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四章 摩门布置精妙,黑手奇谋百出

2015年6月12日 更新

我摸出来的这东西,却是遁世环。

小白狐儿瞧见了,忍不住翻白眼:“哥哥,这东西只能遮掩气息。难道还能把我们都给隐形了不成?那些蛇可不管咱们到底是高手还是低手,感受到了我们的温度,照着大腿儿就一口咬过来,谁受得了?”

我嘿嘿一笑,开启了遁世环,又把饮血寒光剑给祭了出来,宽慰道:“这玩意的作用,是用来遮掩它的气息。”

宝剑藏拙,纳于剑鞘之中。朴实无华。

虽无华,底料却足,且不谈饮血寒光剑中被王红旗祭练过的龙气,光凭着南南进行炼制出来的剑鞘,便非凡物。

蛇虫之属,虽然暴戾,不过却并非没有天敌,这些东西的脑瓜儿容量不大,对于事物的认知也浅,对那食物链顶端的龙属,最是恐惧不过,我这剑鞘可是用那黄山龙蟒化龙犄角而做。尽管神光内敛,却也绝对不会有一条蛇,胆敢造次。

从这一点上来看,蛇群,倒是比人更加好对付。

至少它们心思单纯。

小白狐儿自然是知道我的底细,不过瞧见远处那密密麻麻的蛇群,多少还是有些膈应,而黄文兴却乃豪雄,他担心的问题只不过在于擅闯其中,暴露行踪,倒非是畏惧着长虫之物,所以我这般一说,他立刻催促前行。

我瞧见黄文兴如此焦急,尽管知道他是在关心自家的养神少爷。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疑惑。

事实上,这一路以来,给我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

首先让我惊觉的,是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被人催眠,虽然那黑小子布拉因为害怕伤害我而导致我那潜意识自动觉醒,所以没有对我如何,但是却也让我明白了此地的险要。

尽管黄文兴跟我解释,说那布拉别看年纪不大。在这儿的地位却颇高,但我还是觉得后怕。

别的不说,摩门教再多几招这样的手段,我这一世英名。或许就栽在这儿了。

然后就是黄文兴,以及他刚才说的话语。

按他的说法,带我们进来的那位,根本就不是他,而其余的马博等人,也是他亲眼看着死去的,那么带着我们来到这儿的,到底是谁呢?

世间怎么可能有这般鬼神莫测的手段,竟然能够瞒得住我,以及赵副局长这些人?

另外,我或许可以说跟黄文兴算不上熟悉,但是黄养鬼呢?

我是亲眼看见两人有碰过面的,虽然黄养鬼为了不然同辈新人知道自己的特殊关系,刻意地避开了别人的耳目,但是从两人接触的时间上来看,她应该也没有看出黄文兴是假的。

作为荆门黄家的小公主,连鬼鬼都没有提出意见,按照黄文兴此刻的说法来看,说明那个家伙,已经做到真假难辨的地步了。

世间真有如此神奇之事?

我不信。

将这份疑惑藏于心中,我不动声色地朝着林子里摸了过去,而黄文兴和小白狐儿则紧随其后,三人一前一后,朝着林子的边缘走去。

出了林子,那是一片开阔地。

所谓开阔地,就是站在高处,就能够一眼望穿视野之内的景物,尽管这地底的光线并不如地面世界明亮,不过适应了这儿的环境,我想那应该并不困难。

好在开阔地并非一马平川,到处都是齐人腰的巨大苔藓。

我们平日里看到的苔藓,贴地而生,最长不过几厘米,而这儿的物件仿佛都比别处大一号,蜻蜓如此,鹰如此,连着苔藓也茂密非常,人倘若匍匐期间,倒也不会被人瞧见。

若是避开那牧蛇人,这倒也简单,不过难就难在充斥在这苔藓地带的无数蛇群。

在树林的边缘地带,我就趴了下来,用标准的匍匐前进姿势,向前爬去。

望着前方成群结队、纠缠一块儿的蛇群,小白狐儿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不敢上前,我不得不回头催促她,让她跟上,不要离开我遁世环的范围。

强忍着恐惧,小白狐儿跟了上来。

三人匍匐,朝着前方爬动。

苔藓遮掩住了我们的身形,而遁世环则掩住了我们的气息,远处的牧蛇人骑在巨大蜥蜴的背上扬着皮鞭呼和,并没有发现这边的异状。

匍匐前进,我们离那蛇群近了,一步两步,那三角型的蛇头、猩红的信子,以及各种颜色的蛇眸,都已经近在眼前。

在那一刻,我感觉到身后的小白狐儿和黄文兴,呼吸都细了几分。

因为这些丑陋而滑腻的长虫,并没有移开半步。

怎么办?

要拼了么,如果被发现了又该如何是好?

在那一刻,我估计小白狐儿都慌了,连黄文兴这样厉害的角色,心绪肯定也是复杂得很。

然而我却无比的淡定。

没有人比我更明白饮血寒光剑的恐怖之处,这把剑,可曾经屠过“神”!

在所有人都屏住气息的那一刻,我们终于离最近的蛇群只有两米远的距离,而那些丑陋长虫其实都已经感应到了我们的到来,纷纷朝着这边涌了过来。

然而这两米的长度,却仿佛生与死的距离。

没有一条蛇敢越过这条线。

这距离,是遁世环容纳的范围,而只要那些丑陋而湿滑的长虫敢爬进这里面,便能够感受到震荡不休的龙气。

真龙之气。

黄山龙蟒虽然身亡,不过它确实真正受过九雷轰顶、渡劫化龙的存在,抛开别的不说,那龙首,可是实打实的真龙之物,用这真龙犄角做出来的剑鞘,哪里是这等腌臜凡物能够抵御得了的?

胆寒!

无数长蛇因为生人气息而卷涌过来,却又被这真龙气息给吓得倒退了回去。

我们贴地而行,匍匐前进,一路上没有碰到任何险阻。

这被黄文兴视为天堑的漫漫蛇群,在我的面前,却如同康庄大道的坦途。

要说动静,我们这边自然还是能够有一些异常的,不过因为那蛇群实在是太过于巨大,漫山遍野,牧蛇人的精力照顾不了所有,使得这点儿动静,入不到他的眼中。

倘若说这一次潜入有什么不完美的,恐怕就是有的长蛇因为太过于胆小,直接被这龙气给吓晕过去,并没有及时让路,停留在了原地。

我们不得不从那滑腻腻、冰冰凉的蛇身上面爬过去,还得担心这长虫又突然醒过来。

而且那蛇群游过的地方,分泌的粘液使得地面格外粘稠。

爬了好一会儿,我们的身上充满了古怪的腥臭。

即便如此,我们也只有苦苦忍受。

我们在这片开阔地里,足足爬行了半个多时辰,方才越过这一大片的苔藓地,来到了一片异常茂密的林区。

先前我们在山丘观望,那摩门教的建筑就是隐没于此处,越过这片林区,就能够到达目的地。

到边缘的时候,蛇群几乎不见踪影。

我发现这林区的植株,与一路上的都不一样,外面的植株大都是茂密而庞大的蕨类植物,给人的感觉好像回到了侏罗纪时代,而这儿的树木,却大都是些竖直朝天的落叶乔木,有点儿像是北方的林子。

来到跟前的时候,我们趴在苔藓丛中,观察了许久。

黄文兴很确定地跟我说,林中有迷阵。

我对他的判断并无意外,看得出来,这个摩门教对于此道却是精通,要不然也不会仅仅凭着一面离魂镜,就能够将我给催眠。

这个时候,就轮到我的阵法顾问上场了。

王木匠。

在此登场的王木匠显得格外谨慎,他四处望了一下,然后低声对我说道:“那林子下面,有一处地煞,对方就是在地煞的基础上,对这里进行了改造,弄出了一个鬼打墙的迷阵来,要是不知情的人进入,永世不得解脱。”

所谓地煞,其实就是地势风水之中,藏纳极阴秽物之处,倘若是大能者,便能够将其融练,化作地脉,而自己则成为一方土地,很多养尸地、夺命煞之类的地方,就是根据此物而来。

人都说“天罡地煞”,这玩意,对于修行者来说,有着很奇效的推动力,不过也能够影响人的心志,化身为魔。

所谓魔,六亲不认、嗜血好杀,不为世人所容。

将老巢建在这么一个地方,看来摩门教并非什么好鸟,而所谓的神眠之地,恐怕也是一个老魔头的居所吧?

听到这话儿,黄文兴变了脸色,而我则波澜不惊。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体内其实也有魔。

这魔还挺出名的,它老人家最牛逼的时候,曾经被人称作“战神”,能够混到这个地步的,对于同类,倒也没有多少惧意。

王木匠说了一大堆的恐怖说辞,只不过是为了显示自己的牛逼。

很快,我们在它的带领下,进入了林子。

林子大,鸟儿也多,头顶上不断传来扑棱着翅膀的声音,而王木匠则专业无比,用诸般推算之法,带着我们一直来到阵心处,而就在这时,前面突然有一个灰影闪过,小白狐儿眼尖,一下子就认出了那人来:“黄养鬼?”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你说到底为什么 都是我的错
都把爱情想得太美现实太诱惑
到底为什么 让你更难过
这样爱你除了安慰还能怎么做

  1. 好:

  2. 短:

  3. 大招:

    真的好短

  4. 追梦:

    几一百字都不到就是一章?

  5. 哈哈:

    估计复制的人断网了

  6. 小鱼:

    又是这样

  7. 神都郎君:

    发的啥牢骚?遇到感情问题了还是朵朵妈咋了

  8. 孤守空月:

    更新慢啊

  9. 瓶S邪M:

    《爱情买卖》?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