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五章 忠犬魂归黄泉

2015年6月16日 更新

当我问起黄文兴其余人的时候,他表现得很坚决,也许并不是因为他悍不畏死,更多的。除了自恃有血池重生一途可以走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些抓来的人,也许并不在他的管控之下。

因为如此,他方才言语含糊,只字未提。

然而汨罗红顶却不一样,阿摩王前往茶荏巴错的地底世界里面游历,作为天巴错临时的负责人,他才是这一切的掌控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汨罗红顶方才是策划一切的幕后凶手。

所以在他提出这句话儿来的时候。我终究还是犹豫了半秒,而趁着这一恍惚,汨罗红顶一个晃身,人便出现在了十米之外,篝火之前。

饮血寒光剑劈了一个空,剑风却凭空卷起,在半空中响起了一阵雷鸣一般的音爆声。

轰!

篝火的另一边,那头巨型暴龙丑陋而巨大的脑袋动了一动,打了一个响鼻,将篝火给吹得明暗不定。

煞气十足。

尽管巨型暴龙继续睡去,却给了我很强大的压力。而汨罗红顶却毫不在意,一双碧绿色的眼睛变得格外锐利,仿佛能够穿透我的心一般,那话语沙哑,冲着我平缓说道:“你是个重情义的男人,我也不让你为难,倘若你愿意留下来,我可以跟你承诺,将你所有的同伴都给放回去。永封此洞,你可愿意?”

这是要牺牲小我,幸福大家的节奏啊!

这事儿说起来简单,但是真正轮到自己的头上,却又变得那般的复杂,更何况那家伙未必能够兑现承诺。

这世间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与恶棍交易,还期待他完成诺言。

幼稚!

我冷冷地笑着,然而那汨罗红顶似乎能够看穿我的内心一般,嘿嘿笑道:“你若是觉得不能相信我,我可以将他们先放回去,你看如何?”

我眯着眼睛,瞧着这个神秘而矮小的掌控者,出言说道:“先给我看看真假。”

汨罗红顶答应得十分爽快。单手扬起,打了一个响指,然后说道:“其他人关在别处,一时半会找不过来,但是这个,倒是可以给你瞧一瞧。”

响指一出,从角落的阴影处便走来了两个男人,一高一矮,没有穿红袍。光着膀子,一身腱子肉。

这两人手中押着一个被绑起来的女子,却正是刚才消失不见的鬼鬼。

鬼鬼被用白色的蛛丝绳给捆了起来,那绳子十分结实,尽管她奋力挣扎,却无济于事,而嘴里,则塞着一团黑乎乎的布,使得她小脸憋得通红,却无济于事。

鬼鬼被推到前面来,在汨罗红顶的示意下,那块脏兮兮的黑布给拿开了,她则立刻焦急地冲我喊道:“老大,快逃,不要管我!”

她刚才应该就在这里,显然听到了我们的对话,所以才会这般地说起。

汨罗红顶并没有理会鬼鬼的话语,而是平静地看着我,等待着我的抉择,而我则再次提出:“不,我想见见其他人。”

对于我的坚持,汨罗红顶断然否定道:“这里面的事情,牵扯到很多方面,实在麻烦。你若是承诺,放弃抵抗,我就可以让他们出来见你,而倘若你连一点儿和平的诚意都没有,我又如何会这么做呢?”

我眯起了眼睛来,平静地说道:“你需要我表现出什么样的诚意?”

汨罗红顶指着我手中的剑,然后说道:“把你手中的剑,丢进血池,或者服下我给你的灵药,两样你可以选择一个。”

这家伙对饮血寒光剑倒是十分忌惮。

我冷冷地笑了起来,转动了一下剑柄,寒声说道:“我若是放弃抵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有什么资格与你谈条件?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儿?”

那汨罗红顶勃然大怒:“既然你一点儿诚意都没有,那就别怪我不给你机会了!”

这话儿说完,他手掌一挥,却是示意道:“小阿罗,吴嘎,将这个小妮子给宰了,让他明白我们的决心!”

他的果决让我心脏骤然收缩,脸色一下子就变得苍白起来。

我与被挟持的鬼鬼之间,有超过二十米的距离,而这样的距离,就算我用上全力,也无法从那两个侍从的手中,将她给夺过来。

听到汨罗红顶的吩咐,挟持着鬼鬼的那个高个子毫不犹豫地将一把金色弯刀给扬了起来。

鬼鬼自知必死,却是朝着我高声喊道:“陈大哥,不要管我,你自己杀出去;若是有可能,把我养神哥哥救出去,不要让我黄家绝后……”

鬼鬼引颈受戮,我心中悲凉,然而就在此时,那高个子持刀的手,却莫名地为之一滞。

我的心神全部都集中在对方身上,他脸上的表情一僵,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而就在这时,我的脑海里却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来:“还不赶快去就鬼鬼小姐,我坚持不了多久的!”

这声音是……黄文兴?

我心中巨震,血劲在瞬间上涌,透过右眼的神秘富豪,我能瞧见在那两个侍从的身上,有着一团隐约的气息在流动。

的确是黄文兴,不过并不是他本人,而是临死之前的一抹神魂。

修行者的意志和灵魂无比强大,而魔化过后的黄文兴,必然更加厉害,要不然也不可能借助血池重生,不过这条道路被阻,而他又被汨罗红顶的布置给炸成碎肉,活是活不成了,却没想到居然还有残魂遗留。

我没有想到,汨罗红顶估计也没有想到。

那即是神魂,也是怨念。

机会!

在黄文兴残魂出现的那一刹那,早就蓄势待发的我双脚一蹬,人似炮弹,朝着前方猛然冲去。

二十米的距离,对于一个强大的修行者来说,只不过弹指一挥间,我倏然而至,那两人却还处于短暂的停滞之中,我不知道黄文兴的残魂能够坚持多久,当下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长剑一出,刺向两者的心窝。

那高个子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被我一剑刺中心脏而死,而矮个子却在瞬间摆脱了掌控,朝着后面翻滚,避开了这一击。

我将鬼鬼拉入怀中,饮血寒光剑轻轻一挑,蛛丝绳尽数散落。

矮个儿逃过死劫,方才想起自己的职责,抬头对汨罗红顶解释道:“长老,刚才我动不了,好像是有人在控制着我的身体……”

汨罗红顶脸色波澜不惊,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废物!”

简单一句话,那矮个儿如丧考妣。

鬼鬼被我救出,惊喜交加,冲着我欣喜地喊道:“老大,谢谢你,鬼鬼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乱跑了!”

我点了点头,没有回话,而是抬头看向了半空之中。

尽管那儿只有一片空气,不过我却还是能够感知到黄文兴的残魂在向上飘去。

时间到了,他得离开了。

“谢谢你!”

我的心头响起一阵淡淡的话语,而我则喃喃说道:“老黄,你这又是何必?”

对于黄文兴这个人,我自然是怨恨多过于欣赏,要是没有他,我特勤一组和其余的人就不会陷入这般的险境,然而想到他做的一切,除了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自己,更多的,则是在维护荆门黄家。

即便是在临去的最后一刻,他都还在竭力保护鬼鬼。

这样的忠犬,又叫人恨不起来。

人既已死,又何必分清对错,我心中有几分惆怅,而他似乎知道了我的想法,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许多话语,都付诸于这轻声长叹之中。

鬼鬼这时也睁开婆娑的泪眼来,抬头问我道:“他走了?”

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而是看向了不远处的汨罗红顶。

我看过去的时候,他也正在打量我。

两人对望。

几秒钟之后,他对旁边的高个儿吩咐一声,那人伏地磕头,然后陡然站起,朝着那边的出口飞速跑去,而汨罗红顶则朝着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而就在那高个儿抬腿跑开的时候,鬼鬼看了我一眼,低声说道:“我拦住他!”

高个儿是要去叫人的,若是让他将天巴错的所有人,甚至只是这神眠之塔的高手给唤出来,我都会变得很难受。

所以尽管鬼鬼刚刚被救出,不知道能否截住此人,我都没有拦她。

因为我不能亲自去拦截。

我的对手,却是面前的这一位红顶大长老。

鬼鬼一走,我也动了。

与对方一样,我也是一步一步地走向了汨罗红顶,两人就像决斗的西部牛仔一般。

诡计使尽,要见真章。

汨罗红顶在离我还有十米之时,突然开口问道:“是你杀了可怜的布拉?”

我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也杀了黄文兴。”

汨罗红顶冷冷说道:“不一样。”

我摇头说道:“没有什么不同,在我眼里,十个布拉,也不值我的人一命,你既然把我引来,我就要血洗你这天巴错,祭奠那些无辜逝去的亡魂!”

汨罗红顶陡然喝道:“去死!”

一语方休,狂猛爆炸的气息将他头上的袍子给吹飞,露出了一张宛如老鼠、丑陋至极的脸孔来。

紧接着,无边血海,陡然生出。

轰!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像黄文兴这样的忠犬,心中只有小家,而无大家,到底是好是坏,无法三言两句说清,留待众人评论。

  1. 阳光_时光机:

    流弊很好!

  2. 陶晋鸿:

    沙发

  3. 神都郎君:

    太短了

    • 弥勒:

      没你的短吧?

  4. 笨熊-缪倩意爸爸:

    血池里可能是地底这些家伙的力量来源

  5. 清风沐雨:

    短了点,小男人!

  6. 缘分天空:

    细水常流、春雨润无声。

  7. 摩罗:

    真正的战意黑炎灼

  8. 瓶S邪M:

    忠犬攻√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