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四章 勇者从来无畏

2015年6月19日 更新

  陡然苏醒过来的暴龙,扬起头颅,朝着黑色的天空猛然一阵巨吼。

  嗷呜……

  那声音充斥在整个空间之中,顺着无数的通道。朝着周遭蔓延而去,而那暴龙凶悍暴戾的气息,也在这一瞬间爆发,许多修为稍弱的人在它的面前,根本就站不住脚,直接就瘫软在地。

  “摩呼罗迦、摩呼罗迦……”

  人们痛哭着,哭喊着它的秘名,乞求着这位暴君能够稍微施展一点儿它的仁慈之心,放过这些误入其中的可怜虫。

  整个现场,只有两个人屹立而站。任凭那风声呼呼,却也根本不受影响。

  我,以及汨罗红顶。

  两边阵营的头目,在这苏醒的暴龙面前,面不改色。

  大将之风!

  我连看一眼这暴龙的心情都没有,淡然自若地看着通道那边的汨罗红顶,而他则显得格外狂放,将手中的禅杖高高举起,厉声喝道:“你这恶魔,这回看你往哪里跑!”

  我平静地说道:“我不跑,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汨罗红顶得意地说道:“是想跟我求饶么?”

  我摇头,说道:“我在牢房里,有一些同伴并没有找到。所以想问你,他们人现在在哪儿?”

  汨罗红顶哈哈大笑懂啊:“在哪儿?哈哈,实话告诉你,他们已经被交给了阿摩王大人,至于你,要么跪地投降,要么就等着被伟大的摩呼罗迦给吞噬吧!”

  我缓缓拔出了手中长剑,将剑身贴着我的额头,对自己,也是对旁人说道:“勇者。无畏,不要让你的心,瞧不起自己……”

  勇者,无畏!

  听到我的话语,董仲明、宁绸等人都摇摇晃晃地走到了我的身边来,而那马脸壮汉却也拉拽起身边那些低伏着乞求宽恕的同伴,站在了我的身边。

  既然要死,那就选择有尊严的死去。

  至少我们可以看得起自己。

  当瞧见我们这些人,面对着仿佛无可抵御一般的巨型暴龙,都毫无惧意之时,那汨罗红顶终于暴怒了,愤怒地吼道:“你们这帮蠢货。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摩呼罗迦,我以神的名义,命令你,将这些人,都给我杀死!”

  汨罗红顶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禅杖。上面的铜环被他摇得哐啷作响。

  直立起来的暴龙,几乎如同一栋高楼一般,听到汨罗红顶的话语,陡然低下那巨大的头颅来,一对黑色的眼眸散发出死亡的光芒。

  吼!

  它一声大叫,口中的腥气喷出,吹得我头发飞舞,紧接着这家伙张开大嘴,朝着我们这边咬了过来。

  啊……

  我们身边有人受不住这种恐惧,忍不住大声地喊叫了出来。

  这恐惧仿佛是瘟疫一般会传染,随着那巨型暴龙的头颅和巨吻越来越接近,众人都以为逃无可逃了,都放弃了挣扎,只是用尖叫声,来宣泄自己心中的恐惧。

  然而让汨罗红顶为之惊讶的事情是,作为那摩呼罗迦第一目标的我,却依旧不慌不忙,甚至还面带微笑。

  他难道不怕么?

  就在汨罗红顶又惊又疑的时候,我那把贴在额头之上的长剑,陡然之间朝上而去,直直地指向了那头暴龙。

  这剑在暴龙的面前,甚至不如一根针。

  错了,根本就是一根毫毛。

  然而让所有人惊讶的事情出现了,那头被汨罗红顶寄予厚望,被地底遗族称之为“摩呼罗迦”而为之跪拜供奉的巨型暴龙,在此时此刻,居然硬生生地停止了。

  它在害怕!

  当时的场面,从极动到极静,只用了一瞬间,接下来的几秒钟,整个巨坑之中,竟然是一片寂静。

  所有人,喘气都不敢大声,生怕打破了这样的平静。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头暴君怎么停下来了?

  最先打破这宁静的是汨罗红顶,他高举着手中的禅杖,喝念着咒语,试图御使着这头暴龙像我发起了进攻,然而无论他如何上蹿下跳,都没有办法让那家伙动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董仲明却突然喊了起来:“老大,你快看,那家伙脑袋顶上的,是不是鬼鬼?”

  听到董仲明的提醒,大家纷纷抬头望去,却见果然有一个少女站在那暴龙的头顶之上,顿时就议论纷纷,而汨罗红顶也朝着那上面瞧去,脸上露出来的表情,就好像刚刚吃了一大口屎一般难受。

  我没有回答董仲明的话语,而是将长剑猛然前挥,高声喊道:“给我杀了这些吹牛逼的家伙,狗蛋!”

  狗蛋!

  这就是我对无数人称之为“摩呼罗迦”的暴龙,故意取出来的昵称。

  那家伙却并未嫌弃,而是仰天一阵狂吼,从我们的头上凌空跃了过去,那巨大的脚掌猛然踩在了摩门教的人群之中。

  它这一下来得无比震撼,几乎是出乎了许多人的意料,所以好多人根本就来不及躲闪,直接被踩在了下面。

  在这上百吨的重力碾压之下,修为的高低已经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无论是谁,都难逃一死。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能够瞧见汨罗红顶,以及旁边最厉害的那几位,却是及时地躲入了通道里面去,逃过了一劫。

  对于这个结果,我并不气恼,因为这是应有之事。

  我既然能够逃得脱摩呼罗迦的追杀,汨罗红顶自然也能够轻松避开,他若是躲不过,我反而会感觉到诧异。

  然而这结果对于那暴龙来说,却并不情愿,它用自己的脑袋疯狂地撞击着那通道处,巨大的震动从周围的山体处传来,轰隆隆,整个空间都在颤动,而鬼鬼也不敢在它的身上待着我,跃到了我的身前来。

  鬼鬼冲到我的跟前,瞧见董仲明等人,惊喜地喊道:“老大,人救出来了啊,我哥哥呢?”

  瞧见一脸期待的鬼鬼,我摸着鼻子说道:“鬼鬼,这个事情……”

  她明显听到了我话语里面的犹豫,泪水在一瞬间就流了下来,对我说道:“他难道死了?”

  我连忙摇头说道:“没有,没有,只是暂时找不到他。”

  鬼鬼恍惚地问道:“那该怎么办?”

  我指着身后这一大帮憔悴不已的囚徒,对她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哥哥给找出来的,不过在此之前,这些人,我得先将他们给送回去,保证他们的安全!”

  鬼鬼瞧见这些人,心头一阵凄凉,点了点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经历过这么多的变化,这个时候众人也终于反应过来,原来这头巨型暴龙,居然是站在我们这一边儿的,董仲明和宁绸等人自然是兴高采烈,而马脸壮汉一群地底遗族更是夸张,载歌载舞,有的甚至跪倒在地,朝着我不断磕头。

  我并没有居功自傲,这个诡异的地方,依旧是十分危险,当务之急,是如何逃出此处。

  我四处观察了一番,却不得其解,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鬼鬼却突然对我说道:“老大,这件事情,还是交给它来做吧!”

  鬼鬼指向了那头正在疯狂制造地震的摩呼罗迦,我陡然间也醒悟过来。

  这畜生被羁押于此,不知道多少年,对这里的地形结构,肯定是比我们这些初来者,以及马脸壮汉那些遗族囚犯,要来得熟悉许多。

  想到这里,我朝着那头专心撞墙的暴龙吹了一声口哨。

  这畜生的意志太过于庞大,我根本没有办法如同降服巨鹰和陈慎一般地将它给降服,最终还是需要用鬼鬼的蛊虫阿依娜来做交流。

  不过听到我的唿哨,它倒也能够停止攻击,回头过来瞧我。

  鬼鬼爬到了它的鼻子,与它沟通了一番,过了一会儿,鬼鬼朝着我招手,对我说道:“哥哥,它让我们都抓住它的背鳍,说可以带我们离开这里。”

  听到这话儿,我没有半点儿犹豫,让众人纷纷爬上这畜生的后背上去。

  摩呼罗迦的背部之上,有许多的褶皱以及背鳍,再加上它庞大的体型,所有人都攀上去,对它也是基本上没有任何负担。

  不过对于这件事情,很多人还是有些抗拒的。

  毕竟,在大家的眼中,这家伙实在是太恐怖了,而且那气息都能够让人瘫软在地。

  但对于生的希望,最终还是战胜了内心的恐惧。

  几分钟之后,所有的人都攀上了那条巨型暴龙的背上,密密麻麻,就仿佛它的身上,多了几十只虱子一般。

  当大家都满心兴奋地攀爬上了这巨兽的背脊之上时,董仲明看着离自己显得有些遥远的地面,满脑子疑惑地向我问道:“老大,我们怎么出去呢?”

  是啊,怎么出去?

  这暴龙的确是庞大无比,不过依照着它的体型,也钻不了任何洞穴啊,那又怎么带着我们离开?

  所有人的心头都是一阵困惑,而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头暴龙突然后腿猛然一蹬,径直朝着那坑壁之上攀爬而去,巨大的动能让所有人都为之眩晕,我惊声提醒道:“都抓紧了!”

  一阵天旋地转,几秒钟之后,那暴龙居然带着众人离开了地面,不断往上攀爬,到了最顶端的时候,纵身一跃。

  轰!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什么,你们叫它摩呼罗迦?我是叫它狗蛋来着,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么?

  1. ycy123:

    哈哈

  2. 依咯咯:

    狗蛋,够胆。

  3. 缘分天空:

    二蛋、狗蛋、嗯,我喜欢。

  4. 缘分天空:

    二蛋、狗蛋、嗯,我喜欢。

  5. 小鱼:

    不会是把地面硬给撞开吧

  6. 小鱼:

    不会是把地面硬给撞开吧

  7. 旅途:

    地下室

  8. 弥勒:

    也是阿普陀的一道菜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