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五章 十字星芒血咒

2015年6月12日 更新

  什么?

  听到小白狐儿的叫声,我下意识地朝着那灰影望去,结果那人却一闪而过,根本没有停歇下来。

  “是她么?”

  我快速地问小白狐儿。而她则郑重其事地朝我点了点头,我当下也是双足往地上猛然一蹬,人似利箭,朝着那残影追去,口中还吩咐道:“老王,帮我照顾好他们,我马上赶回来。”

  我向着林间猛冲,那法阵干扰,周遭的景象顿时就化作波澜。不停地荡漾,我一边飞速疾奔,一边还得将这些变化都给记在脑中。

  很快,我瞧见了那个灰影,瞧那身子曲线,倒跟鬼鬼相差无几,当下我也是冲到近前,一把将其胳膊给抓住。

  鬼鬼左边的手臂被抓,右手毫不犹豫地朝着我心窝子里挥来。

  一点寒芒陡现。

  这小娘皮当真是歹毒无比,不过我也不恼,猛然一拉一扯,将她的这攻势给化解掉。双手将她给紧紧抱住,附在她耳边大声喊道:“鬼鬼,是我,是我啊,我是陈志程!”

  鬼鬼在我怀中奋力挣扎,而我低头看去的时候,发现她的双眼之中充满恐惧,不过却并没有受控制的迹象。

  显然,她是真的在害怕。

  眼看着鬼鬼不肯妥协,又咬又踹,我不得不单手将她给抓着,而右手则结了一个法印,朝着她的脑门顶上猛然拍了一记。

  咄!

  被我这么使劲儿一拍,鬼鬼终于不挣扎了。双手捂住了额头,眼泪水都快要留下来了:“疼……”

  瞧见她这楚楚可怜的模样,我又好笑又好气,问她道:“怎么样,这回清醒了吧,你到底是在发什么羊癫疯啊,见到我还跑?”

  鬼鬼委屈地说道:“就是见到你才跑了,你身边站在那个叛徒。鬼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叛徒?”

  我有点儿莫名其妙,继而想起黄文兴的话语,立刻反应过来,抓着她的手说道:“你是说黄文兴是叛徒?”

  鬼鬼点头说道:“对啊。要不是他,我们能至于如此么?”

  我严肃地说道:“告诉我,我走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其余的人呢?”

  鬼鬼被我捏着手疼,看了我一眼,我放开了她,摊开双手,表示对她没有威胁。

  她在仔细地打量了我一番之后,方才说道:“你跟尾巴姐离开之后,许久都没有回来,然后张队建议去找人,不过黄文兴那叛徒不同意,说要留在原地等你们,免得走散了。双方当时起了争执,闹得很不开心,还是西南局的宁副处长居中调解,才勉强达成一致,再等半个小时,可是……”

  说道这里的时候,鬼鬼下意识地朝着周围看了一下,仿佛恐惧黄文兴突然出现一般,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好言宽慰道:“你别怕,有我呢。”

  鬼鬼点头,继续说道:“谁知道半个小时之后,你们还是没有来,张队说要出发找寻,这时那叛徒突然发难,抛出了好几个毒雾弹,将大伙儿都给撂倒了,有人反抗,他居然直接就当成斩杀了……”

  我心头一跳,赶忙问道:“张励耘他们怎么样了?”

  鬼鬼说道:“我们一组里面,就布鱼哥没受到毒雾影响,当时除了黄文兴,旁边还有好几个帮凶,个个都厉害得很,周围还不断涌出猛兽,他抵抗不过,带着张队和白合姐跳进了河里面;至于其他人,我当时也昏迷过去了,并不知道……”

  我狐疑地看着她说道:“你不会是也被抓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鬼鬼樱唇微张,一条小虫子爬了出来,她指着这蛊虫说道:“是阿依娜救了我,让我半途醒了过来,然后我趁着押送的人不注意,就逃脱了……”

  看到这肉呼呼、如同夏蝉一般的小虫子,我方才确认了鬼鬼的身份,不过还是有些疑惑:“黄文兴没在押送队伍里面?”

  鬼鬼摇头说道:“没在,押送我们的,除了一个红袍萨满之外,其余的人仿佛牵线木偶一般,所以我才得以逃脱,要不然估计就算是阿依娜在,我也走不得。不过我发现即使逃了,也走不出这片林子。”

  我笑着说道:“这林子里的法阵错综复杂,处处迷境,你走不出也很正常。”

  鬼鬼这时方才想起来,问我道:“老大,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跟黄文兴那叛徒走在一块儿?”

  我摇头说道:“之前那个黄文兴,应该是人假扮的,这个不是。”

  鬼鬼不相信我的话语,摇头说道:“怎么可能,我之前跟他有过交流的,他绝对是黄文兴,不可能有错。”

  我不想跟她在这个时候多作解释,对她说道:“你一会儿跟他当面对质,就知道了;我们回去,记得跟紧我,不要丢了,这个迷阵错综复杂,刚才追来的时候,我记得并不算完全。”

  鬼鬼闻言,慌忙伸手抓住了我的衣角,一副害怕我丢下她不管的模样。

  别看这小姑娘刚才凶悍得很,不过那恐怕是她一个人在这里迷路到了绝望之境,所产生的疯狂,等确定了我的身份之后,又流露出自己的柔弱来。

  我原路折回,凭借着还算详细的记忆,以及临仙遣策的眼光,一番折腾,总算是与小白狐儿和黄文兴再次汇合。

  当瞧见鬼鬼与我一同回来的时候,黄文兴脸上一副诧异的表情,对她说道:“大小姐,你这么会在这儿?”

  鬼鬼躲在我的身后,不敢与黄文兴对视,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好言安慰。

  鼓足了勇气,鬼鬼过来与黄文兴验证身份,而我则来到一脸吃味的小白狐儿面前,将刚刚从鬼鬼口中得到的信息,说给她听。

  小白狐儿原本还对鬼鬼拉着我衣服过来的动作心中不爽,但是一听到特勤一组的其余成员或遭擒、或奔逃,生死不知时,顿时就放下了所有的负面情绪,一脸着急地问道:“哥哥,那怎么办?”

  我看着正在与黄文兴对话的鬼鬼,脸色十分严肃,沉声说道:“原本我还不是很确定,不过这一回,就不得不真的搏命了。”

  小白狐儿脸色也严肃起来,沉声说道:“杀进去?”

  我苦笑道:“对头神秘得很,别的不说,能够将那样的队伍在一时之间给拿下,绝对不是仅仅凭着毒气弹就能够完成的,我们倘若直接杀将过去,说不定死得更快。”

  小白狐儿发愁道:“那怎么办?”

  我低声说道:“强攻不成就智取,总会有办法的,对不对?”

  就在我和小白狐儿低语之时,那一边却突然吵闹起来,我听到黄文兴突然语调一高,对着鬼鬼说道:“大小姐,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到底要怎么才能够相信我?”

  我诧异地望过去,却见黄文兴双目赤红,想要伸手去抓鬼鬼,而鬼鬼原本就有些害怕,此刻瞧见他更显狰狞,下意识地朝后面退开。

  鬼鬼惊悸地喊道:“你别过来……”

  我一把抓住鬼鬼,让她不要轻举妄动,而黄文兴则掏出那把金丝短剑,直接在自己的胸口化了一个十字。

  他是如此用力,以至于鲜血很快就渗透了出来。

  划完血十字之后,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大小姐,我以父母之命,对着黄家列祖列宗起誓,倘若我说的话语,有半点假话,天打五雷轰……”

  他这话儿还没说完,原本对他还有些恐惧的鬼鬼顿时就脸色一变,冲过来对着他说道:“文兴叔,你不必如此,干嘛要发十字星芒血咒啊?”

  瞧见鬼鬼这般称呼,黄文兴惨白的脸上却是挤出了一丝笑容来,对她说道:“只要小姐能相信我,做什么都可以的。”

  简单一句话,冰释前嫌。

  我不知道这十字星芒血咒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瞧见鬼鬼算是认同了黄文兴,也就不再耽误,让小白狐儿给他敷好药,然后低声说道:“各位,闲话不多说,我们现在马上就要越过这林子,前往敌营深处救人了,出发之前,有点事情要交代。”

  黄文兴点头说道:“请讲。”

  我指着远处的方向说道:“敌人巢穴,必然有高手无数,能不惊动,最好别惊动,大家要谨慎小心,别轻举妄动——尾巴妞,你身手好,灵觉强,多预警;鬼鬼,你注意隐蔽,另外注意虫蛇之物;老黄,你负责保护鬼鬼,可晓得?”

  众人点头称是,我不再多言,朝着王木匠打了一个手势,让他赶紧带路。

  在阵法大师王木匠的带领下,我们在一刻钟后,走出了这一片迷踪林,前方的村落已经隐然可见。

  这是一处用石块和树木构建的村落,差不多有一两百人的规模,四五十户人家,而在村落的左边不远处,则有一个类似于宝塔和金字塔之间的石头建筑。

  那是祭坛,也是神眠之地。

  天色在这个时候,似乎变得黯淡下来,我眯着眼睛望远处,而就在这个时候,小白狐儿却跟我说道:“哥哥,右边三十米处,看那儿,有个红袍萨满!”

  我循声望去,而这时旁边的鬼鬼低声惊呼道:“天,他就是押送我们的那个人!”

  1. D:

    没人抢?

  2. 虎皮猫大人:

    隔壁老王啥时候出来

  3. 依咯咯:

    情节发展停滞缓慢,看的人相当焦虑不安,小佛啊,赶紧更啊。惆怅!

  4. LXF:

    大师兄 是不是在这里 被左使搞的受重伤快死 在蛊事里一直没恢复最佳状态呀

  5. 小鱼:

    着急等待更新中…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