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七章 生死一步之遥

2015年6月16日 更新

我刚刚还在为八卦异兽旗而自豪,这会儿却听到王木匠惊慌失措的喊声,当下也是感到万分的诧异,抬头一看。脸色也顿时就是一变。

八卦异兽阵之上,却是有一个巨大的头颅猛然砸落下来。

那脑袋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将我所有的视线都给遮掩,天上地下,都只有这么一个丑陋而狰狞的头颅。

王木匠之所以惊慌失措,却是因为那头一直伏地沉睡的巨型暴龙,此刻却是已经醒了过来,正在用自己庞大的脑袋,在凶猛地砸着八卦异兽旗撑起的炁场护罩。

我自信八卦异兽阵能够撑起巨大的压力,就算是这头巨型暴龙。一时半会,也不会将这法阵给捣破。

然而当这脑袋砸落下来的那一刻,我方才感受到那种恐怖的力量,实在不是凡物所能够抵挡的。

即便如此,八卦异兽阵在王木匠的布置下,还是死死地撑住了。

然而也仅仅只是撑住,阵中的我和汨罗红顶,两人都感觉到整个天地都在颤动,炁场震荡不休,连气息都喘不均匀。

无论是我,还是汨罗红顶,在这一刻,力量都有些衰减。

我们尚且如此。作为灵体存在的王木匠更是难以抵挡,身影在几下之后,变得淡薄如雾。

而那巨型暴龙却并未停止,而是从一对大鼻孔中,喷出了两道黑色的烟尘来。

这烟尘,似乎比那阴毒无比的弱水更具有腐蚀性。

八头异兽,身形开始变得扭曲。

而就在这时,被我死死压住的汨罗红顶朝着我嘿然笑了起来:“如何,你现在知道神的力量了吧,那怎么可能是世人所能够抵御得了的?”

我双手执剑。死命下压,一字一句地说道:“所谓神,不过就是高级一点儿的生命体而已,有何可惧?”

就在我死鸭子嘴硬的时候,王木匠却后突然浑身一震,一下子就萎顿不已,逃命一般地朝着我的怀里钻来。

与它一起的,还有那八面令旗。

原本灵气十足的旗子,在此刻,却是破破烂烂,仿佛一团抹布。

终于还是撑不住了!

就在王木匠滑落的那一瞬间,原本一直处于劣势的汨罗红顶突然奋力一挣。将死死压着他的饮血寒光剑猛然朝着上方抵开,接着自己一个翻身,却是越过火堆,朝着后面的空间滚落过去。

我还没有从八卦异兽阵被破的挫折感中走出来,瞧见汨罗红顶逃走,下意识地想要追去。结果一只利爪从天而降,径直踩在了我面前的篝火之上。

轰!

那利爪之上的力量是如此的庞大,被踩中的篝火灰末四溅,火焰纷飞,却是将汨罗红顶的身影给全然掩盖了去。

无数的火星朝着我的身上飞溅而来,我当下也是鼓荡劲气,将其皆数荡开。

然而就在此时,我的头上传来一阵极为恐怖的压迫感。

我朝着旁边猛然扑去,连滚带爬地离开,而在我身后,则传来了一声巨响,石屑飞溅,噼里啪啦,宛如子弹一般,我弓着腰,尽量蜷缩,让自己的后背抵挡这恐怖的劲道。

当感觉到尘烟消散的那一刻,我一跃而起,猛然扭身回望,却正好瞧见那始作俑者的眼睛。

一片漆黑,毫无亮光,仿佛里面没有灵魂一般。

然而在那死一样的黑暗之中,却蕴含着无穷的暴戾和疯狂,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死亡。

一击未得手,那巨型暴龙猛然站了起来,大踏步,朝着我的这个方向陡然冲来,有一种不将我踩扁、誓不罢休的意思。

那畜生伏卧在地上的时候,整个儿就像是一团肉山,然而陡然直立起来,又仿佛一栋倾天大厦。

我没有一点儿犹豫,转身就跑。

跟这样“重量级”的对手硬拼,下场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死。

我不想死,自然就得跑。

然而我纵然跑得再快,到底还是小短腿,而那巨型暴龙身高腿长,一步迈过来,抵得我一阵小跑,很快就再次冲到我的跟前,大嘴张开,里面的利齿交错,喷出熏人窒息的腥气,就要将我给一口吞下。

我奋力跑,在这巨坑之中跑了十几圈,感觉全身疲惫不已,每一秒都是生死极速。

我只是在拼了命的跑,而那巨型暴龙,不过是在遛弯儿。

倘若这样一直下去,我估计就得死在这儿。

不能这样下去,绝对不能!

我一边奋力疾跑,一边暗暗想着,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余光处,瞧见一个影子,朝着边缘处飞快靠去。

那个人,却是刚刚逃开的汨罗红顶,而他奔向的,则是这巨坑的通道。

那通道只有两米高,三米宽。

而我身后追着的这个大家伙,却足足有三十多米,就算是那条满是荆棘的尾巴,都不可能塞进去。

只要逃到那儿,我就能够不葬身于巨口之中。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地跟着汨罗红顶,朝着那通道跑去。

五十米、二十米、十米……

时间短暂,不过弹指一挥间,然而就在我即将冲到通道门口的时候,却瞧见汨罗红顶站在那儿,冲着我微笑,然后挥了挥手。

再之后,一道巨石轰然落下,将这通道口给直接封堵上了。

巨石落下,整个地面都为之一震。

这时的我,也正好冲到跟前来,瞧见被死死封住的通道,双脚都被这巨大的力量给震得发麻。

眼睁睁地望着活路被堵,我绝望地朝着那巨石一剑刺去。

削铁如泥的饮血寒光剑仅仅只进入了半寸。

这巨石,坚硬无比。

吼……

我身后传来一阵巨大的腥风,吓得我猛然一扭头,却见那巨型暴龙正在我身后十米的距离,一双硕大的黑色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我,半张半合的大嘴上面,流出了黏糊糊的口涎来。

睡了许久,看来它是有点儿饿了。

只不过,就它的那体型,我这点儿肉根本就不够塞它的牙缝啊?

咱能够通融一下么?

瞧见那宛如肉山一般的巨型暴龙喘着粗气,一步一步地朝着我靠近,我莫名地笑了一笑,想要跟它开个玩笑,结果却被它那凶狠无比的眼神给制止了。

那黑暗的眼珠子里面,只有动物的本能。

我是猎物,它是猎人,如此而已。

我被逼到了绝境,然而越是这个时候,我的心情反而变得越加的平静起来。

不用想如何跟总局和黄家交代,不用想那些被抓走的兄弟是死是活,不用想所有的一切,我此刻倘若是弄不了这畜生,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空。

空空荡荡,就连我自己,估计也会在不久之后,变成一坨热烘烘的消化物。

既然如此,那就战吧!

我握紧了手中的饮血寒光剑,深呼吸,然后不断地告诫自己:“这不过就是一头体格比较大的畜生而已,它也有缺点的,只要抓住它的缺点,就能够将它给弄死去!”

然而即便如此,我的内心深处,却还是知晓,这并不仅仅只是一头巨型暴龙。

能够经历过岁月沧桑,时光荏苒而存留至今的它,绝对不是区区凡物,别的不说,八卦异兽旗并不是仅凭着蛮力,就能够破开的。

我尽量让自己显得毫无畏惧,努力地瞪着那高高在上的巨型暴龙,而那家伙却没有给我更多的时间,而是一声怒吼之后,猛然将巨大的脚掌朝着我这儿给踩了过来。

这速度不快,但是面积却巨大,将我大半的活动区域都给覆盖。

我早在它抬腿而起的时候,就朝着旁边奔跑,感觉到那脚掌重重地踩在了我刚才待在的地方,巨大的风压弄得我身形不稳,差一点儿就要跌落倒地。

即便如此,我依旧还在反抗,瞧见那脚掌从我头上滑过,举起手中的长剑,朝着那腿上猛然一剑斩去。

叮!

火花四溅,这剑仿佛就斩在了铜壁之上一般,那坚韧无比的鳞甲崩得我双手直疼,有一种要裂开的感觉。

太厚了,根本破不开。

我想要纵身,攀上那暴龙的身上,结果它猛然回身过来,尾巴一甩,将腾空而起的我给直接拍到了另外一边墙壁上去。

砰!

后背重重地撞击在岩壁之上,整个人就仿佛散架了一般,而就在此时,我却下意识地朝着头上望去。

巨坑底部之后一个通道,但是在墙壁四周,却有许多孔眼。

我们就是从那儿下来的。

我心中的希望燃起,然而望到那高达几十丈的距离,我的心头又是发凉。

倘若是平日里,这并不是什么问题,然而有着这巨型暴龙在场,我哪里可能当着它的面攀爬上去?

恐怕我还没有爬到一小节,就给它撕扯下来了。

不过事到如今,我也只有拼一下了。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地跃上岩壁,用那壁虎神游功,朝着上方飞速爬去,而就此事,我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巨大的脚步声,那条巨型暴龙晓得了我的企图,正朝着我飞速跑来。

我奋力向上爬,然而没有爬出二十米,便感觉身后的腥气喷在我的头上。

我猛然扭头望去,却见那张巨嘴,正朝着我咬来。

半空之上的我,避无可避,根本没办法躲开——要死了么?

我咬着牙,举剑刺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即将要到我的巨嘴,却陡然停顿住了,相隔我,只有一步之遥。

  1. 虎皮猫大人:

    沙发

  2. 哈哈:

  3. 魅魔:

    亲吻大师兄吧

  4. 缘分天空:

    不看睡不着。

  5. 依咯咯:

    go on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