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三章 一切为了自由

2015年6月19日 更新

集结在我面前的这一帮残兵败将,除了董仲明、宁绸和小喇嘛桑日勒之外,其余的都是参与第一次和第二次救援的相关人员,不过最主要的骨干分子。或者负责人,都不在其间。

这让我心中一阵憋闷,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死了,还是被另外关押了起来。

我朝着四周找寻一圈,问道:“还有没有剩下活口?”

仿佛听到了我的问话,从那帮地底遗民的人群中,押出了一个狱卒来,在他旁边的,正是刚才屡次三番帮助我的那个马脸壮汉。

马脸壮汉用并不熟练的汉语对我说道:“这个,是看守。心,还算善良,就没有,杀死他!”

这人刚才与都达绛玛交手的时候,浑身被刺得血淋淋的,我都以为他快要死了,却没想到生命力如此顽强,居然会又存活了下来,我有些意外地询问道:“敢问贵姓?”

马脸壮汉摸着脑袋琢磨了一下,方才说道:“贵姓?哦,我叫做马拉多拉,是豪斯族的护法武士,被那个叫做阿摩王的疯子。抓到这儿来的。”

我点了点头,没有多问,而是一把揪起那个仅存的守卫,对他沉声问道:“我们的其他人,到哪儿去了?”

那人是个软蛋,低下头去不敢看我,哆哆嗦嗦地回答道:“我不知道,不知道……”

话还没有说完,饱饮鲜血、湿漉漉的饮血寒光剑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来,我用一种杀气凛然的语气淡然说道:“我不想问第二遍。告诉我,我们的人,现在在哪儿?”

那守卫张了张嘴,还没有说话,旁边的马拉多拉便出言阻止道:“嘿,这位阿洛,他人不错,是看守里,对我们最好的一个,你能不能……”

我没有理会马脸汉子的求情,而是左手猛然掐在了那心存侥幸的看守脖子上,死死抵着。一字一句地说道:“最后一次机会!”

或许是瞧见我刚才杀了他许多同伴的缘故,那人最终没有能够坚持住,一下子崩溃了,哭喊着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一直都没有出去过——不过我听他们说,抓来的人里面。有一部分,是用来祭神了!”

我挑着眉头说道:“祭神?”

看守疯狂点头:“对,是祭神,就是挑选资质最好的囚犯,拿去给神上供,至于最终如何,这个我真的不知道,都是那些萨满大人的事情啊……”

这人一边喊着,一边抹着鼻涕口水,显然是吓得不轻。

我瞧见他说出了实话,没有怎么为难他,将他交回给了那帮地底遗族,长吸一口气,然后回头对那马脸壮汉说道:“你们什么打算?”

这马脸壮汉在那六七十个地底遗族之中,算是比较有威望的一个。

一众人等,都以他和另外几个从水牢里解放出来的家伙为首,而这些人里只有他能够用汉语交流,所以我才会咨询他的意见。

听到我的问话,那马脸壮汉毫不犹豫地说道:“逃出去,回到茶荏巴错,那里才是我们的家!”

他用汉语说完,又用另外一种语言说起,他身后的无数囚犯顿时群情汹涌,显得十分激动,我点了点头,对他说道:“既如此,那我们一同离开吧!”

马脸壮汉带着几个囚犯首领,对我躬身施礼,而我则没有一点儿关注,让董仲明、宁绸和桑日勒等人将我们的同志给组织起来,然后由我带队,朝着天牢门口冲去。

我与那三名红袍萨满的交手虽然迅速,但是这样的时间里,已经足够上面的人反应,并且组织增援了。

为今之计,只有折回那天坑之中。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地朝着回路走去,而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走到第二个岔路口的时候,便有人从另外一条道路那儿,朝着这边掩杀而来。

为首者,依旧还是那个白衣女子。

哦,不对,虽然是一样的打扮,但是这个白衣女子并非先前与我交手的都达绛玛,手上的武器也不是青铜刺,而是一根精致的黄金禅杖。

这是另外的一个度母。

那女子一出现,立刻斩翻了好几个地底遗族,凶悍莫名,不过为了生存,获得了看守武器的地底遗族却没有半点儿妥协,扬起手中的武器,便朝着那女子,和她身后的队伍奋力拼杀而去。

看得出来,血勇,方才是这些地底遗族骨子里真正的气质。

我在前面带路,根本就不理会身后的任何情况。

脚步飞速,很快我们就冲回了那巨大的天坑之中来,然而当众人瞧见在篝火那边伏卧着的巨型暴龙之时,每一个人的脚步,都下意识地停滞。

尽管身后的追兵凶猛,但是大家都被那头宛如一座肉山的暴龙给震撼到了。

才出狼穴,又入虎口?

我带着宁绸、董仲明等人,一路冲到了那巨型暴龙的跟前来,感觉身后的人仿佛都没有跟来,回头一看,却见马拉多拉这一帮彪悍凶狠的地底遗民,居然都扑在了地上,口中高呼道:“摩呼罗迦,摩呼罗迦……”

我瞧见这帮家伙把那暴龙当做神一般的供奉着,顿时就是一阵诧异。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衔尾追击的白衣女子也终于杀到,一连斩杀了好几人,这些伏在地上的家伙方才惊慌失措地朝着我的这边躲了过来。

恐惧终究还是战胜了信仰。

我站在那头昏沉睡去的巨型暴龙跟前,越过朝着我仓皇逃来的地底遗族,瞧见一个矮小的红袍萨满,在两名白衣女子和源源不断的援兵簇拥下,走到了跟前来。

那个矮小的红袍萨满脑袋上,戴着一顶造型古怪的红色尖帽。

这人便是汨罗红顶。

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赶到了现场,想必他的居所,离这儿并不算远。

我想不到汨罗红顶会这么快赶来,而汨罗红顶对于我的出现,也是诧异非常,被黑暗笼罩着的脸孔之上,一对碧绿色的眼眸凝望了我许久,方才徐徐说道:“你真的是让我很诧异呢,没想到你居然没有死。”

我冷然笑道:“你都没死,我又如何敢先走一步?”

汨罗红顶麾下的摩门教徒,将整个通道都给堵得严严实实,他身后的那些人,个个都是精悍之辈,训练有素,宛如一支军队,反观我们这边,个个仓皇不已,跟丧家之犬,没有多少区别。

这样一对比,方才能给感受到汨罗红顶那满满的信心,到底是如何而来的。

有着这样的支撑,即便是出了这么大的变故,那汨罗红顶也是一点儿都不惊慌,而是慢悠悠地说道:“我很想知道,在地面上的世界里,像你这样的人物,到底有多少?”

看来蒙阿多他们说的话语,并不是虚假,这摩门教供奉的神灵,果真有反攻地表的打算。

我微微一笑道:“地表之上的人类,数目亿万,就算是百里挑一、千里挑一、万里挑一,像我这样的人,也是数不胜数。像你们这些坐井观天、夜郎自大的角色,还是守在这一亩三分地里,安全一些。”

我的话语一出,汨罗红顶身后的那些人顿时就有些惊慌,而他本人却是哈哈一笑,冷然呵斥道:“妖言惑众!”

我眉头一挑,淡然说道:“怎么,你不信?”

汨罗红顶嘿然说道:“你应该知道,你们的人里面,有的人已经投向了我们,所以你们的事情,我都清楚,就连你,黑手双城,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他说的那人,正是黄文兴这个狗东西。

我耸了耸肩吧,顺着他的话语说道:“既然知道老子的威名,那还不赶紧让出一条路来?惹得我火了,直接将你这百年基业,都给毁了去!”

我天马行空地乱说,而汨罗红顶则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他在讥讽我的狂妄。

被困在这样的地方,还敢说出这样的狂言,这样的家伙,当真是个妄人!

摇头过后,汨罗红顶对着那些仓皇逃出来的地底遗族说道:“你们这些不服从教化的野兽,阿摩王对你们如此友好,不但将你们从满是熔浆、震荡和寒冷的茶荏巴错深处给带回来,而且还教你们知识,没想到你们不但不臣服,反而跟这恶魔混到了一块儿去。神是仁慈的,也是不可侵犯的,给你们十数时间,统统给我滚过来,要是不从,统统杀掉!”

他的这话语里面,用上了迷魂术,声音在整个空间里面回响,充满了无上的威严。

许多地底遗族都有些动摇了,下意识地往回走去。

然而这个时候,那个马脸壮汉站了出来,冲着汨罗红顶破口大骂,接着振臂一呼道:“自由,自由!”

一声“自由”,将这些地底遗族血脉里的悍勇都唤醒了,从者如云。

汨罗红顶气急败坏,冲着这边说道:“你们这些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家伙,让你们知道,得罪了神,到底会有多恐怖——娑罗、摩呼罗迦……”

他口中喝念着咒语,充斥空间。

而几秒钟之后,在所有人惊诧地注视下,那头沉眠的暴龙,缓缓地抬起了头颅来。

吼!

  1. 小鱼:

    要看鬼鬼的了

  2. 大人:

    第一次在此留言~

  3. 马飞:

    地板

  4. 旅途:

    速度真快

  5. 旅途:

    6

  6. 旅途:

    7

  7. 旅途:

    8

  8. 旅途:

    9

  9. 车先涛:

    谁更牛叉能御恐龙呢?日牛大法比斗开始!

  10. 车后涛:

    先涛我儿,回家吃饭

  11. 清风沐雨:

    小龙龙,哥顶住哦!

  12. 哈哈一笑:

    是要上演侏罗纪城了吗?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