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八章 瞒天过海之术

2015年6月17日 更新

一步之遥!

然而就是这么一点儿避无可避的距离,那巨型暴龙却硬生生地停止住了,感受到那浓重的腥气扑面而来,犬牙交错的利齿近在眼前。我当时就有些失神,不知道这是我的幻觉,还是果真如此。

停顿片刻,我立刻反应过来,君子不立危墙之上,不管它为何停下,我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这主意一打定,我立刻反手抓住岩壁,脚蹬手爬,想要再往上走。这时却听到那暴龙的头顶之上,传来了轻微的呼叫声。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错觉,当第二声落入耳中的时候,我猛然抬头一看,却见到鬼鬼那张满是红疙瘩的小脸儿,出现在了暴龙的脑袋顶上,冲我招呼呢。

鬼鬼?

她居然还活着?

我满心欢喜,瞧见她身子紧紧攀住那暴龙双目之间的额头,一脸紧张的模样,心里面顿时就激动起来,冲着她喊道:“是你救了我?”

鬼鬼却不敢居功,对我说道:“不知道,我一直尝试控制它。不过它的神魂和意志,太过于强大了,根本不是我的阿依娜能够对付得了的,所以并没有成功,一直到了你刚才拔出长剑,顶着它鼻孔的时候,它的神魂好像受到了什么重大打击,这才被阿依娜给锁定住。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因为饮血寒光剑?

难道是龙气?

我一开始脑子里有点儿模糊,然而越想感觉越是清楚,对了。这畜生名为暴龙,即便是与真正的暴龙并不相同,不过终究还是属于冷血动物,跟此脉最顶端的真龙之属,定然还是有所联系的。

而从某种理论上来讲,最顶端的生灵,对于属下的物种,有着融入灵魂本源的压制力。

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龙气是对这暴龙有着重大影响的。

刚才我拔出饮血寒光剑,它之所以不受影响,一来是还处于汨罗红顶的控制。二来则因为那龙气还是不够强硬。

但是我在生死之时刺出来的那一剑,却是引用了另外的新手段。

龙意!

这个来自于总局王红旗的慷慨馈赠,他从龙脉之中提取而来的真龙本源之力,才是让这巨型暴龙真正为之屈服的原因!

是这样的么?为了证实我的推测,我也是毫不犹豫地催动起丹田意海之中的那颗龙意之珠,让它在一瞬间变得格外活跃。从而将饮血寒光剑之内那磅礴的龙气给一下子释放出来,笼罩在面前这巨大无匹的丑陋头颅之上。

感受到了这种磅礴气息,那暴龙的头颅开始缓缓地离我远去,一直到了二十米的距离,我方才看清楚了它的眼睛。

那一片死寂的黑色之中,竟然满是恐惧。

对了,对了,就是这样。

我想起刚才被撵得满场乱跑,心头顿时就是一阵恼怒,长剑在空中虚点,厉声喝道:“孽畜,给我跪下!”

龙气陡然暴涨,那头宛如天神一般的暴龙,在犹豫了片刻之后,居然轰然趴下,硕大的脑袋低伏,下巴撑地,露出了长长的舌头来,像小狗儿一样哈气,表示臣服。

呃……

瞧见这暴戾无比的巨型暴龙瞬间变成小哈巴狗儿,我满脑子的怒火终于消失了,下意识地笑出声来。

趴在暴龙额头之上的鬼鬼也兴奋地喊道:“老大,你好厉害啊!”

我厉害么?

对于鬼鬼的吹捧,我不由得惨然一笑,倘若不是王总局给我的龙意,只怕此刻的我已经进了那畜生臭烘烘的巨嘴之中,不到半宿,就会变成一大坨热烘烘的大便了。

不过这些令人沮丧的话语,我自然不可能在鬼鬼面前表露,越是在绝境之中,越要给别人信心,于是我风轻云淡地挥了挥手,平静说道:“小事一桩,不过说到底,还多亏了你的帮忙,要不然我也不可能这般容易得手。”

我说着话,从高处直接跃到了那暴龙的头颅之上,脚下那暴脾气的家伙一声不吭,仿佛死了一般。

鬼鬼谦虚两句,我问她刚才是如何逃脱的,鬼鬼告诉我,说她的身手最是灵活,被那老鼠萨满打了一杖之后,也是借力打力,翻过了篝火,只可惜当时受力过重,没办法过来帮忙。

受了伤的鬼鬼一边服用家里给的灵药,一边左右打量,正好瞧见了这沉眠之中的巨型暴龙。

这暴龙的气息磅礴诡异,若是在平日里,她自然是绕开而行的,不过此刻,她却突然有了一个主意,那就是尝试着像控制大蜥蜴一般,控制这暴龙,前来助阵。

所以在我和汨罗红顶拼死较量的时候,她也在争分夺秒地试图控制暴龙。

只可惜,阿依娜到底还是级别略低,并不能奏效。

简单几句话交代完毕之后,我左右一看,想着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我现在最想确认的事情,是小白狐儿到底是否安全,而其余被抓来的人被安置到了哪里,这些信息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然而此刻的我却是一无所知。

我们身处的这天坑之中,四周的墙壁上有十几个孔洞,想必是连通神眠之塔下方地洞的各处通道。

但是如果想要在这些地方里碰运气,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那里面不知道会有多少机关险恶,贸然进入,不但不能够找到我想要的同伴,还可能会困死其中。

原路返回也不行,要晓得,黄文兴本来就是一个叛徒,我们如何能够回得去?

我的脑海里划过无数的想法,最终我还是选择了以静制动。

所谓以静制动,就是让那汨罗红顶以为我葬身于这畜生的巨吻之中,下来查探的时候,我再伺机而动。

这叫做守株待兔。

当然,即便是以静制动,也不能什么都不干,要知道这巨坑之上,有无数孔洞,说不定哪儿就有观察的地方,所以得布置一下。

我想了一下,瞧见天坑的边缘处有一具尸体,就是那个去报信的矮个人。

我让鬼鬼帮我留意四周,而我则飞身跃下,快速冲到了这尸体跟前,将其一把拽住,抱到了那暴龙身下的阴影处,然后毫不犹豫地从怀中掏出一套中山装来,给他穿上。

穿上之后,到底还是有些不像,不过我也不怕,让那暴龙给他踩上一脚,整个人就稀巴烂了。

完了之后,那暴龙却是忍不住一张嘴,将这尸体的上半身给一口吞了去。

这事情自然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过我却没有拦住。

如此却是更像了。

我没有让暴龙继续吞食残尸,而是与鬼鬼藏身在这暴龙的身下阴影处,耐心地等待着。

差不多过了一刻多钟,这是天坑之中,突然有一声悠扬的喝念声在飘荡。

随着这声音响起,那原本焦躁不安、四处行走的巨型暴龙开始变得温顺起来,走了几圈,却是又回到了原来伏卧着的地方,整个身子低伏,趴在了地上,没多一会儿,又有轻微的鼾声响起,充斥在整个天坑之中。

而我和鬼鬼,则躲在它的间隙之中,气息在遁世环的遮掩之下,并未任何泄露。

即便是如此,那汨罗红顶还是十分的谨慎,一直都没有再次进入其中。

他是在考验我的耐心。

这是一个狡猾而可怕的敌人,不过我却根本不为所动,一点儿焦急的情绪都没有,而是在那巨大的暴龙遮掩下,盘腿而坐,抓紧时间恢复精力。

双方都在僵持。

如此一直过了一个多时辰,我才听到有脚步声从山壁之上传来,我没有用眼睛去看,而是通过变化的炁场感知。

我能够感受到有几个人,从那孔洞之中滑落下来。

落地之后,他们快速地搜寻了一番。

不过出于畏惧,还是没有人胆敢靠近这沉睡之中的巨型暴龙,而且估计他们也想不到,会有人藏在这头大家伙的身子下方。

又过了一会儿,我听到有巨大的齿轮转动声,接着听到一阵让人牙齿发酸的声音,却是那通道的封门巨石被提了起来,接着有拐杖拄在地上的声音,贴地传了过来。

天坑底下的炁场立刻不同。

汨罗红顶回来了。

我屏气凝神,一动不动,感觉到那汨罗红顶却是出现在了那残尸的身旁,仿佛想要确认我的身份。

倘若是一具保存完整的尸体,即便是没有了上半身,也是蒙骗不了的,然而所有的一切,在被那暴龙一脚踩下的时候,就已经变了模样。

除了那套中山装之外,其余的根本就是一滩肉糜。

别人都说化成灰都认识,不过那终究不过是一种比喻,没有人能够从一滩肉糜之中分辨出它生前的模样。

至于其余的尸体不见,这个也许是漏洞,不过在吃人的暴龙这里,一切都解释得通。

我趴在暴龙身下,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弃了暴起袭击的念头。

依他的修为,我根本不可能得手。

既然如此,那就等待吧。

汨罗红顶查探了许久,似乎确定我已然死去,长叹了一口气,带人离开了。

而我则稍微地睡了一觉,过了好几个时辰,方才从暴龙的身下钻了出来,左右一看,四下无人。

这会儿,应该是敌人最放松的时候吧?

  1. 晨风-依旧:

    苗疆里欲擒故纵的情景太多了,忍不住以为又是敌人的一次将计就计。

  2. 神都郎君:

    龙啊

  3. hzc0926:

  4. 木三:

    沙发

  5. 小鱼:

    快救小白狐去

  6. 旅途:

    最近人很少啊!你们不顶 我顶

  7. 杂毛小道:

    顶你个肺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