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一章 再一次的警告

2015年6月11日 更新

  我很生气,非常非常生气。

  这种愤怒不同于当日在印度庙中,被那哈努曼叶猴格日桑贤者催眠时的心情,因为后者是天下闻名的精神觉者。人老资深,而我面前的这一位,一个都还没有断奶的少年,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将我给催眠了,这事儿倘若传出去,简直要让人笑掉大牙。

  这算是什么事儿?

  我看着面前这个不断挥舞着手臂,试图将我给在此迷昏的家伙,伸出手。一把将他给按到在地,抬手就是两巴掌。

  啪、啪……

  带着心中的怒气,我手上的劲儿自然少不了,这两巴掌下去,黑小子嘴里的牙齿便松动大半,言语也变得含糊许多,而我则还不解气,将他给拎了起来,以掌为刀,唰唰两下,将其手筋给直接跳断。

  “啊……”

  黑小子布拉惨叫连连,不过却无法阻止我对他的施暴。刚刚停歇下来,口中吐出好几颗碎牙来,一脸畏惧地看着我,眼泪鼻涕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我指着躺倒在地的小白狐儿,言语冰冷地说道:“把她唤醒,不然我会让你后悔从娘胎里面爬出来的。”

  他听不懂我的话语,不过却能够读懂我那冷峻阴寒的眼神,哆嗦着身子,朝着小白狐儿念叨了几句咒语,那小妞儿便伸了一个懒腰,坐直起身来,就仿佛睡了一个美美的觉。

  一直等到发现了自己的处境,小白狐儿才尖叫一声,反应过来。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指着被弄得奄奄一息的布拉说道:“你问他。”

  被我这么一指,布拉下意识地又是一哆嗦,闭口不言,结果又被我一阵毒打,哭天抢地,旁边的小白狐儿都看不下去了,连忙替他说道:“行了、行了,他说他交代。”

  即便如此。我也还是又踢了两脚。

  躺在地上不断呻吟的布拉与小白狐儿间间断断地说着话,而过了一会儿,小白狐儿指着我的胸口说道:“哥哥,刚才从他身上搜出来的铜镜。拿出来。”

  我从八宝囊中摸出那块铜锈斑斑的镜子来,放在手上,而小白狐儿给我解释道:“他刚才用来催眠我们的,就是这个东西。”

  我将这镜子颠来倒去地看,诧异的说道:“这玩意?”

  小白狐儿点头说道:“对,这镜子叫做离魂镜,是他们教中至宝之一,任何看过镜子的人,都会有一丝神魂的印记留在里面,而他就是凭着自己与离魂镜的联系,操控幻境的。这玩意珍贵无比,要不是因为萨格顶王子孙和红顶长老弟子的双重身份,他也未必能够获得。”

  千年传承,果然厉害。

  我心中感慨,没想到我陈志程纵横一世,却栽倒在这样的小阴沟里面,说起来真的惭愧无比。

  不过也正是如此,使得我更是心生警戒。

  一个小斥候都难缠无比,而他身后的整个摩门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着实让人头疼。

  我心中还有另外一个疑问:“尾巴妞,你帮我问他,说刚才那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见我们给催眠之后,就把我们给杀了,何必困在里面,拖延时间呢?”

  小白狐儿问了一下,回过头来对我说道:“他倒不是不想杀你,只不过不敢杀而已。”

  我奇怪:“这是为何?”

  小白狐儿说道:“他说我和你都是在血与火之间生存的恶魔,潜意识的警觉性十分巨大,他尽管有离魂镜的帮助,能够让我们陷入幻境,不过一旦有对我们产生起杀意,那潜意识就会第一时间浮现出来,将幻境打破,从而回归现实。所以他不但不能杀我们,甚至连一点儿杀意都不能够产生,只能拖延时间,让我们更舒适地休息……”

  这解释让我啼笑皆非,敢情这家伙处心积虑搞了这一档子事儿,就是让我和小白狐儿舒舒服服地睡上了一觉?

  不过说是这么说,但是那离魂镜的奇效,也让我难得地后怕了一下,要晓得还好这儿就只有一个不敢对我们心生杀意的布拉,倘若是有个厉害的高手,恐怕他施展手段,即便是我的潜意识能够自动反抗,也未必能够逃得一命。

  听完布拉的解释,我点了点头,将铜镜抛给了小白狐儿,吩咐道:“让他把这镜子的法门告诉你,然后它归你了。”

  这离魂镜既然能够将我和小白狐儿给催眠,必然不是凡物,而小白狐儿修为大减之后,有专攻幻术的趋势,这玩意归她,倒也是名符其实。

  小白狐儿倒也不跟我客气,将镜子给收好,然后抓着布拉询问,而我则跃上蕨树枝头,凭空远眺。

  头顶之上,我看见了黑色巨鹰在翱翔。

  这不是幻觉。

  事实上,布拉那个小家伙能够将我给催眠,应该就已经是极限了,绝对不可能再弄出一个局中局来。

  因为此刻的我,心中完全没有在幻境之中的心慌。

  那种心慌,是来源于对力量无法掌控的恐惧。

  我四处望去,观察周遭,大致地了解一下情况之后,返回地面来,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被催眠了多久?”

  小白狐儿还在为获得离魂镜这般厉害的法器而沾沾自喜,结果听到我这么一问,顿时就是一身冷汗冒出。

  对啊,我们被催眠了多久?

  这件事情,太重要了。

  这个地方有强烈的地底磁场,我那老旧的上海牌手表早就不动了,唯一的结果,只能从这布拉的口中得知。

  然而他却告诉我们,只是困住了我们半汐度。

  什么是汐度?

  就是大瀑布下面的世界,从光明到黑暗的时间间隔。

  我不知道这个时间量度跟我们平时的时间怎么换算,不过根据他的计算方法,想都不用想,我们被催眠的时间,并不算短。

  或者说,足够长了。

  这家伙在拖延时间,为什么拖延时间呢,很明显,那就是让我们跟大部队失去联络。

  想到这里,我觉得不能够再拖了,当下也是毫不犹豫地动身,回程而去。

  一路飞驰,没有半点儿停顿,然而当我们赶回那河边的时候,却没有瞧见一个人影。

  当瞧见这情形的时候,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莫名就烦躁起来。

  小白狐儿按着腰间的羽麒麟玉佩,对我说道:“哥哥,我没有联络到他们……”

  羽麒麟的联络半径,差不多有一两里。

  这也就是说,七剑成员并不在这附近,而大部队则不知影踪了。

  想到这儿,我恨不得一剑统穿布拉的胸口。

  要不是这个家伙用猪嘴蝙蝠勾引,我肯定不会离群而出,而此刻虽然我抓到了舌头,但是却连大部队都弄丢了。

  该死!

  不过我还是忍住了心中杀戮的欲望。

  暴戾从来都不会带来好运,此时此刻的我,最应该做的,不是大开杀戒,而是静下心来,仔细思索一下现在应该怎么办。

  就在我沉思之时,小白狐儿对我说道:“哥哥,这里有他们离开的痕迹。”

  她的话儿提醒了我,走到小白狐儿的身旁来看,发现大部队虽然也有四处找寻,不过最终却是向大河的下游进发了。

  我们甚至在一块岩石前,看到了宗教局特有的方向标记。

  这事儿让我的心给揪了一下,在我的想法中,他们倘若不再这里,最好的情况是他们知难而退,回到了洞子里面去,这样子我就能够确定他们的安全,并且找到对方,然而此刻他们居然并没有等我,而是直接前往了下游。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居然让大家伙儿放弃找寻我的踪迹,而朝着下游进发呢?

  我心中满是疑惑,不过也不敢久留,与小白狐儿朝着下游进发。

  带着俘虏,两人沿着河岸快速行走,这一回的速度要快许多,因为我已经顾不得太多了,就是想要追上大部队。

  然而,大部队,到底在哪儿呢?

  小白狐儿速度快,眼睛尖,在前方一直找寻痕迹,并且根据那刻在石头、树干上的标记带路,然而我们走了小半个小时,来到一处河湾口子的时候,却再也没有找到任何标记。

  至于痕迹,则显得十分杂乱,队伍似乎发生了分歧,朝着各处分散离开。

  我和小白狐儿藏在林子里,小心翼翼地查看着。

  很快我们在地上找到了血迹。

  顺着血迹我们一直搜寻,来到了一处岩石背后,小白狐儿走过去一看,小脸儿都白了,双手紧紧捂着嘴唇,这是怕自己叫出声来。

  我心中一紧,快步冲了过去,瞧见地上却是一具尸体。

  尸体浑身青紫,仿佛中了剧毒,而透过那浮肿的脸,和身上的衣着,我能够认出他是沙加公主庙派来当向导的其中一个喇嘛。

  死人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心里乱糟糟的,负疚感顿时就涌上心头,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具尸体居然动了一下。

  小白狐儿吓了一大跳,而我却走到了跟前来,瞧见他青紫的脸上居然挤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来,冲着我含含糊糊地念了一句话。

  我看向了小白狐儿,她一脸惊慌地翻译道:“他说——神眠之地,闯入者死!”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阴森诡异的地底世界,可不是来游玩的,在这里面,隐藏着天大的秘密,而那个熟人,自然不会是什么鳄鱼……
苗疆蛊事里面的终极秘密,无数人认为的天大BUG,将会在本卷之中,一一揭晓,请各位耐心等待。

  1. qq:

    哦哦

  2. 76年唐山震漏:

    板凳

  3. My Taurus:

    呵呵期待

  4. 小鱼:

    急迫等待中

  5. 晨风-依旧:

    什么bug

  6. 娜娜:

    太少!

  7. 旅途:

    凑数

  8. 张大婶:

    更新这么慢,叫人怎么看?》

  9. 神都郎君:

    没事跑到人家地盘干嘛呢?就像在美国私闯民宅打死也是白死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