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一章 高台神秘血池

2015年6月14日 更新

是的,那熊熊篝火的旁边,伏卧着的那一团巨大肉山,分明就是一头巨大无比的恐龙。而且还是最为凶猛的霸王龙。

作为陆地史上已知的最强食肉动物,尽管此物是白垩纪最晚灭绝的恐龙之一,但是时至如今,也有六七千万年的光阴了,怎么可能存活?
一百年的时光,世事就已经变化无常,而那么长久的光阴,估计应该也就是道藏真籍之中,所记载的洪荒时代吧?

跟已知出土的霸王龙化石不同。这玩意显得更加巨大,尽管它整个身子都盘在一块儿,但是我却能够大约地估计出,这霸王龙从头到尾,伸直了,怕不得有十一二丈长。

如此恐怖的大家伙,倘若是醒了过来,当真是一场灾难。

鬼鬼俯身而看,瞧见此物,顿时就吓得脚软,差一点儿就跌落到那巨坑之中去,然而我却除了一开始的震惊之外。倒也没有太多的恐惧。

事物都是需要对比的,瞧见过最为神秘的真龙,我对于这种被冠于“龙”一字的巨大爬行动物,心中却平静得很。

事实上,在中华民族一直以来的思维中,真正能够被称之为“龙”的,就是那种能够腾云驾雾、主宰一方,影响山川地势的真龙。

真龙其实并不是故来已久的说法,而是在西方文明传入之后,与这些爬行动物区别开来,做的定论。

龙,才是它的名字,也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图腾。

那巨大的霸王龙在沉眠,之所以知道它没有死。是因为这家伙打呼噜的声音实在太响,尽管我们里坑底有一段儿距离,却也能够听到它那低沉而压抑的鼾声。

神眠之地,神眠之地,难道说就是这畜生?

我心中有一种格外莫名的情绪在蔓延,想起了小白狐儿跟我说过的传言,想起了那个被叫做茶荏巴错的地底世界,又看着这头在火堆旁边沉眠的巨型霸王龙。以及外面种种古老的蕨类植株和巨型昆虫,心中突然一动。

难道……

这个地方,是无数年前被灭绝了的物种,在此栖息的一处避难所?

据我所知。引发恐龙灭绝的,除了粮食危机之外,最直接的,就是陨石撞击论,听说因为那一次撞击,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九成九的生物都灭绝了,连山川地势,都为之改变。

但是倘若有的种族,躲入了这地底世界,偏安一隅,在这样独特的生态环境之中,是否就延续了下来呢?

如此说来,当年与格萨尔王血战的妖魔,其实并非是什么怪物,不过是那些堕入地底世界,最终又坎坎坷坷延续下来的种族和血脉。

就在我思考着这些问题的时候,鬼鬼却指着火堆的另一边,激动地低声喊道:“老大,你看那里!”

听到鬼鬼的提醒,我的视线方才从那沉睡的巨型霸王龙身上转移开去,却见与那霸王龙遥遥相对的,却是一处高出地面数丈的高台,高台全部都是用巨大的石头相砌,台阶一级便有两米高,在高台的顶上,并非寻常所见的祭物,而是一个池子。

尽管离得远,但是我却能够瞧得出来,那池子里面,并非是水,更像是血,或者其他粘稠的液体。

血池?

我琢磨着,而眼尖的鬼鬼却又发现了另外的物件,拉着我的手,指着高台边缘处的一块平地处,惊悸地说道:“老大,那地上散放着很多布,看模样,好像是中山服。”

宗教局的有关部门,属于秘密战线,穿不了制服,所以约定俗成地穿着中山装,我便是如此,两套中山装,轮流穿着,经年不变。

特别是出外勤的时候,大家基本上都会穿着中山装,此次也是一样。

如此说来,那些被抓来的人,难道已经被喂了那头畜生的口,又或者给宰了放血,融入那血池之中去了?

我和鬼鬼对视一眼,都想到了这个可能。

鬼鬼的脚一软,眼睛里面流露出了一抹哀伤,而我则一把将她给扶住,沉声说道:“你别着急,事情还没有到绝境,眼见为真,不要多想。”

鬼鬼听到我的话语,浑身一震,对我说道:“老大,你准备下去么?”

我望着脚下深坑,这里也许就是摩门教最大的秘密,当下也是脸色肃穆,平静地说道:“是的,既然到了这里,不下去看一下,查个究竟,我如何能够心安?”

鬼鬼指着那头沉睡的巨型霸王龙说道:“但是,如果它醒了,谁都活不了!”

我望着那头庞大得过分的巨型霸王龙,晓得它既然能够出现在这里,不管是不是摩门教徒口中的神,想要杀死我们,都应该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

它浑身的鳞甲泛着黑色光华,上面传递过来的质感,让我晓得,即便是我用饮血寒光剑全力一斩,都未必能够破得了它坚韧的外壳。

然而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时至如今,我又怎么能够轻言放弃呢?

想到这里,我对鬼鬼说道:“你无须多言,留在这里,等我回来。”

我向前走去,鬼鬼却拉住了我,认真地对我说道:“老大,你曾经对我说过,没有经历过苦难和生死,永远都无法成就大器。这一次,是我要来的,不是心血来潮,不是猎奇探索,而是来救我哥的,我亲哥哥,请让我随你同行,就算是我死了,也无任何怨艾。”

我看着她那张平凡而坚毅的小脸,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轻轻吐气说道:“务必小心。”

说完话,我直接从攀岩而下,从高高的悬崖中间往下滑落。

我的这轻身功法,虽然没有鬼鬼那般轻灵飘逸,不过却也稳重得很,在壁虎神游术的攀附下,我很快就悄无声息地滑落到了巨坑之底。

而这时鬼鬼也先我一步,到达了此处。

我背靠着石壁,朝着四周瞧去,防止有人出现,将我们给抓个正着。

要晓得,有着那熊熊燃烧的篝火,巨坑虽宽阔,光线却并不是什么问题,在这样的光明之下,敌人的老巢之中,我多少也有些压力。

不过无论是从上面俯瞰,还是身处其间,我都没有瞧见有那些红袍萨满的影子。

想来也是因为这霸王龙太过于恐怖,煞气冲天,没有几人能够忍受得住这样的威压,所以反倒使得这儿尤为的宁静,除了那霸王龙如雷的鼾声之外,别无他物。

我沿着墙缓慢行走,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气息,还用遁世环将我和鬼鬼的炁场笼罩住。

每走一步,我的心都跟着跳一下。

鬼鬼更是显得紧张,她死死地拉着我的衣服,时不时地回过头去,盯着那沉睡之中的肉山,害怕它突然醒转过来,将我们给一口吞噬了去。

我走了一段距离,发现鬼鬼没有跟上我,停下来,等着她接近的时候,用十分严厉的口吻对她说道:“跟着我,别看其它的。”

被我用这般重的语气呵斥,鬼鬼的脸在瞬间就变得火辣辣的,不过脚步倒是轻快了许多。

她也没有再时时关注那条巨型霸王龙了。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般,你越是在意,就越容易出事,而当你真正将其放下,反而变得轻松许多。

我们沿着岩壁,绕过了那巨大的霸王龙,来到了这一头的石台阴影处。

这黑暗给予了我们一点儿安全感,当隐入其中的时候,我和鬼鬼都下意识地吐了一口气,这才感觉自己汗出如浆,衣服都已经湿透。

压力巨大。

高台遮掩了巨龙的身子,这给予了我们一种虚假的安全感,在高台对面那儿,有一处石门,门上以及周围的地方,都刻着许多古怪的符文,我来不及细看,却瞧见此刻是封闭着的。

我们很快就来到了鬼鬼瞧见的一堆碎布处,我低下身子,翻看了一番。

的确都是中山装。

那些被脱去衣服的囚徒,到底被弄到哪儿去了?

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眼中却掠过了布拉提及神眠之地时脸上的恐惧。

呜、呜……

这时,我身边的鬼鬼突然抓着一件灰扑扑的中山装,一动也不动,而喉咙里则迸发出一丝压抑不住的哭声来。

她也知道那霸王龙苏醒的恐怖,不过终究还是没有忍耐住心中的悲伤。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怎么了?”

鬼鬼举起这件中山装,在衣襟处翻出了一个堤岸轮廓的绣花图案来,对我说道:“这衣服,是我哥的……”

什么?

我顿时就感觉脑袋一炸,下意识地抓着她的胳膊说道:“你确定?”

鬼鬼哭泣着低声说道:“这个图案,就是我们黄家的标志,不是我哥,又会是谁呢?”

这般哭着,她猛然一抬头,却是看向了不远处的高台之上。

我还沉浸在黄养神有可能已经身死的消息中,却没有料到那鬼鬼居然身子一晃,却是朝着那高台处飞身跃去。

她轻身功法飘逸灵动,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却是已经上了好几层台阶。

不要!

我心中焦急万分,跟在她后面跃上高塔,然而等我一路追寻到顶的时候,却没有瞧见鬼鬼的身影。

没有鬼鬼,唯有正中心处,一池波澜不惊的血水。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1. 一剑穿心:

    一楼

  2. 坏蛋:

  3. 晨风-依旧:

    呃呃

  4. 陆言:

    这么冲动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