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四章 汨罗红顶初现

2015年6月15日 更新

我说的话,并不是在诓骗黄文兴。

事实上,倘若不是我心中的魔头,只怕我也就被这血池给吸摄了神魂去。然而在黄文兴说起这事儿来的时候,我却突然晓得了,心底里传来的那股吸力,应该就是心魔在弄鬼。

那血池想要吸摄神魂,自然会连着它一同剥离,而从与这具身体的契合度来看,无疑是它这个后来者,更加容易分开一些。

这样的事情,它如何能够容许。

故而心魔一发力,就算那血池再如何神奇。也终究没有把我的神魂给分离出来。

这一点,是黄文兴所不知道的,而我则将计就计,故意装作神情恍惚的模样,就是想要让他放松警惕,懈怠一些,我方才好下手,将局势逆转。

诸般心思,尽在此处,而黄文兴哪里晓得这里面曲折,又被我精湛的演技给欺骗。故而才有此一败。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一剑卸掉了黄文兴的右臂,我并没有半点儿懈怠,当下也是箭步前冲,三两步便跃到了他的跟前来。

黄文兴刚才也只是诧异我为何能够保持清醒,方才如此失态,而当我飞身跃了过来的时候,却是双脚一蹬,那人便头也不回地朝着高台下方逃去。

我好不容易将他给诓骗住。怎么可能让这个家伙给跑掉?

他刚刚翻身跃下高台,我却也腾空而起,接着一个千斤坠,先他一步落下,朝着半空中的黄文兴一剑刺去。

成魔之后的黄文兴气息古怪之极,在半空之中,竟然也借得了力,脚往空气中猛然一弹,那人就朝着反方向落了过去,想要避开我的剑锋。

然而在一瞬间,他的身子却终究还是停滞了一下。

风眼!

炁场被我给掌控,黄文兴的身形顿时一滞,而我的这一剑,却正好刺中了他的小腹处。

当剑尖一接触到对方的皮肤之时。我猛然一蹬脚,用出了十二分的力量来,连人带剑,将黄文兴给倏然钉在了次二层台阶下的石壁之上。

饮血寒光剑锋利无比,即便是石壁,用足了气力,也照样轻松刺入。

诺长的剑身,狠狠地刺入黄文兴的小腹,将他给钉在了墙壁上。而由于饮血寒光剑的特性,使得破口处没有一点儿鲜血流出,仿佛这剑身是直接从黄文兴的腹中长出来的一般。

黄文兴即便是化了魔,也仍然知道疼痛。

在被扎入墙上的那一刹那,他发出了凄厉无比的惨叫声,一双眼睛瞪得滚圆,仿佛要凸出来一般。

他的脸上,写着满满的难以置信。

黑手双城之名,他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出身荆门黄家的他本来就眼光颇高,加上自己在身处的圈子里又是极为厉害的修行天才,觉得魔化之后的自己,即便是没有血池助力,也不可能就这般容易落败。

黄文兴的想法其实并没有错,倘若拼斗只是在做算术题,我们之间的差距,或许并不悬殊。

然而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任何一点儿小失误,都极有可能致命。

幸运的是,我把握住了机会,而他,则尝到了苦果。

成王败寇,世间就是如此残酷,黄文兴就算是有千百手段未曾使出,此刻也终究成了我手下的败将,生死掌握于我的手中。

我一剑钉住黄文兴,指着远处那头酣睡的巨型暴龙,嘲讽地说道:“所谓神,就是这玩意?”

修行者的气血旺盛得很,即便是小腹被我刺中,却也并没有让黄文兴趴下,他双手抓着剑刃,试图拔出,无果之后,抬起头来,怨毒地望着我说道:“好你个陈志程,有本事跟我光明正大的决斗!”

我嘿然而笑道:“你刚才也没有跟我说公平决斗啊,现在提出来,有意思么?”

简单一句话,就将黄文兴所有的怨气都给打压,他一脸怨毒地望着我说道:“那畜生,不过是神的宠物而已,你以为杀了我,万事皆休么?哈哈,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看看!”

黄文兴有恃无恐的模样,让我多少也生出了几分疑虑,担心又生出什么古怪的事情来。

我没有杀他,而是再一次追问道:“告诉我,与你同行的尹悦,和刚才的鬼鬼,现在到底在哪儿?”

黄文兴闭口不言,我顿时就心头火起,从上前去,抬手就是两巴掌。

啪、啪……

仅仅只是两巴掌,一左一右,黄文兴的脸颊顿时就红肿了一大圈。

常年一个人生活的我,手掌的力量格外强大。

呸!

黄文兴往地上吐了一口血水,里面混含着好几颗槽牙。

身心受挫,他那金黄色的双眸反而变得格外明亮起来,狂热地笑了,冲着我喊道:“来啊,有本事你杀了我,快点!”

我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你以为我不敢么?再问你一次,我的人,到底在哪儿?”

黄文兴想要朝着我脸上吐一口血水,结果被我伸手一顶,那脓血喷不出来,就顺着他喉咙往体内滑落而去,似乎是呛到了气管,使得他不断咳嗽,脸憋得通红。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半点儿妥协的意思。

所谓化魔,就是意识还是清醒的,但是灵魂却已经被污染,三观尽毁,六亲不认,意志也变得无比的狂热。

看来这个家伙是不会说出真相了。

我心中一叹,正要将他给结果了,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幽幽地叹气声:“唉,当真是个废物……”

听到这话,我猛然回过头来,瞧见在高台的最下面,却是站着一个枯瘦如柴的红袍萨满。

那萨满佝偻着腰,身材十分瘦小,看着绝对不会超过一米五,宽大的袍子将他整个人都给笼罩住,连同面目,倘若不是他的声音,我甚至都不会知道他到底是男是女。

这个神秘的红袍萨满出现之后,原本显得特别淡定的黄文兴突然就变得格外激动,冲着他喊道:“汨罗红顶,我只不过是失手而已。”

汨罗红顶?

听到黄文兴的称呼,我立刻就明白过来,这个矮小的红袍萨满,居然就是这个天巴错的临时负责人,红顶长老汨罗。

只是,他为何会骂黄文兴是个废物呢?

那红顶长老冷然哼了一声,然后说道:“得亏你当初夸下海口,说可以帮神找到一具比那美男子更加强大的鼎炉,没想到却惹出这么多麻烦来,你说说,让我如何相信你?”

黄文兴顾不得小腹的疼痛,伸出仅剩的左手,指着我说道:“你看看这个,他足够强大,难道还不符合你的要求么?”

红顶长老愤然说道:“对,他是强大,但强大得过分了,你知道要收拾这麻烦,我得多费劲么?你这个蠢货,有什么资格,要求获得神使的待遇,从神池之中浴血重生呢?你去死吧!”

被这般否定,原本肆无忌惮的黄文兴顿时就发疯了,冲着那红顶长老怒声骂道:“你这是借口,借口!你根本就没有打算让我成为神使,对不对?”

浴血重生?

我下意识地朝着血池的方向望了过去,不由得笑了,对着黄文兴说道:“原来如此,我说你为何这般不怕死呢,却是有这样的底牌在。”

黄文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阴沉着脸说道:“那又如何?”

我掐住他脖子的手一点一点儿地用劲,缓声说道:“原本我还不太明白你的动机,现在却想清楚了,到底是忠犬,你费尽这么多的心思,最终还是想为黄养神开脱——就冲这一点,我可以原谅你。你看啊,汨罗红顶已经剥夺了你复活重生的机会,也就是说你的生死,掌控于我的手上,你想活下来的话,最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被抓走的人呢,都在哪里?”

黄文兴金色的眼眸开始转淡,仿佛在思考着什么,而几秒钟之后,他终于想清楚了,开口说道:“其实……”

就在他说话的那一刹那,我心中突然一跳,下意识地就地一滚,朝着旁边的台阶落了下去。

砰!

一声炸响而起,漫天血肉横飞,我低伏在台阶下,瞧见黄文兴的半张脸划了一个抛物线,朝着下方落了去。

杀人灭口。

黄文兴昧了良心,折腾许久,却落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我从地上爬起来,来不及感慨,手往上面一伸,插在石壁之上的饮血寒光剑受到感应,落入手掌之中,而我则缓步走了出来,居高临下地望着这一位神秘的红袍萨满,摇头叹道:“驱虎吞狼之术,阁下真是好手段!”

“是么?”

那红袍萨满抬起了头,笼罩在黑暗之中的脸上,有一对碧绿色的眼珠子,朝着我看来。

那绿色,宛如茂密无边的森林,有一种动人心魄的吸引力。

在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好像浑身无力,连握剑的力气都没有一般,不过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又是精神攻击!

教出了布拉这样弟子的红顶长老,果然是内中高手,不过他这般小瞧于我,倒是让我心生愤慨,双手握剑,我腾身而起,凌空跃下,想要将这厮给劈成两截。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开口说道:“你那些朋友的性命,不准备要了么?”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1. 小鱼:

    怎么又只是一段…

  2. 医生:

    好看,就是短了点

  3. 啦啦啦:

    晚上还加更不?

  4. 一剑穿心:

    三楼

  5. 缘分天空:

    小佛、辛苦。

  6. 晨风-依旧:

    心魔有能力不被血池摄魂,而大师兄没有那么强的能力。换句话说这是心魔夺舍的最好时机,心魔没有理由把大师兄的魂也拉回来啊,这是个bug。

  7. 海上风:

    不是掉了只胳膊了吗?还哪来的双手?

  8. 陆左:

    却也并没有让黄文兴趴下,他双手抓着剑刃,试图拔出,无果之后哈哈,果然有双手~作者走神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