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六章 离魂镜巨蟒腹

2015年6月12日 更新

鬼鬼这话儿一说,我的眉头就扬了起来,眯眼瞧了过去。

那红袍萨满是个身材削瘦的老头儿,整个人都藏在了红色袍子里面。露出来的脸黑乎乎的,三角眼,下巴尖尖,长得有点像只大老鼠。

他是骑在一头与之前那个牧蛇人一般的大蜥蜴背上,手中拉着一根皮绳子,在林子边缘快速奔跑,别看那蜥蜴又粗又大,不过爬行地速度快十分快,一会儿就从边缘处。跑进了林子里。

他去那儿干嘛,是怎么搜寻半路失踪的鬼鬼么?

小白狐儿瞧向了我,而我则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决定将这个家伙给拿下。

此前我们曾经抓了一个舌头,不过那小子嘴硬得很,除了基本信息,其余的就是不肯透露,反而差一点儿将我和小白狐儿给置于死地,不知道这一个,是否也依旧一般硬气呢?

小白狐儿朝着林子里飞奔而去,却是准备将那家伙给引过来,我让黄文兴和鬼鬼散开。在林子里藏好身形。

要想不让村落里面的摩门教萨满知道我们的到来,一会儿下手的时候,一定要迅猛。

一击必中。

我伏在草丛中,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徐徐地吐出来。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远处断崖处的瀑流声传来,让人浑身都为之清明,而我则默默地将心中的那杀意给隐藏着,不至于提前暴露。

这个舌头,尽管冒着暴露的危险,但是我们不得不抓。

因为那些被冒牌黄文兴给袭击的救援队成员,此刻的下落在哪里,就只能从这个家伙的嘴里面问出来了。

不然我们这样一头雾水地冲上去,就跟无头苍蝇一般。

小白狐儿是幻术高手。这个并不会因为她的修为大减而改变,很快,我就听到有沉重的脚步声,从林子那边传了过来。

鬼鬼在我对面的草丛里给我做手势,示意我直要负责那个红袍萨满就好,而他胯下的那头大蜥蜴,则交给她来处理。

养蛊人对于动物,远比任何人都要熟悉。她这么说,我倒也放松了心情。

咚、咚、咚……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趴在草丛中的我甚至能够感受到地皮在颤动,当下呼吸也不自觉地急促了起来。

突然。前方的草丛被人掀翻,小白狐儿化作一道残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又朝着左边的方向快速跑去,而在她的身后,骑着巨大蜥蜴的红袍萨满,紧跟着穷追不舍。

近了,近了,更近了。

我尽量不用眼睛去直视对方,就是怕心中的杀意引起红袍萨满的警觉,而一直到那长尾畜生从我的跟前奔过的时候,一直潜忍爪牙的我终于像头猎豹一般地腾空跃起。

红袍萨满并非凡人,在我出现的那一刹那,他就发觉了,当下也是扬起手中的皮鞭,朝着我这里狠狠地甩来。

啪!

这一鞭子打在了我藏身的草丛中,无数草屑飞起,而我却比他更快一步,直接将他给抱住,扑到了旁边的递上去。

在高速行驶中被拦截下来,不管是我,还是那老家伙,两人都在地上连着翻滚,溅起无数泥土来,而那家伙别看又老又瘦,不过身子里却蕴含着巨大的力量,尽管被摔得三荤五素,却在反应过来之后,双手一绕,想要用手中的皮鞭将我的脖子给勒住,将我给绞杀。

这般的反应能力,当真是让人诧异。

他不想是个成天琢磨教义的老神棍,反而跟我们这些整日里刀口舔血的亡命徒一般凶狠。

不过若说凶狠,谁能有我厉害?

一个擒拿反锁,我直接翻身而起,骑在对手的身上,一把捂着这人的嘴巴,然后将他整个人都给按在了地上,死命地往草木泥土里摁着,一直到他拼命挣扎无果,几乎要放弃的时候,方才将他给翻转过来。

那老家伙一转过来,张口就要叫喊,结果所有的话语都被啪、啪、啪十几记耳光给淹没。

想起我在来的路上,瞧见同伴的遗体,我的心中就没有半点儿仁慈。

以及之道,还施彼身。

还是那句话,我们带着钢枪和橄榄枝而来,他们既然选择了战争,就不要怪我无情。

对待敌人,怎么能够仁慈?

他们的命是命,战友和同事的命,就都给狗养的了?

抓住此人之后,我二话不说,直接十几个大耳刮子,将他给扇得晕头转向,消瘦的脸顿时就变得浮肿了许多,嘴里面的牙齿全部都脱了,一口鲜血,连带着血肉一起喷了出来。

下马威完毕之后,鬼鬼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却是将那凶恶无比的大蜥蜴给降服得乖乖,而小白狐儿也从林子中折返了回来。

老家伙一开始还有些摸不清头脑,不过等瞧见了鬼鬼之后,却终于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如此。

他倒也光棍,被我一下子就给扇得懵逼了,直接眼睛一翻白,闭目说道:“杀了我吧!”

这句话虽然生疏,说的却是汉语。

他想死,我哪里能够让他这般如愿,当下也是将他给拖到了林子里去,往回看了一眼,瞧见远处的村落并无动静,心中方安,将他抵在一颗蕨树前,低声问道:“被你们抓来的人,现在都关在哪里?”

老家伙冷冷地笑道:“想知道么,就不告诉你。”

他咧嘴一笑,满口的鲜血,里面碎牙数颗,十分腌臜,而我则毫不含糊,直接将他的脑袋往树干上猛然一撞,弄得他头晕眼花,又揪起来,继续问道:“现在呢?”

那人依然冷笑:“你们汉人有句老话,叫做‘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肉身的痛苦,你以为会让我觉得恐惧么?”

看着这死硬死硬的家伙,我一时气结,而这时小白狐儿却凑上了前面来,抬起手来,对他说道:“你看,这是什么?”

老家伙原本还想跟我硬气,结果一看小白狐儿手中的离魂镜,顿时就惊诧地大喊一声:“咕朵突勒……”

小白狐儿没等他说完,直接吼道:“朵穆勒!”

一语完毕,那原本怒发冲冠的红袍萨满双眼顿时就发直了,瞳孔开始发散了去,而小白狐儿则在他耳边哼着悠扬的歌谣,并且还示意我将他给平躺着放下,让他舒服一些。

离魂镜!

这玩意居然这般的神奇,给看一眼,就能够将其催眠,简直是……

碉堡了!

我不敢打扰小白狐儿的催眠,将其平平地放倒在地上,看着小白狐儿在他的上方不停挥手,想起先前我醒过来的时候,黑小子布拉对我做的动作,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在幻术上面,小白狐儿当真是天赋异禀。

也许这就是种族遗传。

小白狐儿足足施法了五六分钟,方才带着我们,悄悄地离开十几米远,然后对我说道:“哥哥,我准备入他的梦境之中询问,你替我护法。”

我点头答应,示意黄文兴和鬼鬼散开,为小白狐儿警戒。

我立身于一棵树蕨之上,看着小白狐儿盘腿而坐,双手结了法印,一手印向那红袍萨满,一手指向了自己的鼻尖处,默默而坐。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

差不多过了一刻钟的样子,突然间我听到了一阵重物滑过落叶时的窸窸声,眉头一挑,顺着声音望去,却见一条足有三四丈长的灰色巨蟒,从林子左侧游了过来。

这长虫,为何会这么及时出现?

我来不及多想,跃下树尖,快速冲到了这巨蟒的跟前来,那畜生口喷腥气,朝着我猛然缠了过来。

它的头颅,像闪电一般撞入我的怀中。

想把我给绞杀了?

没门!

我在瞬间拔出了饮血寒光剑,将这蟒蛇的头颅给斩落了下来,而它的身体还依照着惯性,想要将我给缠住,结果我一个腾身跃起,避开了这一击。

巨蟒头颅落下,我用剑尖一下刺穿,刚要抬起来看,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压抑的惊叫声。

我回过头去一看,却瞧见红袍萨满竟然葬身于另一条巨蟒之口。

黄文兴出现在了旁边,手中的金丝短剑扎入了这巨蟒的七寸处,不过瞧见那蟒蛇的腹中鼓鼓,显然是已经将红袍萨满给吞没了。

到底晚了一步。

我冲到跟前来,黄文兴一脸歉然,似乎想要跟我说些什么,我没有理会,而是直奔小白狐儿那里,焦急地询问道:“有没有掏出什么来?”

小白狐儿对我说道:“哥哥,你放心,老林、床单和雪婷都没有死,只不过被送进了神眠之地。不过可惜他好像还有一个天大的秘密就准备说了,结果到底还是没有来得及……”

我诧异道:“什么天大的秘密?”

小白狐儿苦笑道:“我若是知道,就不会说可惜了。”

黄文兴这时跟鬼鬼一同走过来,对我说道:“对不起,陈司长,是我没有看好他!”

鬼鬼摇头说道:“没有,老大,一共来了三条,文兴叔是担心我的安全,所以才慢了一步……”

我摆手,宽慰大家道:“无妨,反正已经问出答案了,大家都不必自责。”
a  说是如此说,不过我的心中,却多出了一分阴影。

这巨蟒,怎么来得这么是时候?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不好意思晚点了,本来可以准时的,结果刚才朵朵吐奶了,又哭得稀里哗啦,我在旁边弄了好久,不好意思。
大家晚安。

  1. 黑眼圈:

    好极了只有38字

  2. 陆言:

    晕死去了才这么几个字!

  3. 我爱罗:

    尼玛 厉害了

  4. 八点正:

    是75个字吧,刚算的

  5. 茏:

    朵朵重要!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