身份的我们,却知道他是嘴里跑马,一不小心说了真话。

  布鱼是个内敛的人。多嘴说了一句,便不再多言。

  我上前来,看了一下这条鳄鱼,却见这玩意从头到尾。足有五米长度,浑身的鳞甲颇厚,表皮的韧性也足,要不是这天权剑上面抹了特殊的物质,一般的兵刃刺上去,未必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也就是布鱼这样的水中高手,倘若是别人,在河里碰见这玩意,那就有得头疼了。

  如此说来,这河水之中,并不能走。

  我心中计较着,回过头来,黄文兴低头说道:“之前我们有渡过水,不过并没有碰见这玩意……”

  危险处处啊!

  我叹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向众人,再一次强调道:“大家注意安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轻举妄动,尽量朝着大部队的中心靠拢,知道不?”

  众人纷纷应诺,而我则拍了拍布鱼的肩膀,招呼大家向下游进发。

  沿河两岸,郁郁苍苍,地底的世界其实并非一片光明,我们之所以能够瞧得见东西,主要还是来源于头顶岩壁上光芒,那些光芒仿佛熔浆的火红,另外还有许多像萤火虫一般的小昆虫在四处游弋,也提供了许多光亮。

  不过我刚才骑鹰而出,在瀑布下方的地底世界,似乎有感受到阳光的存在,至于为什么地底会有阳光,这我就不得而知了。

  又或者,那光亮并非是太阳散发出来的。

  我们走得十分谨慎,黄文兴和原二组残余几人在最前面,我、鬼鬼和七剑居中,而西南局和沙加公主庙的三位喇嘛殿后,走走停停,速度并不算快。

  我是个实用主义者,对于危机的提防,远远高于对我们身处其间这地底森林的好奇和兴趣,不过鬼鬼因为本身是养蛊人的关系,对于这地底的一切,却是十分好奇,不断地逗留,时不时地采集一些草样、泥土和植株,放入随身的锦囊中。

  一路上她不知道放了多少东西,不过那锦囊却并没有大上许多。

  又一件纳须臾于芥子的法器。

  荆门黄家,当真是底蕴悠长,不过也能够看得出来,那黄家当代的掌事人,对于自家女儿,还是挺溺爱的。

  路程颇远,骑鹰而行之时,倒也还不觉得,然而这般走着,却格外地慢,我们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途中倒是遇见过好几起野兽袭击的事故,不过却并没有碰见那些黑面红袍的萨满。

  行程已经到了一半。

  尽管这些野兽长得奇形怪状,不过却都被我们给轻易打发了,而这一路上的寂静却让我心中的狐疑陡升,越发地觉得不对劲了。

  走到一片茂密的丛林边,前方的人停下了脚步,似乎被什么给拦住了。

  我让林齐鸣上前去查看,而十几秒钟过后,他匆忙地返回了来,对我说道:“前面发现一具残骸,经过确认,应该是特勤二组成员的遗体。”

  我听到这话儿,随着林齐鸣一同上前查看。

  来到队伍前面,却见黄文兴跟着徐仕斐等人围成一圈,我走上前一看,却见地上有一具残骸,下半身已经不见了,上身的胸腔也被扒开,脏器散落各处,半边脸给啃得血肉模糊,说句实话,我是看不出这人的身份,不过瞧见那被撕得稀烂的中山装,想来不会有错。

  我认不出来,但是多年在一块儿摸爬滚打的徐仕斐等人却都认出了这人来。

  瞧见手足兄弟变成这般模样,众人的心情都十分沉重。

  黄文兴跟我简单地介绍完此人的身份之后,找了一把工兵铲,给这具残骸给就地掩埋,完了之后,还作了一下超度。

  尽管大家都知道这并没有什么用处,不过却都做得认认真真。

  这仪式,更多的时候,其实是在慰藉活人。

  如此耽误了一些时间,不过我并没有多言,除了让众人将心情给宣泄出来之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所有人都感受到死亡的沉重。

  当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我相信此刻的所有人,做任何决定,都会慎之又慎。

  在遇见第一具尸体后,我们继续前进,很快就到了黄文兴等人遇伏的地方,这儿的战场显然是有经过打扫,尸体都不见了,不过还是能够看见黑红色的血迹残留,在草丛里面翻一下,还能够翻出被啃出白骨的残肢来。

  重临现场,所有人的心情都各不一样。

  有人恐惧,有人兴奋,有人想一雪前辱,也有人恨不得立刻离去……

  我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所有人的表情,并且揣测着他们的心里活动,努力把握着局势,不要偏离我的想法。

  唳……

  就在众人不断翻寻的时候,我的头顶处突然传来了一声鹰啼。

  我抬头看去,却见被我降服的那只黑色巨鹰正在追赶几只宛如狸猫一般大小的猪嘴蝙蝠,而那些蝙蝠的眼睛发红,在灰蒙蒙的天空之上,显得格外瘆人。

  那蝙蝠,有古怪!

  不用我吩咐,黑色巨鹰东奔西扑,将那些猪嘴蝙蝠给全部撕成碎片,瞧见它那凶残的模样,仿佛是在发泄刚才被我降服的怨气一般。

  将这些猪嘴蝙蝠都给消灭之后,那黑色巨鹰在空中转着圈子,不断地啼叫着。

  我心中一动,脚尖一点,朝着左边的林子里猛然扑去,口中喊道:“你们待在原地,不要乱跑;尾巴妞,跟我一起。”

  我快速进入林子,而小白狐儿紧随其后。

  尽管在南洋受过重创,不过有着灵丹滋补,小白狐儿的修为倒是找补回来一些,虽说远远不如巅峰时期,不过这速度向来就是她的长项,追人的事情,她倒也擅长。

  事发突然,我们两人在林中飞速穿梭,而头顶上的巨鹰则不断地指引,几分钟之后,我们就在林子里瞧见了一个飞速奔跑的黑影。

  那个黑影,就是那个御使着猪嘴蝙蝠的家伙,而那些红眼睛的大蝙蝠,极有可能就是他的耳目。

  是个探子?

  我不知道此人的身份,不过他既然知道了我们的到来,就不能让他给跑了,想到这里,我朝着小白狐儿打起手势,两面包抄。

  小白狐儿应声而去,而我则发力直追。

  又过了几分钟,那家伙终于被我和小白狐儿给堵在了一片林子里,扶着一根粗壮的蕨类植株不断地喘气,显然是已经奔跑到了极限。

  这个家伙年纪不大,皮肤黑黑的,脸上摸着几道白色的树浆,瘦小的身子被一件红色长袍给包裹着。

  他长得像个猴子,不过终究还是个人类。

  对方眼神凶悍,打量了我们几眼,身子一缩,便朝着小白狐儿那边猛然一跃,想要夺路而逃。这家伙柿子捡软的捏,小白狐儿被他给气着了,抬手就是一剑。

  那家伙身手灵活无比,一下子就避开了,却不曾想小白狐儿这是虚招,真正致命的是探底的一腿,将他给直接踢飞到了我这儿来。

  我伸脚一按,将这家伙给牢牢地踩在了地上。

  那家伙被踩得结实,双手猛然一按泥土,身子居然要往土里钻去。

  土遁?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高考结束了,是不是有很多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啊?

  1. 坏蛋:

    1

  2. 坏蛋:

    2

  3. 坏蛋:

    3

  4. 坏蛋:

    3

  5. 坏蛋:

    4

  6. 坏蛋:

    5

  7. 坏蛋:

    6

  8. 小付:

    7

  9. 奇:

    7

  10. 魅魔:

    你妹!还想跑!

  11. 小观音爱上努尔:

    杨劫该出来了。他与百合应该发生点啥。

    • xiyangyushu:

      百合还是和布鱼好点吧

  12. 笨熊-缪倩意爸爸:

    蛊事里有的象猴子一样的地底生物

  13. 大师兄的小跟班:

    难道是地底人?

  14. 不甚了了:

    缺心眼,地底人有那么厉害?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