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三章 老黄真假莫辨

2015年6月11日 更新

  在听到对方声音的那一刻,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挥剑,朝着他的脑袋斩去。

  然而我马上反应过来。这并非是幻境,那个催眠我的黑小子布拉已然被我一剑削去了脑袋,在我面前的,却是与我失散许久的黄文兴。

  从林中冒出来的黄文兴浑身鲜血,也不知道是他身上的,还是别人身上的,一脸警戒地望着我,手中一把金丝短剑,眯着眼睛对我说道:“你是陈志程。陈司长吧?”

  我瞧见他的这幅模样,仿佛也经历过幻境一般,点了一下头,也不靠近,而是问道:“老黄,你这是怎么回事?”

  黄文兴的身子弓着,一副随时都有可能跑的模样,然后问我道:“宗教总局门口有两个石狮子,左边是公,右边是母,对不对?”

  他这么一问,我立刻晓得了他恐怕是在害怕什么。尽管不知道缘由,不过我还是认真回答道:“两头都是母的。”

  听到我的回答,黄文兴方才放松下来,手上的那把金丝短剑也收了起来,走上前来问我道:“陈司长,你怎么来了?”

  简单一句话,却将我的提防心给提了起来。

  我不动声色地说道:“你这话说得好笑,若不是你逃出去求援,我如何能够来到这儿?”

  “什么,你的意思是,你之前见过我?”

  面对着差异莫名的黄文兴,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苦笑着说道:“老黄,你是不是碰到什么事情了。我们刚才不是还见过面么,你怎么一副我们分离许久的样子?”

  听到我这话儿,黄文兴顿时就懊恼地猛然一拳,砸在了旁边的蕨树上,弄得上面的枝桠不断晃动。

  我瞧见他这副模样,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黄文兴咬着牙说道:“陈司长,我说了你也许不会相信,我跟大部队失散之后。就一直在林子里东奔西跑,根本就没有回去过……”

  “什么?”

  这一回,惊讶的人轮到了我来。

  黄文兴说他没有回到地面过,也就是说。带着我们下来的那个人,并非是黄文兴?

  这一点,事实上我已经是有所怀疑的,之所以没说,是不愿意打草惊蛇而已。

  不过我当时怀疑的方向,并不是这个,而是黄文兴或许已经屈服于那帮神秘的摩门教萨满,又或者他的体内,已经被心魔控制,却根本没有想到,那个人居然根本就是个假冒货。

  我指着他,冷冷地说道:“你能够证明自己的身份么?”

  黄文兴点头说道:“可以——陈司长倘若不介意,可以跟我对上一掌。”

  身份、样貌、言语以及所有外在的一切,都能够模仿,但是修为,却绝对达不到惟妙惟肖的地步,所以黄文兴这么一提,我便毫不犹豫地朝着他拍出了一掌。

  双掌在半空中相遇,我与他都只用了七分力。

  咚!

  掌心并未贴合,不过那劲儿却狠狠地撞到了一起来,我的脚下一沉,顿时就感觉到了黄文兴掌心处传来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

  这一个,是真的。

  我虽然并没有跟二组这位无冕之王交过手,不过对于力量的把握,却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我知道轻重,故而能够知道这人是真的黄文兴。

  双方确认身份之后,黄文兴左右一看,对我说道:“这里不安全,我们换一个地方说话。”

  说完这话,他做贼一般地朝着林子里溜了过去,而我和小白狐儿对视一眼,也跟着他一路而行,走了几里地,来到了一处格外茂盛的巨大蕨树林中,他对这儿似乎十分熟悉,左转右弯,最后来到了一处山壁的岩石缝处,分开遮掩在外面的蕨草,钻入里面。

  这是一个口子狭长的石洞,里面有着一股强烈的腥臭气味,黄文兴待我们进来之后,将蕨草整理完毕之后,向前走了十几米,到了洞子里,方才放松下来。

  他坐下,指着角落里一个黑影说道:“这里原本是一头巨爪地懒的老巢,结果给我鸠占鹊巢了。你们放心,蛇怕地懒的气息,是不会进来的。”

  地懒?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角落那硕大的黑影,不过却并没有对这个已经灭绝了的物种有太多的兴趣,而是问他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带我们进来的那个人,并不是你?”

  黄文兴严肃地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您也过了来,不过我敢跟你保证,自从遭到伏击之后,我就一直在这林子里,没有回去过。”

  我扬眉说道:“为什么?”

  黄文兴说道:“通道那儿,已经被摩门教的人把守住了,我只要一现身,立刻就会被拿住!”

  我摇头说道:“怎么可能?我们刚刚从那上面下来,周围什么动静都没有,另外除了你,还有徐仕斐、马博等人跟着你一起逃回去的,你难道不记得了么?”

  我将跟着黄文兴一同逃命回去的几人名字,一一说出,他却严肃地说道:“徐仕斐跟着养神一起,情况我并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马博他们几个,已经死了,我亲眼看着他们死掉的,这个不会有假。”

  什么,马博等人,已经死了?

  我和小白狐儿睁大了眼睛,表示难以置信,而黄文兴则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中:“是的,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严重,漫山遍野的蛇群和蜥蜴冲过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能够守得住;大家都在奔逃,不过却一个一个地被梭镖给射中,我想救他们,却根本无能为力,最后只有一个人逃进了林子里,却不得不跟这里面的猛兽竞争生存空间,还得不断地避开他们的搜查……”

  我指着山丘那边漫山遍野的蛇群,惊讶地说道:“那些蛇群,是在找你的?”

  黄文兴点头说道:“倘若不是发现了这个洞子,说不定我现在已经躺在了那蟒蛇的肚子里面,等待消化了。”

  我皱起了眉头来。

  黄文兴此刻说的话,肯定不会有假,然而若是如此,那么待着我们来到这儿的那个家伙,到底有是谁呢?

  他到底有着什么目的,而为什么能够瞒住我们所有人的眼睛呢?

  见鬼了!

  啊,对了,难道真的是见鬼了?

  想到这个可能,我不由得摇头笑了,这怎么可能,在我们这么一大帮家伙面前,就算是饿鬼道的鬼王转世,也未必能够逃脱得了我们的法眼。

  我脑中无数疑惑,而黄文兴同样也是一肚子的问题,待回答完我的话语之后,他也问起我们的事情来。

  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他仔细讲了个清楚。

  听到一半,黄文兴惊讶地说道:“布拉,你说你斩杀的那个家伙,是不是瘦瘦小小,像个半大小子的家伙,他应该拿着一根短笛……”

  我点头,从八宝囊中将那跟兽骨磨制的短笛递给他看。

  仔细打量一番之后,黄文兴倒吸了一口凉气,对我说道:“他们这几日一直在搜捕我,不过其实我也有在观察他们——这个布拉,也就是短笛的主人,他在摩门教里面的地位很高,我看到好几个修为比我还厉害的老头向他施礼呢!杀了他,只怕……”

  我平静地接话道:“杀了他,只怕摩门教的人,会发狂,对吧?”

  黄文兴重重地点头说道:“对,绝对会。”

  我想起一事来,问他说道:“你知道黄养神的下落么,他到底是死是活?”

  黄文兴眼睛一亮,点头道:“活着的,他绝对活着,我远远地看到过,他应该是被押到了那一片金字塔模样的石堆里面去了。我本来想救他,不过这几天一直不知道如何绕过那蛇群,就一直不能成行……啊,对了,糟糕,你说他们会不会杀了养神,用来泄愤啊?”

  我点了点头,那些人倘若发现了布拉的尸体,不止是黄养神,我们任何被他们给抓住的战友,都不可能活命。

  怎么办?

  原本还准备让我们待在这儿的黄文兴顿时就坐不住了,站起来,对我说道:“不行,我们现在就得出发,去救养神少爷!”

  黄文兴这一句话,让我完全相信了他。

  相比之前的那个人,此刻的黄文兴方才表现得更像是一个荆门黄家的门客。

  那就是忠犬特质。

  我点了点头,也跟着他一同离开了这地穴。

  黄文兴担心的是黄养神,而我则担心自己小组里的其他六位成员,在我的心里,他们,甚至要比黄养神的位置更高。

  黄养神是朋友,而他们,则是我的生死弟兄。

  三人重返山丘,望着遍布林间的蛇群,黄文兴又发起了愁来,说到底怎么办,才能够不惊动那个牧蛇人,而接近对方的老巢呢?

  相比他的担忧,我反倒显得无所谓一些,平静地说道:“顺着那边的林子,往前走就是,至于蛇,咱还怕这个?”

  有了我的保证,两人稍微地放下了心,然而进了林子,当瞧见面前那一堆一堆的蛇群时,小白狐儿却下意识地往回走,而黄文兴虽然没说话,脸上的汗珠,却一颗多过一颗。

  就在这时,我的手往怀里伸了进去,拿出了一物来。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好梦!

  1. 笨熊-缪倩意爸爸:

    哈哈 果然有问题

  2. 小白:

    龙鳞??

  3. 清风沐雨:

    龙鳞甲?

  4. 啊:

    拿啥

  5. 晨风-依旧:

    我觉得地下世界的老朋友是武穆生,那本仙书的威力也该让我们见识一下

  6. 76年唐山震漏:

    占个前十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