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章 这就是所谓神?

2015年6月14日 更新

这并不宽阔的手掌之上,竟然叮着密密麻麻的肉色水蛭,这些吸血虫有的只有牙签粗细,有的则比我小拇指还粗。并且有不断增大的趋势。

蚂蝗之所以增大,自然是因为吸了我鲜血的缘故。

瞧见手掌上这蠕动不休的水蛭群,我顿时就感觉到浑身麻痒,果然,水蛭吸吮破口处的疼痛,从全身各处都传了过来。

这水潭之中,竟然全部是这密密麻麻的水蛭?

那老蛇妇为何要从这儿跃下?

尽管弄不明白这里面的关系,但强烈的麻痒让我下意识地就是一掌拍出,魔威施展。横碾而过,这些疯狂的吸血鬼立刻浑身僵直,那坚如磐石的吸盘顿时就失去了力量,朝着旁边纷纷飘开。

我伸手划水,保持自己浮在水面上,而那潭水黏黏糊糊,滑滑腻腻,却是遍布着无数的水蛭。

魔威施展,那些微末水蛭并不敢造次,纷纷朝着旁边退散而去,而这时饮血寒光剑也朝着我的身边游弋而来,上面的龙气激发。周遭总算是清净了。

我深吸一口气,瞧见鬼鬼也在胡乱地抹着脸,将黏在脸上、脖子上的吸血虫尸体给扯下来。

这地底水潭的空间宽阔,隐隐还是有些微光传来,我借着这光亮,瞧见鬼鬼脸上尽是点点红印,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她原本就不太漂亮,这样一来,感觉就有点儿毁容的模样了。

不过不管如何,鬼鬼在刚才及时刺出一剑,却是救了我的性命,我心怀感激,冲着她喊道:“你怎么下来了?”

鬼鬼刚才刺向那老蛇妇的时候,手段极为果断坚毅。然而此刻却手忙脚乱,像个不懂事的孩子,我见她不答话,伸手将她脖子上一根足有大拇指粗的水蛭给拉下来,用手一捏,尸身爆裂,溅得我一手血。

瞧见这个,因为失血而脸色惨白的鬼鬼顿时就更加不行了。嘴唇都发白,我却笑道:“怕什么,见过几次血,人就什么都无所畏惧了。”

鬼鬼这时才反应过来。回答我刚才的话语:“你不是叫我跟紧你么,我见你跳下来,也就跟着下来了。”

鬼鬼的话语让我一阵无语,不过想起她刚才救我的举动,又觉得实在是天意。

魔威虽散,但龙气犹在,所以那些密密麻麻的水蛭倒也靠近不得,不过即便如此,我也不想在这恶心的水潭中多待,左右一看,却见潭边离这儿只有四五长,便带着鬼鬼朝着潭边游去。

鬼鬼虽是养蛊人出身,不过对于这样密密麻麻的水蛭,倒也没有豁免,游得比我还要快几分。

两人游到潭边,爬上了岸来,远处一股阴风徐徐吹来,弄得湿漉漉的两人都止不住地一阵哆嗦,下意识地打了好几个喷嚏。

我摸了一下鼻间的鼻涕,下意识地闻了一下,一股黏乎乎的恶臭差点儿都能够将我给熏倒在地,这种恶心劲儿让我止不住想吐,不过想到这举动可能会惹起鬼鬼的不适,于是也就强忍着,将气行于全身,然后把衣服给解开,将转入里面的水蛭都给抖落了出来。

两人死里逃生,倒也顾不得许多讲究,我这边不断抖动,鬼鬼也转过身去,把身上的一堆虫尸给扒拉出来。

两人搞了好一会儿,方才缓过气来,尽管身上依旧黏黏痒痒,恶臭不止,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倒也没有再讲究,而是四处打量了一番。

这位于石厅之下的水潭并不宽阔,也就三四十个平方,不过周围的岩壁却呈现出一个倒扣的碗装,而距离上方足有一二十丈,看着根本就无法重新返回的样子。

水潭两边,是一个宽阔的空间,这边靠着岩壁,而在另一头,却仿佛是一个通道,不时有飕飕的风声吹来。

这风阴冷,吹在人的身上,就算是我这样身体结实的修行者,也止不住地发抖。

冷,直入骨髓的寒冷。

除了风,似乎隐隐之间,还有哀嚎和哭泣之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有小白狐儿和黄文兴的分开,让我心中有些不安,当下也是通过羽麒麟与上方的小白狐儿联络,结果根本就没有任何音讯传来。

这联系,仿佛被什么东西给阻隔住了一般。

鬼鬼瞧我一直在打量头顶上的岩壁,问我说道:“老大,你是在担心尹悦姐和文兴叔么?”

我点了点头,说道:“上面是摩门教里最厉害的一批人,现在出了这事儿,要是惊动了对方,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够避开。”

鬼鬼牙齿咬着嘴唇,凝望了好一会儿,忽然下了决心,对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试着爬上去看一下,看是否能够有办法离开。”

我诧异地说道:“这儿离上面这么高,那岩壁又光滑湿润,根本不着力,你怎么可能上去?”

鬼鬼笑着说道:“老大,我是女子,本就不重,又学得一门很不错的轻身法子,倒也是可以试试的……”

她说罢,却也不等我同意,便转身,沿着水潭边沿往里面走,一直走到了最里面的岩壁处,手在上面的几处凸起处试了试,又大致地打量了一下路线,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轻喝道:“起!”

鬼鬼又瘦又小,根本就是个还有没长开的少女,此刻浑身湿漉漉,更是不起眼,然而她在这一喝念之后,整个人仿佛凭空多了一阵光华,身轻如燕,沿着石壁飞速朝上攀去。

瞧见鬼鬼蜻蜓点水,纵身似燕,那矫捷的身法让人忍不住拍手称叹,实在了得。

我茅山其实也有类似的法门,壁虎神游功我也算是精通,不过想在这样滑溜无比的岩壁上快速而上,却也十分困难。

所以越是如此,越能够瞧得出鬼鬼的轻身功夫,并不寻常。

鬼鬼一开始极快,越往上走越慢,不过终究还是攀到了最顶端处,也就是我们掉落的出口那儿。

她单手抓和一块凸起的岩石,将大半个身子都给探进了通道里。

然而过了一会儿之后,上面却传来了鬼鬼沮丧的声音:“老大,那通道被封住了,里面还有法阵,我试了一下,堵住通道的石头,足有十米以上……”

十米以上,还有法阵,听到这些话语,我心中一沉,知道打破通道的想法,恐怕没办法实现了。

我让鬼鬼先下来,然而她不肯,非要坚持,说等等看,说不定上面的人能够找到机关。

我一想也是,就抽出长剑,在下方警戒。

如此等了一刻多钟,我听到上方突然传来一声惊叫,却见鬼鬼竟然支撑不住,又从上方摔下了水潭中来,当下也是不管别的,再一次跃下水中,将落水的鬼鬼给救了上来。

好在这一次我有所准备,倒也没有被那些密密麻麻的水蛭给咬到。

被我拉出了水面,恢复清醒的鬼鬼苦笑着说道:“原本以为还能够坚持的,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身子一发虚,整个人就软了下来,使不得力。”

我看着她脸上十几处并未消肿的红点,叹了一口气道:“你失血过多,精气不旺,也是正常,别难为自己了,既然此路不通,我们就另寻别路,至于他们两人,我相信老黄能够保护好尾巴妞的。”

这话儿我自己说了也不信,不过却也只能如此说了,而这时鬼鬼却竖起了耳朵,听了一会儿风声之后,对我说道:“老大,你有没有听到什么?”

我原本其实也是有听到一些哀嚎和哭泣声,不过心忧小白狐儿,却也未曾来得及细想,此刻听到鬼鬼的提醒,顿时就反应过来。

这神眠之塔看着虽然占地颇大,但是上面一片荒凉,处处破口,这犯人押进来,关在哪儿?

我原本不曾知道,而掉进了这个地方来,却突然想通了。

原来神眠之塔的下方,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地下洞穴。

从水潭之中密密麻麻的水蛭,就能够看得出来此处的凶险,而那些被关押进来的俘虏,关在此处,应该是最恰当不过的吧?

一想到这儿,我就忍不住有些小激动。

难道我们误打误撞,竟然找到了关押黄养神和其他人的地牢么?

我按捺下激动的心情,对着鬼鬼低声说道:“嘘,噤声,我们两个摸过去,看看能不能有点儿发现,或者找到上去的路。”

鬼鬼重重地点头说道:“嗯!”

一想到可能马上就能将她哥哥黄养神给救出来,她整个人就欢喜得不行。

我和鬼鬼蹑手蹑脚地走向了前方的黑暗中,一开始的时候,四下无光,一片晦暗,而走了差不多一百多米,过了一个转折,就有幽幽的光芒从远处传来,我下意识地抓紧剑柄,在前领路。

一路走,我屏息凝神,前方的光亮越来越盛,一直到了一处出口,却是悬空而立的山崖洞口,而往下放望去,我的双眼顿时就睁得巨大。

在我的脚下方,却是一个高达几十丈的深坑,中心处有一堆篝火,熊熊燃烧着,照亮四周。

而在篝火的旁边,则有一坨肉山,在此安眠。

这肉山,看模样,似乎是只恐龙。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所谓神灵,就是一直消失了几千万年的巨型恐龙?
不会吧?

  1. 虎皮猫大人:

    沙发

  2. 依咯咯:

    小佛辛苦

  3. 李大蛋:

    沙发

  4. 格格:

    收服阿普陀!

  5. 中华雁王:

    好,

  6. 还有:

    辛苦

  7. 弥勒:

    总算没有东西瞎逼逼了,长点良心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