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六章 真神满足世人

2015年6月16日 更新

战斗在一瞬间发生,两人尽管短暂位移,轰然撞到了一起。

铛!

饮血寒光剑与一把乌黑发紫的长柄禅杖猛然撞到了一起,发出巨大的金属之声。震耳欲聋,而两者之间的气息震荡不休,将整个空间都给鼓荡得杀气凛然。

不远处的篝火,红色的火焰跳跃不定,火舌几乎都要舔到地面上来。

我这一剑,用了七分力,然而禅杖之上传来的力量,却将我给推得凌空翻起,一股腐蚀性的劲力顺着剑身,朝着我的手上蔓延过来。

好在饮血寒光剑之上。有诸多气息融合,一旦受到刺激,立刻反弹,将其灭去。

而与此同时,剑身之中的诸般气息,也顺着禅杖,朝着禅杖之上蔓延。

双方一交手,立刻就火爆异常。

龙气威严,杀气凛然,两者浑然而成一道家至理阴阳鱼,而源自于巴干达巫神的本源气息,又是剑走偏锋,如此多管齐下。给人的感觉,那叫一个酸爽。

我向后翻身落地,而汨罗红顶也后退了几步,我瞧见他横杖而立,宛如老鼠一般的长唇念念叨叨,心中顿时一阵凛然,感觉杀机毕现。

饮血寒光剑比我的反应更快一步,提着我的手陡然上扬,朝左上方斜斜刺去。

这一剑看似刺在了半空中,然而当刺准的时候。剑尖之上,却又传来了一道巨大的力量。

叮!

我抬头望去,却是一片鎏金镶宝的千福轮。

这千福轮乃密宗法器,又换做“某种”轮,原本意在祈祷佛法住世,法轮常转,象征了佛法的权威及庄严,是“八宝”之一,不过此刻却被当做了旋空的法器,取人性命。

这玩意是由两片薄薄的转轮组成,中间的承轴上面镶嵌着诸多晶亮的法珠,造型古怪而又锋利。

千福轮不停地旋转。使得它拥有极为恐怖的杀伤力,而那两片转轮却是经过无数年的祭炼和供奉,上面的气息让我瞧上一眼,都感觉心惊肉跳。

这玩意让我想起了前清时期的血滴子。

千里之外,取人头颅。

这说法自然是有些夸张,不过当年清宫粘杆处却凭着这玩意。杀了不少厉害的修行者。

我一剑拍飞这千福轮,结果回旋之力却并不停歇,在半空中绕了一个大圈,又朝着我的腰间袭杀而来。

我再一次将其挑飞,结果就在剑尖与其陡然相撞的时候,左边又传来了那破空之声。

千福轮,并不仅仅只有一面。

杀机处处!

到底是摩门教的二号人物,这汨罗红顶的手段和心机,实在是让人咂舌不已,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启了临仙遣策,身子在多重袭击之中不断变幻,将这一道道致命的法伦给躲避开去。

嗖、嗖、嗖……

裂空声不绝于耳,超过四面千福轮旋转不定地朝我袭击,仿佛无形之中,有一根线,将其操控。

每一次袭击,都让人惊魂未定,觉得离死亡不过咫尺。

闪避了几回,那攻势一点儿都没有减弱下来的迹象,我深吸了一口气,觉得倘若这样拖延下去,不等对方的援兵到来,我便已经累死在这儿来。

我得先发制人。

想到这儿,我没有再一味的闪躲,而是不停向前,朝着汨罗红顶的方向移动过去。

这千福轮凶险无比,而操控四面,估计也是汨罗红顶的极限了,这世上一心二用的人很多,但是两样都精通的却少,只要我逼近对方,将主动权掌握在我的手上,那么这千福轮的攻势,想必就会减缓。

我依着计划,不断朝着汨罗红顶的方向移动,然而他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心思,也不断往后,避开与我短兵相接。

一进一退,两人却是离篝火越来越近。

在这千福轮的威胁之下,我一时之间,却也拿对方没有办法,陡然冒进的后果就是被那千福轮给切死,在没有必胜把握之前,我不会轻举妄动。

然而就在我陷入最大危机的时候,汨罗红顶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淡薄的影子。

这影子的速度也是极快,陡然出现之后,手中寒芒一现,却是朝着汨罗红顶的后背给刺去。

我将手中的长剑猛然一震,拨开漫天轮影,瞧见那人却是刚刚去追矮个儿的鬼鬼。

想必她是解决了那报信的家伙,折回来帮忙了。

只不过,以鬼鬼的手段,能够在汨罗红顶的手上,讨到便宜么?

我心中一阵担忧,而就在此时,汨罗红顶被人近身,伸杖来挡,而围绕着我的那四面千福轮也下意识地停滞了一下。

仅仅只是一瞬间,我却把握住了这机会。

腰间猛然一用力,我的身形便化作鬼影,出现在汨罗红顶的身前来,而此刻的他,却是猛然一挥禅杖,将鬼鬼给砸飞到了篝火之上去。

眼看着鬼鬼被火焰吞没,我顿时就感觉一股热血冲上了脑子里。

啊……

我的心中,仿佛一头猛兽在嚎叫,而手中的饮血寒光剑也在这一刻发挥了巨大的力量,猛然刺入汨罗红顶的胸前。

铛!

刚刚将鬼鬼砸飞的禅杖这一刻又挡在了我的剑尖之前,然而与第一次对拼不同的是,这一次我倾尽了全力,而汨罗红顶却只是匆忙回手的抵挡而已。

力量在这一刻,高下立分!

轰!

当我将劲气全数涌出的那一刻,即便是汨罗红顶,也顶不住这般恐怖的力量,朝着身后不断退去,而我则用饮血寒光剑死死地压住他,将他朝着火堆那边死命地推去。

双方一进一退,瞬间就出现在了篝火之中。

然而到了此刻,我的一鼓作气,终于有些衰败,而力气一减轻,汨罗红顶顿时就舒缓过来,手中的禅杖不动,口中却在年年不断。

他的双眼在这一刻,发出了宛如翡翠一般通体碧绿的光芒来,将这丑陋的面容给全部掩盖。

我感觉整个人都仿佛融在了这光芒里面。

而就在这异象生成之时,我听到两道劲风破空之声,从身后陡然袭来。

又是千福轮。

前方抵挡,后方进攻,尽管是终年伺候神灵的祭祀,但这汨罗红顶的杀人手段,当真是让人惊叹不已。

就在这个时候,我也终于将杀手锏给用了出来。

心随意动,八面八卦异兽旗从我怀中陡然射出,死死地钉在了地面的岩石之上,而王木匠则凭空出现,双手一招,八头异兽隐然浮现,将我与汨罗红顶给笼罩其间。

咚、咚、咚……

几道间隔极为短暂的声音在身边炸响,那是飞速转动的千福轮撞击在护阵异兽身上时,所发出来的声响。

宛如有人在猛力擂鼓,炁场震荡。

我的余光处,瞧见那千福轮在高速地转动,试图切割炁场,涌入其中,夺我性命。

那薄片之上,黑色光芒充满死亡的气息。

然而这玩意再如何厉害,却也进不得王木匠主持之下的八卦异兽阵寸步。

作为茅山十宝之一的八卦异兽旗,当年曾经是我师父陶晋鸿睥睨天下的至宝,这玩意一开始我还觉得并不算多厉害,然而用久了,方才发现其中深意。

说起来,这八卦异兽旗,在惊艳绝伦的茅山十宝之中,绝对能够排上前三。

嗡、嗡、嗡……

飞速转动的千福轮被强大的阻力给格挡,不断地发出了让人牙齿发酸的声响,到了最后,居然卡在了半空之中,一动也不动。

这夺命的玩意,被拦住了。

我的心中并无半分欣喜,手中的饮血寒光剑死死压住汨罗红顶,恨声说道:“如何,时值如今,你还觉得将我给引到这儿来,是一件好事情么?”

引狼入室!

面对着我这擎天之力,被死死压制住的汨罗红顶却没有半点儿悔意,反而是桀桀地笑了起来。

他长得本来就丑陋至极,这么一笑,却宛如夜枭一般,让人心底发毛。

瞧见我瞪眼望他,汨罗红顶却是很轻松地说道:“原本我还在责怪黄文兴那个蠢货引狼入室,给我带来了大麻烦,不过瞧见此刻的你,跟当年的阿摩王,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我就觉得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神的安排,一切都是天意,哈哈……”

我,跟阿摩王,几乎一模一样?

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不过手上的劲力却没有半点儿停歇,战意反而更加浓烈起来,冲着他恶狠狠地说道:“少跟我扯几把神,老子杀过的神,不是一个两个!”

“屠神者?”

听到我的话语,汨罗红顶不但没有丝毫怀疑,反而是认真地说了起来:“若是如此,那就更好了。不过我们的神,与其他的不一样……”

我大骂道:“有什么不一样的,你有本事现在叫它,看它能不能救你!”

汨罗红顶诡异地笑了一下,突然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啊……”

此话方落,他口中却是念了一道咒决来,我听不懂,却莫名地觉得一阵心慌,正要拼死将他斩杀,这时却听到王木匠惊慌失措的声音:“小陈,你快看上面,不行,不行了,我顶不住的!”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迟到了,不好意思,既然如此,加个更助兴吧?

  1. 大师兄:

    谁来了

  2. 单曲回放:

    大boss?

  3. 冰水:

    恐龙

  4. My Taurus:

    期待

  5. 小河:

    真能打啊

  6. 依咯咯:

    精彩

  7. hzc0926:

    开外挂

  8. 弥勒:

    孽阿索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