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九章 恶臭地底牢笼

2015年6月17日 更新

敌人松懈了,那就是我出手的时候。

我从那巨型暴龙的腹部之下爬了出来,左右打量一番,并没有被窥探的感觉。于是沿着直线,朝着那边的通道快速走去。

鬼鬼并没有随着我一同离开,而是留在了那暴龙的身下。

在这样的一个位置里,那暴龙肉山一般的体型能够将一切都给遮掩住,即便是没有遁世环,她藏在那儿也基本上是安全的。

当然,之所以留在此处,并不仅仅只是为了安全。

身处敌营,我能够凭恃的东西并不算多,论修为。光是那汨罗红顶便能够与我半斤八两,而论人手,我的同伴大部分都被他给抓了起来,还有一部分生死不知,而汨罗红顶呢,光天巴错的红袍萨满都有五十以上,还不论藏在这神眠之塔底下无数的茶荏巴错遗族。

要想生还,必出奇谋。

我数来数去,手上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恐怕就是这头刚刚被我龙意给降服了的恐怖暴龙。

这畜生原本是汨罗红顶的王牌,此刻却成了我手上的一枚暗子。

必要的时候,我可以通过它来制造混乱,到时候趁乱杀出。如此方才是最明智的决定,而鬼鬼则是执行这项重要任务的第一人选。

与之前不同,此刻的暴龙,鬼鬼可以通过阿依娜,与其沟通。

如此最好不过。

两人分道扬镳,我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地底通道的门口,在旁边侧耳倾听,等待了好一会儿,并没有感觉到有人在此,于是摸着黑走了进去。

身处其间。一股飕飕凉风从里面的黑暗中不断地刮来。

我又听到了之前听到的那种哀嚎和哭泣声。

先前在上方的水潭那儿,听得并不真切,然而此刻,我却感觉是如此的真实,就好像有人在耳边喃喃倾述,让人心里面越来越发毛。

难道,这前方就是牢房?

我的心中忍不住一跳,而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黑暗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冲着我这边喊了一下。

我能够听得简单的藏语,却知道这话儿,应该是问“谁在那儿”。

谁在那儿。自然是我。

不过我哪里能够让人发现,当下也是左右一看,身子朝着墙壁上一挤,人便攀到了通道的顶壁之上去。

这通道并非是人工开凿而成,而应该是地下河道之类地方,无数年腐蚀而出。故而并不规则,那顶壁时高时低,就造成了视线障碍,将我的身形给勉强遮掩。

我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而且来的不是一个。

总共有两人,从我身下的通道朝着巨坑那边快速跑了过去,我仔细感受了一下他们的气息,觉得跟汨罗红顶之前的那两个随从,实力相当。

这样的修为,对于我来说,还远远达不到威胁的程度。

想到这里,我多少还是安心了一些,等了一会儿,那两人去而折返,其中一人却是说道:“这儿红顶长老都已经亲自检查过来,那个闯入其中的家伙都已经被神物给吃了,你何必疑神疑鬼,惹得跟着受累。”

我原本贴在岩壁顶上,听到这话儿,吓得差一点儿就跌落下来。

这人说的,居然是汉话,虽说有些西川口音,但是居然一字一句都听懂了。

另外一个人则说道:“你干嘛突然说起汉话,弄得我真不习惯!”

这人就是刚才出声的那个,跟前一人相比,他的汉语十分不流利,带着古怪的口音,含含糊糊,我也是勉强才能够听得懂。

我正奇怪着,却听到前面那人说道:“你不知道么,神谕降临了,将会选出新一代的神使,然后重新回归地表,神王的国度将再次降临,到了那个时候,你必须用这个跟那些奴隶沟通,不然如何维持统治?红顶长老一直都在提倡大家用汉语交流,也就是你,从来都不当一回事儿。”

汉语不利索的那个说道:“真的?你觉得我们真的能够重返世间?你没听那些囚徒说么,现在外面的世界,跟以前不一样了!”

前一人的声音陡然高了几分,厉声喝问道:“怎么,你敢质疑神谕?”

被这么疑问,那人便有些诚惶诚恐了,慌忙说道:“不敢,不敢,蒙阿多,你可别告诉红顶长老啊,我以后什么都不说了。”

两人渐走渐远,朝着通道的深处走去,而我则悄无声息地落下,不动声色地跟在他们身后。

囚徒!

从对方的话语里,我听到了这么一个关键的字眼。

也就是说,他们应该知道那些被抓之人是给关在哪儿的,甚至他们本身就是看守囚牢的狱卒。

我若是跟着他们,说不定就能够找到我想要救的人。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地紧紧跟随。

通道曲曲折折,还有好几处岔口,不过并不算远,很快我就感觉到前方有回声传来,应该是到了一个很大的空间。

果然,我走到尽头,却看见一个很大的地下溶洞,因为被大量的石笋遮掩,所以我并不能一眼望穿,却是见到这儿大致分为两个区域,一部分是在山壁之上掏出来的一个又一个黑窟窿,被一根根粗粝的黑铁给封死;而另一部分,则是一片湿漉漉的大水潭,上面也笼罩着铁笼子,分间相隔,半边在水下,半边在水上,却是一处巨大的水牢。

这是一个巨大的牢房,在牢房的四周点着如豆的火焰,将这里面给照得幽亮。

我还没有进入其中,便能够感觉到一股扑鼻而来的恶臭。

这出口有两个守卫,正在跟巡逻的蒙阿多两人攀谈,似乎是在了解刚才发生的事情,而就在这个时候,水牢那边传来一声尖叫,四人听到,顿时就朝着那儿跑去,而我则趁机走进里面,找了一个角落隐藏起来。

我刚刚藏好身子,便瞧见这四人从牢房里面拖出了一个人头蛇身的家伙来,一个肌肉格外发达的家伙扬起手中的鞭子,用力鞭挞。

他打得是如此的用力,以至于那蛇人的叫声凄厉无比,在整个牢房里面不断回荡。

大概抽打了七八分钟,这叫声终于是消停了,而行刑者收起鞭子,在那家伙的脑袋上摸了一下,朝着它身上吐了一口唾沫,接着让人将其抬下去。

我不知道这蛇人到底是死,还是晕了,不过瞧见这伙人暴戾的手段,就忍不住担心起来。

杀鸡儆猴,打完了人,那行刑者清了清嗓子,冲着周围大声吼了几句,接着又用汉语说道:“你们这些猪猡,给我听着,到了这里,就给我乖乖待着,谁要是敢闹事,它就是你们的下场。”

这警告声在空荡的牢房里面回响不休,又有哽咽的哭声从四处传来。

这行刑者一说话,我认出了他就是刚才的那个蒙阿多,当下也是潜伏着,不作动弹,而那家伙在发完威之后,却是带着人,心满意足地朝着牢房另一头走去。

我瞧见那边的灯火比这儿明亮许多,还有欢快的笑语传来,想必是看守者的房间。

至于那两个守门人,则又重新回到了门口,抱着一杆长枪,继续守候。

我在角落里静静地等待了一刻多钟,发现四下都归于宁静,那些看守者都不再此中,于是低伏着身子,开始在那些附在山壁里面的黑窟窿里面找寻起来。

因为这儿是在一个巨大溶洞的底下改造的,所以石笋和钟乳石颇多,倒也能够遮掩身形,我挨个儿找去,结果前面好几个都是空的。

这儿如此宁静,难道都没有人?

带着这样的怀疑,我按捺住焦急的心情,继续找寻,当找到第一个有囚犯的黑牢时,却瞧见里面蹲着的,竟然是一个巨大的老鼠。

不对,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它应该也是人,不过长着一个老鼠的头颅,却是与汨罗红顶有着好几分相似。

我在瞧向对方的时候,它也正好睁开绿色的眼睛,朝着我望来。

我当时被吓了一跳,然而那家伙却只是瞟了我一眼,然后麻木不仁地翻身,躺倒在地。

我赶快从这窟窿里走过,一直到离开了它的视线,方才想起来,这个长得如同老鼠一般的囚犯,与刚才的那个蛇人一般,应该都是茶荏巴错地底的遗族吧?

不过与汨罗红顶不一样的,是它们并未有屈服于摩门教的淫威之下,而是选择了对抗。

所以它们才会被关在这里来的吧?

我心存疑惑,继续往里走,结果瞧见各种各样的古怪物种,但就是没有瞧见我们的人。

要不是那个蒙阿多用汉语喊话,我甚至都有些绝望了。

越往里面走,就越靠近监狱的守备,眼看着过了这一根石笋,就再无遮蔽物了,我的心中不由得焦急起来,而就在此时,却听到不远处的一个黑窟窿里面,传来了一道低低的呻吟声。

我心头一跳,当下也是快步走进跟前,透过那粗粝的黑铁栅栏往里瞧去,却见一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男人,正痛苦地捂着胸口。

我压抑住激动的心情,冲着里面低声喊道:“宁绸,是你么?”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所有的人,都在这儿么?
陈黑手是否能够将这些人,都带回去?
星期三,今天不加更,佛嫂让我陪她去看侏罗纪世界,呃,我们明天见。

  1. 缘分天空:

    为嘛?

  2. 依咯咯:

    跟上

  3. 小鱼:

    宁绸?

  4. 笨熊-缪倩意爸爸:

  5. 笨熊-缪倩意爸爸:

  6. 笨熊-缪倩意爸爸:

    估计都在水牢里

  7. 黑眼圈:

    明天是打一架,后天是打半架,总之,半个月才能出这鬼地方,作者越来越啰嗦

    • 弥勒:

      那你写啊,一剑两剑把摩门教灭了啊带着人光明正大的走出去?这世界最不缺你这种自作聪明而又没有脑子的人

  8. 清风沐雨:

    哈哈哈哈,慢慢来吧……

  9. 格格:

    果然重色轻友!!!

  10. 旅途:

    弥勤 估计就是发帖的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