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二章 老鼠会又现行踪

2014年7月14日 更新

  瞧见那朵朵绽放的蓝色鬼火,领头的老孙将手一挥,让我们所有人都将身形给隐藏了起来。

  出发前,程老再三嘱咐过,我们此行,一切都以老孙的意见为主,这一点绝对不可以动摇,所以老孙一吩咐,我们都将身子蹲在了草丛中,不敢动弹。我因为吃过那鲶鱼眼珠子的缘故,视力好,看得很远,瞧见那莹蓝色的火焰悬空浮起,而在下方,似乎还有好几个人影,伏在地上,鬼鬼祟祟的样子。我心中估摸着,这几个人,恐怕就是程老所担心的那些家伙,也就是专门的盗墓贼,这半路截胡,倘若让他们成功了,明天早上过来的我们,只怕就要哭了。

  这样的家伙我也见过,无论是湘西凤凰的地包天,还是洛阳老鼠会,都是这个行当的,随着现在的风气逐渐变得开放,金钱在人们的生活中占的比例,越来越重要,这些人也就开始把发财的主意打到了这地下的老祖宗身上来,挖坟刨坑,无所不用其极,不过这盯着科考队的目标而下手的,只怕是有着更深层次的企图才对。

  我心中在这里考量着,以为老孙会让我们几个上前过去抓贼,没想到他在沉默了一阵之后,竟然扭头过来,问我们带了几把枪。

  此行前来神农架,除了军区分配的士兵,工作组里面也有人配了枪,小鲁一把、谷夏一把,这两把都是64式警用手枪,口径小,威力也还算不错,而另外一个跟来当兵的,则配备了一把56式冲锋枪。总共三把枪,上战场是不够,不过对于区区盗墓贼,却已经是完全可以掌控场面了。我本以为老孙会吩咐大家对那蓝火下面的黑影警示制服,却没想到他竟然告诉我们,对准那些黑影射击,格杀勿论。

  说实话,这事情若发生在战场上面,大家估计都会毫不犹豫地执行了,但是和平年代,贸然开枪杀人,这事儿实在是有些让人不能接受,而老孙根本就不是我们的直属领导,没有人会贸然地犯这种险。结果老孙一说出这话,三个佩枪的人都愣住了,却没有一个人照着他的话去执行。

  老孙对于这种情况,显然也有所预料,于是转头看向戴巧姐,让她执行命令。

  不过这戴巧姐虽然被申重任命为副队,但她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领导者,天生的性格沉默没有给她带来好人缘,也得不到认同感,小鲁和谷夏枪都没有掏出来,沉默以对,至于那个战士,他正好就是之前提过的两个参加过南疆战斗的其中之一,见过血,但是心里面有阴影,枪口也朝着下方。老孙有些狠厉的决定让我们这个先遣小队有些僵持,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几个黑影却消失了一两个,看模样,似乎下到了地里去。

  老孙有些急了,没有再与谁商量,而是一把夺过了那名战士的微冲,快步上前,几乎都没有怎么瞄准,就朝着山凹子那儿射了一梭子过去。

  我在巫山学校也学过射击,瞧见老孙这老头儿开枪的姿势竟然很标准,而且微冲射程并不远,但是这一梭子扫过去,还留在外面的两个黑影却一下就倒了下去。一轮射击过后,老孙一点儿也不做停留,从矮林子中一跃而起,端着冲锋枪就向前冲去,我们也没有再含糊,紧紧跟在了身后。彼此之间,相距不过百米,一下子就冲到了跟前,但见在这蓝幽幽的鬼火之下,有两个全身漆黑的男子倒在了血泊当中,而白天张知青挖出来的那几个坑里,靠最右边的一个,侧面已经被人挖得黑黢黢的,成为了一个可容一人爬行的盗洞子。

  老孙匆匆来到了这洞口,朝着底下望了一眼,大声喊道:“里面的人出来,不然我们就扔手榴弹了!”

  他这是威胁,护送任务,用不着手榴弹这么夸张,虽然我们也带了炸药,不过这些都留在了村子里,没有拿出来,但这话儿倒也是挺有威胁的,因为这洞口一炸垮,里面的人立刻失去了出口,空气蔽塞,立刻就活不成了。然而里面的人并没有听信老孙的话,而是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更往里去了。这洞子黑漆漆的,连转身都不易,老孙也没有敢直接冲入其中,而是回过神来,在血泊中的那两具尸体上面翻了翻。

  转眼之间,人便死在了我们眼前,这变化死在太快,我和谷夏都还好,而其余的人当时就有些不自在了,打量向老孙的目光之中,多少都有了些防范。

  老孙并不理会这些,他从这尸体的脖子上面,翻出了一个铜牌子来,上面绘声绘色地浮刻着一种尖牙利嘴的小老鼠,用手电筒一照,那小老鼠的眼珠子现出凶光,似乎都还能够晃动。瞧见这东西,他重重地捶了一下泥土,恨声说道:“妈的,就知道老鼠会的人会插手此事,那个家伙,为了这件传说中的魔简,当真是变得越来越聪明了!”

  旁边没有人知道老孙在说什么,然而我却把握到了一点儿,因为他自言自语之中的那个“老鼠会”。

  老鼠会,顾名思义,其实就是一个十分专业的盗墓组织,他们最早起源于十三朝古都的乡野,活跃于中原一带,据说最鼎盛的事迹,就是曾经给东陵大盗孙殿英提供技术支持,将慈禧墓给盗了,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老鼠会曾经一直依附于孙殿英的军中,做官方的买卖,后来孙殿英落了势,老鼠会也在战乱中遭受重创,仅剩一些骨干返乡,消没无声,不过近年来听说老鼠会的大头目俞麟频频活动,又有重出江湖之势。

  这些都是我在二科无聊的时候查到的,这就是特殊部门的好处,别的地方当做机密的东西,在我们这儿,只有有心,多少都能够查阅得到一些的。

  老孙这么一说,我就晓得他为何如此担心了,此事若是有老鼠会插手,说不定就真的有被截胡的可能,毕竟那是一帮专业盗墓的团伙,所能够掌握的手段,远远要比我们了解的还要多。我能够理解老孙的急躁,但是旁人看到的,却是老孙在胡乱杀人,戴巧姐自恃身份,伸手拦在了老孙的面前,严肃地说道:“孙老师,这些人犯了事情,自然会有我们来解决,你这样贸然杀人,只怕会很麻烦的……”

  老孙瞧见被老鼠会先走了一步,心中一股邪火,此刻又被这个黑眼镜女人熟络,顿时就有些愤怒了,指着戴巧姐说道:“麻烦的恐怕是你,这件事情若是搞砸了,到时候你们这些家伙,全部都吃不了兜着走。”

  老孙的态度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不满了,连我也有些不高兴,要知道我们此番前来,只不过是给科考队提供安全保障,而科考队呢,他们主要的工作是发掘古墓和文物,而不是杀人逞凶,真正论起来,老孙这行为实在有些越权了,即便他是程老吩咐的临时指挥,但是说到底,连程老都不是我们的直属上司,他发这通脾气,实在是好没道理。

  场中的气氛有些僵直,而老孙却根本不顾,打量了一下还在漂浮着的蓝色鬼火,口中念念有词道:“……十三朵冥火,藏祸胸子沟,预言是对的,如果真的让他们给放出来,只怕这整个一片区域,都会遗祸无穷啊……不行,不行,我要阻止他们!”

  他口中似乎在念着某种古文,神情变得越来越焦躁,不时还看了看天,又看了看那黑黝黝的盗洞子,整个人都变得神经质起来。

  老孙这般模样,让人十分担心,不过好在大部队应该再有半个多小时就会到达,所以我们也没有太多操心的,在这儿等待就好。然而我们这般打算,那老孙却并不消停,他在一阵默念之后,竟然转身跳下土坑,准备朝着那个只能容一人爬入的盗洞钻去。他这行为把我们都吓了一大跳,离他最近的戴巧姐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大声阻止道:“孙老师,你不能进去,这里面太危险了!”

  张知青在这里跟老孙最熟,也劝他:“孙老师,要不然等一等我老师他们吧,这洞口不大,一会儿我们在这里点堆火,就能够将里面的人给熏出来了。”

  我们都在劝,然而老孙却将刚才从那战士手中夺过来的微冲对准了我们,大声喝道:“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懂,不要拦着我,要不然我开枪了。”

  话儿都说到这个份上来了,我们也都僵直着身子不敢动,生怕神经质的老孙扣动扳机,将我们都给“突突”了。被这枪指着,戴巧姐的脸阴晴不定,眼看着老孙的情绪越来越暴躁了,她放开了他的胳膊,偏头跟那战士说道:“同志,给他一个弹夹。”

  老孙接过弹夹,一句话不说就往里面钻进去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肩膀上面的胖妞一阵吱吱乱叫,我抬起头来一看,却见先前那十几朵游离不定的鬼火,竟然在空中,化作了一张诡异的笑脸来。

  1. 缘分天空:

    温故而知新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