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一章 踏破地底天牢

2015年6月18日 更新

  那白衣女子并不是好斗争勇之辈,仅仅只是一瞬间,就弄明白了场中的情况,在袭杀我未果之后。毫不犹豫地转变了对象,一对青铜刺化作闪电,冲着打开牢房的宁绸背后刺去。

  我想要救援,却不料脚踝处的那一对毛手力量出奇的大,陡然之间,却是动弹不得。

  虽然我也挥剑,朝着脚下的毛手猛然挥去。

  然而在出剑的那一刹那,我的心里已经在为宁绸的结局作了定论。

  尽管作为西南局高手的一员,但是宁绸与这白衣女子的修为的差距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刚才那一刺。连我都差一点死于其手,他应该也是难以逃命。

  要死了么?

  就在这个时候,从宁绸打开的黑窟窿里面,陡然冒出了一个马脸壮汉来,捡起旁边一块巨大的石块,朝着那白衣女子的青铜刺猛然砸去。

  那马脸壮汉并非仅仅只是脸长,而是长得真的与那骏马一般,一脑袋乱糟糟的黄毛飘逸,眼睛分立于长脸两侧,鼓得滚圆,尽管看着他受尽折磨,十分憔悴,不过怒火却将他心中的战意给点燃。熊熊燃烧。

  砰!

  白衣女子的青铜刺重重地撞在了那石块之上,顿时间碎石飞溅,而巨大的力量也使得那马面壮汉朝后飞跌,重重地撞在了那刚刚打开的黑铁牢门之上。

  即便如此,那马脸壮汉仿佛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一般,再次一跃而起,朝着白衣女子扑来。

  壮哉!

  猛,太猛了,这个不知道被关押多久的马脸壮汉,却是用那不要命的架势。将白衣女子给阻拦,而宁绸则不再管身后的争斗,继续一间牢房、一间牢房地打开,把里面那些被压抑许久的囚犯都给放出。

  白衣女子到底是坐镇牢房的神秘高手,对于这硬憋着一口气的马脸壮汉毫不客气,当下也是唰唰几刺,将其给刺得血肉模糊。

  然而就在此时,我也终于将抓住我脚踝的那一对毛手给斩开,从后面袭击而来。

  这个时候,马脸壮汉却是已经气息奄奄,濒临死亡。

  而即便如此,他也是不断地大声吼叫着。甚至尝试着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将那镇压者给抱住,以给我提供斩杀对方的机会。

  不自由,毋宁死!

  马脸壮汉的气势点燃了我胸口的激情,然而那白衣女子到底与他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身子飘逸。陡然间就跃出了我与他之间的攻击范围,落到了靠近看守室的那一边去。

  我猛然转身,却瞧见看守室那里,涌现出了二十来个身强力壮的狱卒,这些人有一大半都是那些奇形怪状的地底遗族,不过也有与蒙阿多一般的人类。

  除此之外,还有三个将自己罩在深红色袍子里的家伙,不知面目。

  敌方竟然在这小小的监狱之中,布置了这么多看守?

  而我们这一边,宁绸正在手忙脚乱地给牢房开门,里面虽然也不断有各色囚犯爬出来,不过却普遍虚弱,而且有的甚至软弱得很,直接缩在里面。

  那是在害怕,或者说是绝望。

  被困久了,未必人人都如同刚才的那个马脸壮汉一般,有着必死的决心和勇气,更多的人,反而是一种盲从的心理。

  那就是,倘若是能够逃走,那自然是一窝蜂的上,而逃不走,我躲在里面,秋后算账的时候,也算不到我的头上来。

  这样下去,我们极有可能陷落于此处。

  要晓得,汨罗红顶随时都有可能会赶到,到了那个时候,谁都逃不掉。

  如何点燃那些人反抗的意志呢?

  那就是要让他们瞧见,原本这些宛如猛虎般凶恶的狱卒,是如此的虚弱不堪,即便是这个被叫做都达绛玛的白衣女子,也不可能是他们获得自由的阻碍。

  要做到这一点,这白衣女子,必须死!

  人的信心是需要战绩支撑的,我在一瞬间就下了决定,没有任何犹豫,扬起手中的饮血寒光剑,就朝着那刚刚落地的都达绛玛冲去。

  一人,一剑,毫无畏惧地朝着前方冲锋。

  在很多吃过无数苦头的囚犯眼中,我这般做,根本就是过去送死。

  这人会死么?

  无数人的心头都浮现出了这么一个问题,而在我的身上,也汇聚着无数人的信心和勇气。

  唰!

  我气势汹汹地踏步而来,自有人上前阻拦,挡在我面前的是一个体型如猪一般大胖子,个儿足有两米高,完全就是一肉塔,双手短斧,朝着我的长剑挡来。

  对方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我则毫不犹豫地凌空跃起,把剑当做了刀。

  力劈华山。

  没有任何花哨,完完全全就是依靠着腰力而下的一剑,重重地斩在了那厚重得让人怀疑他是如何提起来的一对短斧之上。

  咚!

  这是响鼓重捶的擂击声,而那一对短斧果真是结实无比,一向犀利无比的饮血寒光剑在这里终于没有能够将其劈开,不过即便如此,那玄铁铸就的短斧之上,却是出现了几道深深的裂纹。

  而肉塔壮汉整个人的身子,也倏然朝下矮了一截。

  当我落下来的时候,没有片刻犹豫,直接将这剑往前陡然一刺,从那短斧交叉的缝隙处,如灵蛇出洞,探入对方的心窝处。

  肉塔壮汉在疾退,显得无比仓皇。

  他原本想要凭着自己的一身蛮力,给白衣女子争取一点儿时间,也算是立上一个功劳,却没想到这事儿竟然会如此艰难。

  他快,我更快。

  在剑尖穿过短斧的间隙之时,我已然将龙气给陡然激发。

  龙意与龙气,就宛如月亮与潮汐一般的关系,这一股气息陡然冲出,还没有等那剑尖接触,便已经将对方的心脉给封死。

  肉塔男子朝着后方轰然倒塌,而我则越过了他的身子,朝着前方在此挥剑斩去。

  这一次,却是直接面对那白衣女子。

  都达绛玛,这是传说中镇魔度母的私名,敢叫这样名号的人,绝对不会是寻常之辈,而那白衣女子也是在这个时候,展现出了她最为强悍的一面来。

  青铜刺螺旋而转,整个空间的温度,仿佛都下降了好几度。

  莫名的,仿佛有寒霜降临一般,每个人的脸上,莫名地就多出了一层白色雾气,而我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陡然僵硬了一下。

  就是这么一停顿,她却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陡然一下,朝着我的胸口刺来。

  这一刺,无论是时机的把握,力量的精准还是角度的控制,都堪称完美。

  常人根本抵不住这么一刺。

  然而我却根本就没有管,而是猛然一剑回撩,朝着身后挡开过去。

  叮!

  朝着我胸口的这一刺毫无悬念地穿透了我的身体,然而这金属的碰撞之声,却是从我的身后传来。

  我瞧见了面前这个白衣女子脸上的困惑,陡然伸手一抓。

  炼妖壶观术陡然激发,这白衣女子立刻化作一道幻影,化作虚无,而刺入我身体里的那青铜刺也同样消失不见。

  面前的这攻击只不过是幻象,真正的杀机,却是来自于我身后的方向。

  那幻影消失之后,陡然之间,我的面前五米处,又出现了一道白色影子,再一次朝着我的身前袭来,而我则毫不犹豫地陡然挥剑,朝着她招架而去。

  这一次,饮血寒光剑却是实打实地与对方相撞。

  至于我头顶上突然出现的幻影,却再一次被我给无视了。

  都达绛玛的手段诡异莫测,然而力量到底还是不如我强,被我这猛然一剑给劈道,却是朝着身后跌落而走,而几次的失败也给了她相当大的挫折,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又惊又疑的神色来。

  她想不明白,明明两次堪称必杀的手段,为何都会被勘破,而且还被我利用着,进行了反击。

  我没有给她任何的解释,一阵穷追猛打。

  白衣女子连连后退,而旁边不断有人扑上前来阻拦,结果都被我或者重伤,或者击杀,完全就是势如破竹的架势。

  瞧见我这般的生猛,无数心怀疑虑的囚犯都忍不住高声欢呼起来,都纷纷冲出囚笼,有的帮助打开牢房,有的则捡起地上的武器,与这些守卫搏命。

  气势如虹!

  瞧见牢房里面的变化,我没有片刻欣喜,而是不断地向前,试图将那白衣女子给斩杀于剑下。

  身处敌营,我所要做的并不仅仅只是救人,而且还得消耗对方的高端力量。

  这样的顶尖高手,每死一个,我们的人就会多一分的安全。

  所以,她必须死!

  然而似乎感受到了我浓重到极点的杀意,那女子一开始还勉强抵挡,到了后面,却是根本就不与我做正面交锋,而是不断地躲在看守的身后,然后兜着圈子逃遁,到了最后,她硬是拼着被我一剑挑破背部的痛苦,朝着出口处逃遁而去。

  她的身法比小白狐儿更加敏捷,一遁入黑暗,顿时就不见踪影。

  穷寇莫追,我并没有穷追不舍,而是回过身来,着手救人,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听到水牢那边有人激动地朝着我喊道:“老大!”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周四了,是个好日子。
因为,端午节又近了。

  1. 杀:

    前排站个位置

  2. 霹雳娟:

    沙发

  3. 神都郎君:

    前途无量

  4. 缘分天空:

    不容易啊

  5. 娜姐的部落格:

    好喜欢苗疆啊,

  6. 依咯咯:

    继续加油。小佛

  7. 单曲回放:

    过瘾!

  8. 旅途:

    后面更过瘾,期待。顶了

  9. 弥勒:

    魔女必须死

  10. 哈哈一笑:

    黑手陈牛B啊呀!,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