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二章 革命尚未成功

2015年6月18日 更新

  这一声“老大”,叫得我心花怒放,猛然回转过头来,却瞧见一身湿淋淋的董仲明。被人给搀扶着走出了水牢。

  那水牢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浸泡其中的董仲明脸色发白,一身泥浆,好几道血痕从他的衣服里炸裂开来,显然是吃过不少苦头,我快步走上前去,不管他那一身熏人的恶臭,拉着他的胳膊关心道:“你还好吧?”

  董仲明摇头苦笑道:“都是些皮肉伤,我倒也还能够抵得住,就是泡在水里太久。双腿有些发软。”

  我的气息顺着他的胳膊往里走,大概查探了一番,发现果真如同他所说的那般,并无大碍,于是点了点头,又问道:“其他人呢?”

  听到我的话语,董仲明摇头苦笑道:“我醒来过后,就一直待在水牢里,不清楚情况,倒是见过雪婷一眼,不过她后来被那个白衣女子给带走了……”

  这话儿说得我眉头一阵皱起,心头发苦。

  只找到董仲明一人,我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望的。不过我瞧见他一脸的虚弱,却也不愿意多讲,拍了拍他的肩膀,吩咐道:“你多加小心,我去将那些家伙给料理了。”

  都达绛玛逃走,不过牢里面的看守势力依旧庞大,在那三个红袍萨满的带领下,正在将那些囚犯一步一步地逼退,想要控制现场。

  与此同时,还有人围了上来。在我周遭布阵,想要通过协作的方式,将我给拿下。

  对于他们的企图,我不由觉得好笑,那都达绛玛如此厉害的女子,都知道不能力敌,赶紧跑路,这些人居然还有胆子控制现场,简直就是没有将我给放在眼里。

  还没有等那七八人集结成阵,我便抽出饮血寒光剑,冲入了敌群之中。

  这些人,个个都是精悍之辈。若是跟地表世界相比起来,恐怕也只有像茅山这般的顶级道门,方才会拥有这般多的高手,他们单个儿挑出来,都有着不错的本事,集结而成。自然更是厉害无比。

  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有自信,在那所谓“神”的带领之下,重返征服之路。

  不过事情从来都是相对的,厉不厉害,也要看跟谁比。

  作为我的对手,无疑是他们的悲哀。

  冲阵,破、破、破!

  长剑纵横,利剑化作漫天影光,陡然之间,竟然没有一人能挡,这些平日里威风赫赫的狱卒,即便是在天巴错也显得格外神秘的精锐,在饮血寒光剑的压迫之下,却也没有一人能够站出来拯救世界。

  没有一人!

  我的一个冲锋,便将这阵法给破得七零八落,而后我更是毫无情面地大开杀戒,能夺人性命,便夺人性命,不能,则让其重伤。

  总之,就是极力消耗对手有限的实力。

  唰!

  我凭着一把长剑,杀出了重围,身后伏尸断肢无数,无数身受重伤的狱卒在绝望的哀嚎着。

  这哀嚎声,比之前牢房里面传出来的哭泣声更加尖厉而绝望。

  施暴者,第一次感受到了这样的恐惧。

  咚!

  最终还是有人拦在了我的面前来,那是一个手持铜像的红袍萨满,那铜像是个半裸的蛇女,一对眼睛却是用极品翡翠镶制,有着宛如汨罗红顶眼珠子的光芒。

  而就在我被阻的一瞬间,镇压了许多囚徒的另外两个红袍萨满,也朝着我这儿围了过来。

  他们是如此的默契,显然也是瞧出来,此番哗变因我而起,也会因我而终。

  将我拿下,万事皆休。

  攻击在一瞬间完成,三人从不同的角度朝着我攻击,一时间鬼影森森,劲风处处,危险从四面八方袭来,让人浑身生寒。

  手持铜像的那萨满,手中的蛇女铜像能够让人恍惚不稳,却是个精神冲击的高手。

  另外两个,一个炼鬼,那鬼灵幻化万千,让人烦不胜烦;而另外一个,则是十分厉害的刀客,手中一把剔骨刀,神出鬼没,往往能够在最不可思议的地方出现,角度诡异地朝着我递出杀招。

  高手,都是高手!

  没有一个庸者,然而他们终究还是比那白衣女子都达绛玛相差一些,跟汨罗红顶比起来,却更是不如。

  艺高人胆大,而我却是站在了一个很高的境界。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所需要考虑的,并不是如何抵挡这些人的攻击,而是找谁作突破口而已。

  在一瞬间,我选定了一人。

  就是那个鬼修。

  与寻常的修行者相比,鬼修算是最为速成,而且威力巨大的修行方式,不过唯一的一个缺点,就在于碰到了我这样一个出身茅山的家伙。

  我是茅山道士出身,最擅长的,不就是抓鬼降妖么?

  茅山掌心雷!

  轰!

  一声爆响,漫天的鬼影倏然一清,露出了那个家伙惊恐无比的丑脸来。

  连我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下,竟然有如此效果。

  看起来,久居于地底之下,这些人都已经忘记了世间竟然还有雷电这么一回事儿,更不知道,这融合了九天之雷意的茅山掌心雷,却是如此的克制。

  至阳至刚的掌心雷与诸般鬼物轰然撞击,后者顿时灰飞烟灭,而我则趁着那人失神的一瞬间,将饮血寒光剑朝着他猛然掷去。

  那人是个顶厉害的高手,即便是诸般鬼物都被雷意轰击得灰飞烟灭,却也能够避开我这雷霆一击。

  堪堪避开了那饮血寒光剑,那人气急败坏地冲着我怒吼道:“你毁了我的所有,我要……”

  后面的狠话还没有撂出来,饮血寒光剑却从后面折返,一剑刺穿了他的胸膛。

  所有的话语,都化作一口老血喷出。

  饮血寒光剑之上的气息十分复杂,被这么一逼,那人便直接死去,再也没有任何话语要讲。

  黄泉之上,我不作陪!

  我手一伸,饮血寒光剑便有倏然回到了我的掌剑,而手持长剑的我则毫不犹豫地再次冲将上去,朝着另外两名萨满毫不留情地袭杀。

  饮血寒光剑在我手上,虽然不如心魔附体时那般,宛如飞剑,不过些许周折,倒也可以。

  再一次上前的时候,攻守之势在瞬间转变。

  此番我占据着绝对的主动权。

  不过即便如此,那两人相比起之前的那个鬼修,更加难以对付。

  倒不是说他们比鬼修厉害许多,只不过是后者我比较克制,而前者两人配合起来,则显得格外难缠,我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起来,免得被这两个家伙给阴到。

  一时半会拿不下这两人,我也不着急。

  在人群里面混战,我的对手除了他们两人,还有别的狱卒。

  那些人都是个中强手,比起其余长期虚弱的囚犯来说,实在是厉害许多,虽然已经许多囚犯自发地组织起来,与这些人反抗,不过还是不断被打压。

  我自然不能放纵此事,于是在拼死打压那两个红袍萨满的同时,我还不断地用饮血寒光剑,轻取这些人的性命。

  比起那两个棘手的红袍萨满来说,这些人,在我眼里,不过都是些插标卖首之徒。

  性命都掌控于我手!

  没多一会儿,牢房里面的战斗已经进入尾声,除了那两个红袍萨满之外,其余的狱卒,大多数都已经躺倒在了地上。

  那些死的还好,重伤者全部都被发泄愤怒的囚犯给活活虐死。

  一报还一报,不过如此。

  随着自己的人越来越少,那两个红袍萨满终于开始恐惧了,就在我与那铜像人交手的时候,另外的一个刀客,却化作了幻影,朝着洞口处奔逃而去。

  在他的心中,恐怕大势已去,唯有留得性命,最为重要。

  殊不知两军交战,最重气势,他的心一弱,就将自己给逼到了绝境里去。

  他一逃开,旁边立刻冲出一人来,将他给顶到了墙壁上去。

  出手的,竟然还是那个马脸壮汉。

  他居然还没有死?

  被撞倒在地的刀客也没想到,这洞穴之中,除了我之外,居然还有人能够威胁到他,跌倒在地的他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立刻被七八人给扑倒,接着超过四个人,张开嘴巴,朝着他的脖子、耳朵和下体咬去。

  这恨意,让我都有些毛骨悚然。

  我与那铜像人依旧还在激烈交手,然而听到那同伴惨烈的叫声,铜像人也终于开始不淡定了。

  他的心态一变化,便立刻被我抓到破绽,直出一剑。

  倏!

  这一剑,将对方给直接钉在了墙壁之上去。

  咳、咳……

  那红袍萨满喉咙里面仿佛有血痰,咕哝了一声,最终还是闭上双眼死去。

  战斗结束,我将长剑拔出,根本就没有瞧地上的死者,而是转身过来,询问围过来的宁绸说道:“救出了几个人?”

  宁绸指着旁边十余人,对我说道:“都在这里了,有第二批的,也有第一批的,不过陈司长你手下的人,我只瞧见了小董,其余人都没有见着,而且总局的黄组长,还有我们局的何处长,都不再其列……”

  我双眼顿时就睁开了来,难以置信地问道:“什么,他们都不在?”

  宁绸点了点头,丧气地回答道:“是!”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一边是伤痕累累的战友,一边是离奇失踪的心腹,这可该如何是好?

  1. 小鱼:

    小白狐呢?

  2. 魅魔:

    尼玛

  3. 魅魔:

    大师兄你的剑掉了咋办哦

  4. 魅魔:

  5. 缘分天空:

    儿时的伙伴啥时能见?

  6. 依咯咯:

    咳咳,大师兄开挂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