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八章 黑巷抱脸蜘蛛

2015年6月13日 更新

骤然被人抓住肩膀,我自然是要下意识地反抗,结果旁边却传来了黄文兴故意压低的声音:“陈司长,先等等。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听到黄文兴的提醒,我再一次望过去,却见缺口的那黑窟窿里面,果真有些气息浮动,尽管是一片晦暗,不过却能感觉到里面隐约有身影在游动,气息也与周遭不同。

黄文兴的修为不弱,而且到底是特勤二组的无冕之王,经验倒也充足。我点了点头,示意大家不要轻举妄动。

如此安静地等待了十来分钟,我终于瞧见那气息不再,便示意小白狐儿先行潜伏过去,查探一番。

小白狐儿身子贴着地面,快速地匍匐而去,很快就到了缺口处。

那个缺口足有两米多宽,她在旁边的缝隙里仔细地打量了一阵,然后探身进入,没入了黑暗之中。

不多时,她又出现在了缺口外,朝着我们这个方向挥了挥手。确定安全。

时间紧迫,我们不确定摩门教是否会发现问题,于是信号一发,几人立刻低伏着身子,朝着神眠之塔摸去,赶到缺口处,我第一个走入其中,里面的黑暗让我的瞳孔下意识地收缩了一下,几秒钟之后,方才慢慢地能够看清楚一些模糊的景象。

我夜能视物,不过并不是视黑夜为白昼,在这样的黑暗中,只能勉强瞧见这里是一处侧间,周围都是灰白的石头。还有一些青苔攀附。

侧间的正中,有一条黑黑的甬道,里面有飕飕的风吹来,而且声音仿佛如同鬼泣一般,颇为阴森。

即便是神眠之塔、禁忌之地,但听小白狐儿跟我讲,里面也有侍奉神灵的苦修萨满,如果能够逮到一两个家伙。应该能够逼问出前后两次被抓的俘虏来。

我正想上前,这时鬼鬼却轻轻拉住我,低声对我说道:“老大,稍等!”

我回头看她。却见她指着房间上方的某处角落,我抬头望去,却见到隐隐约约,有白色的丝线在上面结网而待,当我凝目之时,却还有一缕光亮浮现。

小白狐儿眼睛最尖,对我说道:“是蜘蛛网。”

我缓步走到跟前来,小白狐儿拔剑,挑了一下,那蛛网却是十分结实,她拨了两下,方才弄了一点儿下来,鬼鬼郑重其事地戴上手套,接过来一看,低声说道:“这蛛丝坚韧冰寒,纤维粗大,并非寻常之物。”

几人看向了我,而我则点了点头,缓步朝着通道那便走去。

走到通道口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停了一下,结果刚刚停下脚步,一股快如闪电的锋芒朝着我的脸上划来。

我早有准备,向后退了一步,却见一头脸盆大的蜘蛛,从黑暗中猛然扑出,朝着我的脸上抱了过来。

抱脸蜘蛛?

我没有拔剑,而是朝着旁边闪开,跟在我后面的小白狐儿出剑,一下刺穿这大虫子的腹部,然后朝着墙上甩去。

啪!

那大蜘蛛先是被小白狐儿一剑泯灭生机,又被重重摔在墙上,看着仿佛并无威胁,然而它的身子一炸裂,竟然蹦出了成百上千的白色小蜘蛛来,溅得一墙都是,有的还掉落到地上,朝着我们这边快速爬来。

“子母鬼蜘蛛?”

鬼鬼失声低呼道,我们纷纷朝后退去,避开这滚滚而来的白色小蜘蛛,而回过神来的鬼鬼则冲着大家警告道:“这子母鬼蜘蛛是至毒之物,一个芝麻粒大的小蜘蛛,就能够毒倒一头牛。”

听到这话儿,众人都有些畏惧,我却不为所动,手结法印,朝着下方一掌拍去。

【深渊三法,魔威】!

一击之下,那些密密麻麻的白色小蜘蛛竟然全部都不再蠕动,停止动弹。

鬼鬼惊魂未定,不过却也负担起自己的责任来,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蹲身查看了一番,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是满脸惊喜:“老大,都死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越是细小的蠹虫鸟兽,越容易受到魔威的震慑,而像是这种细如芝麻粒的小蜘蛛,别看毒性剧烈,但是在魔威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我并没有做什么,它们只不过是被魔威给活活吓死了而已。

这里面涉及到许多秘辛,我也不想多做解释,只是笑了笑,而小白狐儿却是骄傲地说道:“那当然,我哥哥还有更厉害的手段呢。”

看不出来,这小妮子是如此的以我为荣。

一击得手,我并没有半点儿骄傲,而是沉着脸说道:“不要大意,进去之后,你们都紧跟着我,一定要谨慎小心。”

三人点头称是,而我则一马当先,走入了那通道里。

这处茶荏巴错的遗迹,外表上看着破烂不堪,仿佛四处漏洞,然而内中凶险,仅从这一只子母鬼蜘蛛就能够看得出来,难怪就连布拉这样的摩门教高层,谈到这儿,都心生恐惧。

我不敢让别人冒险,只有自己硬着头皮往通道里面闯,走了几步,发现前方的通道里布满了坚韧结实的蜘蛛网,不得不拔出饮血寒光剑,一边行走,一边开路。

走了十几米,先前那种特有的细微动静,又出现在了我的耳畔。

我停下了脚步,正想打量,突然头上却是一道劲风冒出,朝着我的脑袋扑了过来。

黑暗中,我瞧见那玩意的身影,却是比先前那一只蜘蛛要大上一圈,而且它的腹部处,竟然有四对眼睛一般的白色圆环,让人有一种古怪的错觉,心神被摄。

我自然不会被这玩意给吓到,不过当它扑下来的时候,我却下意识地犹豫了一下。

这鬼蜘蛛倘若腹中藏着成百上千的小蜘蛛,我这么一劈,会不会当空炸裂,如天女散花一般地兜头落下?

在我犹豫的这片刻,那巨大的蜘蛛却已经到达了我的头顶。

我正要用长剑侧面将其拍飞之时,身后的鬼鬼却出声说道:“老大,不要怕,这只是公的,肚子里不会有小蜘蛛的!”

听到鬼鬼的肯定,我当下也是倏然出手,一剑过去,那巨大的蜘蛛化作了两半,跌倒在了两旁。

因为饮血寒光剑有吸血效果,所以并未半分液体飞散。

解决掉这头巨型的抱脸蜘蛛后,我长舒了一口气,然而就在此时,通道的尽头,却是冒出了几十个低伏着的黑影,黑暗中有点点绿色光芒,朝着我们这边飞速游动而来。

啊……

这蜘蛛居然不是一公一母,而是群居于此?

瞧见这数十头的蜘蛛从通道的顶壁和墙两侧快速逼近而来,我知道不管如何,这都是一场血战,当下也是硬着头皮,吩咐身后小心之后,朝着前方猛然撞去。

说实话,在那一刻,我的心中,多少有些不祥的感觉。

我自然不会担心我自己的性命,但是想到那恶心的子母鬼蜘蛛破开之后,漫天的白色小蜘蛛洒落,指不定就会落到谁的头上。

鬼鬼说这一只小蜘蛛就能毒倒一头牛,我们虽说是修行者,也未必能够幸免。

然而事到如今,既然已经进了此处,若是退出,不但是半途而废,更有可能暴露身份,还不如硬着头皮,直接杀进去。

我扬着剑,斩破通道层层蛛网,见到那公蜘蛛便一剑斩杀,而体型稍微小一点儿、腹部没有白色环状图案的子母鬼蜘蛛,便用长剑侧面将其拍飞而去,如此一阵冲杀,竟然冲到了通道尽头。

我冲到了头,这才回转看去,却见其余三人都跟了过来,只是大家也是有样学样,将公蜘蛛都给斩杀了,却对那母蜘蛛束手无策。

之前一番冲锋,倒也没有细看,此刻我左右一打量,方才发现光这母蜘蛛,便有三十多头。

尽管我能够依葫芦画瓢画瓢,如刚才一般将这些子母鬼蜘蛛给绞杀,不过一来这些玩意众多,二来,我的魔威也不是说来就来,总有限制,三五回倒也无妨,要是来个一二十回,估计我自己都给憋闷气了。

不能硬拼,就只能拍飞,如此一来,我们给这些不知死活的子母鬼蜘蛛给团团在了通道尽头,无法脱身。

小白狐儿平日里对蛇虫鼠蚁,最是惧怕,此刻也是强忍着惧意,对我说道:“哥哥,想想办法!”

我正琢磨着如何尽魔威最大的功效灭敌,旁边的鬼鬼却说道:“不对,这些子母鬼蜘蛛应该是被驯服的,一定有法子能够牵制它们,是什么呢……”

我想起布拉指挥猪嘴蝙蝠窥探我们一事,又想起从他身上搜出来的那兽骨短笛,当下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掏出来塞进鬼鬼的手上,对她说道:“你试试这个,看有没有用!”

鬼鬼拿在手上,只端详了一眼,便放在唇间,轻轻吹动了一下。

呜……

仅仅一声,那在周围蠢蠢欲动、蓄势待发的子母鬼蜘蛛却突然停顿了一下,尽管它们立刻恢复了原状,不过鬼鬼却找到了窍门,又吹了几声,竟然连成了一道曲子。

那些凶恶的子母鬼蜘蛛听到这曲子,居然窸窸窣窣,缩回了角落离去。

鬼鬼得计,下意识地紧紧攥了一下拳头,激动地喊了一声:“成了……”

然而就在此时,我们身旁突然传来一阵低沉的推门声。

吱……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周六,陪陪家人,不加更了,大家抱歉则个……
不过,说句实话,小佛已经很勤劳了,一个星期几乎天天加更,大家别骂我哦,摸摸达。

  1. 虎皮猫大人:

    沙发

  2. 依咯咯:

    板凳

  3. 笨熊-缪倩意爸爸:

    板凳

  4. 76年唐山震漏:

    下水道

  5. 旅途:

    前五

  6. 晨风-依旧:

    没有点儿厉害角色出来大战三百回合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