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章 镇魔度母卓玛

2015年6月18日 更新

  听到我的声音,里面那个捂着胸口的中年男人猛然抬起头来,黑框眼镜后面的双眼流露出惊喜交加的目光,激动无比地低声喊道:“陈司长?”

  确定是西南局的宁绸。我也有些兴奋,点了点头,对他说道:“是我,你怎么样,受伤了?”

  宁绸苦笑着说道:“对,他们在我这儿,烙了一个印子……”

  烙印?

  这是当奴隶来用啊!

  我不由得一阵火起,不过还得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询问他的身体情况,问他是否能够自己走路。他点头,说之前只不过是中了点毒,现在清醒多了,应该无妨。

  我又问其他人在哪里,宁绸告诉我,说大部分人应该都在这儿,水牢那边应该还有,不过他也不是很清楚。

  毕竟出现在这里之前,宁绸中了毒雾,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昏迷状态。

  尽管语焉不详,不过宁绸的话语还是给了我许多的信心,吩咐他不要轻举妄动,而我则继续去摸一下情况。他突然出声,告诉我一件事情,那就是看守这处监牢的,有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牢房乃要地,必然会有一高手坐镇,要不然这么多修行者一闹事,还真的有些麻烦。

  宁绸只见过那人一眼,感觉就像有铅块压在心头一样,透不过气来,至于那人到底有多厉害。他却也不是很清楚。

  他只不过是个囚犯。

  收到宁绸的警告,我又冒着暴露的危险,再次向前摸去,分别找到了与我同行的小沙弥桑日勒、二组的徐仕斐,以及之前被关在此处的二组成员,另外还有三个西南局的人员,也被关押于此。

  找到这些人,我的心中既是欣喜,又是恐惧。

  喜的是这些人没死,我就能够将他们给救出去,恐惧的是我一直找到快接近看守室的跟前,都没有见到我特勤一组的人员。

  当日变故。身怀辟邪符的布鱼带着张励耘和白合突破重围,水遁而逃,但是林齐鸣、董仲明和朱雪婷三人,却是被抓了起来,倘若他们没有死的话,那就一定会被关押在这儿。

  但是。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见到他们。

  难道,他们在水牢那儿?

  我的目光移动,朝着右边那臭烘烘的水牢瞧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厉喝。

  我回过头来,却见到之前跟着蒙阿多的那名狱卒正一脸酡红地朝我冲来,一边大声何止,一边抽出一把腰刀,仿佛要砍将过来。

  暴露了!

  这事儿对于潜伏至此的我无疑是一件坏消息,不过此刻的我,却是已经不在乎了。

  事实上,倘若我谨慎一点,或许还是不会被发现。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因为我要救人,就必须将这些看守的狱卒都给解决掉,不然有这些人在碍手碍脚,我如何能够将众人给带出去?

  要想救人,必先杀人。

  眼瞧着那人冲到了我的跟前,抬手一挥,一道寒光倏然出现在我的胸口之上。

  这人挥得又急又狠,显然是有着杀心。

  这是要将我给就地正法啊?

  唰!

  他一刀,我一剑,两人就是如此的简单直接。

  然而我从怀中掏出的饮血寒光剑,却比对方那把黑黝黝的腰刀要锋利不知道多少倍,而且握着兵器的手,也是各有不同。

  剑意勃发!

  这一剑不但将这人的长刀给斩成两截,而且还把他的身子分作两段,自胸口以下,上半身斜斜滑落,无数脏器从交接之处飙射而出,将这平地给染得一片血腥。

  沉寂,死一样的沉寂之后,突然间,整个牢房里爆发出了喧天的喝彩声来。

  这喝彩声,却是那些被关押在牢房里的无数囚犯发出来的。

  看着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狱卒此刻被如此简单地夺取性命,那些备受欺凌的囚犯顿时就将压抑已久的天性给一下子激发出来,哇啦哇啦地怒吼,在这一刻,各种不同的语言和叫声,汇聚在了一起来。

  民心可用!

  我的眼睛一亮,心头突然生出一计,而就在此时,那个汉语水平很不错的蒙阿多也冲了出来,对着我大声喊道:“你是谁?”

  饮血寒光剑虽然吸血,但是却止不住那家伙满腔的热血,我的脸上也沾染了许多,宛如一杀猪的屠夫。

  一身鲜血的我陡然回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他腰间的那一串钥匙上。

  就是这个!

  我毫不犹豫地朝着他快步冲去,而蒙阿多显然是猜到了我的身份,冲着里面大声喊道:“都达绛玛,是那个人,是那个人!”

  恐惧让他变得语无伦次,不过反应的速度却还算是不错,当我的饮血寒光剑猛然斩落而来的时候,他却也能够躲开,朝着旁边猛然一滚,仓皇逃离开去。

  而就在他出声的那一刹那,我感觉到灯火通明的看守室里一阵气息暴涨,吹得里面的烛光摇曳。

  果真有个顶厉害的角色!

  等等,都达绛玛,这个名号,好像是藏族神话之中的二十一度母里,那被称作镇魔度母的密名啊?

  我想起了解到的传说,心头一跳,知道不管那人到底是谁,他一出来,只怕我就有可能被他缠住,接着就陷入了生死苦战之中,根本来不及救人了。

  那么,我务必要速战速决,抢到钥匙。

  【深渊三法,风眼】!

  唰!

  炁场掌控,那朝着旁边滚落闪避而去的蒙阿多诧异地发现,自己这么一滚,却是滚到了敌人的脚跟边儿来,我一脚将他的身子给踩住,他还待奋力反抗,结果被我猛然扑住,饮血寒光剑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插入了他的头颅之中。

  噗!

  这是坚硬的脑壳被利刃刺穿时发出的声响,那魔剑之上,一片红光游弋,发出了连我都有些心悸的光芒来。

  蒙阿多身死,我毫不犹豫地扯开他腰间的钥匙串,接着回身过去,快步奔到了宁绸的牢房门口,一剑挥落,却是斩在了那巨大的锁链处,火花四溅,这门锁却是应声而断。

  破了门,我将钥匙串儿丢给宁绸,让他将所有的牢房都给打开来。

  所有?

  宁绸一开始并没有理解到我的用意,下意识地愣了一下,而我则使劲儿地点头确认,沉声说道:“对,所有!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当然,先救自己人!”

  这话儿我只说了一半,所谓敌人朋友论,不过是骗小孩子的玩意,更重要的是,我需要那些地底遗族的囚犯冲出来,制造更大的混乱。

  也只有如此,我们才能浑水摸鱼,逃出生天。

  也就是说,他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最纯粹的炮灰——当然,对于那些被长年囚禁于此的家伙来说,获得自由,那是毕生的愿望,就算是抛头颅、洒热血,也是一种幸福。

  这就是双赢。

  宁绸是配合此次行动的西南局负责人,自然是精明无比,听到我的话语,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推门而出之后,毫不犹豫地就奔到了旁边,准备开锁。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一股阴风。

  这风幽幽,仿佛情人的红唇在耳边吹拂。

  它是如此温柔和平缓,然而我却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下意识地猛然一剑斩去。

  倏!

  那道轻风消失了,而我则瞧见一个白衣女子浮现在了我长剑之上的空中,悬空而立,手中两把古拙的青铜刺,一张脸模糊不定,唯有那对黑色眼眸,却闪烁着凌厉的光芒。

  是凝如实质的杀气!

  那白女女子偷袭没有得手,却并不着急,在空中缓缓飘着,两把比匕首稍微尖长一些的青铜刺微微交击。

  叮!

  这是一声微微的响动,然而就在此时,我感觉双脚一沉,低头看去,却见一双毛茸茸的爪子,突然从那岩地之中掏了出来,将我的脚踝给紧紧抓住。

  镇魔?这分明就是御魔啊!

  我奋力地抬了一下脚,结果发现那一对爪子的力量出奇的大,一时之间,我根本就动弹不得,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有感觉到一股劲芒从头上袭来。

  那股锋利的劲道却是朝着我的右眼破空袭来,而当我抬头看去的时候,只瞧见漫天的锋芒,将整个空间笼罩。

  在那一刹那,我有一种直面死亡的恐惧。

  好厉害的家伙!

  我也是久经战阵,自然知道这种恐怖的幻象之所以产生,是因为对方隔空将气息压迫在了我的眼皮之上,让我的势力受阻,只能够感受到漫天的锋芒,而一时之间琢磨不到对手真正的攻击之处。

  而且,她攻击的,正是我拥有神秘符文的右眼。

  真实之眼。

  对方如此的针对,让我不由得生出一身冷汗,不过多年的战斗经验使得我意志强悍,并不受影响地向后退了一步,接着按照着炁场的变化,朝前猛然一剑挥去。

  没有受到刻意压制的左眼,能够瞧见饮血寒光剑正好将这扑落下来的白衣女子,给一剑斩成两段。

  然而我却没有半点儿欣喜,因为我并没有从剑上,感受到任何回馈。

  这是道幻影!

  真人在哪儿呢,我余光一扫,却诧异地发现那白衣女子正朝着开门放人的宁绸扑去。

  不好!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早上好啊!

  1. 独角戏:

  2. 独角戏:

    不至于又开挂吧。。。

  3. 晨风-依旧:

    九尾狐化吧

  4. 格格:

    一双毛茸茸的爪子,突然从那岩地之中掏了出来,将我的脚踝给紧紧抓住。多年的战斗经验使得我意志强悍,并不受影响地向后退了一步,接着按照着炁场的变化,朝前猛然一剑挥去—————–矛盾了啊

    • 大湿兄:

      看看就好 不然一会脑残粉白莲花又出来喷你了

      • 黑莲花:

        Wqnmlgb

  5. 缘分天空:

    太少不痛快

  6. 你好:

    不痛快

  7. 不良人:

    11111111111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